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秃子一路上喋喋不休,言道自己这是委曲求全,向来作为一只来历不简单的秃尾巴孔雀,进入兽场与一些妖兽,灵兽厮杀确实让他心有不满,所以不断为自己脸上贴金。   .

    王峰也不好打击,深怕这货临时又变卦,那就真的得不偿失。

    斗兽场的参选流程很简单,只需要交够点金石即可。至于生死方面,官方不给予任何保证,一切凭本事。

    可即使如此,在报名的时候还是引起一些变故。

    主要还是二秃子的形体。

    按照人类世界的普遍认知,一只秃尾巴的狗再凶残它也是一条狗,是宠物,不应该归于兽类范畴。这已经超越种族,令举办方很为难。

    毕竟举办方开办斗兽场是以盈利为目的,你拉一头狗进去会影响观战者的兴趣,从而拉低下注的交易量。如此一来,一局厮杀下来营利数额未必能填补付出,毕竟斗兽场日常维护也是需要投入资本的。

    王峰见举办方迟疑不定,他信口胡诌道,“我这是战犬,不是一般的种类,攻击性特别强,绝对能引爆现场。”

    举办方还是为难,其中一人摇头道,“还是不行,天生种族限制,它再强也还是一只狗,跟那些天生气血强大的飞禽走兽相比,差的实在是太远。”

    一番解释无果,王峰也是头疼,最后他灵机一动,拍拍二秃子油光铮亮的毛发,“秃子,吼一两声。”

    二秃子本来就因为举办方看不起他的战斗力而不爽,这一要求瞬间让他积蓄满腔的怒焰一招释放。

    “吼。”

    二秃子张嘴一声咆哮,猩红的舌头喷吐出黑色的玄风,刹那场地风云巨变,举办方出面商谈的数人差点被吹飞。

    “如何?”二秃子不满道,“本座战斗力还不够?”

    “咦?一只会说话的狗?”举办方数人面色变了变,有点汗颜,先前二秃子一言不发他们也就不当回事,当下竟然口能人言,确实令他们心中打鼓。

    “要不破一次例?我看这黑狗有点凶残。”

    最终的商议结果还是成功落实,二秃子被允许参战,不过为避免看走眼以至于斗兽场支出失衡,他们为二秃子选定了一块最小的斗兽场,属于最次等的战场。

    斗兽场的观战席位向来明码标价,出价越高越能看到精彩的战局,与之相反,最次等的战场人流量并不大。一般都是些地位较低的修士入场,打发无聊时间的地方。

    参战时间安排在第二天正午。

    “岂有此理,他们竟然藐视本座的战斗力。”出了斗兽场,二秃子紧咬牙根,愤愤不平,“届时本座要活撕了斗兽场所有的飞禽走兽。”

    王峰笑声宽慰,这才令二秃子的情绪稍稍好转。

    因为参战时间要多第二天,这一日算是空闲下来,三位一路折返,返回自己购置的楼阁。

    正门才关,二秃子急不可耐的摇身一变,回归本体,他在原地抖动羽翼,不断发出铿锵的刺耳声,伴随有璀璨夺目的光。

    王峰一阵惊咦,二秃子为今的气质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变化,尤其是羽翼翎毛,开始散发锋芒之势。

    “先去研究研究区域图。”王峰嘀咕自语,转身进屋。

    八环山区域图耗费王峰百万点金石,贵的实在是过于离谱,不过他向来相信自己的感觉,不太认为自己会被骗。

    这张图很陈旧很古朴,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腐烂的味道。整体不过两个巴掌大小,图面的山丘河川却是精致到每一个角落,细化的非常明显。

    “哧。”

    王峰注入灵力,激活区域图,刹那间图面上所有的线路都在游动,宛若河川中优哉游哉的小鱼,在图面上徐徐婉转。

    这是一条赤色的线路,红灿灿,如映红血迹。

    赤红线路以一座浩大的城池为起点,一路蜿蜒绵延,在图面上变更数个方向,最后指向其中一处并不眨眼的区域。

    王峰猜测,这座浩大的城池应该是巨人城,毕竟方圆数百里,唯有此一座繁茂的都城,应该不会出错。

    随即第二条线路以金色为主,覆盖部分赤线经过的路线,最后同样落定在其中一区域,与赤线终点有些微偏差,按照比例应该实际偏差数十里。

    “这条金线途径的路线果然是进入齐家矿山的区域图。”吴德凑过来,渍渍称奇道。

    王峰问,“齐家是?”

