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

    人皇剑因为来势太猛,在盯死沈志峰后的很长时间,依旧争鸣不止。这柄皇剑一路突破万数大军防御,一血不沾的横在沈志峰面前,非常恐怖。

    这在沈志峰几十年的征战生涯中,首次遇到如此绝世恐怖的战兵,简直难以想象。

    “沈志峰,你可知罪?”王峰于城外发问,声若闷雷,震得远在数里外的沈志峰如遭痛击,一脸惶恐不安。

    哗哗哗。

    沈志峰突然双腿一松,软绵绵的跪倒在城墙上,“大神饶命,大神饶命。”

    这一举措着实干扰军心,无数浴血奋战的兵甲在下一刻神色戚戚,失落落的丢下兵器,如秋风吹过的麦浪,哗啦啦的跪下来。

    “一朝战将就这般没骨气?”王峰嘴角讥笑,默默摇头,随即他面色一沉怒喝道,“我在问你可知罪?”

    沈志峰泪流满面,哆哆嗦嗦道,“我知罪,我知罪。”

    “求饶命,求饶命啊。”

    南岳皇朝对外征战分成四路,沈志峰作为南路主帅,手中沾染的无辜鲜血自然数不胜数,加上他与徐怀安性格相似,喜好屠城,沾染的鲜血更多。

    “既然知罪,自裁吧。”王峰冷漠宣判道。

    “啊?”沈志峰傻了,迟迟不愿动手,自己了结自己的性命,谁舍得?他不想死,他还指望在战场上扬名立万,借助军功成为南岳头号大将。

    “既然不愿意,我替你动手。”王峰眉头一挑,人皇剑铿锵嗡鸣,自上而下贯穿沈志峰的头盖骨,一抹艳血照青天,如天女散花。

    大梁皇城内,中山皇的面色由阴沉变为震怒,随即狰狞,最后变成惶惶不安,在得到沈志峰战死的刹那,这位统领百万大军十数载的无上人物,脸色多了一抹惨淡的决然。

    “你这是要毁我辛辛苦苦打下的皇朝。”中山皇嘶声厉啸,“王峰,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同样震惊的还有天下八方,松散分布的芸芸众生,三教九流。当一道道前线战报流入天下各地,王峰再度成为议论的焦点。

    “一人攻城,杀退百万大军的防御,这……”

    “真的有那么强吗?”

    “简直是战神啊。”

    之于这些凡人,修为微末的修士,王峰此举等若神战,以通天之力决战南岳皇朝,并占据优势,以至于南岳节节败退,根本就防不住。

    当然诸人震惊的同时又心里由衷感谢王峰。

    南岳作为凡俗一等一的巨无霸级别皇朝,连年兴起战事,无论直接还是间接被南岳军队摧毁的家破人亡的普通百姓都叫苦不迭。

    曾经一度许愿,希望南岳这等暴政皇朝遭受天谴。

    如今大愿终成,王峰以一己之力攻城,摧毁了南岳几十年磨砺起来的军队。这一战对于南岳而言,已经输了。

    经此一役,南岳即使不覆灭,也会元气大伤。

    王峰在城外三里处沉默观望大梁皇都,那些阻截自己的大军已然军心瓦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退者不杀。”

    “拦者杀无赦。”

    王峰调整一下气息,随即脚踏金光,沉稳的走向大梁皇都。他一身黄金光闪耀,气血更是澎湃不绝,宛若一尊浴血修罗,霸道绝伦。

    铿锵。

    左侧人皇剑,右侧苍天战刀,都悬浮在他的两边,同步前进。

    “咔哧。”

    一道极为清脆刺耳的声线自大梁皇都高高的城墙上响起,一条手腕粗细的裂隙自城头绵延向城下。而后整座城墙炸裂,形成一道可容纳十人并肩同行的缺口。

    哒哒哒。

    王峰迈着缓慢的步伐,徐徐进城。

    这座城池数道防御已经被他轻而易举的剪除,结实坚固的城墙更是熬不住他一息之力,瞬间崩塌。那道开阔的缺口正对着中央大道,自此道一路前进,可直达皇宫。

    “城破了……”

    “王峰入城了,我等已经尽力……”

    也不知谁在城头绝望的低语一声,令第二波在城中负责列阵冲杀,拦截的数万骑军倒吸凉气。才数刻,堪称固若金汤的大梁城墙就被破了?

