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暂时不想激化矛盾,所以薛河并未遭受重创,凭借自身恐怖的痊愈能力,塌陷的胸骨很快便恢复完善。

    莫长天下意识的多看了王峰两眼,带着薛河离开。

    双方间的矛盾并未就此激发,不过王峰此举还是吸引各方注意力,其中有数十人格外关注,波云诡异的眸中泛起古怪的神色。

    “后面怎么办?”吴德抱着战矛,缩在王峰身侧担忧道。

    王峰没有正面回复,他询问道,“距离万兽林核心区域还要多久?”

    吴德挠挠头,“大概需要三个时辰。”

    王峰点点头,“三个时辰后,我准备脱离团队独自行动,至于你如何选择,我不强求。”

    吴德先是一愣,然后嘿嘿道,“我跟你走。”

    按照王峰原先的打算,准备一直隐藏身手,现在被迫出手,当下应该有很多人格外关注自己。须知这些临时搭建的修士虽然同属一个阵营,但彼此都在提防。

    一旦外界惊现绝世宝贝,曾经的战友必然会成为敌人。

    这一点,王峰比任何人都清晰。

    再者莫长天和薛河相交莫逆,是合作十数年的老朋友,王峰这一出手,等于得罪了作为行风佣兵团的团长。前者若是想给王峰点不自在,非常容易。

    “小祖宗哎,你刚才就不该出手哦。”吴德也是神色颓废,靠在一棵参天大树下,无奈道。

    仅仅是因为一颗双生兽核,将彼此推向对立面,确实不算明智之举。不过木已成舟,王峰也不太在意。

    “问一下,这些团队里有明显势力分布吗?”王峰认真询问道,这很关键,他要分析一下行风佣兵团的局势。

    吴德点点头,“有,而且不少,目前来看有三家。”

    “一个是以莫长天为首的佣兵团,一个是东都赵家的人。”吴德继续道,“这赵家乃东都四大豪门之一,家族影响力辐射整个东都,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家族。”

    “不过你大可放心,赵家嫡系族人基本分布在东都大城,这一代都是外门,是接触不到家族权利阶层的二等族人。”

    王峰了然,一个大家族,必然牵扯到权利的划分,有手握权柄的族长一系,当然也有大权旁落的族人。这类似于皇朝的阶层划定,大权在握的可以永远居住于皇宫,没有权利的自然要被赶到外地,于一地封王罢了。

    不过都是挂一个相同的姓氏,彼此地位则相差万里。

    “附近有赵家的矿山,这一脉据传是赵家老六分管的属地,三十年前过来的,然后慢慢发展起来。”吴德继续道,“这一次赵家的人进万兽林,应该也是冲着天兽。”

    “对了,进万兽山的是外门赵家中实力最强的年轻人。”吴德补充道,“赵勾。”

    王峰顺着吴德时点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这位年轻人相貌中正,无论是气质还是姿态都颇为出众。随即他视线一晃,发现赵勾身侧还有一位年轻男子,其面相温神如玉,尤其是眉宇间似乎都了一股英气。

    他身穿一袭白袍,高发束起,由一根簪子随意的固定住,洒脱中又带有一抹娇柔的韵味。竟然比之女子还要美艳,甚至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这男人也忒美了吧?”王峰嘀咕,摸摸自己的脸,他还是喜欢自己粗犷,如刀削般的轮廓,够野性,是真男人的标准相貌。

    “别看了,那是女的。”吴德没好气的瞪眼道。

    “女扮男装?”王峰恍然大悟,难怪越看越像女子,原来本就是女子,看其容貌,颇为美艳。

    “她是赵勾的妹妹,赵诗音。”

    “赵诗音?”王峰龇龇牙,然后淡然的撇过视线,看向另外一方围拢成一个半圆的位置,“那边是?”

    “铁剑宗。”吴德沉声道。

    “铁剑宗?!”王峰眉头一立,这才进城一日,竟然前后遇到两批铁剑宗的门徒,想来这附近一代是铁剑宗的老巢。

    “铁剑宗来了数位很强的门徒,都是剑道奇才,据传要进万兽林找坐骑,想必目标也落在了最近频繁现身的天兽身上。”吴德解释道。

    随即他指向密集人群中一位身材高大,背负一柄无锋剑的伟岸男子,“他叫叶苏,是铁剑宗一脉的领队。”

    王峰听完吴德所有的解释后,开始认真梳理,“行风佣兵团大致涌入三个比较强大的派系,莫长天嫡系人马,铁剑宗,以及外门赵家。余下的则无关痛痒,不足关注。”

