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子怡面容僵硬,一抹笑容以极其尴尬的方式呈现在众人面前。赵家六叔瞳孔也闪现刹那的惊疑不定。

    似乎在断定王峰身份的真实性。

    他们是第二波进入万兽林的队伍,比赵勾一众来的稍晚,对于万兽林的几件大事略微知晓,尤其是大魔神之名,但真人倒是没有碰见。

    也不知王峰究竟是不是外界穿的沸沸扬扬的大魔神?

    “怎么办?若是真的,未必打的动啊。”赵家六叔身后的一位男子低声道,言语多有惊疑不定,显然也在考虑这一细节问题。

    “咯咯。”许久,赵子怡突然笑了起来,眸光深处一闪先前的惶恐,也不知这么做是刻意掩饰心悸还是真的无所谓,“阁下真会开玩笑。”

    “哀家可不相信随随便便就能撞到大魔神,你这个玩笑不好笑。”赵子怡笑道。

    吴德眼神流露古怪之色,心道这是存心找死?

    随即赵子怡果然话锋一转,温婉道,“即使是真的,以我赵家在东都一代的威名,阁下还真不好插手我赵家的事情。何不……”

    赵子怡玉手葱细如羊脂,淡然的划过王峰的脸颊,“何不做个朋友,没必要闹得如此不可开交?”

    “既然不想闹翻,那就滚吧。”王峰不给对方好脸色,直接道出这样一句话。

    赵子怡神色再次僵硬,语气不善道,“大魔神,你真要这么做?就不怕我赵家开罪于你。奉劝你识时务,不要什么事情都去管上一管。”

    嗤嗤嗤。

    相对赵子怡的呵斥,王峰的回复更为直接,他一掌提起,掌心隐散金色光泽,有莫名杀意卷动,以至于现场气氛越发紧迫,似有刀柄相接,一触即发。

    “你。”赵子怡气得浑身颤动,略微后撤两步后,这才敢大放厥词道,“大魔神,今天这笔账我赵家记住了。”

    “我们走。”赵子怡一甩袖袍,转身即走,赵家随从紧跟其后。

    “什么情况?真的假的?”赵家六叔道。

    赵子怡一张秀脸布满寒霜,她阴森道,“不必猜了,如假包换,绝对是真的。”

    “大魔神竟然这么年轻。”赵家六叔惊叹一口气,神容微变。

    经由一番对峙,赵家旁系的人算是彻底放弃,以他们当下的实力一旦对上王峰,确实没有太大的胜算。

    “谢谢你。”赵诗音却见赵子怡一众离开,心神放松,忙不迭的向王峰道谢。

    王峰点头,示意对方无需客气。

    “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一位高手哈。”二秃子嘻哈一句,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王峰,再道,“那等会去那里,又多了几分胜算。”

    “秃子,不要耽搁了,上路吧。”吴德嗷唠一嗓子,示意二秃子赶路要紧。

    二秃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懒得与之废话,直接无视之。穿越茂密的丛林,视线开阔,一座荒石群在青天白日下惶惶可见。

    这座荒石群实在太浩瀚了,数以百计石块像是天外陨石,单个的都有屋舍那般大,而且圆润光泽,闪现异样的光泽。

    石块附近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的杂草,丛林生长,像是一处原始的荒漠之地。并且荒石以一种怪异的方式分布。

    不过因为漫长岁月的洗礼,荒石上布满灰尘,若是掌心覆盖上去,能掀下厚厚的一层沙土。

    “便是此地,原始道场。”

    二秃子抵临目的地后,转头看向王峰,眼神陈恳,不像是在忽悠他。

    “这就是你说的秘境之地?为何如此荒凉?”吴德慢悠悠的在荒石外围晃荡,一边的不相信。随即他掌心一盖,触摸向其中一块荒石。

    砰。

    一簇光猛然绷直,像是绝世杀剑出鞘,铿锵一声将吴德震飞数百丈。吴德嗷唠一嗓子,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于百丈外载落。

    “哧。”

    光束收敛,回归于荒石内部,一切显得无风无浪,似乎先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嗯?”王峰瞳孔一收,倍感意外,幸好吴德无恙,不然肯定要出意外。

    “妈的,秃子,此地如此危险,你为何不提前告诉我?哎呦喂,我的屁股……”吴德一边抚摸着屁股,一边愤怒的看向二秃子,认为这家伙太不厚道。

    “谁让你手贱的,本座都说了这里是原始道场,自己不小心怪得了谁?”二秃子一撅屁股,无比淡然道。

    “这是什么地方?”王峰询问二秃子。

    “原始道场,是一位史前至强者曾经悟道的场所,这地方玄妙之极,有无上宝物。”二秃子继续道,“而且此地道法纯正,对修士悟道大有裨益。”

