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场,王峰终于遇到够分量的对手。

    那人速度诡异,常规手段竟然无法捕捉他的位置,在原地像是一块陀螺,他不断的变更方位,留下一道道残影。

    “轰轰轰。”

    王峰沉默,十拳连击,分八个方位攻击出去,那道化成数十道的残影重叠于一处,随后被击飞出斗擂台。

    九战全胜。

    “通关。”斗擂台所在的虚空位置,闪现两个大字,随即谷口大开,有光束自外围照射进来。

    这一幕出现后,在场的修士一阵先是震撼,然后身心皆是放松下来,这样的争锋者太强了,对他们无形中造成极大的压力。

    现在终于获取一道名额,离开谷口。

    然而王峰仔细凝视虚空浮现的两个字后,并未急着离开,而是淡淡道,“如果我要带一个人离开,需要什么条件?”

    王峰考虑到吴德实力有限,没有能力完成九战九胜的任务,索性为他争取一个名额,自动跳过挑战这一环节。

    他也是试着一问,并不知道可不可行。

    此话一出,现在一闷,这是什么意思?要再战?

    “哧。”

    这一次虚空真的出现两行字,大致给出明确的挑战方式,前面都是无关紧要的赘述,唯有最后一行给出重点。

    全战全胜。

    “全战全胜?这什么意思?”斗擂台下的人一阵发呆,盯着那四个字神色迷茫。

    “这难道是指示他要横扫全部?将我们在场的几十人全部淘汰掉?”另外有人醒悟过来,只是刚说出口,不免有点迟疑,心道这怎么可能?

    一个人打全部,真当自己是战神了?

    只是下一刻斗擂台收拢光束,自虚空中撤离,让在场的人不由的升起一股浓浓的心悸感。却见王峰自高空虚浮下来,双拳对垒,跃跃欲试。

    这是要动手的节奏啊!

    “这家伙真的敢这么做?”

    “我靠,什么情况,当自己是神吗?”

    王峰微微一笑,然后道,“谁先来?”

    这句话一出,让现场还心存侥幸的人一脸苦涩,场地余下四十多人尚未出手,可单打独斗谁是王峰的对手?

    吴德识趣的坐到了边缘位置,二郎腿翘起,老神在在的等这一战落幕。

    与此同时,谷口外开始不断浮现人影。

    九道谷统计有九道谷口,并排一列,除却王峰所在的第六顺位谷口,其余八道谷口陆续有胜出者走出,而且每道谷口胜出者不单单只有一位。

    不多时,至少有二十人由各个谷口出现。

    这些都是气血强大的修士,年龄层次不齐,但无一例外的都是胜出强者。

    其中一位全身黑袍的男子站在第四顺位谷口,视线落向第六顺位,似乎在等待什么。

    “咦?”这个时候,不知道谁轻咦一声,站到这位黑衣人的身侧,认真询问道,“第六道谷口怎么还没动静?”

    “柳浪,我记得你弟弟在这里面啊。”

    一身黑袍的柳浪点点头,声线沉稳,没有否认,“他确实在第六谷口。”

    “怎么还没人出来?你弟弟的实力应该早就出现了吧?没必要耽搁这么久啊。”先前出声的人再度询问,此话引起附近各大谷口强者的关注。

    数十道眸光落于第六道谷口,神色迷茫。

    这其中有数位王峰先前偶有交集的人,譬如外门赵家的赵勾以及妹妹,铁剑宗的叶苏等众,莫长天也在谷口外。

    “我弟弟实力雄健,完成九战九胜根本就不是难事,我也不知为何还没出来。”柳浪声线一如既往的冰寒,他气息很冷淡,说话时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

    “按照柳青的实力,不应该迟迟不出现,难道有意外发生?”

    “不可能,柳青那么强,他都没资格出来,这一道谷口只怕没几个有资格了。”

    谷口外围汇拢越来越多的强者,视线落于第六顺位的道口,并不时的议论,发表自己的意见。虽说都意外第六顺位谷口不合时宜的死寂,但无一例外的都认为柳青能通过。

    毕竟作为柳浪的弟弟,现场很多人都了解其强大的实力。

    “放心吧,迟早会出来的。”有人拍了拍柳浪的肩膀,宽慰道。

    柳浪沉默不语,他双手附后,眸光死死的落于第六顺位谷口,未曾偏移一寸距离。因为第六谷口出现的变故,引起在场所有人的兴趣,绝大部分人都没有离开,而是等待最终的结果。

    三刻后,谷口依然风平浪静。

    现场开始有人坐不住了,包括柳浪都躁动起来,他眸子中射出森冷的光,似乎想要透过谷口一查真相。

    “轰轰轰。”

