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皇朝,号称普天下最强皇朝。   .

    自中山皇继位皇统后,开始采取铁血手段,几乎连连征伐,以百万大军吞并若干皇朝。而朝中的十大战将更是龙虎之辈,皆有彪炳战功在握。

    但向来势如破竹的南岳皇朝,却在最近一个月接连失利,并随着武帝城一战进入最低迷的阶段。偌大的皇朝黑云压顶,四处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迫人威势。

    尤其在三天前,达到最高峰。

    三天前,沿边各大都城开始连夜抽调精兵进入大梁城,并将城池中居住的百姓连夜护送出城,取而代之的是源源不断,数以万计出现的军部精锐。

    大梁城是南岳皇朝的皇都,乃中山皇议政的都城,更是无数皇家子民,王公贵族的居住地。

    这等重要城市,平日里的城防本就严密,可近日又在不断加防,几乎抽调了整个南岳的所有兵力,里三层外三层将城池围的水泄不通。

    “据传是那位新晋的真神要来我大梁城。”某日夜晚,一条消息不胫而走,随即整个南岳皇朝炸开了锅。

    随着消息的不断汇总,证实,诸人终于明白中山皇为何调动近百万的大军守卫大梁城。

    一切皆因,王峰要来了。

    昔日武帝城一战,中山皇率大军围困王峰,试图一战解决此人。奈何王峰战斗力实在太狂霸,不但全身而退,更是令南岳损失了当朝国师。

    这一战影响太大,加上王峰蛰伏七日便卷土重来,一一清算当日围堵他的各大高手。中山皇自然难逃干系。

    “王峰要问罪我朝中山皇?他是不是将自己看的太重了?我朝百万大军严阵以待,他再强能以一己之力颠覆我南岳皇朝?”有铁血派为南岳皇朝发声,呵斥王峰妄自尊大,以寻常态度看待皇朝,必将会付出惨烈的代价。

    当然也有头脑清明的人保持沉默,而这一部分绝大多数是修士,明白位居真神境到底有多恐怖的战斗力。

    南岳皇朝大军虽多,可面对一位几乎登顶凡界武道巅峰的真神强者,很难成事。

    一时间南岳议论四起,划分成两大阵营,一方认为王峰在找死,一方力主中山皇放低姿态,以争取王峰能手下留情。

    绵绵不绝的议论声在持续到第四日清晨,戛然而止。

    “嗖。”

    清晨时辰,东方的鱼肚白才堪堪升起,一簇燃烧火焰的箭矢迎空而起,在虚空拉出一道灿烂的烟花,迅速燃起狼烟。

    一时间各大据点狼烟滚滚,直冲霄汉。

    “报,王峰已经出现在大梁城外八百里外,正在急速迫近。”

    “报,距离不到五百里,已经突破沿途三座城池的防御。”

    “报,浏阳城两百负责拦截的修士全部战死。”

    “报,一路进驻大梁皇都的军队和王峰碰上,无人拦得住。”

    不断有谍报火速递入南岳皇朝,中山皇面色阴沉的盯着加急送进来的谍报,五指发白。这才一刻时间,便有四份战报进朝。

    王峰突破防线的速度,令先前认为王峰在自找死路的城中人,鸦雀无声。

    “陛下,他已经在一百里外了,估计一刻后进入大梁城上空。”一位斥候递上第五封谍报,神色惶恐。

    “发令下去,即刻备弩,一旦他出现在射程范围内,务必不惜一切的杀了他。”中山皇面色狰狞,怒拍龙椅道。

    “朕准备了百万大军,封锁整座大梁城,不信你能突破层层防御。”中山皇心存一份侥幸,认为自己朝中的大军都是历经连年杀伐的精锐,对群体作战更是领悟到了精髓。

    这等号称天下第一雄甲,绝对不会那般轻易突破。

    嗖。

    大风呼啸,日光映满天,一柄柄兵器折射出来闪耀的光,在虚空摇晃,寒气迫人。而在城头各大防卫口,更是布满了穿透力极强的精锐大弩。

    这等丈许长度的精锐大弩,拥有穿透力强,射速快,移动便捷,目标精准等优良性能。

    “城外三十里,王峰快进城了。”最后一封谍报以火箭的方式传递进城,负责调度大军的南岳战将沈志峰面色一沉,大手一挥,沉声呵斥道,“全军准备,弓满弦。”

    话音一落,无数座巨型大弩的战弓拉到弦满程度,只需一松手,便可万弩起发。

    “老子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强,敢单枪匹马的杀入我大梁皇都。”沈志峰抽下腰侧的战刀,一抹面上热汗,嘴角狰狞。

    “吼。”

    突然间,一声怒吼震天动地,宛若绝世凶兽出世,震得附近各大城池摇晃不止,更有年久失修的楼阁瞬间崩塌。像雪崩一般,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坍塌,扬起漫天灰尘。

