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尘事了,恩怨尽消。

    无论是数次恶意针对王峰的仙道圣门,还是趁人之危的无极魔门,亦或者狼子野心屠戮天下的南岳皇朝,都在事后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

    之于现下的王峰,一切恩怨都解决干净,也是离开的时候了。

    三千界,那片曾经无比向往的战土,终于要告上行程。

    不过在经历南岳一场不算太惊险的攻城战后,王峰并不急于会合将军令。此时的他身影飘渺,不断转换场地,想最后看一眼自己曾经征战的凡间热土。

    云顶天宫。

    正魔战场。

    等等。

    那些曾经厮杀的地方,依然有着人影晃动的踪迹,依然有后崛起的年轻一辈充满斗志的成长。王峰看到他们,就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一切仿佛才刚刚过去,又像是过去了漫长的一个纪元。

    然后王峰去了一处不知名的地方,那里链接七十二魔域的入口。他随身带了一壶酒,抵达目的地后,王峰大手一挥,酒香在半空弥漫。

    “对不起。”王峰低语,深深自责。

    这是好友章无敌战死的地方,无敌无敌,终究还是没有等到真正无敌的那一刻,就此过早逝去。如果不是为化解王峰的危境,章无敌也不会铤而走险,随即被无极魔门教主黑袍擒住。

    “兄弟,真的对不起。”

    王峰仰天怒啸,抬手斩断远处的一座百丈高山,全凭自己强劲的指力为章无敌刻下一座墓碑,扎根此地。

    “我即将离开,往后有时间再回来看你。”

    最后身影一收,王峰回到了七十二魔域。

    战天盟一如既往的蒸蒸日上,开始以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斗志,像外围发展,扩充。门下的四大高层更是高瞻远瞩,已经在短期制定出了数张发展战略图。

    王峰回到战天盟后,沉默的扫视越来越繁盛的战天盟,以后者如今的发展势头,未来真的有望挤掉十大仙道圣门,凌驾于他们之上。

    不过现今的王峰已经不在意这些事情。

    摩原,沈默云,青峰等众也在知晓王峰即将前往三千界的消息,神态抑郁,没有出声。

    “我走后,战天盟对外扩充时不得滥杀无辜,不得镇压无辜百姓,不得徇私枉法恶意放纵堂下门徒为非作歹。”王峰一连搬下数道口令。

    “盟主,真的要走?”沈默云很不解王峰为今在凡俗闯下这么大一笔家业,真舍得舍弃?须知这一走,等若彻底失去了对战天盟的控制。

    这等放手作态,没有大毅力者真的无法做到。

    王峰微笑,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但其态度四位高层心里已经很清楚。

    摩原道,“盟主请放心,战天盟我等一定能掌管好。”

    “那我就放心了。”王峰微微点头,随即离开。

    下一战,将军门。

    昔年无上辉煌,最后逐步没落的将军门在最近一段时日开始焕发新的蓬勃生机。将军令的失而复返,对于将军门甚至整个天下都是一场大世界。

    这位当年在十八岁就连战数大魔将的天纵人物,留在世间的传说实在是太玄奇。

    只是百年过去,一切物是人非。

    将军门还是当年的将军门,曾经的故人若不能熬到大境界,博取千年寿元,大部分都尘归尘土归土,化为历史车轮下的一抹尘埃。

    “嗖。”

    王峰在晌午时分进入将军门。

    同样作为这一代最强的年轻人,王峰突然降临将军门,让这一仙道圣门大感意外。不过在简单阐述几句后,由将军令负责接待王峰。

    “你貌似不开心?”王峰问道。

    将军令怅然长叹,“是啊,我回来了,可是很多同门已经死了。物是人非最伤人,见到这里的每一景每一物都会莫名想起曾经的开心岁月。”

    王峰拍了拍将军令的肩膀,微笑道,“事事轮回罢了,你再心忧也无法改变过去的时光,不如放开点。”

    “也是。”将军令笑,示意王峰喝酒。

    两人既定的计划是征战通天塔,借此登入三千界,不过前期需要郑重准备,毕竟通天塔玄妙至极,一旦失误,后果不堪设想。

    “王公子。”

    便在这时,一道欣喜中又带着激动,兴奋的女子声音响起。

    王峰偏头,李慕婉一身青衣,神色拘谨的盯着自己。

    “李姑娘。”王峰笑,这位女子是将军门的天之教女,当初一起闯荡天宫,关系很好。只是自天宫离别后,许久不曾见面。

    今朝再见,李慕婉相较于当初,又多了一股温柔婉约的怡人气质。

    “我还以为王公子不记得我了。”李慕婉微笑,不紧不慢的落座,眼神灼灼的盯着王峰,一张俊俏的脸布满红光。

    王峰汗,如此美艳女子盯着自己眼睛连眨都不眨,让向来向来杀伐果断的他,有点局促不安。

    “咳咳。”王峰咳嗽两声,“喝酒喝酒。”

