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籽本物精华至盛至烈,虽说对人体有极大的裨益,但凡事都有一个限度。   以吴德现在的体质,仅能炼化一枚,过多无益。

    可即使如此,吴德还是嬉笑连连,非常开心。这种东西对他而言等若神物,珍惜无比,能得一枚已然是幸运至极。

    当下各路年轻高手环伺八方,偶尔有视线投射到王峰的身上,不过很快就偏移过去,生怕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走吧。”王峰示意吴德跟进。

    两百多枚葵花籽对于王峰而言,是相当丰厚的收入,不过以他成长的速度,吞食几十枚后就失去效果。

    他准备后面出了万兽林,找地方出手,以换取等价的点金石。

    高大的残破的场地,纷乱不堪,卷动的尘埃像是一场黄色大风暴,遮天蔽日。王峰和吴德相继无言,一路前行。

    “最新消息,天兽被截住了。”

    “有人准备动手降服,大家一起过去看看。”

    不多时,有消息不胫而走,直至五百丈外事发地段。王峰眸光一收,凝视向远方,随即身影微摇,瞬息消失。

    轰。

    暗沉的苍穹下,荡起漫天的赤色雨光,像是一团神火在燃烧,虚空成片坍塌,崩坏。赤色火焰中,时不时的传递出金器撞击的铿锵嗡鸣。

    哧。

    一道赤色雨光杀出苍宇,数个眨眼间就斩碎了一位长生境二重天的年轻修士。

    王峰抵达目的地,瞩目凝视后,惊诧的发现那竟然是一根羽翅,以强烈的冲击力,瞬息斩杀二重天修士。

    “噗。”漫天的殷虹血光闪纵,令此地腥味扑鼻,非常骇人。

    再看四面八方,早已汇拢数以百计的强者,个个气势凌厉,宝器尽出。他们或盘旋于虚空,或蛰伏于地面,牢牢的将这道赤色光雨围困在中间位置。

    “一头位居长生四重天的开山雕。”有人低声言语,道出这头天兽的来历。

    开山雕,一种拥有超级飞行能力的种族,浑身气血狂盛,成年开山雕更是霸气绝伦,据传羽翅一展,便能崩灭山川。进入大成境界,更是媲美神兽。

    这类种族向来是各大家族猎捕的理想坐骑,一旦成功降服,就能拥有难以想象的进击速度。

    “诸位,我等齐心协力,先拿下它再说。”一位年长的修士从中斡旋,试图将在场的所有战斗力都凝聚起来,以拿下这头开山雕。

    “愚蠢人类,本雕功参造化,位居法相之境,谁敢上来?”开山雕声线粗犷,带着凌厉的杀气,这头天兽天生灵智全开,不但口能人言,更能化为人形。

    不过化为人形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终极战斗力,所以他并未转变,而是以本体示人。

    “阶下囚也敢放肆?”年长修士呵斥,面露讥讽之色。

    王峰四下观望,发现不少熟人,外门赵家十数人,铁剑宗桀骜的门徒,以及莫长天所属的行风佣兵团团员。九成以上都是自带队伍,并不是类似王峰这等喜好单打独斗的。

    这些人瞳孔中都射出蠢蠢欲动的光,显然都想降服开山雕,作为他的第一任主人。

    “看来有一场恶战啊。”王峰后移数步,准备闻风而动。

    砰。

    虚空中,赤色光雨突然撑开,形成巨大的光幕,然后一阵席卷,割碎无尽宝器。

    这是开山雕以尖锐的羽翅,强行撕裂突破口。他的羽翅通体赤红,流散惊艳光泽,每一片都像是一柄可独立参战的金刀,非常狂霸。

    “送尔等上路。”

    开山雕仰天大吼,一展羽翅,杀气如拦江大坝决堤,倾潮而下。

    “休得放肆。”一群人爆喝,联手起来,一刹那虚空到处都是交织的影子,凌厉的杀机更是层出不穷,一道道飞射而出的光,几欲打裂整个虚空。

    “哧。”

    铁剑宗叶苏出手,他大剑一挥,封住苍穹,当头一剑与开山雕撞击于一处,爆出阵阵赤色火星,在虚空中燃烧,消逝。

    “我等也动手。”

    外门赵家出手,一连数十位高手倾巢而出,打出最强攻击。

    嗖嗖嗖。

    金兀康,双生子,独臂人,剑尘等年轻一辈翘楚也是联袂而现,抬手就布下至强攻击,将天边那道赤色光雨遮掩。

    铿锵。

    开山雕展开羽翅,在有限的空间纵横,所到之处血雨溅落,极为血腥。不得不说这头开山雕极为强大,尤其是浑身羽翅固若金刀,杀伤力超出想象力。

    “噗。”一位速度稍慢的年轻修士被一片羽翼斩中,肉身撕裂,然后羽翼穿体而出,再度刺杀一位修士,至此这片杀气凌冽的羽翼才失去攻击力。

    不过开山雕实在太强了,位居长生四重天,这等修为又称之为法相之境,能凝聚天地法相,杀伤力非常之大。

    轰。

    开山雕杀出真火,在天地间加快速度,层层赤色流光真的像是一轮神日在燃烧,将虚空洞穿数千丈。不断有防御薄弱的修士战死,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杀。”

