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由嗜血妖狼的一次突然袭击,团队原地休整,三刻后,再度出发。

    王峰和吴德依然吊在队伍的最后面,不过因为前期的一场矛盾激发,再没有人愿意自找麻烦。毕竟这队走后门进来的随从并没有表面上那般弱。

    哗哗哗。

    也不知过去多久,一条贯穿万兽林的滔滔大河出现在面前,宽度足足达到上百丈,成千上万扬起的浪花发出巨大轰鸣。

    偌大的河面仅有一条木桥在微风拂动下,咯吱作响。

    木桥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表面已经腐蚀,衔接桥面前后的铁链更是锈迹斑斑,大风一吹,有成片铁锈坠落进河流,随浪潮而逝。

    “这是生死桥。”莫长天伸手示意众人止步,然后沉声道,“一入万兽林生死自负,所以取名为生死桥。”

    “这条桥至少存在上千年,虽说历年经过此桥时都没有经历大的风浪,但为了避免风险。每次过桥都会甄选一支先遣队试探,这次也不例外。”

    莫长天眸色一立,然后示意诸人,“各位没有意见吧?”

    铁剑宗领队叶苏双手怀抱,粗犷的面容一笑,“全凭莫团长吩咐,有用得着的地方,我铁剑宗自当效劳。”

    “我赵家也没意见。”这是外门赵家的声音,说话的是赵勾,这一次进驻万兽林的赵家领队。

    莫长天等到这两人的明确回复后,便不再咨询其他人的意见,毕竟行风佣兵团真正说上话的只有他,赵勾,叶苏。

    三方一致同意,无需再问。

    “不知莫团长可挑好人选?”叶苏爽朗的声音再度响起,不紧不慢的咨询道。

    莫长天原本淡漠的嘴角突然划过一丝诡异的笑,随即看向后方的王峰和吴德,语气不阴不阳道,“你二人过来。”

    叶苏,赵勾等众悉数转头,看向王峰和吴德。

    吴德咬牙,“这些贼人果然要针对我们。”

    王峰沉默,现下局势复杂,他不好发难,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可不等他回复,便有人急不可耐的呵斥道,“说话听不见?叫你们过来,还不速度点。”

    “什么时候走后门进来的下等人也这么有脾气了?站在那里跟桩似的。”

    此话一出,立即引起一众不怀好意的哄笑。

    “吴德老儿,赶紧过来。”又有一人大声的呵斥,语气中的桀骜毫不收敛,像是唤作下人似的。

    吴德一双眸子贼溜溜的转动,询问王峰,“小祖宗,咱们去不去?”

    “去。”王峰面无表情的神色突然浮过一抹笑容,“为何不去?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要耍什么把戏。”

    一咬牙,王峰和吴德相继跃过人群,走向莫长天占据的方向。

    “这才乖嘛。”莫长天身后的一位精瘦男子嬉笑连连,充满调侃的意味。王峰经由吴德先前的介绍,知道此人叫做沈泽,是莫长天的嫡系心腹,身份更是行风佣兵团的副团长。

    “你二人修为最低下,在整个队伍中无关紧要,这一次是你们发挥作用的机会,希望不要浪费团长的一片好心哦。”薛河眼神阴沉的看向王峰,语气充满轻蔑,敌视。

    尤其是说这句话的时候高高在上,如君王般。

    王峰面无表情的看了薛河一眼,反讽道,“刚才没来得急杀你,真是人生一大撼事啊。”

    话音刚落,铁剑宗,赵家等众低声好笑,让薛河的表情阵青阵白,非常尴尬。王峰先前五拳就打得他半死,这可是众目睽睽之下的事实。

    “你。”薛河大怒,前行一步,冷声道,“老子若不是大意,会着了你的道?敢不敢现在再战一场?老子分分钟碾死你这只臭虫。”

    王峰笑而不语,眼神轻飘。

    薛河怒火中烧,这是什么眼神?无视?瞧不起?想他薛河在巨人城一代好歹是高手,从来没有遭到如此屈辱,这简直不可忍。

    莫长天大手一挥,按着薛河的肩膀,“别坏了我的计划,少说两句。”

    薛河这才冷哼一声,算是克制下自己心中的怒火。

    “沈泽。”莫长天低呵一声。

    精瘦男子沈泽靠前一步,“在的。”

    “你再选两个人,加上吴德二人,先过生死桥。”

    沈泽搓搓手,嬉笑道,“嘿嘿,这就去办。”

    随即他眼神一动,看向王峰,上下打量道,“年轻娃娃,生死桥可不是儿戏,等会小心点,别莫名其妙的丢掉了性命哦。”

