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川也死了。”

    富丽堂皇的皇宫大殿,中山皇在接到宁川战死的消息后,神色再也镇定不下来。作为十大战将中最能打的宁川,竟然被如此轻而易举的屠掉,连带座下的数万骑兵土崩瓦解,不敢作战。

    他恨欲狂。

    这些昔年追随自己的十大战将,已经在王峰手上折损一半,排名最靠前的数位更是全部阵亡,唯有第一战将及时解甲归田,没有参与其中。

    这等损失比让他一战被吞十万精锐大军还难以承受。

    同时中山皇也很惊恐,王峰现在的实力只怕比武帝城时还要强,这才过去几天,竟然难逢敌手,一路畅行无阻的打进大梁皇城。

    只怕按照王峰的步骤,数刻后就能进入皇宫。

    “御林军总督何在?”中山皇知晓现在已经到了南岳危急存亡之际,一旦出现片刻的犹豫不决,皇朝都要被灭。他迅速布置下一场防御。

    哪怕依旧不能拦住王峰,只要能给对方造成一定的伤害也是可行。

    因为在王峰开始北下进入南岳时,中山皇就明白,外围数道防御不过是小菜一碟,真正的巅峰大战从来都是他和王峰之间的个人对决。

    真神战,才是重头戏。

    不过中山皇为保证胜算的几率更大的靠拢向自己,动用百万大军拦堵,以此消耗王峰的战斗力。

    “末将在。”

    一位全身披挂战甲的男子出列,面色阴沉,说话的声线更是铿锵如金石击鸣。

    中山皇微微看了一眼这位名为刘长风,同样位列十大战将之中的骁勇战将,又突然改变心中既定的计划,口中开始发号一系列军令。

    “张子义何在?”

    “郭振邦何在?”

    紧随中山皇两句话之后,是两位同时出现的大将,一人身子英武,巍峨如山。一人身材娇小,却双臂过膝。

    “你三人出征吧。”中山皇摆手,眼神疲态。

    十大战将所剩无几,除却路途遥远无法近期赶回皇都的数位战将,眼下的三人已经是大梁皇都仅存的三位骁勇战将。

    中山皇一句话,寥寥六个字,无异于宣判了三人的生死。

    王峰一人攻城,于万军前所向无敌,并连斩沈志峰,宁川。这等武力值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个等级的战将可以抗衡。

    当下三人出征,其实没有半点胜算。

    这一点中山皇明白,座下的三位骁勇大将更是心知肚明。

    哗哗哗。

    三人同时转身,看了一眼天际的白日,随后便是沉闷的铠甲摩擦声。

    自中央大道至皇宫正门,有九里路,王峰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沉默前进。沿途的骑兵已经被他甩在最后面,无人跟随。

    毕竟主帅战死,军令无法下达,这些人只好本能的放弃拦截任务。

    咔哧。

    六里外,南岳皇朝巨型皇宫隐隐可见。

    一道全身镶嵌金色大门,闪耀着金艳的光,通体黄金色泽在白日的映射下,越发显得富丽堂皇。作为一朝核心大殿,这般装饰确实福气逼人。

    王峰微微撇了一眼,然后视线下移,三条黑线自金色城门下缓缓出现。南岳皇朝仅剩的三大战将,各领一路精兵,沉默的进军。

    御林军总督,刘长风。

    大戟军主帅,张子义,郭振邦。

    御林军无需多言,这是负责守卫皇家宫殿的嫡系军队,昔年都是自各大军部抽调的最强军甲,是精锐中的精锐。这等军团作战的能力,比之对外征战的四路远征军旗下任何一个军部都要强。

    大戟军则是南岳皇朝稀有军种,全军配备大戟,是可以地面作战和马上作战的两栖军团。这等军团马上破阵,马下作战,皆是骁勇无敌。

    第一代大戟军有两位主帅,正是张子义,郭振邦。

    纵观整个南岳,唯有御林军能够胜大戟军一筹。

    总而言之,这三大主帅率领的两路大军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号称南岳最强王牌。

    “逆贼王峰,你屡次进犯我南岳皇朝,可知罪?”双臂过膝的精瘦战将郭振邦大喝一声,音若金铃,沉闷发响。

    一股悠然而生的铁血气息,在整个皇都上空激荡。

    王峰扫了一眼,依旧沉默的向前推进。

    同为大戟军主帅的张子义眼见王峰不识好歹,大手一挥,直接发号军令,“第一路大军,全员下马,作战。”

    呼哧!

