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嗤。”

    随着最后一柄秀剑斩开虚空飞卷的数道烟尘,现场蓦地又陷入一片长久的死寂。这块石阶衔接地下藏经室,全场不过一百丈,距离很短,可无人敢率先动身。

    不过这些人包括王峰在内都不准备离去,凡是藏匿于地层的宝术都具备极高的价值,值得冒险。

    “怎么办?”稍显模糊的场地中,有人轻声道。

    因为这里光线昏暗,只能凭借细微的声音大致判断这人所在的方面,至于相貌面容很难看清。这句话说出后,又是一道森冷的声音响起,“先丢个人下去试试机关。”

    这道声音很森冷,随即蓦地两道锋锐的目光对转向吴德,“是你先触碰的机关,你去试。”

    吴德心神一紧,额头渗出冷汗。

    “嗖。”模糊的光景中,一只大手探了过来,要将吴德擒住,扔下石阶,去激活所有的机关。速度很快,瞬息就临近到吴德面前。

    “你敢。”

    王峰爆喝一声,五指并拢如刀,一掌就切断了这只大手进攻的方向。随即烟尘大作,成片的楼阁被这一击震踏,化为更为密集的尘埃,于四面八方卷动。

    “找死吗?”那道森冷的声音怒斥,蓦然斩出一柄刀,雪亮光芒一闪,瞬间将两人模糊的面容照的清晰无比。

    那是一张极为粗犷的面容,像是常年经历风沙席卷,肌肤颜色暗沉,唯有一双瞳孔,射出骇人的光,非常具备震慑力。凡人只要看一眼,就会双股打颤,不敢直视。

    “大魔神!”

    同一时间,模糊的场地爆出一声惊呼,很匆忙很惊恐。王峰先前在外围造成极大的轰动,自然有很多人认识他。

    “陆天狼小心,这人是大魔神,不要招惹。”这道惊呼的声音以极快的速度提醒这张拥有粗犷面容的男子,随即刀光尽敛,四方陷入沉寂。

    “阁下为何拦我?难道欺我陆天狼无能?”陆天狼森冷的声音传开,有质问的意思。

    王峰目光开阖,语气同样森冷道,“你动我的人,还需要这么多废话?”

    “你的人?”陆天狼一阵意外,似是不解的上下凝视吴德,随即嘲讽道,“这么弱的随从,简直是累赘。”

    吴德被呵斥的一阵脸红,奈何不敢言语。

    嗖。

    模糊的光线中,一只如蒲扇般的大掌携带漫天金光,轰然拍击过来。

    陆天狼神色一变,抬手对轰,蓦地一股澎湃的巨力撞进他的虎口,以难以想象的摧毁力震的他臂膀微颤。

    “轰。”

    陆天狼一脚踏下地面,那股摧毁力被就势引导入地下,惊闻地面一颤,瞬间呈现一道蜘蛛网,以陆天狼的脚心为点蔓延向四面八方。

    “嘶嘶。”陆天狼倒吸凉气,这一掌的霸道气势超出他的认知,在经由臂膀弱化的程度下还能震碎脚下的地面,威力太强。

    “果真不好招惹。”陆天狼低语一声,看待王峰的神色都变了。

    “诸位不要动怒,请友好相处。”旁中有人打圆场,不希望陆天狼和王峰正面交锋,毕竟是两大强者,一旦放开手打起来,本就摇摇欲坠的藏经阁只怕会彻底覆灭。

    后续影响太严重,必须制止。

    “你没事吧?”王峰不理陆天狼一众,关切看向吴德。

    吴德摇摇头,表示无恙。

    “接下来怎么办?石阶有机关,贸然进去很危险,需要人工试探方可进入。”陆天狼身后有修士担忧的言语道。

    “我来看看。”

    便在这时,一位相貌普通的年轻男子出列,在石阶方向,食指不断点动,并凝聚出一道道符文,于石阶侧旋转,像是在印证什么。

    这位年轻修士的手法很玄妙,数个点位走动,石阶下传来数道脆声,有机关被破除,失去攻击性能。

    “这人是布阵师。”吴德小声道。

    王峰低语,“布阵师?”

