先前天劫压境,人皇剑紧随王峰一起被压制,现下王峰一怒冲冠,终于递送出这一剑。一式移山倒海,畅行无阻,直接劈开虚空,自行斩向了石南天。

    石南天大惊,转身便以七星法剑抵抗,奈何这一剑来势太快,巨大的冲击力当场将他的剑崩成七截。

    七截断剑,寸寸坠落。

    “噗。”石南天看的瞠目结舌,张嘴吐出黑血,不等他心疼镇宗法剑损毁,人皇剑铿锵一声,又是一剑劈了过来。

    “你。”

    石南天一退再退,最终还是避无可避,被人皇剑劈中右侧的肩胛骨。

    “小心。”赵子阳大惊,先前林啸和杨元晓的战死,为他们带来巨大的损失,如果石南天也死了,今天的战局太惨烈了。

    “哐当。”

    刹那间,人皇剑下压,刚入骨半寸,一只漆黑色的大掌宛如一片魔云盖了下来。随即掌心变动,食指中指前突,夹在人皇剑发亮的剑身上,试图带走。

    有人抢剑!

    这一幕变化的实在是太快了,任谁也想不到再如此焦急的时刻,竟然有人敢逆天行事,以两指控制人皇剑,要带走。

    “嗤……”

    不过下一刻很多人心头大松,却见人皇剑仅仅是荡漾一层浮波,那两指刹那出血。

    “好强的剑意。”

    虚空中传来一道可惜的声音,随即一张黑色大袍迎空舞动。而先前堪称惊世骇俗的两指,也消失无踪。

    “黑袍。”赵子阳呵斥一声,神情变得极为意外。决然想不到,无极魔门的教主也来了。这位可是魔门的魁首,数年来一直跟十大仙道圣门作对。

    并且最关键的是,这位教主也是真神境强者。

    为今的真神强者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始终持平在三人上下。不过很多人都知晓,这个数字并不作准,因为有一人因为身份原因一直被排除在外,但实际修为早就臻入化境,步入真神。

    而这个人便是黑袍。

    “你竟敢来此。”罗赞也是没有好脸色,大声呵斥。

    黑袍不以为意,“你们能来的地方,为何我就不能来。何况这柄人皇剑如此惊世骇俗,本座甚是欢喜啊。”

    这句话说的非常直白,黑袍并没有隐瞒自己此一行的目的。

    数丈外的石南天抚摸受伤的肩胛骨,返回赵子阳一列。其实严格来说,黑袍刚才贸然举动实质上救了自己一命。不过因为双方恩怨颇深,即使这是事实,石南天也不给对方好脸色。

    三大仙道圣门教主无一例外的都对黑袍隐现出深深的怨念。

    “呵呵。”黑袍拍拍手,随即看向王峰。

    此时的王峰在递送出一剑,双臂撑开万钧之力,将那天裹挟着巨大风暴的光幕抬升数丈。现在仅仅浮现在自己的头顶,不再吞噬他全身。

    不过即使如此,王峰的状态还是不稳定。再者天劫还没离开,他处境始终堪忧。

    “我是该称呼你王峰还是王魔?亦或者敬称一句大魔神?”黑袍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立即惊起轩然大波。

    “大魔神?那不是连杀我南岳两大战将的神秘人?”这是中山皇身侧一位战将发出的疑问,他很震惊也很意外。

    饶是中山皇也神色变得极为难堪,“原来你就是大魔神,杀我孩儿,又杀我朝战将。王峰,你真是好胆。”

    “呵呵。”黑袍冷笑,“区区两位战将比得过我在七十二魔域多年苦心经营全盘崩溃?”

    “战天盟,呵呵,好一个战天盟。”

    赵子阳,石南天等人沉默,这条消息太惊世骇俗了,王峰竟然便是在七十二魔域掌管数万成员的战天盟盟主。

    “这小子在外面究竟发展了多少的势力?”有人心里发苦,战天盟那可是在七十二魔域号称第一大盟,几乎将所有对立的门派都扫平了。想不到他们的盟主,竟是年轻气盛的王峰。

    这……

    王峰无所谓,反正他现在几乎天下为敌,这身份被揭露就揭露,虱子多了不怕痒,他表现的很淡然。

    不过黑袍下面的一句话让王峰全身杀气狂泻,恨不得一掌拍死前者。

    “记得当初在雪老城退走后,路上偶遇一人,嗯。”黑袍拍拍手,“一个天赋不错的年轻人,然后我杀了。”

    “咔哧。”

    王峰面色很不好看,因为他有一股不好的预感,难道是……

    “本座自那年轻人识海里截取了这些消息,嘿嘿。”黑袍冷笑,“貌似是去七十二魔域引援?真没想到你都快天下为敌了,还有人愿意替你办事。”

