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王峰身影一敛,落于一处复杂的建筑群,直接覆盖强大的神识,搜捕陆天狼所在的位置。

    下一刻,王峰抬手一掌,将前方数幢高大的建筑物连根拔起,一道仓皇的身影鱼跃而出,摇摇欲坠的飞向远方。

    “哼。”王峰冷哼一声,也不焦急,就这样慢慢的在后面跟着。

    先前一刻,开山雕撑开法相之境,极限杀伤力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力,各路高手直接被打散,藏匿于四面八方。

    王峰所在的位置正好有数十人分布在各个方向,只是不等他们稳定心神,一身潋滟金光的王峰像是一尊战神浮现,每踏一步,地动山摇。

    他气势太浩瀚了,以至于刚刚避开一劫的众人,再度陷入震撼。

    “给我滚出来。”王峰起手通天掌术,肉身之力展现到极限,将前方数百丈的地面都掀翻。太霸道了,附近的修士都被吓了一跳。就连始终被王峰撑开的气罩保护的赵诗音和吴德,都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杀意。

    “噗。”

    陆天狼的身影在前数百丈的距离隐现,他踉踉跄跄的前行数步,一脸骇容。

    “这家伙真是睚眦必报。”陆天狼心中苦涩,先前试图拿王峰当肉盾,真的是临时起意,可没想到招惹出这么严重的后果。

    王峰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自己死。

    轰。

    虚空中,一道赤色的光幕遮拢在头顶,那是开山雕盘旋四方,在寻找先前对自己出手的各路修士。这等飞行种族向来睚眦必报,一旦被粘上,很难摆脱。

    “这里没你要找的仇人,滚。”王峰抬头注视开山雕一眼,直接霸气的一句滚,震得虚空都在决裂。

    开山雕血红的眸子闪现一抹厉色,不过在权衡双方战力后,竟然移动庞大身躯,转身离开,唯留下道道残光在缓缓浮动。

    “这……”

    “直接将开山雕呵斥走了?这也太霸气了吧。”

    远处,一群修士发呆,看着远去的开山雕,心里震撼无比。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连开山雕都忌惮?不愿横生节支。

    王峰面对此举无动于衷,他的目标是杀陆天狼。

    “给我滚出来。”

    王峰五指铺开,如五柄金刀斩落,再度将前方浩瀚的建筑群击碎。

    “噗嗤。”陆天狼张嘴就咳血,一脸骇容,他好歹是强者,何时被人追的如丧家犬?这简直是耻辱。

    奈何王峰的战斗力太强,他根本无法抗衡。

    “后生住手,不可枉杀!”便在这时一道急迫的声音响起,紧随而至的是一位青衣中年人,正是先前组织各路高手对开山雕动手的人。

    “住手?”王峰嗤笑,对视此人,“你在说笑话?”

    “老道胡英,乃巨人城城主府的客卿,可否给我一个薄面?此事就此作罢?”本名为胡英的中年男子沉声道。

    胡英此举确实有自己的考虑,当前围捕开山雕战死的人实在太多,以至于战斗力严重折损。如果这个时候内部再残杀,对这次计划真的百害而无一利。

    何况陆天狼是巨人城少有的成名之辈,必须保住。他希望以自己的威望,劝服王峰放手,不要追究此事。

    吴德在一旁为王峰解释,“他是巨人城一位颇具威望的修者,常年组织各路修士进驻万兽林,很有能力,大部分家族和宗门都很敬重此人。”

    哒哒哒。

    陆天狼却见有胡英出面,不再逃窜,而是转身落到王峰所在的位置,冷漠的与之对视。

    “后生,现在局势复杂,不可内部残杀了,放手吧。”胡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娓娓道来。不过此人说话虽然动听,但言语中那股自以为是的仪态,令王峰不喜。

    他动辄便是给老道一个薄面,似乎自己的面子很大,很吃得开。

    “你可知他对我做了什么?”王峰怒吸一口气,面无表情道。

    胡英讪讪一笑,打圆场道,“先前的事肯定有误会,不要再追究了,权当看在老道的薄面上,就此放手吧。”

    王峰冷笑,“他想杀我,你让我放他?真是可笑。”

    陆天狼一边修复塌陷的胸骨,一边强词夺理道,“谁说我要杀你?我只是借你身体一用,谁晓得你反应这般激烈。”

    “分明是你太敏感,做出的反应过于激烈。”

    “你看吧,我就说是误会。”胡英淡淡笑道,“现在解释清楚了,不要追究了。”