    王峰眼神流露出兴奋之色,他刚想进去,二秃子拦住了他,“不要贸然行事,等本座说完再说。”

    “你说。”王峰示意道。

    二秃子润润嗓子,沉声道,“原始道场有阵石一十二座,每座隐藏一套神术,分别位于正南,正北,正西,正东等十二个位置。”

    二秃子以爪为手,在地面临摹出十二个点位,供由王峰参考。

    这些点位单个摆出来并无奇异之处,一旦凑齐,竟然能组建一座绝世阵法,不过这等阵法以防御为主,走的不是对外攻击的路子。

    王峰猜测,这些阵法是用以保护原始道场。

    这套阵法融合起来,堪称鬼斧神工,若是意外进入,必将被连环阵法困死当中,存在大恐怖大危险。

    “你怎么会了解的如此清楚?”王峰心悸的同时非常意外,二秃子对这里的了解超出想象,每一个点位都了解的相当透彻,像是曾经参与其中。

    “废话不要说。”二秃子昂首挺胸,摆出一副绝世强者的姿态,他羽翅一挥,无比霸气道,“本座指点你进入,按照我说的做就行。”

    “嗯?”王峰诧异,“你不进?”

    二秃子脸不红心不跳道,“本座要主掌大局,就不参与其中了。”

    王峰汗颜,不过不好多说,原始道场基本确定有奇物,即使二秃子不催促,他也要独自上阵,去闯上一闯。

    “记住,一定要按照本座点指的位置依次进入,不得贪功冒进。”二秃子提醒道。

    轰。

    王峰撑开护体光罩,黄金色泽绽放,他点头示意二秃子,开始进入。

    “铿锵。”

    这才落入道场十步,一阵密集刺耳的声音响起,像是有机关被激活,随即空间开始微微扭曲。十二座大阵阵石原地转动,不断变更位置。

    “正南第三座,过。”二秃子张嘴一啸,示意王峰前进。

    轰。

    一道湛蓝色的光束自阵石中飞射而出,当下劈中王峰,宛若雷电一击,令他身体一阵摇摆,差点重蹈吴德覆辙,被震飞出去。

    “开。”王峰大手一挥,一掌劈散这道光束,然后脚步微点,落入二秃子点指的位置。不等他稳定身形,二秃子继续道,“震碎它。”

    “轰。”

    王峰抬手,巨掌覆盖,掌心通天光束闪动,将面前这座阵石轰的微微颤动。然而阵石坚固异常,竟然蓬出一道辉光,阵石表层更有画面拂动。

    那是一幅孔雀展翅图,双翅一展开,遮天九万里,浩大的苍穹都被他的羽翼遮盖,非常震撼人心。随即画面再动,这头孔雀仰头一声厉啸,托起一座巨城昂首前进,似要飞升。

    孔雀的羽翼间有道术光泽转动,一串串像是符号在摇晃,络绎不绝,霸道异常。

    这一幕场景王峰曾经在师尊道无涯的身上见过一次,虽然惊鸿一瞥,但那股与道契合的厚重感,几乎要震碎天穹。

    “大至尊境界。”王峰惊吸一口气,比照这头孔雀和师尊如出一辙的迹象,保守估计前者已然是至尊强者,而且不是寻常至尊。

    “发什么呆,迅速震碎它。”二秃子感觉王峰不对劲,出声提醒道。

    王峰深吸一口气,知晓这阵石以寻常宝术无法击溃,随即动用至尊散手。他大掌一挥,掌心有浩瀚山川拂动,一掌拍击,阵石开裂,当场崩溃。

    “嗤嗤嗤。”

    漫天的碎石块化成无尽的尘埃,飞卷向四面八方。

    “这么狂暴。”二秃子也吓了一跳,他保守估计王峰需要数刻时间才能击溃,没想到耽搁不过数个呼吸,一掌就震碎了。

    “接下来怎么做?”王峰眸光扫视向二秃子,认真询问道。

    二秃子眼珠子贼溜溜的转动,哈哈笑道,“不急,不急,容本座再想想下一步骤。”

    “什么?”王峰傻眼,这家伙竟然没准备好,还要想想,他当即大怒,“你坑我?”

    “哪里哪里。”二秃子晃动羽翅,笑哈哈道,“实在是年代久远,本座有些遗忘了,不急不急哈。”

    轰。

    阵石被毁其一,余下的十一座阵石如临大敌,开始布下漫天杀光,一簇簇的斩向王峰,速度非常快,精准迅捷。

    “砰。”

    王峰巨掌如云,连续拍击,当下就震断这些杀光,更为霸道。

    “哈,想起来了,正北方位,速度上。”二秃子的声音即使传来。

    “回头再找你算账。”王峰不耽搁,身影一收,落于正北方向,抬手就是一掌,浩瀚伟力如天雷贯顶,连天地都变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