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陡然变故,瞬间引发了全场暴动。

    剑尘,金兀康,双生子,独臂人包括薛河倾巢而动。

    同一时刻,王峰也在瞬息出手,他大手一挥,遮目的金光像是一块幕布覆盖过去,随即一收,四株淬神草迎风摇动,朝着他的方向飞去。

    “你敢。”

    剑尘大喝一声,全身爆发无量杀气,他抽出背后的铁剑,刚欲抬手,突然一声激烈的铿锵嗡鸣让他身体停止。

    一柄散发璀璨紫气的绝世神将横空浮动,与他视线齐平,那种闻所未闻的剑势,令他这位剑道奇才都为之心悸。

    “嗖。”

    同样的独臂人也遇到了阻碍,一柄绝世战刀凌空抽斩,硬生生的截住他的去路。这柄刀太霸烈了,冲霄刀芒似乎要将天地横斩。

    “轰轰轰。”

    另一侧的金兀康正面与王峰对轰一拳,直接被打飞数十丈,即使以他雄健的肉身之力,也感到虎口阵阵酥麻,刺痛。他感觉自己一拳似乎轰到了神铁上,差点被崩碎。

    “这肉身之力……”庆幸的是金兀康的肉身比寻常修士稍强,没有遭受严重的创伤,但心中的那股震惊感,挥之不去。

    作为黄金战族的后裔,虽然血脉不再纯正,可至少也比绝大部分修士的肉身强悍,就是这等体质竟然承受不住王峰的一拳之力。

    “这是什么怪胎。”金兀康摆动手臂,面露苦涩。

    嗖。

    王峰瞬息截住三人的攻击,运转神魔九步直接招揽来了四株淬神草。

    “你敢。”剑尘大怒,这么光明正大的争夺简直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他很愤怒,“不想死,留下东西。”

    王峰讥笑,指了指悬浮在他面前的人皇剑,“听闻你是剑道奇才?过了它再说。”

    此话算是提醒了诸人,外围很多人眼神奇异的看着人皇剑,苍天战刀,面露动容之色。这两柄稀世战兵光是外部散发的气息,都不简单。

    尤其是人皇剑,其剑势几乎充斥全场,令人心神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我看你能支撑多久。”剑尘前行一步,包裹全身的剑光散去,露出一张白皙的脸。

    这是一张很年轻的脸,临近三十岁,算不得丰神如玉,但其眸子间的戾气非常狂盛,隐隐有血光在闪动。

    王峰沉默不语,同时动用人皇剑,苍天战刀确实让他很费力,不适合长久支撑下去。何况薛河,双生子包围自己的后方,断了退路。

    当下的王峰算是彻底被六人盯牢,无法离开。

    “哧。”

    掌心绿光闪动,王峰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淬神草,忽然心念一动,他直接张嘴就要吞噬。这等淬神草能助长修为,其内部的神性精华能快速的吸收。

    “你敢动我的淬神草,我饶不了你。”剑尘大喝,一剑劈砍在人皇剑上,要强势突围,去阻拦王峰。

    与此同时,双生子,薛河等众悉数出手,一时间光芒大作,将场地覆盖。

    “嗯哼。”

    王峰五指并拢,将四株催生草揉捏成团状,张嘴就吞噬。一道道绿色的汁顺着口腔滑入胸腹,下一刻他胸腔巨震,有滔天之声在激荡。

    那声音太浩瀚了,直接击穿肉身传递到外面,震得围观的数人都极速倒退。

    “这家伙是找死吗?”金兀康一脸肉疼,恨不得一掌拍死王峰,“淬神草神性精华无可想象,吞噬一株就是极限,资质逆天的也就能完整吸收两株。多了不但没效果,反而过犹不及,有遭受反噬的危险。”

    “这是浪费,更是犯罪啊。”金兀康大吼,眼神愤怒。

    王峰一张嘴吞掉四株淬神草,等于彻底断了他们争夺的希望,尤其是看到如此浪费的吞噬,更是一阵肉疼。

    “哪来的混小子,他到底搞什么鬼?”双生子两兄弟面色发青,龇牙咧嘴。

    剑尘更是一脸杀气,“你动了我的东西,我要你死。”

    王峰不理睬场地中的动态,兀自调理气息,然而淬神草融入胸腔后,直接带动真元逆转,在他的胸腔中撞击。

    一抹绿光掺杂在血液中,肆意冲撞,似乎在寻找出口。

    “镇。”王峰两指前伸,隔着肉身皮囊按向那团绿光所在的位置,试图将其镇压下来,不准乱动。奈何这团绿光太邪性,充盈的神性精华似乎要将他的撞碎。

    “嘶嘶。”

