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嗤。

    无数的飞光从王峰的拳心飞窜而出,有金色的,有黑色的,片片交织,在那里闪耀,比刀光剑影还要寒气逼人。

    “铛。”

    王峰一拳抽回,罗赞的尸体自虚空无力的沉坠下去,算是彻底死绝。继赵子阳后,第二位真神境高手栽在王峰的手上,又在他的战功上添加辉煌的一笔。

    “教主。”

    “啊,教主竟然死了。”

    罗刹门的长老,以及年轻弟子仰天大吼,声音凄惨。

    第一任教主罗天在荒野平原被伏杀,第二任罗中在雪老城因为得罪王峰,被风无痕牵连,斩下了数个境界,更是留下一生都难以磨灭的后遗症。而这第三任教主,自长老成功上位为教主的罗赞,不足一月再度成为王峰的拳下亡魂。

    一连三任教主,悉数挫败于王峰之手。这等接连而至的损失,几乎将罗刹门数百年积淀下来的底蕴一夜掏空。

    即使这一战最后以王峰战死而落幕,对于罗刹门,没落已然成为注定的结局,因为位居顶峰的高手一而再再而三的战死,已然无人能支撑罗刹门继续维持先前的辉煌。

    王峰这一拳杀了罗赞,更毁了罗刹门的未来。

    “王峰,你该死。”罗刹门各大长老满面悲愤,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王峰冷哼一声,不做理睬。

    “嗯哼。”

    随后,王峰深吸一口气,镇定的调理气息,他刚才燃烧的精血,至少折寿二十年,这等损失对于还没熬成千古巨头的自己来说,着实很惨重。

    不过能保树老塑形其间,不受任何干扰,让他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愿意。

    “这小子已经杀疯了,竟然不惜燃烧精血。”石南天和中山皇的神色很不好看,加之罗赞战死,局势开始倾斜,先前的稳胜变得有点不明朗。

    “这个时候藏私,对你有何好处?”

    石南天眸子转动,突然向中山皇说了一句看似莫名其妙的话。

    中山皇一脸无懈可击的茫然,似乎很不解石南天的这句话。

    石南天气极反笑,“我门剑祖都出战了,你中山皇难道还要继续隐藏下去?我告诉你,那个人不出来,今天我们都要死。”

    中山皇沉默,随后低声道,“国师尚在闭关,不宜出征。”

    石南天就这么死死的凝视中山皇,一脸的不相信。

    南岳皇朝这些年势头大盛,连续兼并附近的皇朝,除却中山皇自身的铁血政策和皇道气运。更大的依仗是那位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国师。

    据传那位至今不知姓名以及门派的古怪国师,文能制定朝廷纲常,武能一统八方。乃一位真正的盖世高人。

    不过南岳国师行踪飘渺,性情古怪,在入朝为师的几十载,只有寥寥几次在南岳公开露面。但即使如此,这位国师在南岳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一朝主宰的中山皇。

    “真身不来,何以为战?”

    便在石南天和中山皇你来我往,低声协商局势走向的时候,千丈外的朗朗苍穹,突然爆出一声惊世大怒吼。

    将军令双臂绽放十束神光,非常霸道的撕裂剑门剑祖的巨型身影。漫天的血迹绽放,在武帝城的上空化成一场以假乱真的惊天血雨。

    “滚。”将军令低沉一语,一掌就将残留的身影拍得稀巴烂。

    石南天吓了一大跳,一张苍老的脸毫无血色。剑门剑祖的分身竟然在这么快就被将军令撕裂,换言之除非剑门剑祖亲自到场,不然无法制衡将军令。

    可那位无上先祖闭死关数百年,一旦出关,对自身的影响太大了。

    “这……”石南天一头冷汗,感觉剑门已经到了生死危亡的时刻。

    王峰也是仰头眺望那道被雷光洗礼的年轻身影,暗暗赞叹,“果然够强啊。”

    随着石南天神态的极具变化,中山皇也变得焦灼不安起来。现下大战,死个把真神都不够看了,现在又灭了一具超越长生境的分身,这……

    再看王峰,久战不死,令其很心忧。

    “剑无极,你再不出关,我便灭了你整座剑门。”将军令冷笑,大手如云层,抓拢向剑门教主石南天。

    石南天大惊,“不要。”

    “你敢。”

    正在将军令五指即将抓拢石南天的刹那,一道破空声猎猎作响,宛若夏日里响起的惊雷。

    “来的正好。”将军令浅笑,等的便是剑无极亲自到场。

    嗖。

    一道黑色光影闪现,剑门剑祖瞬息而至。

    不过相对于先前那道分身的飘渺风姿,剑无极本人非常苍老,头发稀疏,面容褶皱,唯有一双眸子泛着与自身尊容不符的精锐锋芒。

    仿佛经历了万载的岁月沧桑,有绵绵不绝的岁月气息。

    “听闻你闭关数百年,如今还是这幅苍老的状态,看来你第二世冲不过去了。”将军令食指点动,浅笑连连。

    剑无极沉默不言,若不是到了剑门生死存亡之际,他是断然不敢出关。当下破了规矩来到武帝城,等于前面百年的努力,付之东流,需要重头再来。

    将军令指的意思,便是如此。

    “剑祖。”石南天声线低沉,神色痛苦。

    “哎。”剑无极长叹一口气,“当年恩怨症结在此,如果老夫还不出关,你谈何解决?剑门又如何能渡过这次危机?”