    “可是他明明要杀……”一旁的赵诗音小声嘀咕一句,欲言又止,被胡英一个眼神狠狠的瞪了回去。

    时下,附近的很多修士也聚拢过来,七嘴八舌的议论,有人宽慰王峰以大局为重,不要因个人恩怨误了大事。有人言道王峰太敏感,简直在无理取闹,呵斥他不要再为所欲为。

    更有甚至大言不惭的断定一切都是王峰在挑衅,陆天狼身负重伤需要他负责。

    “呵呵。”王峰嘴角挂起的冷笑越来越浓郁,这些议论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明明错不在他,现在反倒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胡英刚才沉默,现下见王峰情绪有所好转,又是一句给老道薄面作为开场白,“此事就此揭过,不要再追究了。”

    “你说完了就完了?”王峰火了,他彻底发飙,“且不说我不认识你,就算认识,凭你的薄面就能左右我的思想?你算那根葱?滚开。”

    胡英面色一愣,随即声音变得阴沉道,“后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竟然不给胡叔面子,太胆大妄为。”陆天狼也匆忙脱口,呵斥王峰。

    “胡叔?”王峰一瞬间明了,笑意更浓,“原来是故交啊,真以为一个胡英保得住你?我要杀人,谁敢拦?”

    轰。

    王峰跨前一步,全身气势大增,他起手一拳撕裂虚空,直接砸向陆天狼。

    “你敢。”胡英见双方撕破脸,准备出手,不料王峰转头一个凝视,竟然令他神识不稳,错逢最佳出手时机。

    “噗。”漫天的血迹绽放,王峰一拳打穿陆天狼的胸腔,撕裂他的根骨,速度太快了,很多人反应不及。

    “你。”陆天狼点指王峰,“胡叔,救我……”

    胡英却见这一幕,顿时浑身杀气,“你找死,敢一而再再而三无视老道的劝解。”

    哧。

    王峰眉目一撑,额骨发光,而后一道神识攻击惊得胡英面色一变,后撤数步,“这是?神识攻击,你竟然有神纹。”

    胡英心神再度失守,一脸骇容,死死盯着王峰眉宇间的那道竖纹,浑身微颤。

    “给我去死。”王峰五指并拢,掌若金刀,以极致的速度劈开陆天狼的额骨,当场将其镇杀,血红液体绽放如雨。

    “嘶嘶。”

    全场静若寒蝉,连呼吸声都显得极为压抑。王峰行事实在太霸道了,无视在场所有人的劝阻。

    胡英作为巨人城颇具威望的道人,此些年高高在上惯了,以为谁都会敬重他,甚至忌惮他。直到王峰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胡英才发现,在这一带还真有人不将他当回事。

    “你,你。”胡英胸腔起伏,忽然爆呵道,“你竟然无视老道的话。”

    “你再废话一句,我连你一起杀。”王峰道。

    胡英面色一变,渐而满脸怒容,这简直欺人太甚,他沉声爆喝道,“你可知我是谁,敢用如此口气对老道说话。”

    王峰摇摇头,直接无视胡英,带着吴德和赵诗音转身就要走。

    许久,才传来他淡淡的一声言语,“你心里要是不爽,尽管出手,谁怕谁是孙子。”

    胡英神色一震,而后化为满面的阴沉之色,“这小子竟然凝聚出神纹,这太逆天了,到底什么来历?”

    人影渐去,胡英终究还是没敢动手。

    “多谢刚才的提醒。”路途上,王峰向赵诗音道谢,他眼神诚挚,态度和善,一改先前凌厉果断的气势。

    赵诗音吐吐舌头,柔声道,“其实以你的实力,我那句提醒简直是多此一举,有什么好道谢的。”

    随即她眸光如水,好奇的上下打量王峰,继续问道,“你真的叫大魔神?”

    王峰摸摸鼻子,“我叫王峰。”

    赵诗音哦了一声,自我介绍道,“赵诗音。”

    双方一阵言谈,随后场面陷入尴尬,王峰心神一动,猜测道,“记挂你哥哥?”

    赵诗音点点头,言语仓皇道,“我跟我哥哥被冲散了,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万兽林如此大,我,我有点害怕……”

    她本就是随赵勾进来,以求见见世面,个人实力并不强。不料出现这么大的危险,一下子让她有点惊慌失措。

    王峰微笑,“不介意的话,我们三人一起。”

    “可以吗?”赵诗音大眼睛眨动,有点怯生生道。

    吴德又嘴欠,他哈哈笑道,“美女相伴,自当欢迎,一起走吧。”

    “嘿嘿。”赵诗音吐吐舌头,低头紧随王峰的步伐,不紧不慢,刚好丈许距离,时不时的抬头看看王峰,神色婉转。

    本就豆蔻年华的少女,面对横空出世,英姿勃发的盖代人雄,颇为好奇。此举无关情愫,无关其他,仅是单纯的猎奇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