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贵为真神领域的强者,中山皇面对王峰这样的年轻强者实际上没有半点把握。

    后者作为年轻一代最快崛起的后起之秀,其成长速度和轨迹,堪称变态。尤其是武帝城一战,一度有超过四位真神强者围攻,王峰依然毫发无损,全身而退,足可称得上震古烁今。

    中山皇先前的话,更多的是为壮胆。

    “我南岳十数载的基业,被你毁于一旦,惨死你手中的无辜军甲,百姓更是不计其数。”中山皇咬紧牙关,阴沉道,“王峰,你自恃武道境界高层,却杀人无数,你是没有好结果的。”

    王峰冷笑,“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送还你。”

    “大楚十三城,金梁九城,以及那些边陲小朝,死在你手中的无辜百姓,你可算过?”王峰冷笑,“每破一地,立即屠城,你可知死了多少人?”

    “南岳皇朝杀虐太重,罪无可恕,你作为皇朝的掌舵人,没有资格继续活下去。”王峰面目逐步阴沉下去,“今天我要替天行道。”

    “好一个替天行道。”中山皇仰天惨笑,“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

    “你想多了。”

    王峰坐下现今年轻一辈的武道第一人,谁人是他的敌手?

    “上路吧。”

    王峰一掌落定,大力拍击过去,层层光辉如瀚海大潮冲撞过去,来势惊人。

    中山皇面色一紧,他举手取下头顶的黄金盾,拦截在自己的胸前位置。

    随着一声暴动的轰鸣,两大同样色泽的黄金光,于虚空中交击,直接炸裂了数百丈的虚空。混沌气横冲直撞,淹没虚空。

    “咔哧。”

    王峰不再废话,继续拍掌。

    他掌若雷云,携带漫天光辉,瞬间将混沌气掩盖的天宇震裂,而后掌心盖在黄金盾牌上。这座盾牌遭受一击,全身光芒收敛,像是蓄满弓弦的羽箭,下一刻爆射出来,碾碎王峰推进的大掌。

    王峰采取的是常规打法,并未动用至尊散手。

    至尊散手乃师尊赐予的至尊术,所谓至尊乃超越长生境十重天的超级强者,这等级别人物赠与的宝术,很难轻易驾驭。

    王峰先前对决九龙动用的至尊术,更大程度上是前期感悟威力。

    他发现至尊术对心神的消耗非常巨大,这种感觉比以前动用苍天战刀还来的强烈。为避免意外,王峰决定不动用。

    再者以中山皇的境界,即使与自己持平,也未必是自身的对手。

    “轰。”

    王峰数掌连环出击后,开始出拳,拳光在虚空拉出道道拳影,大致前行数百丈后影记合为一体,正好落在通体黄金色泽的盾牌上。

    “吼。”

    中山皇迎空舞动黄金盾,以盾牌为武器,主动攻击。

    一盾对上一拳,再度引发剧烈的暴动,方圆数百丈,成片的楼宇,酒肆坍塌。数条宽阔,结石的道路更是经受不住这股狂躁的压迫力,湮灭成灰烬。

    残垣断壁,满目狼藉,再也看不出这座昔日里无比辉煌的大梁皇都的原有景象。

    与此同时,后楚大军正一路北下,势如破竹。

    曾经骁勇善战的南岳皇朝,遭遇王峰一人攻城带来的严重影响后,再无一战之力。七皇子携带的数支大军,几乎畅行无阻,很快就逼近大梁皇都。

    “七皇子,今日破了南岳,我后楚便可无后顾之忧的立国了。”隋阳紧随七皇子左右,神色亢奋。这数年遭受南岳连续打压,战死的大好儿郎不计其数。

    如今艰苦卓绝的战争终于要落下帷幕,后楚大军无一人不动容。

    “随我杀。”七皇子拉动缰绳,一路驰骋。

    而此时王峰和中山皇的战斗,即将接近尾声。

    “中山皇,你太弱了。”王峰一拳势若闷雷,哐当一声将中山皇连人带盾牌撞飞,于虚空翻滚了数个跟头。

    中山皇神色阴沉,心情抑郁。

    刚欲转手抡动黄金盾牌,后者突然爆出一阵绚丽的光,随即整个表态开始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变化。自四角落下金屑,绵延不绝。

    中山皇愣神,王峰也愣了。

    自开始王峰就觉得这尊盾牌来历非比寻常,其防御力至少是赤焰鼎的数倍。现下遭遇王峰连连轰击,终于出现变化。

    哧。

    一道极为亮眼的光飞入云霄,照亮整个夜空。

    再然后,黄金盾整体放大,变得足有一人多高,完全将中山皇阻截在后方。

    “哈哈,天无绝人之路。”中山皇忽然大笑,“王峰,我看你现在拿什么杀我。”

    哐当。

    中山皇一震黄金盾,成千上万的黄金光泽如飞沙流转,一层一层的凝聚在王峰面前,形成一面更大的城墙。

    “轰。”