    “解铃还须系铃人,老夫来解决吧。”剑无极一步跨出,示意将军令另选场地作战。

    将军令紧随其后,于千丈外再度掀起波澜壮阔的大战。

    ……

    再看王峰和石南天等人,双方依旧对峙不下,而此时前者的神色越来越放松。尤其是在看到天边隐现的一抹夕阳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树老曾言,一旦塑形开始,只需一日便能成功,随着时间的流逝,距离一日的时辰限制越来越近。王峰自然开心不已。

    “中山皇!”石南天低吼一声,眼神烈烈的看向中山皇。

    中山皇经历片刻的心绪复杂后,食指一点,一颗晶莹的玉佩砰然碎裂,几乎在下一刻百里外响起阵阵滚雷的炸响。

    “吼。”

    一声怒啸震动九天十地,数万里的平原都在震荡,仿佛有绝世大凶出世,要搅乱天地。

    王峰开怀的眉梢慢慢变得凝重起来,他遥望一眼,看到一团巨大的红色血光气冲霄汉,将天际的云都震裂。

    “国师,请助朕杀了此贼。”中山皇后退一步,避开那团红色血光。

    哧。

    一道血色大袍在虚空飘摇,猎猎作响。

    “国师?南岳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国师?”

    “我的天,中山皇竟然将他请来了,这真是要不死不休啊。”

    南岳国师一入场,令场地的气氛都发生的质的变化,有危机感在全场弥漫,散发。尤其是那几十万撑开巨型大弩的军队,竟然原地后撤了数十丈。

    中山皇示意石南天,两人相继后退。

    王峰神色凝重,忖视南岳国师,感受到一股异样的气血在咆哮,在震荡。

    “南岳国师?”王峰轻语一声,还没等到对方答复,血色大袍突然撑开,无数布满新鲜血迹的鳞片腾空浮现。

    而后光华一闪,冲撞向王峰。王峰动用神魔九步,正好擦肩而过,没有遭受撞击。但对方如此快的速度,着实吓了王峰一跳。

    下一刻,一头血色蛟龙,迎空摆动。

    “这?”王峰眼睛瞪的很大,南岳国师竟然是一头血色蛟龙,全身鳞片如铠甲密布,皆是散发迫人的杀气。

    莫说是王峰,连石南天等众都傻眼,难怪中山皇在请国师到场的时候,犹豫不定。原来南岳国师的自身身份便有很大的问题。

    “吼。”南岳国师咆哮一声,身体幻化,又恢复人体形状,说了一句话,“你便是王峰?”他的声音很沙哑,也很粗糙,似乎是才开始咿呀学语的孩童。

    王峰继续沉默,无言以对。

    先前一击对方是故意在示强,而最终结果确实令王峰心颤,因为这头血色大蛟,居然有了长生境的修为。

    这已然是第三位长生高手入阵,今天的大战可谓是精彩连连。

    “没话说?”南岳国师见王峰沉默的神情,一声冷笑,“看来你是被吓到了,还以为是多么惊才艳绝的年轻后生,原来也不过如此。”

    哧。

    南岳国师一步跨出,身体迅速化为一头血色蛟龙,迎面撞击向王峰。

    “哐当……”王峰如临大敌,一刀砍在了南岳国师的头颅上,进而一股反震力让他的战刀险些脱手。

    “说出自己的遗言,送你上路。”南岳国师再度冷笑,看待王峰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死人,充满戾气。

    中山皇和石南天对视一眼,终于开怀的笑了起来。

    “你要送谁上路?”

    然而刹那间,一道清淡的话语像是漫天惊雷,震的南岳国师突然后撤数百丈,血色妖身也回归人类本体。

    “大至尊神通气息?”南岳国师竟然全身忍不住颤抖,牙口都在打颤。

    这一幕看的外围各路修士瞠目结舌,神色惶恐,任谁也猜不出一朝国师,先前还风姿无双,为何下一刻就心惊胆战,连站立的姿势都不稳。

    嗤嗤嗤。

    赤焰鼎忽然神光大作,烨烨光华令日光黯淡,天地肃然。

    “师尊?”王峰先是一愣,而后喜极而泣,“师尊,你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