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的一场埋伏战,一触即发。

    漫天的刀光剑影,在丛林交织,闪烁,成千上万的寒光将天幕都映射的阴森,苍白。

    “哐当。”

    莫长天一柄浩大的武器砸落,与秦烈对轰一击,绽放出无尽的火星,余威显赫。

    这两人都是位居长生四重天的高手,时下初期交战,尚未动用最强大战,连基本的道术法则都成为后手。当下一击,更多是调节彼此的适应能力。

    “小祖宗,我们就这样看着?”吴德靠在一棵老树下,王峰则将身躯盘绕于老树枝桠上,一上一下,淡然的看着场中的厮杀。

    听得吴德一声询问,王峰嗯了一声,“看戏。”

    这一声不痛不痒,正好令不远处的薛河闻见,他抽出空隙冷呵道,“你以为自己能逃出生天,秦烈要杀的是我们全部。还不速速参战,以消耗对方战斗力,不然你必死无疑。”

    “小子,你最好给我识趣一点。”

    王峰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示意吴德道,“吴德,骂他。”

    “去你妈的。”吴德一抹笑容,张嘴就来,气得薛河全身颤动,奈何被敌手制衡,难以分神。面对吴德堂而皇之的羞辱,无法做出应对。

    “轰轰轰。”

    惨烈大战于密集的丛林中展开,不断的有血迹喷洒,溅落于两侧的枝叶上,刺鼻的腥味扑鼻而来。才交手不过数刻,已经有十数人战死当场。

    “那边两个也是本部团员。”沈泽不失时机的爆呵一声,试图吸引风暴佣兵团的注意力,祸水东流,要拖王峰下水。

    咔哧。

    两柄森冷的寒光摆动,映照向王峰,匆匆一瞥,神色莫名。

    “我不落井下石已经算道德之举,你竟然还敢招惹我。”王峰两道凌厉的目光一收,顺手揽过吴德的战矛,凌空一抖,战矛震荡形成一阵阵花纹。

    “你想死,我让你死。”

    “哧。”

    王峰一步迈出,足足横空虚空数十丈,一下子跃到沈泽面前,抬手就是一矛。这一矛杀光烈烈,震荡之声更是犹如两块千钧巨石撞击在一处。

    沈泽大惊,“你要做什么?”

    “杀人。”王峰目光凌厉,一矛扎进沈泽的防御圈。

    沈泽大惊,迅速举起手中的大剑,一剑劈在了战矛上,漫天的火星炸裂,在两人边侧形成涟漪,如潮水般推动。

    以至于两位负责针对沈泽的风暴佣兵团团员神色一滞,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王峰胸前的徽章可是刻着行风二字,怎会自己人杀自己人?

    “大魔神,你找死。”莫长天爆呵一声,仰天咆哮,“那是我的人,你敢动一下,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看你如何让我生不如死。”

    王峰张嘴一笑,连续震动战矛,层层浮卷的漫天光辉,形成巨大的风浪,一下子就将沈泽吞噬进去。

    “欺人太甚。”沈泽咆哮,他双手一震,外围形成一层气罩,色泽无限接近于肌肤,似乎一脉相承。

    这是长生二重天强者所拥有的玄妙之术,塑骨,专注肉身防御。

    这等气罩等同于肌肤,拥有极强的防御能力,正面交锋下,低境界者强行攻击会对自己肉身造成毁灭性打击。

    “哧。”

    战矛携带漫天花纹,狠狠的扎进沈泽的防御上,然后矛锋静止不动,像是被禁锢住,无法深达沈泽的肌肤。

    “你杀不了我的。”沈泽仰天大笑,但下一刻面色微滞,一抹杀意扑面而来。

    王峰抬手一拳,挥扫而下,“你太弱!”

    镚!

    一道宛若金属炸裂的声音在全场响起,随即一颗晶莹璀璨的拳头,瞬息打穿沈泽的肉身防御,那无限接近于肌肤的气体护罩被一拳打碎,像是玻璃撕碎开来。

    然而这还不是终结。

    拳破光罩,一路下沿,在贴近沈泽肌肤的刹那,再度微微一震,瞬息破体而出,带出殷虹色的血迹,自沈泽的后背飞射而出。

    “噗。”沈泽张嘴喷血,满面惊恐。

    怎会如此?长生二重专注肉身防御,目的就是增固肉身的抗击打性能,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被王峰这低境界的修士,一拳打穿?

    这得多霸道的肉身之力?几乎无视双方境界上的差距。

    “我的天,一拳打穿气体护罩,再崩开肉身。”

    “好霸道的一拳。”

    “这家伙是人形暴龙吗?”