    成千上万的大戟在虚空拉出弧度,而后一条条身影跳下战马,像一张平铺在地面的天罗地网,迅速的向王峰推进。

    而张子义在发出第一道军令后,再度出声,“第二路大军,马上待命。”

    一刹那,大戟军划分为两大部分,一路马下作战,一路马上盯梢,一旦战局出现不可逆转因素,第二路大军可以迅速的奔赴战场,以骑兵的形势阻截王峰。

    这等布阵中规中矩,却有效的限制王峰的推动轨迹。

    而南岳最强的御林军,始终未动。

    “杀。”

    王峰面对千军万马,唯有一字。

    这是一只骁勇善战的大军,王峰不再采取常规打法,他食指一动战刀出列。而后王峰指节微微点动,苍天战刀像是得到命令,拉出一道惊艳的芒光,于天际纵斩而下。

    “敌兵来袭,杀。”

    数大马下作战的大戟军几乎同时挥出大戟,锋锐的兵器划破灿白的星空,于单枪匹马入阵的苍天战刀迎面一击。

    轰。

    巨大的光辉在原地炸开,像是一块巨石砸入大海,掀起万丈狂澜。

    以苍天战刀落下的方位为点,迅速蔓延出一条凄艳的血线。无数的大戟军遭受不住狂暴的战刀气息,连人带戟当场被崩死。

    一击下,流血漂橹。

    “再杀。”王峰呵斥一声,刀身回转,再度闪现一抹雪亮光辉,将天空都照亮。这一次遭受正面攻击的大戟军伤亡更惨重。

    “这刀……”

    张子义和郭振邦同时变色,旋即迅速看向王峰,“第二路杀过去。”

    轰轰轰。

    千军万马奔踏而来,宛若决堤的拦江大坝,一条洪流冲卷向王峰。

    王峰一跃而起,一掌自天宇盖落,将上万骑兵的阵型撕裂,像一柄凿子,简单粗暴的砸穿大戟军号称无坚不摧的军阵。

    “哧。”

    王峰阴沉的眸子扫过大戟军,落向身材精瘦的郭振邦以及身若小山的张子义。

    擒贼先擒王。

    “杀。”

    王峰动用神魔九步,原地瞬间消失。下一刻张子义和郭振邦同时变色,迅速拉动缰绳,准备离开原地。因为一股强烈的杀气像是蝗虫盯在身上,让他们心头难安。

    不料下一刻,一只闪现灿灿金光的拳头,迎面撞击向张子义。

    铿锵。

    张子义转瞬抽刀,横挡胸前,几乎同时拳心砸在刀身上。

    “噗嗤。”张子义突然感觉全身发凉,五脏刺痛,整个身体从高大战马上被击飞,于半空中倒飞数百丈,一头撞进皇宫巨大的城门中。

    哐当。

    铠甲撕裂,血气冲天。

    作为一朝骁勇战将,张子义竟然连一招都没出手,便战死于城门下。

    漫天烟尘飞卷,万军死寂。

    “这战斗力太变态了。”同为大戟军主帅的郭振邦脸皮抖了抖,全身冒汗,连转头看一眼王峰的勇气都没有。

    “滚。”

    王峰嘴唇轻启,语落声至,一脚踹向郭振邦。

    “啊……”郭振邦仰天悲鸣,就感觉全身被一座山迎头撞上,五脏六腑全部烂成一团泥,当场气绝。

    双方接触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张子义和郭振邦相继战死,旗下的大戟军错愕的握紧手中的战兵,神色惶恐,四肢颤抖。

    这变态的战斗力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出手的机会。

    而王峰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更是全线瓦解了他们的士气。无数士兵丢盔卸甲,仓皇出逃,纷乱下死于同僚马下的士兵更是不计其数。

    三大战将同时出现,两人死一人留。

    御林军总督刘长风面色僵硬的握着斩马刀,呼吸急促。当王峰阴沉的眸子扫视过来,刘长风感觉自己被死神盯上,四肢都不听使唤。

    “你要我亲自出手?”王峰冷笑道。

    刘长风如遭电击,嘴唇发白,在沉默数个呼吸后,他一字一句缓慢道,“我乃一朝战将,要么手握彪炳战功封疆裂土,要么一战垂败,身死战场。”

    “所以?”王峰挑眉。

    刘长风深吸一口气,大吼道,“战吧。”

    “不自量力。”

    王峰讥笑,一指点动苍天战刀,飞击向刘长风。

    刘长风双手握刀,对斩而下,与苍天战刀硬撼。

    “咔哧。”

    苍天战刀以难以想象的锋锐,击断刘长风的大刀,余势不减,一路向下。

    先是劈碎刘长风的头盔,再撕裂满身铠甲,随着一声噗嗤,身材魁梧的战将顿时人马分尸,被苍天战刀连人带马,一劈两半。

    “噗嗤。”

    漫天的血迹在天空绽放,刺鼻腥味笼罩大梁皇都的天空,气氛沉闷,肃杀。

    自此一役,胜负已分。

    御林军总督刘长风,战死。

    大戟军主帅张子义,郭振邦,战死。

    “中山皇,还不准备出来吗?”王峰全程忽略数万大军,抬头看向富丽堂皇的南岳皇宫,沉声呵斥道。

    时下的南岳,再无主帅可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