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鸟,继续上路。

    二秃子前面带路,王峰三人后续跟进。

    这头鸟虽说嘴上不靠谱,但奔袭速度竟然出人意外的快,相比那些天生拥有超级飞行能力的种族,并不逊色。王峰若不是全力展开神魔九步,基本追不上。

    这让他心疑,拥有这等极致速度的飞禽,绝非一般种族,难道真是孔雀?不过这造型也忒惨了吧?

    庆幸的是双方达成意愿,二秃子没有半道逃跑,也许是想借用王峰的实力去获取一些东西。这对于双方来说,各取所需,谁也不占谁的便宜。

    “嗖。”二秃子在一处茂密的山林奔袭三百丈,而后身影一收,巨大的身体划出半个弧形,迅速改变方位。

    “这里有昔年遗留下的一座大阵,很凶险。”二秃子指了指前方,正是他避开的地方。

    吴德表示不相信,一伸战矛,顿时一道雷光劈落,若不是站在外围,只怕当下就会化为飞灰。他沉息一口气,看待二秃子的目光变了变。

    “无需感谢本座,本座不领情。”二秃子愤愤的瞪视吴德一眼,语气不善。

    吴德嘟嘟嘴,一脸教诲道,“秃子啊,好歹是盟友,怎么跟仇人似的,这样不好,很不好。”

    “去你二大爷的,本座迟早有一天扒了你的毛。”二秃子摆摆身体,用红彤彤的屁股对视吴德,将其当成空气,懒得搭理。

    双方更改方向后,依然以二秃子为向导,一路奔袭。

    二秃子貌似对附近的环境极为熟悉,数个变更,竟然避开了三道陈腐的大阵。这些大阵虽然经历了漫长岁月,已然陈旧,但杀伤力丝毫不减,依然能形成有效的攻击力。

    王峰心有所想,询问道,“听说这里出现了一头天兽。”

    “天兽啊?”二秃子不痛不痒的嗯了一声,大大咧咧道,“那头开山雕嘛,本座知道。如果不是本座实力受损,早就降服成本座的坐骑了。”

    王峰摇头,“不是这一头。”

    “外界传言东都某个位置,有头绝世妖兽突破昔年镇封他的大阵,一路逃窜进了万兽林,貌似要需找什么东西恢复巅峰实力。”王峰将从赵诗音身上得到的讯息全盘脱出。

    二秃子闻言全身一震,迅速否认,“胡扯蛋,没有,绝对没有。”

    王峰讶异,二秃子的反应太激烈,像是刻意回避。

    “真的没有?”王峰不信邪。

    二秃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本座在万兽林没遇到极个别强大的天兽,肯定是谣传,嗯,谣传。”

    “你怎么会如此断言没有?”吴德质疑。

    “你二大爷的,这里没你的事,别瞎凑热闹。”二秃子眼色不善的瞪了吴德一下,很不爽这家伙说话。

    王峰和吴德对视一眼,略感奇怪,不过也不好继续追问。

    “嗯?”

    一路再奔袭数十里,二秃子止步,眼神仄仄的四方巡视,盯着前方。

    王峰靠前,竟然发现三具尸体,应该死去不久,空气中还弥漫着腥味,尸体上的部分血迹尚未凝固。

    “王叔叔。”

    突然间,赵诗音低呼一声,急匆匆的走过去,才刚了三步,愣在原地,一双眼睛吧嗒吧嗒的流眼泪。

    王峰讶异,他与吴德对视一眼,才看出端倪。

    这三人竟然是赵勾的人,曾在外围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死在了这里。

    王峰猜测,这三位赵家的人应该是脱离赵勾的队伍,出来寻找赵诗音,只是没想到在路途遇到了意外,竟然死在了这里。

    “血迹还没干,应该是才下的手。”二秃子嘀咕一声,忽然眼神警惕的连续倒退数步,退到王峰身侧。

    王峰抬头,发现一队数人同样穿着赵家服饰,与之对峙起来。领头的是一位女子,一身红色锦衣,眼神魅惑且带有邪性,颇为美艳。

    “哎呦,我的好妹妹,终于找到你了。”红衣女子轻笑一声,站在那里上下扫视赵诗音。

    赵诗音一抹眼泪,怯生生的躲到王峰的身后,浑身微微颤抖。右手发白的五指更是抓紧王峰的袖袍,低声道,“我怕,怕他们……”

    “妹妹啊,怎么见到姐姐就跑了?”红衣女子伸手点指赵诗音,“姐姐真伤心喲。”

    “诗音,听说你跟赵勾走散了,姐姐可是好一阵担心。”红衣女子继续道,“走吧,跟姐姐回家,别怕怕。”

    “不,不要。”赵诗音泪汪汪的眼睛盯着王峰,一字一句道。

    王峰颇为诧异,同为赵家人,怎么跟老鼠遇到猫似的,这反应实在太奇怪了。

    吴德解释道,“赵家不和,外人皆知。”