    突然间,一道剧烈的颤动贯穿云霄,爆出如山石撞击的声浪,令九道谷口同时惊颤起来。那种声音太骇人了,无数人倒退,避开数十丈距离。

    “怎么回事?”一群人人神色微变,很意外很惊恐,随即无数的眸光聚焦到那里,显得非常诧异。

    嗤嗤嗤。

    成千上万的尘埃飞卷,当场淹没第六道口,将那里吞噬,越来越模糊,似乎整个谷口都要塌陷,消失。

    “哒哒哒。”

    有轻微的脚步声自谷口传递,一声接替一声,不大但始终存在。

    “有人出来了。”也不知谁嘀咕一声,竟然无端的让全场人心神一紧,连眼睛都不眨动,就那样看向越来越清晰的身影。

    来人自是王峰,然后是手握战矛的吴德。

    吴德被谷中爆发的大战吓到,以至于现在出来还双股打颤,一路走一路嘀咕,“娘咧,这也太猛了,全他妈被灭了。”

    “是你,大魔神!”

    五丈外莫长天一眼看出这道身影是王峰,情绪震撼的同时双目发出慑人的光。随着这一声惊呼,外门赵家,铁剑宗的叶苏等人也惊诧起来。

    任谁也想不到,第一个走出谷口的会是王峰。

    “哧。”王峰目光跃过人群,看向莫长天,后者浑身一震,知道王峰要做什么。他一咬牙,直接退走,离开了现场。

    余下的外门赵家和铁剑宗一众也无奈摇头,刚准备离开,谷口发生意外。

    “第六谷口果然出事了,难怪到现在仅有一人出来。”一位截取消息的年轻修士满脸苦涩的看向王峰,瞳孔深处有不确信,也有浓浓的忌惮。

    柳浪出口询问,“出了什么事?”

    “有人单挑了谷中全部出现的修士。”

    此话一出,引起轰动,无数道目光看向王峰,这句话指向太明显了,任谁也知道这个有人指的是谁。

    赵勾,叶苏相继止步,饶有兴趣的等待消息的落实。

    “那人四十九战全胜,一个人平掉了所有修士。”

    “第六谷口内部已经被打沉了……”

    接连两道消息相继脱口而出,然后现场是长久的沉默,随即是道道按耐不住的倒吸凉气声。

    “我的天,这人是魔吗?一个人绝灭了所有参战者胜出的机会?”很多人震惊不解的看向王峰,眼睛睁的老大,不敢想象这件事实。

    “到底怎么回事?细细说来。”有人沉呵一声,急不可耐的提醒道。

    “他要带一个人跳过挑战环节,直接出来,斗擂台给出明确指示,全战全灭即可获取额外名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铁剑宗叶苏深吸一口气,“这家伙真难缠啊,竟然这么强。”

    赵勾也沉吟一句,有点无奈道,“看来一开始就低估了大魔神,居然强到这个地步,一个人灭掉了第六谷口的所有参战者。”

    “四十九战全胜,这太可怖了。”

    九道谷口,除却第六谷口,其余的都是循规蹈矩的按照斗擂台的指示完成要求,九战九胜本就困难,一下子冒出个四十九战全胜,简直是神迹。

    柳浪在沉默的听完所有的细节后,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爆吼一声,直接跃到王峰面前,“你将我弟弟怎么样了?”

    柳青进入第六谷口,现在王峰一人灭了全部,换言之柳青也败了。

    作为柳青亲哥哥的柳浪自然要找王峰这位当事人问个究竟。

    “你弟弟?”王峰摸摸鼻子,他并不认识柳浪,这一句没有来由的询问,自然很疑惑,“是哪位?”

    柳浪咬牙,爆出两个字,“柳青。”

    不等王峰回复,嘴欠的吴德忽然想起来,他龇牙道,“那家伙我知道,好不容易拿下五战全胜,然后被这位小哥一拳打碎根骨。”

    “一拳。”吴德顺其右手中指,“只有一拳,那柳青就败得一塌糊涂。”

    这句话无异于在拉仇恨,吴德说完才意识到说漏嘴了,柳浪满脸杀气的投射向王峰,“你竟然敢伤我弟弟。”

    “你想死吗?”

    王峰白了吴德一眼,不满他胡言乱语,随即看向柳浪,“愿赌服输,你有意见?”

    柳浪愣在原地,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斗擂台本就是自主出战,柳青败给王峰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柳浪堵住王峰要说话,显得有点无理取闹。

    “现在,此刻,我要挑战你。”柳浪换了一个说法,要光明正大的替自己的弟弟讨公道。

    奈何王峰龇龇牙,轻描淡写的说道,“抱歉,没兴趣。”

    咔哧。

    柳浪五指紧捏,堵住前路,不言不语,“你必须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