    这一战堪称惊天动地,尤其是王峰扫出一拳后,隆音大作,像是九天神曲在耳侧禅唱,刺耳醒神,令人不得不去关注。

    秦烈,莫长天,叶苏,赵勾等实力最强的修士都是神色一震,无法理解这一幕,若是单论境界,王峰根本就没有胜算的几率。可最后沈泽还是被打穿了肉身防御。

    “噗。”沈泽哐当一声跪伏在王峰面前,神色难堪,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莫长天大喝,“沈泽,你没事吧?”

    “他,他,好强的肉身。”沈泽吃力的指向王峰,一边咳血一边声线低迷道,“他震碎了我的五脏六腑。”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此话一出等于在风平浪静的河面陡然扔下一颗巨石,引起非常严重的影响。

    须知以沈泽当下的境界,虽然被打穿胸骨,但只要时间允许,能够快速的痊愈过来。可现在明显看出,已经基本没可能了。

    因为王峰一拳震断了他的五脏六腑,伤及根本,回天乏术。

    “噗。”又是一口漫天的血迹喷洒,沈泽战战兢兢的起身,于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是希望能博取一线生机,所以他选择退,拼命的隔开双方的距离。

    “你活不了。”

    王峰冷笑,一手震动战矛,战矛横空而起,精准的钉穿沈泽的头骨,巨大的冲击力带着后者前冲,直至钉死在一棵参天古木上,威力才消失干净。

    “前后不过五招,直接杀了一位长生二重天的强者……”

    “我的天,这家伙佩戴银质徽章,摆明了是行风佣兵团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怎会如此之强。”

    密集的丛林中,分布数百后人手,几乎无一例外的看向王峰,眼神中的惊恐,疑惑,不解,甚至是心悸,种种情绪杂糅,都投射向王峰。

    “先前倒是小看了这家伙。”

    “一个长生境一重天的修士,竟然有如此强悍的肉身,这是变数,大家小心应对。”

    叶苏摆动手中的大剑,眼神阴沉,他刚才明确的为莫长天助威,从某种程度而言,双方不可能握手言和。当下王峰展现出如此巨大的杀伤力,令他心神戒备,不敢再以先前的目光判断王峰的真正实力。

    秦烈等风暴佣兵团此刻也感觉莫名其妙,毕竟王峰是跟莫长天一脉进入万兽林,当下如此光明正大的反目成仇,很是令人不解。

    不过无论怎么说,暂时对其没有威胁。

    他眼神示意周边的团员,“不要招惹,他对我们没威胁。”

    时下双方作战僵持,任何一个身手出众的强者都是变数,秦烈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关键,索性放下不管,任其自行行动。

    “大魔神,你杀我部下,我要与你不死不休。”这一声悲愤而起,带着滔天的杀气,恨不得现在就将王峰杀掉。

    “大魔神。”外门赵家一众高手嘀咕,心中不免震撼,到底是何方神圣,敢自称魔神?然而令他们更为震撼的是,这位刚才展现的身手,足可配上大魔神三字。

    “少主,这家伙是变数,反水太快了,竟然一言不合就杀了沈泽。”外门赵家有强者给出同样的判断,认为王峰是变数。

    赵勾低语一声,“别招惹他就行,这家伙杀伐果断,是个硬茬子,即使境界还不太高深,但肉身已经走到了极为恐怖的一步。”

    咔哧。

    正当各方高手在关注王峰之际,后者仅是淡然的走向沈泽战死的地方,轻飘飘的抽回战矛,然后穿过双方交战的人群,落身于吴德身边。

    铿锵。

    战矛被他倒插进泥沙,震出层层花纹。

    “你们打吧,我就看看。”王峰双手环抱,露出一嘴灿烂的笑容,然后就真的当没事人似的,老神在在的四下观望起来。

    “这家伙,当我们是猴吗?”

    “看戏也没你这么光明正大的,这不存心戏耍人吗?”

    有人气愤,有人咆哮,有人更是如莫长天那般杀气外泄,一双泣血的眸子死死的对准王峰,想必是仇恨到了极点。

    “这一战结束,我再找你算账。”莫长天震动手中巨器,转头看向秦烈,刚欲再次动手,突然一声震天动地的厉啸吼破云层,震得附近一带的修士神魂不稳。

    饶是王峰都感到了一股极为暴躁的情绪在酝酿,在发酵。

    似乎有太古巨兽出世,要碾杀天下苍生。

    “噗”战场中,有境界稍微弱的修士张嘴咳血,居然硬生生的被震得差点肉身崩碎,这太恐怖了。

    “我的天,难道是那东西出世了?”也不知是谁嘀咕一声,全场所有人变色,连王峰身边的吴德都一把抱紧战矛,眉头凝重。

    王峰不解,“什么东西?”

    “大,大,大猿王来了。”吴德战战兢兢,面无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