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王峰身影一收,在原地逗留数秒,转身离开。

    深渊绝壁后,是一方开阔的峡谷,峡谷呈现漏斗状,有成片的光束照耀进来。

    “轰。”

    峡谷上方有瀑布垂泻而落,银白色的浪花拍击在石壁两岸,像是一道匹练。

    王峰和吴德相继前行,莫名感受到一股幽深的寒气,而且随着步伐前移,他们似乎一路向下,宛若走进幽深地狱。

    随即光芒陡然一转,一米阳光映射在一块方方正正的石门上。石门古朴盎然,表面雕刻有图纹,非常沧桑,仿佛历经了漫长的岁月,出现些微的斑点。

    那是造型奇异,玄奥至极的图纹,刻录着一派鼎盛宗门迎着晨曦修炼的场面。

    “宗门遗迹?”王峰抚摸图纹,入体一阵幽冷,还带着一股神圣的力量。随即有奇异的画面冲击进神识,在那里成形,浮现。

    他站在原地,看到了一幕幕画面交替出现。

    那是终生难忘的画面,一座屹立于神秘岛屿上的顶级宗门,散发蓬勃的气息,成片如大龙般的精粹气息由岛屿上的数座山逸散出来,辐射整个岛屿。

    岛屿上建筑物林立,有横穿苍云的高楼,也有造型精巧的楼阁,还有成片的修炼者御剑而过,在宗门上空盘旋。

    岛屿下方则是漫无边际的浮云,令这个地方虚幻之极,仿佛存在于仙境中。

    “轰。”

    突然间,一柄杀气冲霄的战枪横空而落,随即微微震动,整个岛屿瞬间化成成千上万块,不断坠落下云层,消失不见。

    嗖。

    画面收敛,王峰撑开双目,很意外也很惊骇。

    这似乎是一副昔年辉煌之极的宗门覆灭的画面。石门上刻录的景象正是当年场景在现,借由神识浮现出来。

    “这是什么地方?”王峰询问。

    吴德摇头,“这地方很玄妙,只知道很早就存于万兽林,至于什么来历,无人知晓。”

    吴德言语从容,神色没有任何的波动,想必这种画面对于绝大部分修士而言,并不陌生,早就司空见惯,见怪不怪。

    “难道就没人印证这些画面存在的真实性?”王峰再问,这幅画面实在太震撼了,他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吴德摇头,“三千界浩瀚无疆,门派覆灭和新起的速度超出你想象,谁有时间印证这些?”

    吴德所言极是,三千界疆土动辄几百亿万里,而且这些还是已知的疆域,至于那些天地四极,无从考证的土壤更是浩瀚到难以想象。

    如此浩大的天地,真的无法了解全面。

    “从这里进去后,有九道谷口,外界称之为九道谷。”吴德推开王峰面前的石门,继续道,“谷口绵延十里,内部空旷,并设立一座斗擂台。”

    “九道谷?斗擂台?”王峰不解,认真询问。

    吴德道,“这个地方很玄妙,存在莫名法则,凡是想成功穿过谷口,必须九战九胜,方才有资格出去。不然谷口无法通行,硬闯会遭受攻击,严重的话会被击杀在谷中。”

    “九战九胜?”王峰挑眉,颇为不解道,“和谁战?”

    “自然是一同进入的修士。”吴德低吟一句,然后道,“出了九道谷,就是万兽林核心区域。不过我没去过。”

    “只是听闻曾经进去的人透露过万兽林的状况。”吴德说到这里,神色苦涩,“具体景象我没资格感受哦。”

    王峰不解,“你为何没去过?”

    吴德翻了个大白眼,他道,“老夫这样的实力谈何九战九胜?曾经无限接近成功的时候,也才赢了七场。”

    “能够登临此地的都是奇才,高手,想一路赢下去很难。”

    “老夫一把老骨头,还想多活几年,不想被人打得半死。”

    王峰摸摸鼻子,示意吴德带路,选择其中一道谷口进入。

    谷口潮湿,但并不阴暗,相反的此地光线明亮,前行数百步后,有一座居中的斗擂台,悬浮于半空,供由汇聚一处的修士参战。

    王峰略微扫视,发现此地居然有至少五十人之众,个个气势狂猛,正好印证吴德的猜测,能到此地的人都不是善茬。

    五十人之众,按一比九拆分的话,轮换下来有九人有资格走出谷口。

    “轰。”

    斗擂台上正在交手,一位披肩散发的男子一脚踹飞对手,成功淘汰后者,出招很霸道。

    哧。

    一簇流光闪动,斗擂台边侧闪现一个数字,五。

    “赢下第五战了。”吴德嘀咕一声,神色凝重,“已经过半了,这人应该能出谷口。”

    “柳青太强了,若实力达不到旗鼓相当,上去就是找虐。”

