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一人攻城,天下骇然。

    自早晨时分,南岳国都大梁,不断出现冲霄血光,漫天的厮杀声更是震荡如潮水,波澜不止。

    作为时下年轻一辈的最强者,王峰的声威早已封顶,成为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能令整个天下全程关注。

    武帝城一战的七日后,王峰单枪匹马杀入南岳皇朝,更是让天下人错愕不及。

    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初涉武道的修士,都在密切关注。

    而这些震荡中,有人迅速嗅到了战机。

    曾经与南岳厮杀十数年,最后惨败亡国,随后在一座旧城组建新皇朝的后楚,便是最先蠢蠢不安的先锋军。

    隋阳在一线天和王峰离别后,迅速返回后楚,贴身守卫后楚新帝七皇子。

    七皇子是一位年富力强,才智过人的年轻人。数年的战场厮杀,更让原本相貌端庄的他,多了一股铁血气势。

    连日里,七皇子都在制定与南岳作战的战略图。但三日前南岳军出现诡异波动,数支大军紧急撤军回朝,让一度压力不小的后楚难得的喘了一口气。

    不过七皇子也很意外,南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将四路远征军都抽调走了,这种动荡怎么感觉像是回朝勤王?难道南岳皇朝皇权不稳,皇宫有皇子意图造反?需要这些远征军回去镇压叛军?

    正在七皇子独自琢磨的时候,贴身护卫隋阳带来了一条震惊的消息。

    “七皇子,有人攻进了南岳皇朝的大梁皇都。”隋阳语气低沉道。

    “什么?”历经数年战场厮杀,心性早就固如磐石七皇子猛然站起,一脸不可思议,“哪朝的大军如此骁勇?竟然杀进了南岳的腹地。”

    隋阳汗颜,然后无奈的笑了,“没有大军,是一人攻城。”

    “一人攻城?”七皇子瞠目结舌,他可是知道中山皇调回四路远征军,昔年号称百万雄甲的军团全部班师回朝。若真有人攻打南岳城池,必然要与南岳军团正面交锋。

    这等骁勇善战的百万大军,谁有能力敢一人攻打进南岳的国都?他不相信,更不敢相信。

    “你莫不是在诓我吧?”七皇子质疑道。

    隋阳浅笑,“有那个人出手,南岳纵使有百万大军又如何?天下武道,一人登顶的至强者,谁拦得住?”

    “那个人?武道巅峰的强者?”七皇子摸摸下巴,大骇,“武帝城屠神如屠狗的大魔神出手了?是王峰?”

    隋阳不可否认的点点头。

    七皇子骇然,对于武帝城大战,令他这等投身军旅的外人都心神向往,王峰一名自然如雷贯耳。何况隋阳还曾跟随王峰去过南岳。

    “七皇子,我后楚兴许能借机兴兵,杀到南岳去。”隋阳建议道。

    七皇子沉默,王峰很强确实不解,但南岳尚有百万大军坐镇,他贸然出兵攻打,若是正面遭遇其中一路远征军。以双方兵员战斗力的差距,分分钟要碾压掉他苦心拉起的后楚大军。

    “不可鲁莽。”七皇子摇头,否决隋阳的建议。

    隋阳欲言又止,试图再劝。

    “报,有前线战报入营。”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之际,一位负责外围查探军情的斥候火急火燎的进入大营,一见七皇子当场跪伏,张嘴就道,“南岳早晨遭遇一波强势的外力攻击,南岳战将沈志峰战死。”

    “沈志峰死了?”七皇子惊咦,这位骁勇的南岳战将可没少与之大交道,竟然战死了。

    “死在哪?”隋阳急不可耐的追问道。

    斥候自己也是不可思议道,“死在大梁城。”

    “什么?”七皇子心性再沉稳,也是神色大变,“大梁可是南岳的国都,那个人竟然打进了皇城,这战斗力……”

    隋阳见机不可失,轻声道,“七皇子,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等可趁着南岳军心大乱,一步北下,直插南岳心腹之处,大梁城。”

    随即他一手比划,做了个抹杀的姿势,“南岳现在局势动荡,加上沈志峰战死,更是士气低迷,军心大乱之际。我等只需打他们个措不及防,南岳覆灭指日可待。”

    隋阳说的话触动七皇子,但犹豫不决下,他还是不敢妄动,“南岳十员战将,才死一个沈志峰,影响不了大局,我后楚按兵不动,等待时机。”