    一阵刺痛撞击根骨,王峰长出一口凉气,用以舒缓体中的痛苦。只他嘴唇才微微开启,一抹绿色的气息逃离口腔,融入虚空中。

    “果然还是要遭受反噬啊。”金兀康双掌对轰,脸上的痛苦之色非常明显。

    剑尘原本想要杀王峰,但看他状态不对劲,索性退守一边,观察一下情况再决定后续计划。双生子,独臂人,薛河也沉默下来。

    “哗哗哗。”

    王峰双腿盘坐,十指掐诀,沉默的吸收这股神性精华。刚才他一张口,尚未吸收的神性精华直接飞入了虚空,被浪费掉。

    时下他五官紧闭,封锁了五脏六腑与外界的接触。

    他要借助强大的肉身炼化这股神性精华。

    “他吞噬的太多了,无法吸收,只怕要爆体而亡了。”双生子一声长叹,略感可惜,原本四株淬神草可一人得一株,皆大欢喜,竟然出现这样的解决。

    更令人悲愤的是,三百年的一遇的淬神草极有可能被浪费。

    “砰。”

    王峰五脏开始急剧变化,那团绿色的神性精华被吞噬后,迟迟不肯吸收,在他的胸腔中翻江倒海,恶意撞击他的根骨。若不是他的肉身自内到外都是极其雄健,数次撞击后直接就要崩盘。

    嗖。

    王峰调动五脏中的海量真元镇压,要强行吞噬绿光。

    嗖嗖嗖。

    真元和绿光在他的胸腔中对轰,像是两团火在燃烧,色泽越来越炙热,越来越光亮,直接照射的他五脏六腑发光,从肌肤外面都能看见内部的骨骼分布,以及两团僵持不下的光。

    “哧。”

    约莫片刻,绿光陡然一动,像是一柄剑劈开了王峰的,飞窜出去。王峰张嘴闷哼一声,经由绿光劈斩的伤口在流血,在扩大,内部的雪白根骨都能清晰可见。

    这一幕实在太惊骇了,饶是外围观望的人都能感受到一阵刺痛感。

    嗤嗤嗤。

    王峰的伤口越来越多,越来越深,似乎要将他劈成肉条,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喷涌而出的血迹将他染的通红。

    “嘶嘶。”王峰忍受剧痛强行吞噬,滔天的真元之力还在运转,余下四分之三尚未离开的绿光开始被逼入他的颅骨。

    “哗哗哗。”

    绿光从五脏出现,一路上延,最后进入颅骨,在他的额骨中心逗留,也就是两道眉毛的中间位置。

    这个地方是人体大脑的中枢方位,更是神识成长的宝地。非常重要,一旦被击穿,神识寂灭,魂飞魄散,当场就要身死,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呲。”

    绿色光团开始改变形体,分割为成千上万的绿针,猛烈的扎向额骨,要将其逼穿。

    “啊”一股痛不欲生的阵痛刺激的王峰全身痉挛,似乎下一刻就要爆体而亡,额骨更是出现密集的恐怖的孔洞,像是被万千蝼蚁啃噬过。

    “好痛。”王峰痛苦吼叫,瞳孔渗血,这是他一生中遇到最难熬的阶段,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死亡在向他招手。

    四株蜕神草蕴含的神性精华太充盈,根本无法借助内部力量吸收,尤其是绿光进入额骨,再僵持一段时间他真的会神识寂灭,从而魂飞魄散,道死身消。

    “既然内力不行,那就借助外力。”王峰一咬牙,准备背水一战,他要动用至尊散手打散这股神性精华。这很危险,力道若是控制不好,这一掌落下去等于自杀。

    但如果力道得当,能借此震碎神性精华的顽固抗争,顺势将其吸收,融合。这已经是最后的回旋余地,不得不做。

    “嗖。”

    王峰心神一动,默念法诀,然后缓缓铺展开掌心,于下一瞬掌心隐现异象,有莫名气息旋转,酝酿。

    “他要做什么?自杀?”金兀康不解道。

    剑尘冷笑,轻蔑道,“当然是无法承受这股力量,要了却自己的性命,这种没骨气的废物,白白浪费了三百年一遇的淬神草。”

    然而话虽如此,王峰确实有自杀的迹象,但有很大一部分关注者持相反的意见。

    “铿锵。”

    转念一瞬,王峰掌心朝己,一掌拍击向额骨,顿时一阵犹如万丈大山坍塌的爆鸣充斥全场,有无量神光冲出掌心,崩开了九天上的云层。

    成千上万缕芒在飞转,在凝聚,然后全部撞击向额骨,全面覆盖绿色光团。

    这一掌太玄妙,太炫目,像是仙光,携带无上能量直接封住了绿色光团作乱,随即王峰额骨位置惊闻一道开裂声,外部漫天光泽沿着这道裂隙钻入他的额骨。

    “啵。”

    又是一道类似肉身粘合的声音,然后无量神光在收敛,在聚拢。最后,天地回归死寂,唯有无尽的光泽迎着王峰的额骨,飞射进去。

    “这是成功了吗?”

    “这么霸道的一掌还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