    “莫长天,赵勾,叶苏。”王峰快速道出三人的名字,然后分析对方的实战能力,以防备未来三个时辰,若是跟任何一支发生矛盾,他该如何应对。

    “行风佣兵团最大的作用便是带路,一旦进入万兽林,都会独自上路,这一点你放心。”吴德提醒道,“其实你格外注意莫长天就够了。”

    “就怕下面的路不太平啊。”王峰嘀咕,还有三个时辰才能离队,不然擅自行动会遇到莫大危险。这三个时辰,莫长天有足够的时间给自己穿小鞋。

    与此同时,莫长天一系也在密谈。

    “你到底怎么回事?竟然被一个走后门进来的小子踏在足下。”莫长天不解道。

    薛河神色阴鸷,沉沉呼吸数口气,这才愤愤道,“是我大意了,不然老子一只手便能碾死他。哼。”

    薛河作为长生三重天的高手,其实很容易凭借对方胸腔的气息波动,判断出境界,因为长生三重天的高手主控的便是神识塑造。

    按照三千界的境界划分,各大境界有明确的修炼方向。

    长生一重天为起点,是一道门槛,等跨入一重后,才渐渐有明确的修炼方向。长生二重塑骨,长生三重凝神,长生四重则是法相天地,长生五重乃化外分身,以此类推,十重之后为至尊。

    塑骨,顾名思义乃是重新塑造根骨的意思,以完美契合三千界的天地大环境,吸收海量天地精华气息,为自己奠基强健的肉身体质。

    凝神,则为凝聚神识,是意识的一种体现,一旦修炼到完美阶段,能快速捕捉到十里,甚至百里内的任何气息波动。这一重天对外界的感触异常灵敏,能借此防御外围潜在的危险,也能精准的搜寻到敌人的位置。

    法相天地则是道法的体现,专注于感悟,可凭借自身对道法的领悟,凝聚一道强大的道身,从而达到双人作战,战斗力能整整提升一倍甚至数倍。

    接下来的五重则是法相天地的拓展,法相天地凝聚的道身有一定的局限性,不得离开真身,双方必须一体化作战。而化外分身完美的排除了这种限制,可离体作战千百里,不受时间空间的制衡。

    三千界的等级划定与凡界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过因为天地环境的大为不同,存在本质的差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三千界的修炼步骤是凡界的二次升华,是一种全面化系统化的升级。

    ……

    薛河冷冰冰的吐槽了数句后,无端的说出这样一句话,“这小子有点古怪,看样子不像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倒像是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修者。”

    “他作战经验和技巧相当的丰富,甚至达到了一种圆润自然的地步,身体各方面的协调性能完美同步,根本不存在反应停滞的问题。一旦脑子里发出有明确的作战方式,能在瞬息间出手,速度太快了。”

    薛河虽然认为自己败在大意方面,但关于王峰刚才一刻展现的极限反应,非常震撼。

    莫长天蹙眉,然后示意道,“继续说。”

    “还有就是,我明明能感觉到他境界不算太深厚,但一出手就发现,这小子很聪明,是个硬手。”薛河回顾先前一瞬间的战败,语气依旧愤愤不平道,“他在一瞬间封住了我动用法术的动机,凭借肉身全方位碾压。”

    “他的肉身太坚固了,我从来没遇过长生境一重天的修士,有如此堪称铜墙铁壁的肉躯。”薛河咬牙,沉声道,“那一瞬我看到了些微的金光从他掌心扩散出来,你说他是不是修炼了无敌金身?”

    “无敌金身?”莫长天深吸一口气,直接否认道,“不可能,那是三千界的无上宝术,怎么会被一个籍籍无名之辈得到?”

    若是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莫长天的神色都变了,连说话的语气都显得异常沉重。

    “你的判断没有任何站住脚的依据,只是个人主观猜测罢了。”莫长天摇头,无敌金身可媲美佛门的大罗金刚身,乃两宗兼修肉躯的无上秘术,就是一些影响力十分强大的家族,也没有资格观其一面。

    这种东西向来可遇不可得,对于莫长天等人,属于传说级宝典。

    薛河龇牙,沉闷道,“但他的肉身真的能强,连我三重天的骨骼都承受不住。”

    莫长天沉默,随即低声道,“后面试试他就知道了,别忘记这是我的地盘。”

    “试试?”薛河兴许是被莫长天一句话引起心中的滔天怒火,他阴沉道,“那太便宜这小子了,我要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