    “皇子。”隋阳口口相劝,希望七皇子迅速出兵,也能就此舒缓王峰的压力。

    王峰一人攻城,面对百万大军,即使杀的再狠,可军甲如蝼蚁。以他的判断,王峰应该万般艰难,这时后楚一动,能令南岳陷入腹背受敌,进退维艰的境地。

    其实他心里还有私心,骐骥后楚能借此搭上王峰这艘大船。

    既然要讨好王峰,自然要拿出像样的举动,一旦后楚军队杀到,并在大后方保证王峰后顾无忧。只要南岳覆灭,后楚可借势而起。

    这一点正是隋阳苦劝七皇子的根本所在。

    毕竟隋阳不同于七皇子,他可是亲眼所见王峰的真正战斗力,那种一出手就横扫无敌的气势,一度让隋阳心驰神往。对王峰更是拥有盲目的崇拜感。

    当今王峰一人攻城,即使全天下人都不认为他能成功,隋阳也会坚定不绝的站在王峰身后,坐看后者成功登入大梁皇宫。

    奈何七皇子为人过于谨慎,眼看这般僵持下去,就要错逢大好时节。

    “七皇子,机不可失,发兵吧。”隋阳猛然跪伏在七皇子面前,言真意切的梳理其中的利害,以及后楚占据的优势,务必要在短时间内劝服七皇子,发兵北上,攻打南岳大梁国都。

    “报,南岳骑兵主帅宁川战死。”

    “报,大戟军主帅张子义,郭振邦于皇宫外战死,旗下大戟军士气瓦解,一败涂地,溃不成军。”

    七皇子面色动容,一连听到两份对于后楚相当于捷报的前线战报,倒吸凉气。这到底是何等杀神,竟然在一日见,屠掉了南岳四大战将。

    昔年南岳十大战将骁勇善战,乃不世出的用兵雄才,居然一日接连阵亡,死于同一人之手。

    “连最能打的宁川都战死了。”七皇子轻声自语,心绪澎湃,按照这个局势走向,南岳皇朝只怕真的要日薄西山,一朝覆灭。

    毕竟一朝之所以鼎盛不衰,靠的就是朝中武将发挥作用,现在十大战将接连战死,余下的军队再多,群龙无首也只能任人宰割,碾压。

    这一点,作为历经沙场洗礼的七皇子,不会不明白一军主帅对本部大军不可或缺的重要性。所谓将死,军则灭,绝非危言耸听。

    当最后一份也是最令人毛孔悚然的战报进入大营,七皇子感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报,南岳御林军总督刘长风战死,御林军全线崩溃,大魔神进入南岳皇宫,与中山皇对峙。”斥候得到线报,几乎一路奔驰进大营,迅速将最新消息呈上。

    “好,好,实在好。”

    七皇子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这一次不等隋阳主动出口,他当机立断道,“吩咐我后楚各路大军,一刻后轻装上阵,火线突入南岳皇朝。”

    “今天我后楚要灭他国。”

    七皇子一拍桌子,再度沉声道,“我要亲自出征,隋阳你随我一道。”

    “好。”隋阳抱拳,顿时笑逐颜开,眸子中并泛出猎猎精光,“南岳,我后楚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

    ……

    大梁城皇宫外,王峰一袭大袍猎猎作响。再进三十步,便可进入皇宫。但这个时候王峰却止住了步伐。

    “有杀气。”

    王峰轻声自语,抬头凝视皇城上空,眉头紧蹙。

    作为南岳皇朝政治的核心地,并且曾有位居长生境的国师辅佐朝政十数载,皇宫绝对不会那般轻而易举的进去。

    这里面只怕有危机四伏的绝世杀阵,守卫整座皇宫。

    再者王峰毕竟是真神境的强者,神识极为强大,只要微微一扫,就能感到异样的气氛在皇宫四周如潮水般喷涌。

    即使表面看起来皇宫无风无浪,平静到死寂,内在杀气不容小觑。

    “王峰,既然来了,为何不进?”一道不算陌生的声音自皇宫传出,那是中山皇于大殿怒啸,声音中的悲愤,非常刺耳。

    南岳几十载的基业,被王峰一日摧毁的七七八八,中山皇怎么可能不悲愤?

    他现在恨不得将王峰千刀万剐,永镇炼狱,不得超生。

    “我远道而来,你不出来迎接?”王峰面不改色,佯装客气道。

    中山皇于大殿怒啸连连,双方虽然隔着数里,但语气间的杀意,丝毫不受空间,距离限制。尤其是中山皇,连紧咬牙关的声音都触耳可闻。

    “你是不敢进吗?”中山皇沉息一口气,一字一句道。

    王峰大笑,站立于皇宫外,神色镇定。

    “可恶。”中山皇似乎心有所感,沉声自语,“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我皇宫下的大阵还没启动,他怎么会提前预知?这可是国师亲自打造的绝世杀阵,未经触动,不会倾泻一丝半缕的气息啊。”

    “难道要我亲自出手,引他进来?”

    中山皇进退两难,神色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