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嗤。”

    绿色光辉爆出阵阵清脆的声音,像是黄豆炒熟后产生的响动。随即奇迹发生了,世界树在填补王峰的肉身,那些光灿灿的绿气神若针线版在王峰的身体上游走。

    所到之处,肉躯复原,血液回转。

    这太奇异了,一棵树在修复王峰的肉身,一道道先前破损的巨大的伤患,自行痊愈。尤其是额骨向下的一道可怖伤患,它痊愈的最快。由先前的一分两半变成一道食指粗细的伤疤。不过表面被绿色的枝叶覆盖,盈盈光辉不断的钻进去,从而致使这道伤疤逐步愈合,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来啊,你不是要惩罚我吗?”王峰全身精气神在恢复,他抬手一拳就砸向风暴眼,那些巨大的光幕突然崩开,像是云层爆裂。几个呼吸间,居然彻底消失不见。

    “天劫消失了?”

    “他成功的渡过去了?”

    无数人惊疑不定,实在无法想象刚才还重伤垂死的王峰,突然就恢复过来。这复原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超出了很多人认知的极限,觉得不真实。

    “噗。”王峰迅速抹去嘴角溢出的一丝血迹,毕竟道伤还在,依旧给予他阵痛。而且世界树仅能修复外伤,对于这种伤及根本的大道伤痕,无从下手。

    “不对劲,他先前受的伤还在。”赵子阳嘀咕一声,突然杀气大增,“趁他没恢复过来,斩了他。”

    嗖嗖嗖。

    赵子阳,罗赞,以及失去一臂的石南天,三大真神高手联袂杀至,要将王峰当场杀了。不然一旦境界稳定下来,即使有道伤,他的修为依然跨过了那一道门槛,也就是真神大圆满。

    “找死。”王峰厉喝一声,右手五指并拢,当场夹住了赵子阳的天罗刀。

    天罗刀来势汹汹,澎湃的杀意突然遭受王峰阻截,巨大的刀锋在虚空颤动,却无法精进一步,直接被禁锢住。

    “撤。”赵子阳大喝,右臂发力要抽出这一刀。

    “我不同意,你往哪撤?”王峰冷笑,五指发力,随即天罗刀出现恐怖的五道手指印,有碎裂的迹象。

    “你。”

    赵子阳神色大变,这到底有多大的力道才能仅凭肉身就可捏碎天罗刀?

    如此恐怖的场景让赵子阳心神不稳,当下王峰迅捷的一拳本能性的错失最佳防御时机。

    “噗。”赵子阳倒飞出去,张嘴咳血,他被王峰一拳扫出三百丈,宛若瀚海中孤零零的一叶孤舟,狼狈的被砸出战场。

    “天罗地网?”王峰回头,嗤笑的看了一样罗赞,后者吓的一声冷汗,想要逃跑。因为王峰在一拳击溃赵子阳后,盯上了自己。

    “嗤嗤嗤。”

    王峰五指并拢,如一柄刀斜斩下来,当下就将密布虚空的巨型大网切成两半。

    “给我滚。”王峰末了又补上一拳,轰的罗赞如赵子阳一般,倒飞出去几百丈。

    余下的石南天失去两大助手,根本不敢独自征战,王峰现在气势滔天,很棘手。尤其是双方同境界,作为老辈人物的自己竟然失去了优势。

    “啪。”

    王峰赏给石南天的是光灿灿的一掌,从他的头顶盖下去,将石南天整个人拍进地面,炸出一个恐怖的大坑。

    “噗。”石南天灰头灰脸,张嘴咳血,一张本就苍老的脸毫无血色。

    “这家伙是无敌了吗?”

    “我的天,三大教主一起出手,竟然被他两拳一掌就打退了?”

    阵阵倒吸凉气如声势浩大的浪潮,在各大修士的口中发出,更有甚至长大眼睛,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赵子阳,石南天,罗赞可以说是凡界最强的高手了,尤其是三个人联手的情况下,战斗力更是无可判断。

    但即使如此,面对王峰一人,无人可阻。

    这是要天下无敌了?

    “此子大势已成,几近天下无敌了。”最外围,坐落于黄金战车的中山皇低语一声,随即喝令道,“何志锋,我朝负责支援的五十万大军何时抵达武帝城?”