    “布阵师擅长借助外围环境,甚至天地大势布下玄妙阵法,手段非常高明,往往能出其不意,剑走偏锋。”吴德继续道,“这些机关牵扯到些微的阵法布置,他能成功破解。”

    “这类人一般被各大豪门家族拜为客卿,是一种钻研奇门遁甲的特殊修士。”

    轰。

    不多时,石阶成片坍塌,有无尽的光芒破碎,逸散而出的杀气也很快消逝干净。先前沉默的诸人终于长出一口气,而后鱼贯般涌入底层,朝着藏经阁密室走去。

    “跟紧我。”王峰示意吴德跟进,以免出现意外。

    藏经阁密室因为早些年遭受攻击,保存已经不完善,由檀木打造的稀世书架已经腐蚀的七七八八,杂乱无章的摆放在各个地方。

    “可惜了这些秘籍,已经腐烂了。”有人长叹,面露哀色,这些秘籍一旦失去常年的人工维护,不出数年就会腐朽。

    何况万兽林的建筑物存在少说也有几百年,再玄妙的秘籍也经受不住岁月的侵蚀,化为尘埃。

    王峰和吴德一前一后,在四侧寻找,一阵费力后满脸失望。

    “年岁太久了,都腐烂了。”王峰摇摇头,然后覆盖出强大的神识搜寻,骐骥能找到漏网之鱼,毕竟这里不是寻常地方。

    “咦?”经由一番寻找,王峰还真发现端倪,不过不是秘籍而是一颗夜明珠,表面蒙尘,仅有些微光束闪烁。

    王峰身影一收,探出大掌捞取夜明珠,他放置掌心仔细观摩,并没有实际价值,仅是寻常的照明物。刚欲顺手丢掉,吴德一把抓走,“这玩意能兑换点金石,不要浪费。”

    “守财奴。”王峰瞪了他一眼。

    轰。

    突然一阵颤动,有一根巨大的台柱轰然坍塌,密室为之颤了三颤,王峰心神一凝,在台柱的边缘发现一本秘籍。

    他迅速靠近,一把抓拢,刚翻开数页,纸面以飞灰的形势在腐朽。速度太快,他还没来得急看几眼,全部消逝。

    “嗯?”有人眼尖,发现王峰这边状况,随即张口就大声道,“你发现了什么?”这一声似乎故意在吸引旁边人的注意力。

    嗖嗖嗖。

    此话一说出,顿时引起在场数十人的注意力,无数道目光不善的视线投射过来,全部落在王峰身上。

    王峰汗颜,貌似被人针对了,不过无惧。

    “什么情况?”一位气势凶悍的紫衣男子走近,询问心神紧绷的众人。

    一位年轻修士开口道,“我刚才发现他寻到一本秘籍,在观摩了数眼后,迅速将其粉碎。我有信心认为他在销毁证据,想独占好处。”

    紫衣男子默默点头,然后看向王峰,“大家同处一室,得到的东西应该共享,你得到究竟得到了什么?请速速道出口诀,让我等一起领悟。”

    王峰淡笑,“如果我说没有,你们相信?”

    “狡辩,我明明看见了。”

    “胡言乱语,你想独吞好处吗?”

    王峰仅仅回了一句,边侧顿时响起数道为之激愤的声音,一口咬死王峰得到了一本秘籍,在记住口诀后将其销毁了。

    这个时候陆天狼也走了过来,他不问事情缘由,淡淡朝着王峰道,“交出来吧。”

    “我等这么多人,你应该看得清形势,难道要逼我们一起动手吗?”陆天狼朝后一步,与紫衣男子齐肩,一左一右的看牢王峰,不让其离开。

    王峰无声而笑,这帮人真是眼红到失去理智,仅凭一位修士的主观判断,就开始针对自己。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笑什么?还不速速道出口诀。”紫衣男子神色微怒,有点急不可耐道。陆天狼也是眼神警惕,有随时出手的准备。

    “我再说一遍,没有。”王峰道。

    “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了。”先前出言引起众人关注的男子摇头,一口咬定,他沉声道,“你在撒谎。”

    “诸位不要相信他的言语,他分明就是在撒谎,不可信。”这位全名唤作木修的男子神色坚定,认定王峰所言虚假。

    “哧。”王峰眸光一扫,逼视向木修,“你哪只眼看见了?”

    “全看见了。”木修先是沉息一口气,态度不放松一口咬死,他身后的陆天狼阴仄仄的微笑,始终盯紧王峰。

    王峰感觉事情古怪,他不言不语,突然撑开神识,一簇光瞬间禁锢木修,后者神色煞变,遭受一股刺痛的攻击,七魂六魄都不稳,像是要崩碎。

    这股神识攻击非常刺痛,比外伤还难以承受,以木修的境界水准根本没办法硬撑。王峰冷笑,“还不说实话?信不信我崩碎你的神识?”

    “你做什么?”陆天狼大吼,刚欲出手,木修突然张嘴一啸,脱口而出,“求饶过,是有人指使我故意针对你。”

    哗哗哗。

    此话一出,引起哗然,无数道诧异的目光看向木修,有点意外。

    “是谁?”王峰深沉一句,直接逼问。

    陆天狼神色一动,瞳孔闪现一抹杀气,他张嘴爆喝道,“你竟然诬陷好人,该罚。”

    一掌覆盖,当场将木修镇杀。

    “杀人灭口?”王峰心语,面无表情的看向陆天狼。

    陆天狼面不改色,拍拍手,“先前多有误会,得罪了。”

    随即他大踏步离开,不在意现场人的诧异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