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七界战仙 > 第471章 仙途路已断
    哗哗哗。

    血色浪潮飞卷向长空,漫天的血迹泼洒于巨型骨架上,道道血光随着头骨滑行,将这具骨骼渲染的血腥可怖。

    而他一双空洞的眸子开始急速转动,有异象横生。

    那是一幕在大漠上展开的堪称绝世惨烈的巅峰大战,一位手持战矛的强者,横扫天地间,一矛落下血染天地,万里大漠都变成血色。

    这是巨型骨架的一生。

    最后一只通天巨掌压塌九重天,随即弹指一挥,点指战矛,矛锋瞬间炸裂,化成劫灰。再然后这一掌翻云覆雨间,将这位绝世强者击碎,化成漫天血舞,灌输九天十地。

    王峰和将军令汗颜,这些景象虽然是从巨型骨架上隐现出来,但这等惨烈的战斗令人身临其境,那种看完后毛孔悚然的感觉,像一层阴影挥之不去。

    “嗖。”

    一息间,这具骨架眸中的全部景象撤换,然后空荡荡的眸子中,有两柄绝世兵器一左一右,快速旋转。

    “小心。”王峰大吼一声,提醒将军令。

    咔哧。

    两柄绝世兵器横穿浪潮,在浮桥两侧炸开,劈出血色泥浆,瞬间就将两人的身影吞噬,被覆盖在层层血光中。

    铿锵。

    王峰一把抽出苍天战刀,横空一刀看向骨矛。

    刀芒闪耀发白的光,起先劈开血浪,猛然一阵撞击在骨矛上。两大兵器交击一处,像是两座绝世神山撞击到一处,爆发出成千上万道火星,将天地燃烧。

    “杀。”

    将军令在上方攻击,不断的和杀剑搏命,他速度很快,像是一道雷电,在巨型骨架的四周飞转。这场惊世大战伴随着滔天的轰鸣,炸的天地四周爆震,余威都能在海面上劈开万丈大裂隙。

    所幸这里是无边无际的海岸,若是在任何一城任何一地展开,这等战斗余波足可毁灭一方城池。

    铿锵。

    苍天战刀呼啸一声,带起绝世刀矛,刹那震击的巨型骨架后撤一步,于海面踏出大浪,让一路向东的河流都截流了。所有的海水围绕着骨架的下方旋转,形成一道足有百丈范围的漩涡。

    “就在此时。”将军令见巨型骨骼有片刻的心神失守,一掌铺天盖地而来,闪烁的掌光击杀向巨型骨架的头骨,意图一掌崩裂。

    咔哧。

    一声极为刺耳的骨骼摩擦声,百丈身形的骨架竟然在一瞬间解体,无数的骨骼哗啦啦的落入海洋,隐没下去。

    不过一息间,堪称惊世骇俗的骨架消逝的了无痕迹,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将军令手掌,落于王峰身前,神色古怪。

    王峰也是惊诧,“怎么回事?”

    “貌似离开了。”将军令覆盖强大的神识搜寻蛛丝马迹,奇怪的是先前冲霄的杀气,竟然没有存下半缕,抛除声潮澎湃的巨浪,再无其他声音。

    王峰收刀,立于浮桥上扫视八方。

    许久,两人沉息一口气,调理情绪,先前一瞬间蹦起的神经开始缓缓放松下来。

    “不管怎么说,这一幕太怪异的,小心为上。”王峰提醒道,“我怀疑他还在附近蛰伏,一旦有机可乘肯定还会再现。不要放松警惕。”

    将军令点点头,全身气息外放。

    浮桥无风而动,发出咔哧声。

    王峰开始打前锋,将军令负责断后。

    一路缓慢前行,路途还是遥望而不知尽头,这座浮桥真的像是延伸到天地的终端。

    三天后,无边无际的海洋开始隐约见到轮廓。

    “呜呜呜。”

    突然一声甚为好听的笛声悠悠扬扬,自远方而来。那声音像是仙曲,音节婉转起伏,又如高山之水,大气磅礴。又如山川小溪,滴滴答答。

    “有人来了。”

    十丈外,一叶轻舟乘风破浪,于海面潮起潮落,没有目的地。奇异的是,轻舟浮于海面三寸,没有和血色大海接触,但匆匆一眼看上去,像是浪潮推动它于海面游行。

    实质上,这一叶扁舟是自行前进,没有任何外力推动。

    轻舟上一袭紫衣飘渺,宛若仙子,额前秀发迎风舞动,朦胧中带着一股神秘感。

    这是一位异常美丽的女子,即使看不清全貌,但那股不染尘世烟火的出尘气,令人忍不住想要去多看两眼。

    她不似人间人,似是真仙。

    正是她白皙如羊脂般的玉手,偶尔拂动,吹出绝世仙曲。

    “此地竟然有如此奇艳的女子。”即使是将军令这般阅历丰厚的人,也不得不感叹一句,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

    “嗖。”

    轻舟距离浮桥三丈外,奇艳女子眸光一泛,一双美目凝视向王峰。

    “人皇?”女子轻声自语,神情兴奋到泫然欲泣,随即眸光一滞,又在摇头失落,“你像他,却不是他。”

    王峰沉默,他身上有人皇剑,应该是由此触发到女子的感觉,但这人是谁?从哪里来?又因何认识人皇?还有人皇到底是哪个时代的人物?有着怎样波澜壮阔的一生?