    这速度太快了。

    “哗哗哗。”

    中央大道尽头处,开始出现一条铁甲洪流,有战马在低头嘶鸣,而后是沉重的骑兵入阵声,宛若潮水席卷。

    王峰面无表情,抬头凝视。

    城卫军只是负责拦截外围,现下他成功进城,第一波防御自当土崩瓦解。而紧随其后的是第二波防御,正缓缓出现。

    这是一整支骑兵,个个骑着高头大马,身负铠甲,连战马都带上漆黑如墨的战甲。

    “列阵。”

    骑兵为首的是一位身披银白铠甲的英武男子,手中拖着一柄战枪,枪尖朝下,于石道中间拉出一串火星,呲呲作响。

    王峰面无表情,继续前进。

    持枪武将一扬枪花,他身边的一位副将提缰绳前行数丈,语气低沉道,“逆贼,你若再敢进一步,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王峰冷笑,双拳蓄力。

    “你聋子?还不快滚?”这位副将身后有过万骑兵镇场,无论机动性还是战斗力都是城头守卫军的数倍,他面对王峰自然无惧,说话的语气也颇为桀骜。

    “哧。”

    王峰步伐由缓慢,开始加速,而后前冲,最后拉出一道残影,步若惊雷。这位副将极为桀骜的瞳孔闪现一抹阴芒,随即右手按向腰侧,拇指轻启,王峰每近一丈,剑出一寸。

    “铿锵。”

    一息间,王峰一拳如攻城锤砸向这位副将,后者剑出七寸后,不再缓慢推进,而是与王峰出拳的刹那同步抽出。

    砰。

    一拳对一剑,不过眨眼间,锋锐剑仞迎空折断,而后拳势不减半分,依旧狂猛前进。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太快了。

    “嘶嘶。”这位副将在长剑折断的刹那,倒吸一口凉气,迅速提起缰绳让坐下战马高高跃起,试图用战马矫健的身体撞烂王峰。

    轰。

    又是一声沉闷的轰鸣,王峰拳如惊雷炸响,一击之下当场将这头高大战马打爆,并自下而上贯穿这位副将的整个腹部。

    人血,马血相继滚落,如炙热的岩浆喷涌。

    “我的天,王副将……”

    “一拳连人带马,全轰杀了。”

    这一幕惊得中央大道数万骑军肝胆欲裂,尤其是这位副将战死刹那,连声闷哼都没发出。如此简单粗暴的霸天一拳,当真神挡杀神,佛挡诛佛。

    那位持枪在列的战将,全身的银色铠甲蓦然抖动,显然也被这一幕吓到,神色出现片刻的起伏不定。不过下一刻很快收敛,他毕竟是主帅,一旦害怕的诡异情绪出现过甚,会影响后面数万大军的士气。

    军心一散,再多的人参战都无济于事,对于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哧。”

    王峰一拳抽回,抚去肌肤表层的血迹,依旧面无表情,沉默推进。他越是这般沉默,在场的人越是心悸不安。这就像是地狱修罗出世,不废话,只杀人。

    “呼呼呼。”

    数十头战马预感到一股浓郁的杀机,马蹄不宁,开始向两侧偏移,这一动后面的大军更是接连惶恐起来。一时间阵脚大乱,失去原有阵型。

    “我的战马不听使唤了。”其中一位年轻的骑兵使劲拉紧缰绳,试图控制战马,岂料用力太猛遭到战马的极力反弹,下一刻直接脱缰,于开阔的石道上横冲直撞。

    这一乱,全军大乱。

    无数的骑兵坠落下马,兵器滚落声络绎不绝。那位始终保持镇定神色的主帅,终于为之心悸,这股慑人的气魄大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雄伟之姿。

    “退则生。”

    “拦者杀。”

    王峰一前一后,道出两句话,然后看向骑兵统帅,杀气大盛,“但你例外。”

    南岳皇朝十大战将除却排名第一的战将风评尚好,余下的九人皆是杀人不眨眼之辈,王峰不准备留,见一个杀一个。

    “保护主将。”

    “快列阵,护我主将。”

    近卫兵发现事态紧急,顾不得四下落马的骑兵挡道,直接拉着马踏上去,一时间鲜血狂溅,蔓延在石道上。

    而层层环绕后,骑兵主帅终于被保护在大后方。

    “哐当。”一位近卫军首领一扬武器,形成一面扇状阵型,开始向王峰前冲。

    “既然你们想死,我让你们死。”

    王峰一声怒吼,震耳欲聋的声音像是一座山炸了下来,刹那间数十头战马凌空崩碎尸身,化成血雾。

    哧。

    王峰手起刀落,一斩下切断数颗头颅,飞向高空,再不断的坠进骑兵统帅的面前,孤零零的滚到脚下停止前进。

    “嘶嘶,这怎么打?根本无法近身啊。”

    “这简直是一尊杀神,我们……”

    一队又一队层层包围过去的骑兵,还未近身,就被王峰全身逸散出的气罩崩杀成血雨,隐隐洒洒的在半空稀里哗啦的落下。

    “杀。”

    王峰右脚跺下,石道开裂,一道裂隙以脚心为点,辐射向四面八方,再一刻道路下沉,无数的马蹄坍塌,如秋风拂过的麦浪,层层下坠。

    “这……”

    数以万计的骑兵嗔目结舌,紧握战兵的手心都在冒虚汗。

    王峰恍若神魔,单枪匹马朝着皇宫推进,数万骑军随之后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