    “确实强,这五场几乎一招制敌。”

    两侧围观的修士在低语,眼神忌惮,迟迟不肯动手,想必这柳青是真强,令在场所有人绝了上场的信心。

    “下一位。”

    披肩散发的柳青低笑一声,神色放松。

    附近的修士沉默,长时间无人出手,都在焦急的等待着。王峰先是不解,而后细细忖思,明白其中关键。

    一道谷口,凡参战者只需完成九战九胜便可出谷,并没有明确的限制,双方交手全随个人意愿。然而柳青太强,成功出谷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完成九胜是迟早的事情。

    这个时候,尚未出手的人自然希望别人去送人头,让柳青达成九战九胜条件,先行离开。柳青一走,压力顿减,余下的修士才更有把握竞争剩下的名额。而不是一根筋的与柳青死磕。

    “没人吗?”斗擂台上柳青神色轻蔑,扫视下方的修士,像是看待蝼蚁般,“一群废物。”

    王峰原本想观望一阵,这个时候不知谁下意识的推了他一把,将其顶在了前面,然后两边的修士全退,让他的位置更加明显。

    “嗯?”柳青眸光一扫,凝视向王峰,“终于有送人头的了,速速滚上来。”

    王峰无言,刚才他气息收敛,整个人气质非常普通,根本就看不出来是高手。这一推,等于默认参战。

    “吓傻了?”柳青勾动手指头,冷笑连连。

    王峰摸摸鼻子,也不推脱,径直的登临斗擂台。

    “这一战过去柳青就是六胜,还需要送三个人头给他,还请速速挑选人手。”不等王峰进场落定身影,下方的一众修士开始盘算下一步计划,并在场中寻找相对孱弱的修士。

    这一句话无异于判断死了王峰无法熬过柳青的攻击,是给柳青凑数的。一众人在各路修士身边游离,然后将视线落在吴德身上,其背后意义不言而喻。

    吴德眼神幽怨,心里苦涩。

    不过下一刻斗擂台发光,出现意外。

    “轰。”

    柳青铁拳紧握,一步碾过数丈距离,然后精准无疑的轰击向王峰,继而一声闷哼震得斗擂台都在颤动。

    然而想象中的一招击败对手的场面并未出现。却见身中一拳的王峰纹丝不动。

    “嗯?”柳青神色一变,诧异的看向王峰,然后铁拳回撤,又是一拳轰击在王峰的胸腔,爆发出更大的轰鸣。

    这声轰鸣像是打铁般,铿锵不绝。

    “力量太弱了。”王峰一声微笑,挥手一拳推向柳青。

    哧。

    王峰一拳更为霸道,像是攻城锤,以迅猛的速度轰击在柳青的胸腔上,随即根骨震裂,血迹绽放。

    “这怎么可能?”一群人发呆,看着柳青浑身断裂的根骨,满脸惊骇。

    柳青同样愣住,凌厉的眸子逐步黯淡,他费力的抚摸伤口,一脸心悸,“你,你的肉身怎会如此之强?”

    “轰。”

    王峰再度震拳,全力撑开,一拳直接将柳青轰出了斗擂台。

    哧!

    虚空发光,一个大大的一字浮现。

    “竟然赢了,这家伙谁挑出来的?竟然比柳青还强。”场地纷乱,很多人事先并没有想到战局会反转,包括柳青。

    柳青蹭的站起,大吼道,“我不服,我要重新出战。”

    只是堪堪站立,浑身鲜血绽放,尤其是胸腔中拳位置成片塌陷,然后形成一个巨大的拳洞,前后透光。

    “下一个。”王峰清除柳青后,站在擂台中,扫视场下的修士。奈何这帮人连柳青都打不过,现在遇到比柳青更强的王峰,更是不敢出战。

    哧。

    突然一道光束自斗擂台中浮现,然后覆盖下方一人,递送进斗擂台。这个时候战斗无法维持,斗擂台自然要主动挑选对手。

    凭借个人意愿参战已然转变为被动参战。

    “轰。”

    这位被光束包裹的参战者,进入斗擂台还没站稳身子,就被王峰一拳轰了下去,他出手如电,漫天光泽闪动,直接扫清第二位参战者。

    噗。

    那人张嘴咳血,一张脸毫无血色,胸骨更是硬生生被轰出大洞,非常恐怖。

    两战全胜,一招制敌。

    “第三位。”

    王峰淡淡一语,全场大震。

    “第四位。”

    “第五位。”

    “第六位。”

    王峰出手速度越来越快,一路横扫,凡被选中的对手,悉数承受不住他的一拳之力,当场被轰飞。满场血迹泼洒,阴森刺鼻。

    这幅场景太恐怖了,一群修士直接傻了,看一眼王峰似乎看见了一尊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