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魔门作为在大陆扎根无数载,始终剪除不尽的宗门,其自身底蕴本就不俗,旗下修为高超的太上长老更是一度达到数十位。

    当初十大仙道圣门为盯防无极魔门的高层人物,需要联手合作,方能制衡魔门。

    然而如今面临王峰一人,却再无一战之力。

    这位在武帝城百战不死,且顺手屠杀数位真神强者的年轻后生,真真正正的走上了人间封顶第一人。

    “出来吧。”王峰双手附后,全身无一丝半缕气息外溢,就像一个普通的世家子巡游,却给在场成千上百的门徒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富丽堂皇的走廊两侧,是密集分布的魔门高层,而走廊的尽头是本部最高首脑的头把交椅摆放的位置。

    黑袍正一脸晦涩的坐在椅子上。

    今日他并未穿上个性鲜明的黑色长袍,整个容颜都露出来。这是一张极为阴沉,沧桑的脸,些许苍白些许无奈。

    黑袍抬头看了看王峰,神色越加悲戚。

    曾几何时,这位尚未声名鹊起的年轻后生,无意之下加入无极魔门,以王魔的卑微身份在这里学习。那个时候,谁敢相信他会走到如今这一步?

    “当年如果尽早发现你的天赋,并加以培养,兴许我无极魔门会有另外一幅景象。”黑袍可惜的长叹一口气,王峰曾经划归为北山狂座下,成为一名外门弟子,隶属无极魔门的门徒。奈何因为一些事情的发生,让眼前的少年与无极魔门背道而驰。

    一步错失,终生错失。

    “我已不是曾经的少年。”王峰面无表情道。

    黑袍先是沉默,而后惨笑,“可你毕竟曾经是无极魔门的门徒。”

    “你也说了,那是曾经。”王峰浅笑,“你攀谈这些陈年往事,不过是想我放你一命。可惜,我不愿意。”

    黑袍颓然的低下头,眸光黯淡。

    他一生从未做过后悔的事情,可偏偏在武帝城一步踏错,贸然对王峰出手,以至于惹来如此强大的敌人登门造访。加上黑袍本就在武帝城被王峰一剑斩伤,现在状况更差,几乎毫无反击之力。

    王峰附后的右手凌空虚晃几下,“自今日前,无极魔门彻底解散,不想死的现在就离开魔门。至于你们的魔门教主,就以死谢罪吧。”

    两侧的魔门弟子眼神游离不定,似乎在考虑到底是要誓死反抗,为本门献身,还是苟延残喘,卑微的活着。

    片刻后,沉默的人群开始如潮水般退却。

    偌大的长廊两地,仅剩下王峰和黑袍四目对视。

    “后悔吗?”王峰笑。

    黑袍惨笑,眸子中的光彩越来越落寞。下一刻,王峰眼神眨动,人皇剑迎空闪耀一抹光辉,争鸣一声,穿透黑袍缓缓蠕动的喉结。

    一代魔门,黯淡收场。

    王峰抹了抹下巴,抬头看向北方,随后身影一闪,一路向北而去。

    ……

    为今大陆对消息的传递速度,已经快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无极魔门覆灭不过数个时辰,整个天下都知道了。

    诸人震惊的同时又在感叹王峰的强势。

    “这是要一一清算的节奏啊,武帝城被各大门派围攻,王峰肯定要逐个算账。”数座城池都在密切关注王峰的动态,以凭此判断王峰下一个要针对的门派。

    “消息出来了,王峰一路向北了。”

    一座繁盛的大都城,迅速就截获一条消息,上面注明的王峰的运行轨迹。最新消息表露,王峰在朝北而去,并且故意放缓行程,有意让人知晓。

    “向北?”有人在得到消息后,开始判断王峰下一个针对的门派,不过这条线路上的门派,貌似很少。大多数都扎根在地势开阔,物产丰富的中原地带。

    “不对。”现场突然炸出一声恍然大悟的沉呵,“他要去神武门。”

    诸人疑惑,神武门是王峰的发迹地,虽然曾经发生过不愉快,但王峰已经沉冤得雪,现下怎么还去神武门?