    “齐家是巨人城一代颇具威望的大家族,称之为当土一霸也不为过,家族底蕴非常敦厚。据传在巨人城兴建之初,齐家就在此地扎根了。”吴德继续道,“这一家族靠着采掘点金石发迹,发了一大笔横财啊。”

    “齐家矿山距离巨人城三百里,位居正南方位。”

    王峰微微点头,然后细细打量,认真琢磨。不过二秃子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倒是让他暗自警神起来。

    二秃子道,“这张区域图本座越看越奇怪,赤色路线应该是原图上早就存在的,但这金色路线按照吴德的解释,是当下的齐家进矿山的路线。”

    “再看这张图的陈腐状态,至少存在了几百年,本座不解的是,当年绘图之人就这么惊才艳绝,将几百年后的路线都一并绘制出来了?而且如此精准,同一位置的仅有数十里的偏差?”

    “这?”王峰恍然大悟,愣在原地,这的确是最大的不合理之处。

    随即三人面面相觑,尤其是王峰极不确定道,“难道是……”

    “没有难道。”二秃子一锤定音道,“一张图两道痕迹,金色路线是后人添加上去的。本座觉得那老头有点诡异啊。”

    “他应该知道这张图最不合理的地方,却不告诉你。”

    吴德插话道,“也许是怕卖不出去,索性隐瞒了。”

    二秃子瞪了吴德一眼,那意思像是在说,白痴。

    王峰摆摆手,有点无奈道,“反正已经买了,等空下来再去看看便知。”

    言罢,王峰收手欲卷起八环山区域图,图面忽而一动,宛若星星之火摇曳,随即图面上一座其貌不扬的山川投射出精湛霞光,极为刺眼。

    漫天霞光密布的山川在三人面前拂动,随即山体晃动,一块石碑震裂山岳,于图面上沉沉浮浮。

    “这是什么?”这画面太诡异了,石碑裂开山体,在虚空沉浮,即使是虚幻的画面,也给人一股神圣的感触。似乎这块石碑反转间就能震裂天地。

    这种感触太奇怪了,令人心生激荡。

    旋即光芒收敛,区域图回归死寂,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什么扯淡的区域图,这是一张藏宝图。”二秃子眼珠子贼溜溜的转动,他非常肯定的断言道。王峰点头,他也有这种感触,尤其是那块石碑,绝对是惊世巨宝。

    不过转念一想,那老头又给人雾里探花看不清的感觉。

    “既然是一宗藏宝图,他为什么要出手?”王峰不解。

    二秃子好笑,“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人家既然是卖图的,对这些线路必然了熟于心。已然到了手上无图心中有图的地步。”

    “嘿,这老家伙指不定到时候要截胡。”二秃子冷笑,眼神发出锋锐的光,“本座倒是要看看,哪个敢劫持本座的道果。”

    “先收好。”

    王峰嘀咕一声,径自收好区域图,心中盘算。那诡异老头卖图必然有所图,但最后到底是谁截谁的胡还不一定,他王峰可不是好招惹的。

    不过这事情暂且搁置一边,王峰现在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

    “哗哗哗。”

    三人一番言论后,吴德离开准备完晚饭。

    王峰看了看天色,出声道,“我也要出去一趟,需要再兑换一批点金石,为明天的重注准备资本。”

    二秃子翻了个白眼,窝在一边休憩。这是他心中的阴影,现在能做到云淡风轻已经很不错,没有再反驳。

    王峰略微转变了一下容颜后,离开楼阁,前往繁茂的街道。

    他没有再次进入巨人拍卖所兑换魔葵子,说实话他不太相信那老伯。再者出手那么多一批的魔葵子,对方不心疑才奇怪。一路顺水推舟,肯定能猜出他的身份。

    毕竟万兽林一战,唯有自己入手两百枚魔葵子,这一点根本就无法隐瞒过去。现下大魔神三个字对巨人城的修士而言,太敏感。

    如果一不小心暴露自己身份,难免有点麻烦,何况铁剑宗的数位长老那在巨人城蛰伏,是一股不弱的敌对势力,需小心谨慎。

    王峰去了一家规模相对小的拍卖所,兑换量也不大,仅出手十枚,每枚一万五,总计获取是十五万点金石,足够他在斗兽场厮杀一番。

    这边交易所的反应与巨人那边如出一辙,对魔葵子的出现非常震惊,很快就委婉的套王峰的话。王峰信口胡诌三两句,转身离开。

    “嘿嘿,明天二秃子一入场,保证能大杀四方,我就坐着收钱便好。”王峰嘿嘿大笑,他对二秃子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甚至一度怀疑这货就是外界传的沸沸扬扬的天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