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城中,除却行风和暴风两大顶级雇佣兵团,余下的还有相对松散的组织,大致保持在五十支队伍左右。

    因为城外地形复杂,兵团的存在极为重要,但又局限于城外环境复杂,兵团每次出征都会损失团员,久而久之团队成员锐减,实力更是不及往昔。

    后来迫于无奈,兵团开始与城中的强大修士联手合作,队伍还是用雇佣兵团的老牌旗号,旗下的成员则成分复杂。基本上每次出征都是合作一次,然后和平分手,等下一次需要出征的时候,兵团会再重新招募。

    严格来说,雇佣兵团存在的意义相当于中介,将有共同目的的修士拉拢到一处。再者雇佣兵团对城外环境极为熟悉,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不容忽视。

    行风雇佣兵团实际上真正的团员不到二十人之数,每次出征分出几位团员领路,余下的都是修士临时搭建而成。

    这一次也不例外。

    不过领队的是团长,莫长天。

    莫长天是一位修为敦厚的中年人,外貌普通,身材很魁梧,尤其是一双历经杀伐的阴鸷眸子,像是战场的血色大刀,有一股莫名的杀伐气势。

    一早时分,王峰在吴德的带领下,进入行风佣兵团的属地。

    当下行风佣兵团正好在整装待发,成员不多,五十人,几乎个个气息浑厚,其中不乏极为强大的年轻人。

    “大家早,大家早。”吴德提着一杆战矛,畏首畏尾的向行风佣兵团的成员问好,不过这些人面色桀骜,并未理会。有些心思浅薄的直接冷哼一声,张嘴朝吴德的脚下吐了一口口水。

    更有人不阴不阳道,“吴德呐,你咋又来了?上次差点载在万兽林,怎么好了伤疤忘了疼?”

    随即这人又咋呼一句,“哟,这还带了一个年轻人?是你亲戚?”

    吴德点点头,嘿嘿贼笑,“我远方的侄子,带他去万兽林见见世面,嘿嘿。”

    “也是走后门的吧?”这人龇牙道。

    吴德笑而不语。

    “哼,这年头什么人都敢去万兽林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修为。万兽林是寻常人能进的?我姑且先说一句,到时候真遇到危险,老子可不会为废物出手。”

    这是一位中年人,一袭青袍,两鬓白发丛生,本名为薛河,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言有所指的看向莫长天。

    莫长天面无表情,不闻不问。

    “钱带来了?”莫长天走向吴德,伸手勾动指头。

    “带来了带来了。”吴德点头哈腰,奉上大量的点金石,“我跟我侄子两人,统计支付五万,到时候麻烦团长多照应照应。”

    “草。”王峰听完这句话差点跳起来,“你不是说五万吗?”

    “是啊,一共五万。”吴德装傻道。

    王峰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老梆子,一转手坑走自己数万点金石,还一脸大义凛然。

    莫长天抖抖手中的点金石,淡淡道,“规矩你都懂,别坏了我的计划,路上消停点。”

    吴德笑眯眯的应承几句,整个人姿态表现的非常低下。

    王峰翻白眼,这老家伙活到没脸没皮的地步也不容易,他也不好落井下石,到时候别人不照应,他肯定要出手庇护。

    一番休息整顿后,莫长天开始发徽章,徽章上印有行风两字。这种徽章是身份的象征,别在长袍显眼处,以表明自己所属的团队。毕竟万兽林环境复杂,危机重重,一旦陷入乱境,可借助徽章迅速分辨身份,以免出现团员残杀的隐患。

    不过徽章的发放很讲究,除却王峰和吴德到手的是银质,余下的全部统一配置金质。

    “这个也分等级?”王峰无语道。

    “咳咳。”吴德咳嗽两下,低声道,“金质代表主力队员,银质代表随从,若是出现较大的危机,先救主力,再视情况决定要不要救随从。”

    随即吴德下面一句话让王峰差点跳脚,“不过按照以往发生的情况分析,基本上不会救……”

    “你大爷的。”王峰愤愤瞪了吴德一眼,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待遇,若不是局势所需,他转身就走。

    “我的祖宗哎。”吴德一把拉住王峰的袖袍,沉声道,“钱都支付了,不去岂不是可惜了?再说万兽林的环境只有佣兵团的真正团员熟悉,一般人贸然进入必死无疑啊。”

    王峰怒火难消,一脚踹向吴德,“就这一次。”

    “好勒,我的大金主。”吴德笑脸相迎,姿态摆的非常低,似乎这个人天生就是个没脾气的主。

    “各位,我等出发吧。”