    “外门赵家在数年前分裂成两个派系,一个嫡系一个旁系,一直在暗中较劲,争夺家族的掌控权。”吴德继续道,“按照大家族的传统,最高权力都是嫡系接管,然而这些年赵家嫡系不争气,被旁系族人连番打压,已经危及到家族正统位置。”

    “赵勾和赵诗音是嫡系族人,尤其是赵勾三年前就被立为下一任的接班人,所以旁系的族人一直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要拔掉。”

    吴德说道这里,眼神怜惜的看向赵诗音,“爱屋及乌,她是赵勾的亲妹妹,旁系的人自然也憎恨她。”

    王峰暗中询问,“那这女子是谁?”

    “赵子怡。”吴德低声道,“赵家年轻一辈最强的女流,是旁系的主心骨,为人心狠手辣,在外界有毒蝎美人的称号。”

    王峰默默点头,暗中梳理清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样子这些人并不是真的来接赵诗音,只怕是图谋不轨。兴许这死去的三人也是赵子怡动手灭掉的。

    王峰本不想招惹额外的麻烦,但看赵诗音可怜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坐视不管。如果真的放任赵子怡带走赵诗音,等于眼睁睁的看着她送死。

    “妹妹啊,跟我回家吧。”赵子怡伸手,步步走向赵诗音,她全程无视王峰等人,没有刻意去打量。

    赵子怡身后一众家族人马,保持在十五人之数,实力强劲,是一股不弱的战斗力。这些人神态冷漠,气势雄浑,令人心悸。

    王峰却见赵子怡要接近赵诗音,他跨前一步挡在她面前,不言不语。

    “公子哥,你这是要做什么?”赵子怡这才正式打量王峰,她红唇微启,一脸不解,“我带妹妹回家,你拦着要作甚?”

    “没意思。”王峰耸耸肩,“人我会送到赵家,不牢你们费心。”

    “放肆,我赵家的事,你一个外人掺和什么?”赵子怡身后一位身材魁梧,面部有刀疤的男子呵斥道,“不要多管闲事,滚开。”

    “公子哥,你也听到了。”赵子怡巧笑连连,她道,“这是赵家的家事,你一个外人掺和进来,有点不厚道哦。”

    “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要你们带走我。”这个时候赵诗音勇敢的站出来,沉声道,“我要跟他们在一起,你们走。”

    “诗音,不要胡闹,跟我走。”刀疤脸沉呵一声,气态威武道。

    赵诗音抬头凝视了他一眼,眼神布满怨恨,“六叔,我知道王叔叔是你们杀的。”

    “你胡说什么。”刀疤脸否认,“我是你六叔,你这话什么意思?”

    随即他示意赵子怡,“不要耽误时间,带诗音离开。”

    赵子怡前行数步,伸手就要去拉赵诗音。

    王峰嘴角泛起一抹笑容,继续挡在赵子怡的前面,“她不跟你们走,就不要强人所难。”

    “放肆。”刀疤脸惧怕迟则生变,他威严恫吓道,“我是诗音的六叔,有资格带她回家,你这贼人再拦,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要对我如何不客气?”王峰笑。

    刀疤脸深吸一口气,不紧不慢道,“你真要我杀你?两个人加只山鸡也敢拦住我等十数人,找死也没这样找法。”

    此话一出,连一直作壁上观的二秃子都火了,“山你妈的头,你眼瞎啊。”

    “咦?灵兽?”有人怪叫一声,嘿嘿笑道,“这玩意竟然会说话,一起抓走。灵兽级别的山鸡烤起来一定美味。”

    赵子怡一改先前魅惑的神容,瞳孔布满寒气,要对王峰出手。

    王峰笑,“我奉劝你们最好滚,别继续挑衅。”

    “喲?”赵子怡嗤笑一声,眼神轻蔑道,“感情阁下还是一位高手,不知道高姓大名?也让我等如雷贯耳一次,可好?”

    然后吴德一句话,现场的人再也笑不出来了。

    “大魔神的名号确实够如雷贯耳,你还算有自知之明。”这是吴德给出的话。

    “大魔神?”赵子怡瞳孔一收,极为意外,玉手僵硬在半空,不敢再进半寸。刀疤脸等数十人也是如临大敌,神色凝重。

    大魔神一名,在万兽林仅用了两日时间就扶摇直上,在这一带打下赫赫战名,谁也不敢肆意招惹。赵家人自然也听过,只是没想到,被他们正面遇上了。

    “这小子竟然是大魔神,今天的事情有点麻烦了。”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面色犹豫,他们仅是一般高手,并非家族精锐,正面交锋大魔神,一个不留神只怕要全军覆没。

    最强的也就赵子怡,未必拦得住大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