    “你杀了章无敌?”王峰怒吼咆哮。

    “哦。”黑袍故意惊咦了一句,“原来他叫章无敌啊,渍渍。”

    砰砰砰。

    王峰全身杀气成倍激增,像是一片浪潮重重的大海,一双眸子也是血气滔天,很骇人很可怖。

    “哎呦,吓死我了。”黑袍嗤笑,一双被罩子袍子下的眸子,不断闪灭黑色如墨玉般的妖光,并不忌惮王峰。

    赵子阳,石南天沉默,没有说话。

    这是无极魔门和王峰之间的恩怨,放任这两人厮杀,他们很乐意遇见。

    “你想怎么死?”王峰猛然跨出一步,竟然隔空撕裂了悬浮在头顶上的光幕,一时间压力大减,他竟然要破劫而出。

    “嗯?可恶!”黑袍有点意外,他故意激怒王峰是为了干扰他的状态,不想直接让后者杀意倍增,居然要突破禁锢。

    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铿锵。”

    这一次不单人皇剑在剧烈颤动,连屹立于城端的苍天战刀都在巨震,一层层绚丽惊艳的刀光,直冲霄汉。

    “我送你上路。”

    “苍天战刀,来。”

    王峰顶着巨大的压力,一挥手,战刀裂开数十丈高的城墙,呼啸而起。它没有跟王峰接头,而是在虚空环绕几圈后,经由王峰一指点动,瞬间杀向黑袍。

    “可恶。”

    黑袍两指隔空而起,并拢一起,随即击向苍天战刀。

    “真阳指。”

    这是昔年黑袍成名绝技,号称可截断天地,威力巨大。他两指隔空拦住苍天战刀,以至于后者中止不前,只能于虚空旋转刀身。

    “太弱了。”黑袍嗤笑一声,然后他就笑不出来了。惊闻一声剧烈的震动,苍天战刀突然放大数倍,一股不属于凡俗的刀意,如绵绵大海倒灌而出。

    “长生境的气息?这刀……”黑袍神色大变,还没反应过来,两指被齐根斩断,随即这一刀带着炫目的光,纵砍而下。

    “噗。”

    黑袍浑身染血,他忍不住厉啸一声,随后非常识趣的运用玄妙步伐,转身就逃。

    虚空先是开裂出一道缝隙,随即闭合,黑色的身影融入虚空,非常快。不过即使如此,苍天战刀依然隔空补上一刀。

    嗤嗤嗤。

    发白的虚空绽放一抹血迹,如天女散花般,血腥异常。

    “可惜了,跑的太快。”王峰嘀咕一声,杀气收敛,这一刀灌输长生之意,任何高手都承受不住正面一击。而黑袍非常聪明的在两指断裂后,采取了逃跑的措施,捡回了一命。

    但苍天战刀隔着虚空的一刀,足以致命。

    只是没能亲眼看着黑袍身死,王峰有点遗憾。

    “黑袍跑了……”

    许久,赵子阳等人才反应过来,神色惶恐中带着不可思议。他们原本想让王峰跟黑袍死磕,最好拼个两败俱伤。可任谁也想不到,黑袍在一击后当场调头就跑。

    “应该是身负重伤的捡回一条命,那刀。”石南天和罗赞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刀劈碎了真神强者的防御,太霸道了。

    “这刀不俗于人皇剑啊。”

    一场震惊过后是觊觎之色,三人几乎同时升起抢夺的想法。尤其是赵子阳,他就是走的刀道,偶遇如此惊世骇俗的战刀,见猎心起。

    “蹦蹦蹦。”王峰现下尚未脱困,他挥出一刀后竭力撑开天劫的压制。毕竟天劫笼罩在头顶,始终是大患,如果不消除,会给自己带来难以想象的劫难。

    而当下之际王峰只能不管不顾,索性突破。

    既然天命所归,一味压制以保证状态稳定,本就不是明智举动。

    “既然你要破,我让你破。”王峰五指按住胸下,借势引导真元顺流而起,一刹那,他五脏六腑爆出声势惊人的撞击,就像打铁一般,震得整座武帝城都不稳定。

    “这是做什么?逆天而起?”赵子阳等人本想持续干扰王峰,突然发现属于后者的天劫,越发炙盛霸烈,果断打消了念头。

    这种天劫本就霸烈,外人贸贸然介入,指不定要引火烧身。

    “他不想活了吗?”

    “这么逆天而起,与找死有何区别?”

    石南天很气愤,也很无奈。天劫形成一种特殊的空域,外人根本就不敢突入进去,即使他们这些真神强者也不敢。

    哐当。

    王峰一拳打爆虚空,主动攻击天劫,大有一副逆天伐仙的气魄。

    漫天的风暴卷动,瞬间就吞噬虚空,尤其以王峰为中心点一带,几乎被一股气力压的成块坍塌,湮灭。

    “若是这样都不死,岂不是要举世无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