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天劫,所谓天劫,乃应运而生的天地劫罚。

    它是用以砥砺突破者基础,为进一步巩固修为所降下的一层特殊磨难。万载一来,劫罚分为风云雷电,第一道劫罚为风,以此类推,随着修为的精进,劫罚越发恐怖。

    此等磨难基本意在于锻造修士的境界,从某种方面来说,属于一种难得的磨练,毕竟牵扯到天道。但历来劫罚远超修士承受能力,非大毅力者难以走过这一步,久而久之天劫成为贬义的代言词,很多人面对天劫本能的多了一股恐怖的情绪。

    自万载开天以来,天地劫罚秉持天道法则,凡修为进入临界点,皆会降落劫罚,其间战死天劫下的修士是成功突破者的九倍,保持九比一的水准,足见天劫的恐怖程度。

    尤其是王峰现下一破再破,以两个大境界连环冲击,便让这等残酷的劫罚成倍增加。

    其实王峰先前曾经遇到过一道紫电天劫,那是在雪老城合体后带来的后续影响,不过那种劫罚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天劫,因为没有牵扯到境界压制。

    当下形若城墙挤压肉身的风暴眼才是王峰人生意义上遇到的首次天劫。

    “开。”

    王峰咬牙,双臂朝上,一条条如迷你小龙环绕的肌肉自袖袍中突出,足见这双手臂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悬浮头顶的风暴眼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蓄势,并再度沉坠下来,要将王峰整个人压成一张纸。如果承受不住,王峰所面临的解决唯有一条,道死身消。

    “给我滚。”

    王峰仰天怒吼,他撑开神魔体,漫天的黄金色光泽携带着如魔云般的黑色雾霭,将他塑造的宛若一尊真正的大魔神。

    他悬浮虚空,长袍猎猎,以双臂硬顶风暴眼,像是托起一片无量天。

    “这……”

    “这简直是逆天行事,一旦力气耗尽,真的会被风暴眼碾压成肉泥啊。”

    外围一群老辈修士震惊,神色中尽是惶恐。这些基本上都是修为抵达真尊境界的高手,按理说属于凡界最顶尖的一簇至强者。但相对于广袤的天地而言,依旧属于末流修士,因为他们没资格牵引天劫,算是没有得到天道的关注。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王峰牵引天劫下来后,这些人神色大变,很是惶恐。

    那些在虚空看似漫无边际旋转的风暴,其实暗藏莫大杀机,一旦被狂风扫中,能在瞬间将修士切割成废墟。

    饶是赵子阳,石南天,罗赞这三大真神高手坐镇,也不敢贸然行事,唯有等天劫落幕在动手。当然他们心里还存有一丝侥幸,若是王峰撑不过第一道天劫,直接战死,倒是可以为他们省下不少的气力。

    “先等等,也许会有大变故。”赵子阳示意一声,三人后退。

    咔哧。

    另一端,王峰换气,仅仅是刹那的动作,直接导致风暴下坠,巨大的压力当场崩碎他的衣衫。尤其是双臂虎口位置,有晶莹的血迹自肌肤中溢出,一滴一滴如露珠。

    哧。

    压力倍增,先前逸散的些微血珠,瞬间化成一道血线,自虎口迸射而出,非常恐怖。

    王峰当场脸色就变了,这太恐怖了,巨大的压力在扰乱他内心的平静,胸腔的真元更是横冲直撞,不再顺着自己的意思稳定运转。

    嗤嗤嗤。

    下一刻,王峰全身的衣衫破裂,完全被风暴眼中巨大的压迫力碾碎,像是剥落的泥土,顺着肌肤一寸寸脱落。

    轰。

    王峰知道在这样下去,迟早要被碾死,当下也不犹豫,他艰难的移动步伐,不再让双脚虚空,而是粘在了武帝城浩瀚的城墙上。

    这座存在千百年的古老城池,在王峰接触顶端的刹那,突然烟尘大作,有一道异常明显的缝隙自城头绵延下走,布满整座城墙。

    “这,城墙要裂了?”

