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诗音一身华容锦服,满头乌丝被帽子遮掩,一双大眼睛时不时的眨动,使她整个人气质空灵,又有些许英气。   .

    兴许是先前不熟悉,在彼此交流数刻后,小姑娘顿时活跃起来,不断与王峰交谈,时不时的还吐吐舌头,似乎在暗中恼烦自己话太多了。

    “小丫头片子真可爱啊。”老梆子吴德杵着战矛,偶尔的向王峰挤眉弄眼,故意给两人适当的空间交流。

    王峰瞪眼,不言不语。

    老梆子嘀咕一句,不识好人心。

    赵诗音好奇的看着年龄差距太大的两人,咯咯轻笑,先前因失去哥哥庇护的惶恐,也渐渐放之脑后,不再担忧。

    自进入万兽林,连番开战,真的是从早上打到晚上,时下月色西沉,已然入夜。天际有闪烁的星辰爬上星空,在绚烂的苍穹下闪耀独特的美丽。

    “今夜休整吧。”王峰建议,不准备继续赶路,他要调整一下状态,以保持自己的巅峰战力。当下急需心神放松。

    赵诗音和吴德皆以王峰为主心骨,自然没有异议。

    他们在一处略微凸起的山丘地带作为休憩点,附近空寂,视线开阔,能一眼看到入夜下万兽林别具一格的沉寂感。

    嗖。

    吴德伸手一展,拿出自带的干粮,开始准备伙食。因为先前进驻的时候考虑到耽搁的时间会很长,在物需方面准备的很充足。

    三人环绕袅袅升起的篝火,开始饮用。

    随着夜幕不断加深,附近出现成批量的修士,四下寻找休憩点,准备就此对付一晚。王峰对于这种状况,没有过多异议,本着进水不犯河水的心态,作壁上观。

    “哎,这次万兽林战况还真是惨烈,竟然第一天进入就死去这么多人。”吴德幽幽一叹,回忆起白天围捕开山雕那一幕,心有余悸。

    那一战至少损失近百修士,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一辈。

    “不知这开山雕最后会花落谁家,万兽林很少出现天兽啊。”吴德一语点出核心,让王峰陷入沉思。

    先前一战,他估量出开山雕的终极战斗力还有上抬空间,这等天兽本就不好降服,后面只怕要伤筋动骨。

    不过他现在更关注的是万兽林的来历。

    既然吴德不知,兴许赵诗音了解,他随即问道,“你可知万兽林背后的秘密?我看这片林园并没有表面上那般简单。”

    不想这句话直接让赵诗音变色,她沉默一瞬,摇摇头,“那是禁忌事件,不能提,以免泄露天机引来劫罚。”

    “这么邪乎?”吴德吓了一跳,面容微变。

    王峰无奈,赵诗音的神态摆明是不敢说,他也不好强求,就此作罢。

    赵诗音兴许是暗自恼烦自己让场面陷入尴尬,轻声抱歉道,“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说。”

    王峰诧异,这豆蔻少女心思太敏感,一时间让他心中有异样的感触,“没事,对不起说的就太过了。”

    赵诗音长出一口气,握着吴德递送过来的食物,细声咀嚼。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赵诗音忽然神色一放,压低声线道,“我哥哥他们这次来万兽林,为的并不是开山雕,另有他物。”

    “嗯?”王峰眉头一立,颇为不解,“难道万兽林出现的开山雕不是重头戏?还有其他更为强大的天兽?”

    一头开山雕就给数百位修士带来极大的隐患,若是有更为强大的出现,岂不是要将万兽林踏平?他不敢相信那种画面的发生。

    吴德也是不解道,

    赵诗音道,“家族在一个月截获到一条消息,说在东都最东处,有一头绝世大妖逃出昔年镇封他的大阵,一路逃窜进了万兽林。极有可能在万兽林修生养息,一旦恢复过来,将会给东都带来严重影响。”

    王峰蹙眉,这句话信息面太窄,无法给出具体判断。

    大妖为何物?封困他的大阵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既然是一头绝世大妖,派遣部分的修士就妄想猎捕这头大妖?不怕全军覆没吗?