    作为南岳皇朝十大战将之一的何志锋抱拳回复道,“大概一刻后就能抵达战场。”

    “准备大弩开战吧。”中山皇眉宇一扬,沉声喝令。

    何志锋心惊,大弩是大军为截杀战场出现的极个别强大修士而准备的一种巨型大弓,其穿透力非常强,能将一定距离的修士钉穿。

    “朕要出手了。”中山皇不顾何志锋的表情变化,蹭的站起,一身紫金气旋绕。

    他身穿龙袍,头顶龙冠,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威严,一经走出,几十万的大军都感受到一股压迫感,很沉闷,比肃杀的战场还可怕。

    昔年外界都在传,作为凡俗王朝至高无上的权柄人物,中山皇的修为早就突破真神境界。如今一看,传言非虚,这位坐拥百万大军的皇朝魁首,境界不俗。

    “朕要为不凡报仇。”中山皇怒啸一声,如真龙出世,迅速入场。

    何志锋眼见中山皇入阵出战,随即大手一挥,“备弩。一旦贼子王峰出现在射程范围内,就给我杀。”

    “老子今天倒是要瞧瞧,修炼界的强者能不能抵抗本将的大弩。”

    起先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南岳军队,终于坐不住,要投入战场,即使是作为后援策应。但几十万大军布下的大弩,一旦齐射,对修士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何况是应对王峰一人。

    “哎呦,终于坐不住了?”王峰看向一身紫金气息缠绕,卖相不俗的中山皇并未惧意。他上下瞧了一眼后者,嘴角讽意倍生,“我还以为你一直要作壁上观勒。”

    “废话少说,打吧。”中山皇呵斥道。

    与此同时,赵子阳,石南天,罗赞二次返回战场,他们与中山皇像是一眼,当即放弃间隙,开始亲密无间的合作。

    毕竟王峰现在气势大成,如果不联手,极有可能被他一一反杀。

    “一起上吧。”王峰面对四大真神对手很轻松,然后跃过四人,看向后方密集的数百修士,“你们也上。”

    “省的我一一出手。”

    这句话可谓是引起滔天议论,现场五大仙道圣门汇拢的修士,至少有数百人,王峰这是要一个打一片?

    饶是向来镇定的剑门教主也忍不住怒了,“王峰,你太嚣张了,真当自己无敌了吗?”

    “无不无敌,杀一波就知道了。”王峰浅笑,他食指抚摸下骨,先前道伤在经历阵痛后,开始蛰伏。这让他心头轻松。

    并且一场天劫渡过,虽然差点身死,可劫罚消失后所带来的好处也是难以想象的。

    王峰感觉自己一身战意。

    “既然你找死,那就随你愿。”赵子阳大手一挥,无数的刀光剑影在后方闪耀,随即数百人如一条铁甲洪流,奔赴向王峰。

    “来的正好。”

    王峰前冲,脚踏神魔九步,瞬间消失。

    “小心他的诡异步伐。”有人惊呼一声,示意各路修士联手,不好落单。

    “给我杀。”石南天眉头倒竖,大吼一声,与赵子阳四人形成先锋军,试图阻截王峰的大部分攻击力。

    轰。

    虚空中,王峰一拳对上石南天,巨大的颤动在半空如涟漪般推动,余威不减,当下就震死了数位修士。

    “哧。”

    王峰一拳完毕,原地消失,然后突然出现,当头一拳就砸穿一位位居真尊境界的年轻强者。这一拳霸道异常,直接将此人的整个头颅轰成一滩血泥。

    “嘶嘶。”

    “到了王峰这个境界,真是屠真尊如屠狗啊。”

    即使数百人参战,可心里还是有点畏惧,生怕下一个无辜遭劫的便是自己。

    “轰。”

    王峰一路前冲,在虚空中拉出一道恐怖的血色痕迹,他十拳连击,镇杀了至少三十位真尊境界的强者。尸体顿时坠落一片,有些反应稍快的拿起兵器阻挡,以助于兵器都被镇碎了。

    “哐当。”

    王峰双拳对轰,震出一片黄金色的光雾,与此同时全身气势倍增,那种近乎举世无敌的无上风姿,见者心悸。

    “赵子阳,拿命来。”

    王峰仰天一声怒啸,盯上赵子阳。

    赵子阳心神一顿,五指抓拢向虚空,刹那浮现五条白龙,张牙舞爪的横击向王峰所在的位置。王峰冷哼一声,大掌如云层,一路拍击,五龙片刻便化为飞灰,根本就拦不住王峰。

    “杀。”

    王峰碾碎五龙的阻截后,再一掌打穿虚空,硬生生的盖在赵子阳的胸腔上。

    哧。

    一抹血光炸裂,于虚空中洋洋洒洒,冲鼻的血腥味惊得现场各路高手眉头猛跳。

    “你。”赵子阳脸色眨眼就白了,他抚摸胸腔,看着那恐怖的伤口,全身颤抖,“你该死。”

    “该死的是你。”王峰冷笑,食指一动,一束飞光速度逐步增加,穿杀向赵子阳,要将后者当场灭掉。

    “快,拦住他,我等不能损失赵教主,不然普天下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中山皇怒喝一声,身影飘渺,他抬手祭出一鼎黄金色的盾牌,转瞬放大,承担下王峰的这一束指光。

    “铛。”

    一声闷哼,宛若大河决堤,震得虚空都在猛烈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