    外围无数的修士,乃至数十万的大军都惊吸凉气,这得有多大的力量才能将一整座城墙崩开?再看王峰,竟然以双臂支撑风暴眼,这力量更难以言喻。

    “镇。”

    王峰张嘴吐出一口浊气,双腿下蹲成马步状,而是猛然上抬,硬生生的将风暴眼抬高数寸。巨大的风暴真的像一片天压落下来,根本就不给王峰丝毫的机会。几乎在瞬间上抬的时候,再度沉坠下来。

    “我灭了。”

    王峰怒吼,任由右臂之城风暴眼,空闲的左手捏着一道黄金色的拳光,直接就打了上去。

    这一拳形若巨锤灭杀天地,打出了万丈风波,无尽的光芒被碾碎,尤其是上端的风暴眼裂开一道缝隙,虽然很微笑,可总算出现崩盘的迹象。

    “原来是这样。”王峰一拳得手,知道该如何破解天劫了。那就是以力破力,直接轰杀之。

    轰轰轰。

    霸烈的拳头不断从城端打出,以极致的速度轰杀,速度太快了,直接在虚空拉出一条痕迹,数丈范围都被打穿。

    “果然有效果。”王峰心里一喜,随之出拳速度越来越快,威力越来越大,借助神魔体展现的无上气势,让头顶上方的风暴都差点分崩离析。

    巨大的风暴眼有分化成三分的趋势,一旦整体碎裂,等若施加在王峰身上的压力将会越发弱小。

    “再来一拳。”王峰大吼,拳心有漫天的光辉,非常闪耀。

    嗤嗤嗤。

    刹那间,风暴眼惊现一道闪电,白若飞雪般的闪电轰隆一声,将天地都照射的为之一亮。距离闪电最近的王峰,整个身体都被映衬为透明。

    他体中的骨骼分布,真元运转,血脉组成,全部在闪电的照射下变得越发透明。

    这一电来的太突然,王峰一拳就对了上去。

    “嗤嗤嗤。”

    闪电如尘埃四裂,于虚空中沉沉浮浮,成千上万道碎裂的光在微风的推动下,逐步消逝。王峰刚准备长吸一口气,让自己的精神放松下来,突然眉头一皱,有冷汗顺着头发留下来。

    一股如银针扎心般的刺痛感,在身体中的某根骨骼上传来。

    “这是?”王峰嘀咕一声,神色刹那大变,他低头看见下骨位置上的一条仅有食指长的裂隙,在闪耀着妖艳的光,很弱但非常明显,如同暗夜中的萤火虫在闪动。

    “道伤。”

    王峰低语一声,无比震惊,这是道伤。

    先前在雪老城择路离开时,被剑门教主成功截断行进路线,并且被后者一掌拍下虚空,自此遗留有一处道伤。

    树老曾言,这种伤患非常严重,能影响未来的证道之路。如果没有绝世至强者出手治疗,这种道伤将会追随患者一生,更严重的是它会在最关键的时刻,阻碍修炼者进军大境界的道路。

    时下王峰正处于关键时刻,道伤复发,让他瞬间头晕目眩,心神更是为之颤动。

    太痛了。

    那种细微的,阵阵袭来的刺痛,比被人当头砍上一刀还来的严厉。

    “嘶嘶。”王峰倒吸一口凉气,全身刺痛,随即风暴眼趁势而来,当场压的他拳心的光芒碾碎。

    “他的状态好像不对劲,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被天道所不容,要斩了他?”

    王峰时下奇怪的状态,被各路修士关注,很多人在猜测在怀疑,甚至引用天道一说,认为王峰大逆不道残害同门,早就被天道惦记,要借此机会让其直接身死。

    当下就有人幸灾乐祸道,“这家伙早就该死了,活该。”

    “一代奇才终于要陨落了,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啊。”

    不单单外围的修士为之发出开怀的笑声,连赵子阳等成熟稳重的老辈人物,也是眉宇舒展,忍不住会心的笑了起来。

    “果然不出老夫所料,此贼早该死了。”赵子阳大笑,胡须纷舞。

    “咔哧。”

    武帝城下王峰被又一道闪电劈中,虎口当场就裂开,血迹绽放如同天女散发,将城头都染的恐怖阴森。

    “我就不信邪了。”王峰怒吸一口气,身体发黑,一头长发都变成电状,很凄惨。

    “灭。”

    王峰用尽全身力气,试图再度打出一拳,可惜还没成功,十道大雷联袂而至,杀气扑面而来。

    “嗤嗤嗤。”

    成千上万道雷光在身体上燃烧,随即一道如大剑般的雷电,自额骨炸裂,顺着眉宇一路下沿,当场将他的身体劈成两半。

    噗噗噗。

    无尽的血液在城头纷舞,血腥异常。

    “难道真的要死了吗?”王峰不甘心,出道至今,一路杀伐成长,居然是这样的落幕收场。他不甘心,他还要去三千界征战,岂能死在这里?岂能死在这些小人的面前?

    “我不甘心。”王峰发出最后一吼,震的风暴眼都开出巨大的裂隙。

    哧。

    突然,一抹绿意自胸腔逸散,然后越来越惊艳,绿光摇曳,充满了生命的气息,神圣到难以言喻的地步。随即一棵小树苗在他的身体中植根,并且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成长。

    “这是?世界树!”王峰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这是自己的本命之物,终于在关键时刻发挥出至关重要的作用。

    “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