    “只是据传,信息不一定作准。”赵诗音小声道,“我哥哥他们进来就是实地考察一番,家族的精锐高手全部严阵以待。”

    “若真的发现蛛丝马迹,一日内就会遣派绝世高手进驻。”

    “我赵家,以及铁剑宗等上得了台面的教门,都知道这件事,至于其他的组织,根本毫不知情。”

    王峰和吴德对视一眼,惊感这件事不简单,开山雕的出现仅是冰山一角,更大的波澜兴许还在后面。

    “那头大妖到底是什么?不知道吗?”王峰道。

    赵诗音摇头,“不知道。”

    “看来万兽林还有好戏啊。”吴德龇牙咧嘴,一脸无所谓,他本就实力不高,这种事件不是他可以参与进去。倒是王峰有一争之力。

    “小祖宗耶,要不咱抓了开山雕,直接离开呗?”吴德怂恿道,“反正这次进万兽林,获取的宝物已经很丰厚,没必要等后续发展。”

    “即使有缘看到,也只能干瞪眼,跟赵家和铁剑宗精锐人马较量,等若找死。”

    吴德说得的确是实话,也在理,更关键的是王峰当下在万兽林展现所向无敌的气势,必然会被大势力关注。尤其是铁剑宗,双方可是有恩怨在身。

    而且铁剑宗知道一个至关重要的消息,他是罪土之人,按照规矩是要进贡成为战奴。一旦被抓走,圈养成战奴,未来谈何在三千界扬名立万?

    王峰承认自己在年轻一辈实力很强,但面对那些上等流派,家族出来的高层人物,没有一战之力。三千界强者如林,他还没到横推一切敌手的地步,暂避锋芒才是王道。

    “先休整吧,若是后面状况不对劲,直接退走。”王峰道出自己的盘算,他有神魔九步,要离开的话,除非有心针对,不然抓他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番言谈,场面和谐。

    王峰咬着一株草根,抬头看天,双目露出烈烈战意。虽说才来三千界不久,但获取的各方面信息让他对这里有了些微的了解,也激发出更多的斗志。

    月色如水,一夜无话。

    第二日清晨,三人载着晨露,继续前进。

    浩瀚的万兽林依旧无边无际,根本没有终点,他们沿着一条荒凉破败的小道前行,路途中偶尔遇到一些修士,或错身而过,或友好点头,并无过多的交集。

    兴许是经历昨日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很多修士脸上布满倦容,甚至带着血痕。

    “听说了吗?昨天那头开山雕发飙,一路追杀过来,屠掉了不少对他动手的修士,哎,一路血光绽放,持续数个时辰啊,太残忍了。”

    “开山雕本就凶残,这一次真的被惹火了,竟然大开杀戒。”

    沿途有修士在交谈,传入耳朵的话语让赵诗音心神一紧,面露担忧之色。

    王峰心有所感,示意吴德去打探消息。这位老奸巨猾的家伙很善于打交道,三言两语就套出有用的信息。

    “铁剑宗死了几个,赵家没伤亡,据传你那哥哥发飙,单枪匹马跟开山雕打了数百招,全身而退,应该没危险。”这是吴德给出的消息。

    王峰眉头一凝,他想起赵勾的那柄战枪,相当霸道,竟能与开山雕横战数百招,想必这柄淡蓝色的战枪增加了不少的威力。

    “呼呼。”赵诗音听得赵勾无恙,心神放松,拘谨的神色展现一抹难得的笑容,整个人美得不可方物。

    这一笑,让王峰和吴德都一呆,心道这女子一旦成长起来,必将是祸水级人物。

    “对了,有人看到你哥哥他们一路朝南离开了,你看?”吴德没有说完这句话,而是看向王峰,赵诗音也怯怯的看向王峰,眼神期待。

    王峰微笑,“走吧,兴许能跟上。”

    “谢谢,真的谢谢。”赵诗音喜出望外,很感恩王峰的善解人意,一阵细碎的议论后,三人朝南而去。

    万兽林南方位置相对茂盛,诸多残垣断壁完全被枝繁叶茂的丛林覆盖,不经注意,很难发现埋葬在下方的碎石。

    不过越是繁茂的地段,妖兽,灵兽出现的频繁度逐渐递增,而去其中有部分超级种族,都是万兽林一霸级别的存在。

    “咦?那里有一座草舍。”吴德指向不远处,很意外。草舍不大,仅有三个房间,但外观完整,像是新近修葺的屋舍,没有任何岁月的痕迹。

    “谁没事跑这里建屋?隐居吗?”吴德咂咂嘴,觉得隐居的可能性不大,他大大咧咧道,“与山林数以万计的妖兽做邻居?这是找死吧?”

    这很奇怪,向来荒凉,鲜有人出没的万兽林,谁会无聊到在这里修葺屋舍?这很不符合常理。

    “过去看看。”王峰示意过去一观,不过他打头,以免有意外发生。毕竟吴德太弱,赵诗音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砰。

    不等三人临近,突然扬起一阵粗壮如大龙般的滚滚烟尘,王峰的脸色当即就变了。下一刻,场面气氛极具变化,肃杀而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