    王峰一掌轰杀,内部蕴含无上伟力,他挥掌,如一柄强势霸道的攻城锤,强力轰击过去。然而这尊黄金盾外部塑造的犹如城墙般浩大的光罩,竟然软绵绵的下凹,随即自行反弹。

    这一掌推进像是轰击在海绵上,绵绵无力。

    “哧。”

    王峰沉息一口气,抽出苍天战刀,刀锋所到之处寒光倾泻,竖向的斩落下来,铿锵一声在黄金盾上劈开一条裂隙。

    虽然伤不及根本,却令掌控黄金盾的中山皇遭受重击,连续倒退了数步。

    这一刀起到了隔山打牛的机会,直接震中中山皇。

    “嘶嘶。”中山皇倒吸凉气,这一刀太非凡,简直不似人间之力。若是长此以往,即使黄金盾能承受住战刀的攻击,他这位后方掌控者也无法支撑下去。

    奈何他早已兵败如山倒,根本就没有下一步防御的计划,只能被动防守。

    轰轰轰。

    嗤嗤嗤。

    铛铛铛。

    这一战堪称惊天动地,日月崩塌,漫天的光辉在飞溅,在碎裂,宛若下了一场光雨,笼罩在整个皇都上空。

    五十招之后,王峰一拳轰击,巨大的冲击力直接震飞中山皇,黄金盾就此脱手,于虚空中沉沉浮浮。

    “噗。”中山皇张嘴吐出一口黑色的粘稠血迹,身体像是瀚海上一只孤零零的轻舟,在虚空拉出一道贯穿云霄的残影,一头倒撞回了大殿。

    “王峰。”

    中山皇发丝凌乱,状态狼狈,全身的龙袍更是被撕裂的不成样子。他在稳住身体后,仰天怒吼王峰的名字,状若神魔。

    “哧。”

    应对中山皇的是王峰一颗如神火飞射的拳头,一拳正中中山皇的胸腔。

    “啊。”中山皇双腿离开地面三寸,被这一拳巨大的冲击力带的极速倒撤,而王峰正在自己丈许外,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咔哧咔哧。”

    激烈刺耳如铁链决裂的声音在中山皇的五脏六腑交响,那是四肢百骸遭受外力摧毁,迫于压力悉数断裂。无数的骨刺在中山皇身体中扎出,将他全身沾染的血迹班陈,非常可怖。

    “噗。”

    中山皇明亮的眸子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黯淡下去,脸上毫无血色,他根本就没有反击之力。王峰这一拳将他轰得半死,他知道,这一生该结束了。

    “哐当。”

    大殿中,闪耀黄金色泽的龙椅猛然遭到一物撞击,发出刺耳的轰鸣,连带整座大殿都颤了数下。中山皇被王峰一拳震烂胸腔,而后颓废的落身于龙椅上,眸子黯淡的光极致收敛,几乎熄灭。

    龙椅是一朝皇权掌舵者的身份象征。

    中山皇自上位为皇,坐上此座后,这张龙椅曾经带给他无上辉煌,也在最后亲眼印证了他一生的落幕。

    “嗖。”

    王峰身影一收,退回大殿十丈外,他双手附后,目光平静的凝视着中山皇坐在至高无上的龙椅上,嘴泛浅笑。

    “我不甘心……”

    中山皇张嘴吐出最后一口血迹,伸手指了指王峰,随即颓然落下。他乱发飞舞,头颅耷拉,再也没机会看看曾经一度要成为天下第一皇朝的南岳。

    与此同时,悬浮于虚空的黄金盾猛然炸裂,这尊曾经防御力天下无双的盾牌在王峰肉身之力的硬击下,化成一堆铁屑。

    “结束了。”王峰一笑,转身消失。

    轰轰轰。

    许久,城外马蹄声四起,一支打着后楚旗帜的大军踏入南岳皇宫。

    “缉拿中山皇者,封官加爵,拜大将军职位。”七皇子号令一挥,后楚骑兵开始于皇城各处南岳绞杀余孽,并竭力寻找中山皇的影迹。

    “哒哒哒。”

    战马低鸣,蹄声渐起。

    七皇子和隋阳一前一后,缓慢的进入大殿。

    然后他们便看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昔年英姿威武,铁血治国的中山皇,以极其古怪的姿势颓然的坐在龙椅上。

    “这……”后楚七皇子面色一滞,感觉自己拉动缰绳的五指都在发白,发硬。他与隋阳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浓浓的震惊之色。

    许久,他才能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语,“竟然早就死绝了。”

    “一代枭雄就这样死在了毕生都无法舍弃的龙椅上。”隋阳也是在轻声感叹,很久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场景。

    “轰。”

    下一刻,龙椅巨震,而后砰然一声化成飞灰。

    自此,南岳亡国。

    后楚趁势而起。

    曾经跌宕不安,大战连天的局势,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