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谷口全军覆没,其中包括最具竞争力的柳青,都折戟沉沙在里面。这消息太震撼了,诸人在惊骇的同时也在细细琢磨大魔神究竟是何方神圣。

    毕竟以巨人城为点向四方辐射,凡是年轻出众之辈皆是榜上有名,王峰的出现确实令人不解。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是众人一致的疑问,甚至一度猜测王峰是某个家族隐姓埋名的年轻至强,此番是隐姓埋名历练,不想被外人洞穿身份。

    不过柳浪无视这些,他当务之急要做的是为自己的弟弟讨回公道。他要挑战王峰,要将后者踏在脚下,为自己的弟弟报仇雪恨。

    “你必须接受我的挑战。”柳浪再度重复一句,满脸杀气。

    王峰缓慢的抬头凝视柳浪,语气不咸不淡,“我没兴趣。”

    “你不敢?”柳浪冷笑,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王峰还是避而不战,想必也不是什么惊才艳绝之辈。只怕在第六谷口是用了某些见不得人的把戏,一旦面临正面交锋就要露馅了。

    “轰。”

    柳浪全身展开巨大的气浪,又向王峰踏前了一步,“别让我瞧不起你。”

    哧。

    王峰眉目一撑,两道锋锐的光自瞳孔深处射出,随即他的额骨在发光,发亮。一道璀璨犀利的竖纹嗖的一声斩向虚空,绽放无量神光。

    柳浪突然神识遭受剧烈阵痛,嗖的一声退出数丈,刚欲出手,忽然全身一片冰寒。

    嗤!

    一道犀利的光再度从王峰的额骨射出,惊世夺目,像是一柄仙剑从他的额骨斩了出来,璀璨到在场所有人都目光刺痛,几乎撑不开眼。

    “神识攻击!”

    也不知道谁惊呼一声,凝视着王峰额骨的那道光,一脸惊骇。随即又有眼尖的人发现王峰的额骨隐现一道竖纹,正在缓缓撑开,飞射出绝世杀光,似乎要将天地击沉。

    “神纹。”

    “我的天,他经由凝聚出了神纹,刚才那一击果然是神识发出的。”

    此地忽而陷入诡异的死寂,长时间的沉默代表众人心中剧烈的震荡,一则不敢相信,再则是真的被吓到了。

    这已经不是神识初期凝聚表现的迹象,而后达到了高深程度,形成一定的攻击能力。

    “嗖。”

    王峰双目微微一动,隐现于两目之间的神纹迅速收敛,一切风平浪静。

    “嘶嘶。”柳浪倒吸一口凉气,神色僵硬,而后先前满腔的怒火如潮水般退却,再也不敢趾气高扬的向王峰示威。

    这种神纹已经初步形成自主攻击的迹象,假以时日大成之后,将会成为极强的战力之一。应对这样的敌手,柳浪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

    除非他与王峰有等同境界,并且让神识进入一定水准。

    “我们走吧。”王峰示意吴德随后,并不将柳浪的挑衅放在心上。现在的他经历两道至关重要的洗礼,整个人的气质和境界进入一定的高度,不是什么样的小角色都能逼迫自己动手。

    柳浪心绪激荡,王峰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自己一下,这种强烈的屈辱感让他五指发白,奈何对手太强,终究还是不敢妄动。

    嗖。

    王峰身影一收,一路向前。

    外门赵家以及铁剑宗苏叶一流,已于先前离开场地,莫长天则是在更久之前就脚底抹油,跑的踪迹全无。

    “嗡嗡嗡。”

    大风如鼓,肆意轰鸣。

    王峰和吴德沿着一条河岸笔直向前,前进数百丈后,一座浩瀚的建筑在大风下肃然静立。实在是太浩瀚了,竟然比外围的巨人城还要大到无边。

    “怎么会是一片建筑群?”王峰讶异,他原本以为万兽林应该是一片丛林,却没想到核心区域会突兀的出现一片建筑群,并且非常浩瀚。

    吴德也是一知半解,无法答复。

    两人前进了数百丈后才发现端倪,原来在那浩瀚无边的建筑群中,有成片成片的参天古木傲然而生,动辄高达几百丈的山岳更是此起彼伏。

    不过这些山川古木,竟然无一例外的全部扎根在建筑群中。

    古木山川的脚下不是细碎的沙土,也不是石块,而是纷纷倒塌的砖瓦红墙,亭楼宫阙。这完全是一处废弃的城池下新近成长的丛林地带。

    万兽林应该是后人为此地取的名字,在这之前,这座被毁灭的城池没有半点生机。

    “哗哗哗。”

