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天妖光经由一剑劈斩,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黯淡,像是莹莹之火遭受狂风席卷,即将熄灭。

    “你。”胡英神色大骇,这是他的一宗秘宝,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堪称个中精品,竟然无法硬扛王峰的一剑之威。

    哧。

    王峰抖动人皇剑,剑威冲霄而上,直盖九天,似乎要将一界斩为两界。这一幕让现场的人神色惊骇,忍不住暗中吸气,这柄的威势,堪称剑中皇者。

    “昔年的那柄剑,这小子……”二秃子表现最激烈,神神叨叨的一个嘀咕差点载倒,一双眼珠子贼溜溜的转头,死死的打量着人皇剑。

    “斩。”

    王峰抖剑,一击而落,当场穿过宝葫芦外围的光幕,一剑就劈在了伟岸男子身上,将其萦绕周身的漫天妖光劈斩,化为一堆碎末。

    “这。”胡英瞳孔闪现惊诧之色,不等迅速撤离,王峰五指捏印,一拳就轰了过来,速度迅捷,宛若一道金色雷光。

    咔哧。

    胡英胸骨瞬间被打穿,前后透光,散发刺鼻血味,随着而来的是刺骨的剧痛,他几乎痛的要晕过去。只是不等他极速痊愈伤患,王峰又是一剑劈斩,重击向自己的神识。

    神识乃修士中枢要塞,是精气神的主宰,一旦被斩灭,当下就会道死身消。

    这一刻胡英终于彻悟过来,王峰这是要下杀手,要灭杀自己。

    “大魔神,你敢!”胡英仰天咆哮,隔着漫天的血舞,五指凝聚法印,一道道炫目的光在额骨浮现,试图最强防御。

    “晚了。”

    王峰冷笑,剑起势落,将胡英额骨的那团光束击的四分五裂,盈盈光泽还没来得急成势,直接崩盘。

    “铛。”

    胡英的尸体自高空飘飘坠坠,生机全灭。

    王峰爆掠而过,一手擒起胡英,砰的一声扔进镇石,随着道道厚重刺耳的爆鸣声,原始道场光雾大作,漫天烟尘席卷,像是一场大风暴,要毁天灭地。

    “成功了。”二秃子一声嗷吼,再次出声道,“还差三道,再补进来。”

    王峰沉默点头,然后看向外围一众修士,面无表情。

    “嗤嗤嗤。”

    经由王峰目光一扫,成片的修士倒退而出,隔着十数丈的距离惊吸凉气,这太恐怖了,一剑就劈了胡英,这还怎么打?

    “近乎无敌者,太强了。”其中一位年老的修士轻语,神色震撼。

    数大修士进攻,竟然无一人在王峰手中捞到好处,这等战斗经验和沉稳的心性,绝对是常年游走在生死搏杀间,如此才能淬炼出一位正值年轻,却隐隐有横扫全场,盖世无敌的迹象。

    这虽然仅仅是一种迹象,王峰实力远远还没到横推三千界老中轻各路敌手,但已然表现出一种趋势,一种进军无上巅峰的趋势。

    “难道他以后要走无敌道的路子?”更有人给出大胆假设,评判他未来的成长轨迹。

    “无敌道?”人群低呼,神色惊悸,“无敌当世,横推万古?!”

    这当然是一种假设,没有任何现实的证据作为根基,更多的倾向于猜测,但王峰当下展现的杀伐之风,当真有一股披靡天下,藐视万古修炼者的气势。

    王峰面对各路修士的猜测,不放在心上,他觉得这很无聊,未来选择什么样的斩道之路,现在考虑没有任何的意义。

    绝情道也罢,无敌道也好,一切雾里看花,为时过早。

    “谁敢一战?”王峰怒吼,修长的身影摇摆,意气风发。

    各路修士沉默,这杀人如屠狗的作态,谁敢上前一战,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上去就是找死。当下沉默才是最把稳的选择。

    所以现场陷入诡异的沉默,极为死寂。

    “我还差三道阵石,你们不上,我自己挑。”王峰手捏拳印,身形爆射而出,就近选择三人,瞬间打穿他们的防御,然后大手一揽,三人还没来得急反应就被丢进原始道场。

    速度过快,不过一呼一吸间的动作,连败三人,摧枯拉朽,无人可挡。

    “噗噗噗。”

    三道血柱像是浩瀚海洋上的浪潮,飞天而起,直上云端,随后垂直落下,二次进入原始道场。经由血雾洗礼的原始道场刹那神光大作,各种色泽各异的光辉,像是漫天剑雨绽放。

    “成功了。”二秃子一声大笑,回头看向王峰,“我们走。”

    “好。”王峰点头,同步撑开神魔九步,一左一右带起吴德和赵诗音,瞬息离场,进入前方烟尘席卷的原始道场中。

    “我等也进去一观。”