    莫长天最后一次巡视成员,随即大臂一挥,示意众人启程。

    与此同时,巨人城的其他雇佣团也整装启程,其中就包括行风的世仇暴风佣兵团,他们来的人明显更多,有八十位。

    至于其他,王峰无意深究。

    巨人城外,黄沙起伏,像是一条条黄龙在大漠边塞畅意飞卷,呼啸而过的风如刀刻骨般刺痛。

    行风雇佣兵团在沙漠直行了数百里,队列左转,开始进入一处崇山峻岭,最后横跨数座山林,才隐隐约约在百里外,发现万兽林的轮廓。

    作为随从,王峰和吴德远远吊在队伍末尾,而且吴德一路上扭扭捏捏,即使王峰有意加快行程,也被拖累下来。

    “老家伙,你不会半路嗝屁吧?”王峰实在担心这老梆子的身体状态,一进山林便气喘吁吁,很明显的进气多出气少。

    吴德翻了个死鱼眼,“小娃娃怎么说话的,你死了老头子我都不会死。”

    王峰嗤笑,没有回复。

    “哎呀,叔侄两关系不错啊,一路上相辅相成,老子还以为你们半路就走不了了。”先前出言嘲讽的薛河兴许是感觉一路无聊,走了过来。

    王峰面不改色,吴德则笑脸相迎,“差一点差一点。”

    “我说老梆子,但凡每次进万兽林都有你的影子,而且从不靠实力进去,都是走后门。”薛河摸摸下巴,沉声道,“你说走后门就走后门,偏偏每次都折损人手,可你这老梆子怎么从来都死不掉?”

    “也许是寿元未尽,阎王爷舍不得我。”吴德龇牙道。

    “哈哈。”薛河嗤笑,大手拍了拍吴德的头,“老小子,这一次据传很危险,别把命丢了。不然这往后路途啊,可就无聊咯。”

    吴德一震战矛,“那是自然,老子命硬着勒。”

    “嗯?”薛河瞪眼。

    吴德迅速改口,“是老头子,老头子。”

    “你这侄子叫什么名字?”薛河调侃完吴德,一双阴沉的眸子看向王峰。

    吴德拽拽王峰的袖袍,先前因为疏忽,他竟然不知道王峰的名字。现在看王峰一脸铁青的表情,摆明不想回复。

    “你哑巴了?”薛河眉头一怒,呵斥道。

    王峰五指咔哧作响,有盈盈杀气即将离体而出。

    “哎呦,薛大爷真是好眼力。”吴德一看事情要遭,又是跳脚出来圆场,“我这侄子自幼双耳失聪,口不能言,见谅,见谅。”

    王峰眉宇青筋暴跳,满头黑线,我特么啥时候成为哑巴了?

    “草。”薛河爆粗口,呸呸道,“还真是哑巴。”

    “哐当。”

    薛河淬了一口唾沫,伸手将肩上的重型武器摆在王峰和吴德面前,“你二人虽说是进佣兵团滥竽充数的废物。可好歹也要发挥余热吧。老子累了,帮我提着吧。”

    随即他转身就走,将重型武器丢在两人面前。

    薛河用的是双花板斧,重达千斤,而且锋锐部分呈现暗红色,显然是经历太多的杀伐,导致色泽变异。

    “真险啊,真险啊。”吴德瞧见薛河扔下双花板斧后离开,冷不丁的长出一口气,神色放松,“幸好没招惹到这位杀神,不然你我都要倒霉咯。”

    “呼呼呼。”

    王峰也是长出一口气,他在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

    “话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吴德一边擦汗,一边问道。

    “大魔神。”

    “额。”吴德站立不稳,差点一个趔趄栽倒,随即朝着王峰竖起大拇指,“这名字霸气,老人家我差点都吓坏了。”

    这句话也不知是奉承还是反讽。

    随即吴德看向双花板斧,“这件事因我而起,斧子等会我来提吧。”

    “哎,走后门进来就是这点麻烦,被人看不起倒是小事,这帮杂碎时不时的还找点事情虐待虐待我等。”吴德说完就伸手提向双花板斧。

    不料刚伸过去一半,王峰拦住了,“我来。”

    铿锵。

    王峰单手提起两柄板斧,然后空闲的右手在锋锐面游走,猛然指心发力,板斧刹那开出数道裂隙,将碎未碎。这种上等材料打造的武器,本就坚固异常,绝非俗人能凭借肉身之力强行崩裂。

    吴德瞧见这一幕,眸子瞬间一敛,倒吸一口凉气。

    “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硬茬。”吴德心里默念一声,下意识的多看了王峰几眼。

    王峰不理吴德的反应,语气淡漠道,“交给你一个任务,全程盯紧这人,我到时候要跟他算算总账。”

    王峰历来讲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你辱人在先,到时候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