    相对于外人的疑惑不解,神武门的数位高层,尤其是张莫天,皆是心知肚明。

    一时间神武门气氛肃杀,如临大敌。

    张莫天更是焦灼不安,在房间踱来踱去,很惶恐很不安。

    “看来王峰还是不想放过我等啊。”张莫天忧心的长叹一口气,骐骥事态不要发展到难以控制的地步。

    晌午时分,王峰出现。

    一条登山石道绵延而上,尽头处便是昔日无上辉煌的神武门。不过在赵子阳,林啸相继战死,门派显得有点落魄。

    石道两侧是昔日的神武门同门,年龄大致与王峰相仿,但实力境界却千差万别。

    一阵萧索的风吹过,天地肃杀。

    王峰缓慢踱步,拾阶而上。

    “王师兄,你,你来了。”有王峰昔年旧识的同门怯生生的出声,语态口气都显得拘禁。

    王峰报以微笑,点头示意。他今天来神武门并不想大开杀戒,毕竟这里是自己曾经生活的地方,他要找的是张莫天。

    张莫天硬着头皮终究还是出现了,自开始知晓王峰要来,起初是想找个理由回避的,可天下之大,以王峰的修为,要找他出来简直易如反掌。

    “后辈多日不见,风姿更盛啊。”张莫天摆出笑脸相迎,恭请王峰进入神武门。

    王峰面无表情,轻描淡写的扫视他一眼,后者眉头猛跳,若不是心态还算沉稳,这一眼直接就让他吓的跪下来。

    “欧阳长老的墓在哪?”王峰不想多言,问出这样一句话。

    张莫天起先一愣,然后亲自带路。

    当初欧阳逍遥被残害至死,神武门草草了结这位老人的后事,连块像样的墓碑都没有。张莫天害怕王峰因此开罪神武门,很识趣的重新厚葬了欧阳逍遥。

    墓地开阔,碑面上书写的是这位老人的一生,以及对神武门做出的贡献。

    王峰心头微凉,如果不是自己百战不死,终于让这位老人连自己得以沉冤得雪,只怕后者一生都要背上骂名。

    “赵子阳和林啸作为神武门高层,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张某深感抱歉,在此向你郑重道歉。”张莫天身份放的很低,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令王峰不满意。

    “所幸此事圆满落幕,赵子阳以及林啸等残害欧阳长老的高层都得到应有的惩罚,后期更是严令查处,陆陆续续的处死了数位参与其中的高层。”

    “我可以保证,所有不法之徒都已伏案。”

    “全部?”王峰挑眉,语气清淡。

    张莫天身体不易察觉的微微一颤,硬着头皮回复,“全部。”

    “没有一条漏网之鱼?”王峰再问。

    “确实没有。”张莫天低头,感觉自己在答出这句话的刹那,心跳都快停止跳动。然后这句话后,是长时间的沉默。

    张莫天掌心开始冒汗,低头的动作一直保持,他怕一抬头就对上王峰的眼。令欧阳逍遥遭到残杀的不法之徒确实一一处死,但说到漏网之鱼还真有一条,那便是他自己。

    王峰现在的诡异态度,明显在试探张莫天。

    而张莫天不敢动,身后的各位紧随的长老,门徒更是大气不敢出。

    “真的没有?”王峰第三句话问出,语气提高八度,有一股油然而生的浩然气势。

    “轰。”

    张莫天顿时吓得腿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但当日我只是配合行事,一切都是赵子阳干的,与我无关啊。”

    “那一天我仅是请欧阳长老前往议事厅开会,真正动手的是赵子阳和林啸,我只是负责断除后路,以防欧阳逍遥逃窜。”

    王峰沉默的听着,许久才淡淡一语,“他们都死了,你为何不死?”

    “我……”张莫天无言以对。

    “欧阳长老是我在神武门最敬重的人,被你们残害致死,真的以为可以蒙混过关?”王峰冷笑,“你以为自己做出一系列补救,我就会接受?”

    “你以为献计残害欧阳长老后,三言两语就能逃脱干系?”

    王峰一连三问,让张莫天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悸,这家伙还是要逐个清算,容不得一人漏网。

    “王峰,你到底要做什么?”张莫天一咬牙,沉声道,“我神武门在这件事发生后,该做的该补充的都已经做完,你难道真想与我神武门不死不休?”

    “我要你死。”

    简单的四个字,表述王峰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我曾发誓,谁动过欧阳长老一根汗毛,我一一杀过去。”王峰一掌按在张莫天的头颅上,“你做了,就必须死。”

    张莫天全身刹那冰凉,想要反抗,却发现王峰当今的境界如渊似海,根本不是他可以对付的。

    “用你的血祭奠欧阳长老的亡魂吧。”王峰双目微闭,五指发力,一抹绚烂耀眼的光包裹整只手掌,有无上伟力运转,摄入张莫天的头骨。

    咔哧。

    一阵细微的响动,绵绵而起。

    偌大的墓地四周,陷入一片死寂。

    “噗。”

    一束殷虹的血迹绽放,落在墓碑面前。

    王峰沉沉的呼出一口气,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这才叫沉冤得雪。欧阳长老,晚辈为你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