    大梁皇朝数以万计的大军,眉头凝重,惊吸凉气。

    “中山皇,王某人今日造访皇都,不准备出来迎接吗?”王峰脚踏长虹,迎空虚渡,飘渺风姿如谪仙降临。

    沈志峰大喝,“逆贼王峰,你胆敢再进皇朝一步,必杀你。”

    “哦?”王峰讥笑,步伐不减,反倒逐步前冲,身后开始拉出重重残影,一路延生,颇为壮观。

    “敌人来犯,请求作战。”第一道防线的数万大军如临大敌,紧张的气氛令虚空都在微微扭曲,颤动。

    “放。”沈志峰扬刀直下,道道破空声简练而起。

    漫天的大弩穿透虚空,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黑色弩网,激射向王峰。刹那间,寒光四起,天地肃杀。

    “雕虫小技。”王峰嘴角挂起一抹笑,随即耀眼的黄金光在身体外表形成一道光罩,他所到之处漫天大弩寸寸断裂,化为劫灰。

    “噗噗噗。”

    无数精锐大弩在王峰丈许距离外,寸寸熔灭,像是漫天冰雪遇到炙热岩浆,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消失。

    “这……”沈志峰眉头大跳,倒吸一口凉气,这防御力太变态了,根本无法近身。

    沉默一息,沈志峰大吼道,“继续放,给我耗死他,我不信他能一直防御下去。”

    军令如山,一声呵斥,数万大军沉默的上弩,拉弦,放手,一波又一波大弩长空,络绎不绝的进入王峰所在的场域。

    “太弱了。”

    王峰眉梢舒展,大脚一跺,巨大城池刹那颤动摇晃,其间历经百年风霜而不倒的砖石,层层剥落下城头。

    “杀。”

    王峰张嘴一啸,城池坍塌十分之一,措不及防的城头护卫纷纷如尘埃坠落下城头。

    “嘶嘶。”沈志峰倒吸凉气,这就是武道高手?一声怒啸就将自己布满的数道阵型击溃。他作为一朝战将,擅长排兵布阵,可面对王峰这样超越极限的至强者,任何阵型都无法盯死王峰。

    “铿锵。”

    下一刻,人皇剑出击,剑光一瞬,如巨大的陀螺在虚空旋转,所到之处,血满长空。

    成千上万的军甲被这一抹光辉撕裂身上的铠甲,肆意的光辉更是携带一股骇人的压迫力,震碎无数人的肉身,炸成片片血舞。

    “啊……”

    “噗噗噗。”

    无数的惨烈声在城池响起,宛若一首亡灵序曲,在天地间禅唱,每唱一句,战亡的军甲便增加千百人。

    “昔年尔等随南岳为祸天下,每破一城,大兴兵事,以屠城扬你南岳军威。尔等可知罪?”王峰面色冷漠,他仰天大吼,“我要为那些无辜惨死在尔等刀下的亡魂伸冤。”

    “杀。”王峰大手一挥,遮天蔽日,一掌蕴含霸道杀意,拍击而落。数百丈城头轰然坍塌,化成飞灰。

    “将军,撑不住了,这不是人是神啊……”一位副将满脸带血的站在沈志峰的身侧,神色惶恐不安,他征战数年,杀人以万计,可从来没遇到类似王峰这般至强者,一度以为是战神在审判他们当年做下的滔天冤孽。

    沈志峰表面沉默,内里心悸,他的状态不比这位副将好哪里去,奈何这是大梁皇都最后一道防线,一旦失陷,王峰瞬息就能进入朝堂。

    “给我撑下去,哪怕是拿命添也要堵住他进城。”沈志峰失心疯的大喝道。

    嗖。

    突然一道森冷的眸光扫视过来,冰凉袭骨。

    “你就是沈志峰?我听说你在南部作战,向来骁勇,屠城手段更是仅次于徐怀安?”王峰冷笑,杀气外泄。

    沈志峰如遭大敌,面色僵硬且雪白。

    “默认了?”王峰轻语。

    哗啦。

    沈志峰突然收刀入鞘,转身就走,全身铠甲随着步伐移动,哗啦作响,并响起他一连串的军令,“给我继续镇守,不容松懈。”

    “本将去城中调骑兵出城配合作战,谁敢退而不战,军令处置。”

    “想跑?”王峰岂会看不出他的真正目的,“跑的了吗?”

    “剑来。”

    他右手一扬,人皇剑横空悬浮在面前,再两指一推,剑如狂龙,杀入大梁皇都上空。惊艳光辉席卷四方,无人可阻。

    嗤嗤嗤。

    无数的兵器想要截下这柄突破防御的人皇剑,却刚刚挥出兵器,刹那崩成两半,坠落下城头。

    “铮。”

    沈志峰堪堪踏下城头阶梯,一抹耀眼剑辉,悬在鼻翼三寸处,与之视线齐平。他神色一震,右手默默的向左侧腰间的配刀延伸去。

    “你再动一下,我取你狗命。”

    一句话令沈志峰,全身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