    “咯咯。”李慕婉如银铃般的笑声自耳畔回荡,甚是好听。

    王峰怅然失神,自出道便是只身征战,从未与女子过多接触。而今临别之际,李慕婉的出现让他心中多了一股异样的感触。

    将军令眼神古怪,然后兀自提起一瓶酒,悠悠哉哉的就要离开。

    “你去哪?”王峰着急道。

    将军令笑,“佳人,美酒在侧,我就不打扰你的雅兴了。”

    “额。”王峰一头黑线,“我跟她没什么,你想多了。”

    不想李慕婉反应极快,一句多谢师祖,让王峰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师祖……”王峰张嘴喷出一口酒,这称呼,不过转念一想将军令是百年前的绝世天才,确实配得上李慕婉的一声师祖。

    将军令走后,两人对视。

    李慕婉美目连连,上下打量王峰,然后感慨道,“真没想到当初天宫一别,你会闹这么大的动静。如今已然成为天下年轻一辈的最强者。”

    “武帝城一战,我实在不敢相信你能大战四大真神,而且杀了几位……”

    王峰只能笑脸相迎,不知如何作答。

    他的成长速度确实很快,天宫一别耗时不长,如今两人的地位发生巨大变化。一人仍然是将军门天之娇女,空有门中威名,外界并之知晓。

    加之这次外界数次巨大震荡,将军门有意规避,更是名声不显,不过这样也及时的避开了很多风险。这次战斗影响了很多仙道圣门,剑门神武门更是战死多位高手,宗门士气跌落到了低谷。

    余下的王峰则是搅弄震荡的核心人物,百战不死,终成战名,风头一时无两。

    “王公子真是厉害。”李慕婉敬酒。

    王峰摆手,“不要叫得这么客套,叫我王峰即可。”

    “嗯。”李慕婉轻笑一声,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盯着王峰,她实际上比王峰还要大两岁,行事风格颇为大胆。

    王峰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全身像是被蚊叮虫咬。

    “王峰,你这脸怎么红彤彤的,莫不是酒量不行?”李慕婉故意取笑道。

    “噗。”

    王峰噗嗤一声,差点栽倒,我脸为什么红,你难道不明白?

    “听说你要跟师祖一起征战通天塔?”回到正题,李慕婉一改先前狡黠的神色,眉头微蹙,似在担忧。

    王峰点头,“那里衔接三千界,可直达。”

    “太危险了。”李慕婉摇头,“通天塔征战一旦开始,不得反悔,若是征战失败,一生都要成为塔下奴隶,生生世世不得自由。”

    “我将军门中一位奇才现今就在通天塔做那生不如死的塔兵。”

    王峰没有说话,凡大风险皆有大机缘,再者他一生浴血奋杀,临阵脱逃的事情还真没做过,也从未想过。

    李慕婉见王峰一脸镇定的神态,无聊的撇撇嘴,幽幽道,“你那么强,兴许真能打通关。再者我师祖相随,胜算的机率更大。不过你还是有小心一点。”

    王峰嗯了一声,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

    李慕婉摆动长发,怔怔的看着王峰,然后说了一句看似莫名其妙的话,“若是有一天我也有资格进三千界,希望能再见到你。”

    王峰抬头与之对视,默默点头。

    随即两人各自离散,王峰前往将军门替自己安排的住处。

    李慕婉则在路途中,遇到了去而复返的将军令。

    “你喜欢他?”将军令双手附后,面带笑容。

    李慕婉吐吐舌头,嬉笑道,“说不清,只是很迷恋他的那种性格,当初我在天宫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实力就已经很强了。然而他却没有强者的那份高高在上的桀骜心,很平易近人,像是邻家一起长大的朋友,很舒心。”

    随即李慕婉神色落寞道,“这一别只怕此生都无法再相会了,他要的是天下无敌,横扫三千界。而我,太平凡了。”

    “我刚才的那句往后再见,其实是在自欺欺人。”

    将军令拍拍李慕婉的肩膀,“自己努力,然后去三千界找他。”

    “我真的行吗?”李慕婉眨巴眼睛,凝视将军令。

    将军令笑而不语,转身即走。

    “什么意思嘛。”李慕婉嘟哝小嘴,一脚踢飞一颗细碎的石头,然后愤愤道,“王峰,别以为跑到三千界就找不到你。”

    “你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