    外围的修士在认真考虑后,全员而动,如潮水般涌进原始道场。

    砰。

    王峰四位一进原始道场,就感受到一股岁月的气息,带着陈腐的味道,似乎经历了漫长的时间侵蚀,连岁月都要腐烂。

    “跟我走。”二秃子一撅屁股,在前带路,半人高的身子宛若一道箭矢,数个呼吸就变更了九道方位,目的性极强。

    “这地方你来过?”王峰诧异,二秃子对这里了解的超乎反常,像是进了自己家里一般。

    二秃子红彤彤的屁股晃悠,又是恢复到先前放荡不羁的姿态,他非常霸气道,“本座做事,你无需多问,随我跟进即可。”

    王峰龇牙,这货太自恃清高了,他真想一巴掌拍死这玩意。

    “嗖。”

    幽深暗长的原始道场在变更九道方位后,出现一方超级石台,石台呈现半圆状态,外表雕刻阴阳八卦图,神圣莫名。

    不等王峰细细打量这座超级石台,刚一登临,后者突然轰然启动,朝着半空飞升。前进三百丈高度,竟然出现一座浮空岛屿,被层层光束缠绕,神圣超然。

    “这岛屿?”王峰面色一呆,这不是跟自己在九道谷看到的画面一样吗?不过那片岛屿很大好浩瀚,最后被一柄战枪荡为灰烬。

    这二者之间的联系,王峰一时想不通。

    下一刻,王峰一众穿过浮空岛屿外围的光雾,进入岛中。

    这座岛在外面看并不大,一进岛中,仿佛抵临另外一层大世界,位居中央的一座宫殿散发磅礴光泽,经久不息,似乎存在了千百万世。

    “哧。”二秃子站在宫殿外,先是沉默凝视数息,眸子中闪现落寞,感慨,并伴有低声自语,“恍然如梦啊,本座又回来了,可惜物是人非,一切都消逝了。”

    “这秃子神神叨叨的在说什么?”吴德不失时机的打岔道。

    王峰微笑摇头,示意不要多说。

    “进去吧。”二秃子长吸一口气,迈着稳重的步伐前进,每踏一步他周身两侧的羽翼毛发就更加明艳一分,十步之后,光辉大作。那些原本杂乱无章的毛发,变得越发柔顺,像是经历一场造化不小的洗礼。

    除却尾部的光秃部位一尘不变,他整个人的气质大变,很不凡。

    “咔哧。”

    二秃子郑重的推开宫殿大门,刹那间,成千上万道光束从里面射了出来,宛若打开了一方仙境。那种神圣光泽掺杂莫名伟力,令人心神舒泰,感觉整个人要羽化飞仙。

    “嘶嘶。”

    王峰吸气,全身毛孔外放,尽情的吸收这股神圣气息,鲸吞牛饮,不浪费一丝一缕。待光束散尽,一座道台位居正中间,台面上放置数尊瓦罐,偶尔散发一缕蒙蒙光辉。

    嗖。

    二秃子身形一闪,暴掠出去,张嘴就叼向自中一尊,刚刚接触,一道掺杂无上杀机的赤虹劈了过来。那道赤虹的带着极为绚烂的光纹,隐隐有雷电之光闪纵。非常霸道,王峰甚至猜测,这一抹赤虹能直接劈了长生境三重天境界的寻常修士。

    “轰。”

    一击落下,二秃子当场被震飞,倒退了数百丈才堪堪稳定下失去重心的身体。

    王峰看的一脸肉疼,这一击将二秃子羽翼上好不容易蓄积起来的明艳光泽,一下子就击的黯淡下去,似乎要熄灭了。

    “妈的,真是自作之孽,没想到昔年布下的防御,第一波针对的竟然是自己。”二秃子咬牙,继续前冲,直至雷光将其劈的皮开肉绽,血染周身,才刚刚穿过,接触到瓦罐。短短数丈距离,像是经历了生死两重天,二秃子的状态一路垂泻,很不稳定。

    他急不可耐的张嘴一啸,冲开一瓶瓦罐,将内部的三枚丹丸吞噬。

    三枚丹丸呈现三道光泽,在二秃子的身体中拉出三道风暴,自上而下,横冲直撞。那种光束太炫目了,即使隔着二秃子的肉身,也令王峰三人感到一阵目痛。

    “嗷呜。”二秃子仰天一声厉啸,身体半跪,应该在尝试消化这些药性,他整个人气质空明,如雕塑般,稳若磐石。

    “我们也找找,看有没有绝世宝物。”

    王峰轻语一声,目光在宫殿中游离,看看有没有至宝出世,毕竟历经周折才成功进入,若是无功而返实在太对不起自己的一番劳苦艰辛。

    “嗯?”数息后,王峰面色一喜,抬首看向东面方向,在那东面虚空中,悬浮有一本成就的秘籍,被一团白色光辉包裹,在那里沉沉浮浮,摇摆不定。

    “嗖。”

    王峰身影一闪,急行而去,朝着目标进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