    一面残破的飞扬的旗帜,在大风下卷动,不住飘摇的旗杆上,是密集的藤蔓,一层一层缠绕而上,将整个旗杆渲染的绿意昂然。

    再往前,无数的树木顶破砖瓦的覆盖,在它们身上撑开柔软的枝蔓,于微风下偏偏起舞。

    “新生的希望和死寂竟然并存,这到底什么鬼地方。”王峰惊讶,这些渲染天地的绿意确实为万兽林带来了新生的气息,但处处残垣断壁的存在,又为这里添加一抹死寂和颓然。

    残砖断瓦和新柳绿树共处一地,颇为矛盾。

    哒哒哒。

    王峰和吴德一路前进,落身于一块巨大的城门下,实质城门已经坍塌,昔年雕刻在石壁上的字体已经腐朽。

    沿着城门进入,一望无际的荒凉残破的景象,映入眼帘。

    “哧。”

    王峰顺手抚摸城门,触体森寒,竟然还有莫名符号惊现,然后遇到微风,变成一团火光,立即化成灰烬。

    “这里好像是被某位超级强者覆灭了。”王峰低声嘀咕,颇为震撼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即他想到进九道谷观摩的那一处画面,有绝世战枪在苍穹下震荡,令神秘岛屿崩溃,化成历史的烟尘。

    难道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吼。”

    陡然一声滔天震动如瀚海大潮,于虚空中卷起一道黑色大风暴,就这样轻描淡写的震踏了数片建筑物。

    王峰双目一凝,发现那是一种拥有超级飞行能力的妖兽。随即有无数道人影追着那片黑色大风暴,要将去捕捉。

    当下的万兽林已然没有禁空限制,任何修士可以自行飞跃各地。

    嗤嗤嗤。

    下一刻,有漫天的血迹在天空绽放,洒落于城下,血腥味扑面而来。

    王峰蹙眉,他覆盖出神识,竟然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气血之力,很强大很澎湃,像是风平浪静下的海啸,一旦发飙,绝对会将天地覆灭。

    “宵小人类,敢侵犯尔等修身养息之地,找死吗?”一道怒斥形成音浪,震得诸人心神不稳,差点跪倒。

    王峰倒吸一口凉气,“天兽!”

    这绝对是天兽,灵智已经发展全面,不但战斗力强大,还能言语,能与人类正常交流,不存在任何障碍。

    “万兽林果真有天兽。”吴德也是心悸,握了握手中的战矛,有兴奋也有惊恐。

    嗖嗖嗖。

    成百上千道身影自各个地方飞跃而起,朝着那片黑色风暴扑去,想来是要动手,捕捉天兽。

    天兽号称战兽,一旦划归为坐骑,对修士的战斗力呈几何的方式增长,这等莫大的诱惑,几乎让所有人心神失守,直接动手。

    “嗤嗤嗤。”

    漫天犀利的光束在天穹绽放,一道道,一束束,杀气冲霄,非常炫目。

    “小祖宗耶,上不上?”吴德紧张的问向王峰。

    王峰摇头,“不要妄动,这天兽很强,现在扑上去就是找死。”

    王峰毕竟有强大的神识,能够捕捉到外界难以轻易察觉的危机,他可不想为一头无法降服的天兽,无端送命。

    “我们先四处逛逛。”王峰看一眼天边巨大的风暴,选择蛰伏。他不是那种为了目的就忘记一切危机的人。

    “哧。”王峰和吴德化成一道流光,向城池核心地带挺入,不到一息间,一处半面塌方的楼阁阻挡在面前。

    轰。

    王峰出手,一道犀利的剑光击中这处楼阁,然后成片倒塌。紧随一阵阴森寒冷气息扑面而来,扑来的还有一块不曾锈蚀干净的牌匾,藏经阁!

    “藏经阁?”王峰先是蹙眉,然后一喜,这竟然是一处覆灭的藏经阁,按照这片建筑物的浩瀚程度,必然有稀世经文。

    哗哗哗。

    与此同时,外围也有人发现这边异状,联袂出现。

    王峰神色不变,与吴德相继进入。

    “呼。”

    成片的灰尘在飞卷,在弥漫,空气中都带着腐朽,干涩的味道。这座楼阁实在是太大了,除却表面的建筑物,地下还有数层,由一条石阶绵延而下。

    “哈哈,终于可以找宝贝咯。”吴德搓动双手,一双眼睛泛出贼光,他大步前行,刚欲跨过石阶,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细碎的刺啦声。

    “小心,有机关。”王峰心神一凝,大手挥动间,将吴德拉回身侧。

    哧。

    一柄丈许长的秀剑横空出现,瞬息崩杀一位年轻的修士,这柄剑穿过他的太阳穴,带出食指粗细的血光。

    嗤嗤嗤。

    随后有成片的秀剑如雨般飞射出来,将虚空都击穿,杀气凌冽森寒,让人不自觉的心神紧张。

    “嘶嘶。”

    附近各路修士倒吸凉气,面露警惕之色,不敢妄动。一时间,此地沉寂无言,唯有阵阵急促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