    这话看似是提醒,实则是威胁。

    之于王峰和莫长天一系的矛盾,外门赵家始终游离在事情之外,没有过多的关注。铁剑宗则大笑连连,时不时的还要添油加醋的调侃两句。

    王峰一一记在心里,等进了万兽林再慢慢算总账。

    “小祖宗,生死桥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小心一点。”吴德毕竟常年跟团出入万兽林,虽然每次行进路线会根据万兽林的局势而不断变更,但生死桥都是跨入终点的最后一程,无法规避。

    所以他比任何人清楚,生死桥上的风险。

    “桥下有攻击力极为强大的天兽,动辄就会吞食人命。”吴德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王峰了然,不忘关怀道,“你贴紧我,不要距离太远,不然发生危险我无法解救你。”

    吴德握了握手中的战矛,有点紧张道,“知道了。”

    两人低声交流间,沈泽已经挑选了两位部下出来,加上王峰和吴德,正好是五人之数。

    河面上大浪滔天,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耀眼的光,随即重新回归河面,以凝聚下一波更大的浪潮。生死桥是一座浮桥,经由铁链和木板衔接起来,因为缺少加固,在浪潮的推动下摇晃不止。

    咔哧声不绝于耳。

    “你们先上。”沈泽沉声吩咐道。

    王峰和吴德对视一眼,率先登临生死桥,沈泽三人则距离王峰三丈后,这才上桥。临别之际,他与莫长天,薛河两人对视一眼,眼神阴鸷。

    “哥哥,他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了?感觉在逼人送死。”外门赵家女扮男装的赵诗音皱皱琼鼻,声音黏黏道。

    赵勾凌厉的目光一闪,随即顺手拍击了一下赵诗音的头,“你呀,太心善。要怪就怪这两人得罪了莫长天,接下来就看他们的运气咯。”

    赵诗音大眼睛扑闪,“可是,是他们先挑衅的啊。”

    赵勾无奈摇头道,渐而一手紧握拳头,语重心长道,“万般道理,最后还是归结于谁的拳头大,谁的拳头硬。”

    赵诗音摇摇头,“我不懂。”

    进而赵诗音如水长眸凝视王峰所在方向,沉默下来。

    哗哗哗。

    浪潮拂动,浮桥摇晃。

    王峰最前,吴德随后,三丈外是沈泽等众。路程过去一半,桥面晃动越发剧烈,整个桥面似乎要倾覆过来,像是巨大的千秋在摆动。

    “嗖。”

    三丈外,沈泽突然眸子一立,杀气浮现。

    生死桥后面的莫长天与薛河对视一眼,咯咯冷笑。

    铁剑宗叶苏等流亦是嘿嘿轻笑,“有好戏看咯……”

    赵勾则是神色平淡的长舒一口气,“要动手了。”

    “砰。”

    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突然划过王峰的边侧,砰然落入河面,下一刻河心卷起巨大的漩涡,随即阵阵更为恶劣的血腥味滚滚而来。

    “吼。”

    陡然间,一头白色蛟龙张开血盆大口,冲着王峰所在方向扑食过来。

    王峰凌厉的眸子一闪,猜出这是沈泽故意投食给蛟龙,从而引出后者。果不其然,蛟龙在一口吞下食物后,血色的眸子嗖的转向王峰。

    这是头位居长生境一重天的灵兽,全身鳞片如战甲,闪耀凄艳的光泽。

    “咔哧。”

    牙口咬合的声音砰然敲击,蛟龙扭动百丈身躯,自上而下咬下王峰和吴德。

    “你先退。”王峰一手拂动吴德远远避开,再顺势捏住后者的战矛,怒啸一声腾空而起。他化成一道流光,凭借双臂巨大的力量插向蛟龙。

    “吼。”

    蛟龙再吼,血腥味扑鼻,刺激的人神魂眩晕。

    “这才称得上好戏啊。”沈泽阴沉大笑,又向河流下投食,第二头蛟龙横空而起,百丈身躯几欲遮天蔽日。

    “你找死。”王峰转目,侧首看向沈泽。

    沈泽耸耸臂膀,语气平淡道,“不好意思,一不小心惊动了蛟龙,不关我的事。”

    哧。

    王峰一手掷矛,飞射向沈泽。随即大手一揽,漫天金光乍现,将他衬托的如神如魔,双臂更是腾空展出万钧之力。

    “这么近的距离,你真当我束手无策?”王峰厉啸一声,大掌拍击,无双肉身直接拍碎蛟龙的头颅。经历无数的生死大战,王峰境界相差的不太离谱,他堪称近战无敌,谁敢争锋?

    凄艳血光炸裂,在天际绽放一抹转瞬即逝的花雨。

    “这……”

    “我的天,这一掌直接拍碎了蛟龙的头颅。”

    “好强,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一招克敌。”

    三方人马同时惊呼,而后神色微变,全然想不到王峰一出手就是金光漫天,几欲搅动山河,要崩杀一切敌手。

    沈泽更是全身冷不丁的一阵森寒,愣神于原地,动作僵硬迟缓。

    这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