    一连串的问题在王峰的脑海浮现,很混乱,像一团乱麻。

    通天塔内部的景象超出常理,一切正在发生的事情看似没有联系,冥冥中又似乎被什么牵扯。

    “你是谁?”王峰沉息一口气,认真询问轻舟上的女子。

    女子哀怨情仇,思绪复杂的美目,陡然落下一滴泪,然后乘风破浪而起,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这滴泪溅如海洋。

    刹那间海面巨震,无数刀光剑影横空而现。

    “咔哧。”

    一柄残破的战刀劈斩而落,险些将王峰劈的魂飞魄散。

    轰轰轰。

    王峰双臂发力,力达万钧,一拳锤烂了这柄残刀,

    哗哗哗。

    海面乱流渐起,又出现无尽的浪潮,而后一朵又一朵浪花中开始有人影出现,或虚淡或真实到面部表情都可见。

    每一朵浪潮对应一位人物。

    这些人物或者风姿飘渺,双手附后踏浪而行,有人背负铁剑,眼中沧桑之意尽显,仿佛一生都在经历大战。

    有人双目蕴血,半跪半坐,有人浑身伤口,沉默疗伤。

    更有人仰躺于浪潮上,一手提着酒葫芦,浪走酒落,逍遥洒脱。

    男的,女的,老的,幼的,数不胜数。

    “仙途路已断,凡尘大梦一场空,请君一杯酒,往昔都付笑谈中。”莫名浪潮中,有人声音高亢的惨笑,有无奈有不甘还有愤怒。

    “余生大战三万九千八百场,未尝一败,最后却倒在了仙路开启的那一刻,原来路断了,人生又有何意?”

    “……”

    王峰和将军令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浓浓的震撼之情。

    仙路已断?

    那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些出现的绝世风流人物,都在征战成仙途中失败,最终不甘身死?

    王峰感觉自己的认知超越了极限,他从未想过仙之一字,甚至连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仙,都未曾认真的想过。

    如今一句又一句仙路已断,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轰。

    天地巨震,画面消失。

    王峰和将军令就感心神一阵眩晕,像是遭到什么东西猛烈撞击一般,很痛苦很麻木。等神魂稳定下来,他们骇然的发现巨大汪洋开始退散,速度非常快,几个眨眼间就能看见河床下的泥沙。

    同样的还有数不胜数的骸骨,有人骨有兽骨,有完整的也有破碎的。

    至于那些一齐出现的绝世人物,好似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但于王峰和将军令心中,却久久挥之不散,似乎深深烙刻在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你有没有听说过岁月长河?”将军令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王峰蹙眉,颇为不解的反问道,“什么意思?”

    “据传是普世间绝顶大人物死后,魂魄回归的地方。”将军令紧皱眉头,因为传说太惊世骇俗,有点无法考证真假,所以他的语气显得立场不定,像是猜测般娓娓道来,“这些人物因为生前影响力太大,无法消除干净,死后会另归他途。”

    “岁月长河其实就是墓场,类似于凡人死去后葬身的墓地。”

    “岁月长河自远古而来,与日月共存,天地同寿,不息不灭,万世长存。”

    王峰骇然,他嘀咕道,“那这些人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

    “应该是死的吧。”将军令愣神,自己也判断不清晰,刚才一幕带给心神的感触实在过于震撼,无法消化干净。

    如果不是王峰与其相随,他还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

    “不管真假,他们都向你我暗示了一条消息。”王峰沉声道。

    “嗯?”

    “仙途路断,一切成空。”王峰深吸一口气,目光有点晦涩,修士一生,不断努力不断成长,为的就是走向极限的那天。

    其中很大一部分可能就是为了成仙,与日月同存,天地同寿。

    如今仙途路断了,等于希望就湮灭了,那这一生又有什么追求?

    “这个世间真的有过仙吗?”将军令幽幽一叹,神色同样变得凝重起来。

    仙之一字,太神秘太惊世,不可考证不可揣摩。

    “也许曾经有过,也许从来就没有。”王峰站在浮桥上,回忆先前发生的一幕,心悸的同时又有点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