    “诸位还请尽力。”

    有人在嘶声大吼,为出手的众人打气,但起到的效果太微弱,像是用星星之火去剿灭浩瀚汪洋,不现实。

    轰轰轰。

    铛铛铛。

    天地巨震,宝器尽出,天苍被打出数种光泽,宛若彩绸般,在虚空融合,撕裂,再融合,不断重复单调动作。

    “吼。”

    陡然间,开山雕张嘴一啸,一簇烈火燃烧,那是开山雕体中的精火,杀伤力极为霸烈,一条火焰飞出,像是大龙在腾空舞动。

    哧。

    火龙飞纵,在虚空展现数千丈距离,横贯苍宇,宛若一道仙桥。

    “他要逃,拦住他。”铁剑宗叶苏大吼,发现事态紧急,因为这条火龙直接烧灭了那条方向上的所有强者,防御力降为零。

    “小祖宗耶,你不出手?”吴德靠近王峰,怯生生道。

    王峰摇头,“看看再说,开山雕还没展现极致战斗力,不宜出手。”

    这是王峰的一贯风格,在没有摸清对方的终极战力前,他不会武断行事。何况各路高手尽出,对付前期的开山雕,绰绰有余。除非后者法相皆开,大杀四方。

    “哐当。”

    刹那间,一柄淡蓝色的战枪横空而现,在虚空一阵摆尾,瞬间击中开山雕的后背,将其震得差点坠入地面。这柄枪通体都在散发幽冷的寒气,非常霸道。

    王峰诧异,这是赵勾在出手,外门赵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

    “看你往何处跑?”赵勾风姿飘渺,双手抖枪,漫天枪花封锁四面八方,令开山雕前路尽毁,再度陷入包围圈。

    “找死。”开山雕暴怒,羽翅一展,竟然化成成千上万道血色大剑,剑剑朝天,杀意如海啸,令四地陡然失声。

    “法相天地。”有人爆喝一声,声线不稳。

    “速退,这头天兽要发飙了。”

    “快走。”

    这里彻底暴乱起来,先前意气风发的各路高手四下逃窜,奈何万千血色大剑杀势已出,无人能阻挡。就是一直冷眼旁观的王峰都心神一紧,转身就走。

    “嗤嗤嗤。”漫天血剑带着殷虹的血迹在虚空绽放,一个眨眼就折损二十位修士,杀伤力超出想象。很多人心里直接毛了,仅有一个念头,逃。

    “小心。”突然间,一道急促的声音在王峰的身后响起,似在提醒于他。这声音很清脆,是女子玲珑般的柔嫩细音。偌大万兽林,唯有赵诗音一位女扮男装的女子,自然不会猜错。

    “借兄台肉身一用,替我拦住开山雕的血色大剑。”与此同时,一道森冷的声音从王峰的头顶传过,然后布下一道光幕,要将王峰当做肉盾。

    王峰当场就怒了,竟然有人敢在他的头上动土,他凝目一瞧,竟然发现此人正是于藏经阁发生矛盾的陆天狼。幸好有人提醒,让他本就迅捷的反应做出更快的应付手段。

    这一声提醒算不上雪中送炭,但足以称之为锦上添花。

    “你想死,我让你死。”王峰怒啸一声,抬手撕裂漫天光幕,一拳就锤击过去。

    陆天狼恼怒,将怨气撒到先前提醒的赵诗音身上,“臭娘们,你坏我好事,我杀了你。”

    “你敢。”

    王峰爆吼一声,浑身撑开黄金光,一拳如电,直接轰扫过去。拳势贯穿苍宇,带出炫目刺耳的光芒,宛如天地劫罚临尘,要劈杀一切虚妄。

    “噗。”

    陆天狼猝不及防,被抡空击飞数百丈距离,砸入一片残破的建筑群中,扬起漫天的灰尘。他胸口都坍塌,根骨成片断裂。可想这含着怒气的一拳,有多么令人心悸的杀伤力。

    “嗖。”

    王峰身影一展,一把拉过同样被血色大剑追击的赵诗音,而后卷起另外一路疯狂逃窜的吴德。最后脚步一点,迎着陆天狼先前坠落的方向追击而去。

    他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接连带起两人,速度毫不耽搁,随即一冲而过,避开血色大剑的追击,成功逃过。

    “陆天狼,你今天不死,我大魔神枉为人。”王峰一声爆喝,震得天地激荡,漫天金光冲霄而起,气势惊人。

    “嘶嘶。”

    陆天狼倒吸一口凉气,暗暗懊悔,不该招惹这位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