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早晨,开始前往斗兽场。

    “你两位暂且做我的护卫,护送本座上场。”二秃子走在前面,以凶残大黑狗的形象示众,将王峰和吴德远远抛在后面,一副威武霸道的模样,时不时还嘴欠的说自己在溜人。

    王峰和吴德龇牙咧嘴,这货太贱了。

    不过二秃子已经做出很大的退让,王峰可不敢招惹这祖宗,若是半路变卦不上场,那还真是得不偿失。

    斗兽场经由昨天的一场热闹,今日慢慢平淡下去,仅有数场开启,人流量并不大。至于最次等的场地更是门可罗雀,统计不过五百之众。

    斗兽场入口处便有赌盘,用以开始前的下注,距离封盘还有一个时辰。

    当下两侧汇拢数百人,正在迟疑不定的选择。

    “搞什么鬼?怎么有一只狗参战?这谁家的宠物,主人想钱想疯了吧,没坐骑拿宠物往上面凑,真是胡闹。”

    “哎呦,这介绍还真霸气,无敌战犬,天生好战,可瞬息撕裂各类飞禽走兽,战斗力不可估量。吹,就使劲的吹。老子才不相信一只狗能这么强。”

    “也罢,反正盘口这么开,我等下注吧。”

    因为普遍修士不看好一只狗能有逆天本事,所以下注一边倒的倾向另外一只品阶不低的妖兽。这是一头斒斓豹,拥有超强的反应能力。若不是血液不纯,这等妖兽可进阶为灵兽。

    种族繁衍对血液的需求非常高,很多天生强健的灵兽都是源自母上血脉的纯正,这也导致后代出生后只会更强。

    数百修士下注的赔率不大,统计才十万点金石,全部压在斒斓豹上。也不知是举办方刻意安排,还是下注额度偏差的太离谱,赔率竟然开到了一比二十。

    “一比二十,我若下十五万,这一笔下来就能赚三百万,果然大手笔啊。”王峰心中窃喜,二秃子只要赢下这场,按照赔率就能得到三百万收入。不但通吃盘口上的点金石,举办方还要额外填补两百八十万的差额。

    “我下十五万。”王峰凑过去,一招手提出十五万点金石,刹那间这里金光灿灿,颇为亮眼。

    “下这么大,这可是最次的战局,怎么不去那些乙等战局投注?”一群人傻眼,竟然在最次的场所下如此大的赌注,在场的人还是头一次遇到。

    王峰不理睬众人诧异的眼神,然后轰的拍在二秃子那一方,“我压战犬胜。”

    哗。

    全场哗然,数百人像是看傻子般看着王峰,心道你脑子还正常吧?这可是一只狗,宠物啊,哪里能干的过斒斓豹这头妖兽?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钱烧的慌,竟然压一只狗胜出,哈哈。”

    “这十五万肯定要打水漂咯。”

    围观修士三言两语,皆是认为王峰有钱任性,根本就没有一点大局观,摆明了会输的一方竟然还下这么大的注,真傻。

    “我也压五万,嘿。”吴德也凑上来,将自己全身的家当都送上去,摆明了要大干一场。

    吴德搓搓手,极为兴奋道,“一比二十,我滴乖乖,老头子我要成为百万富翁咯。”

    王峰和吴德嘿嘿大笑,转身离开。二秃子因为要参战,提前进入其他的通道,那里可直接进入战斗场区。

    咚。

    随之一声锣响,封盘结束。下一刻便是两大种族入场作战。

    “嗷呜。”

    一道颇为清亮的厉啸震荡,那声音带着极为野性的味道,将斗兽场都震得微微颤动。随即一头英姿雄武,足有半人高的豹子出现。

    它全身光点密布,为本就雄武的自己又添加了一股威势,它像是万兽之王般,在斗兽场晃动,每踏一步都那般的稳健有力。

    “这可是某位修士花了大价钱培养出来的豹子,据传这是它的第一战,看着气势就不是盖的。按照那位修士透露,这豹子可是准备跻身更高级战场的存在。”

    “可惜那头狗,嘿嘿,指不定要一口被吞,宠物也跑来凑热闹,还美其名曰战犬。尤其是还有人一次性十五万的注,真是奇哉怪哉。”

    观战席各路修士低头议论,一边倒的赞叹这头斒斓豹。

    王峰知道斗兽场的规矩,无论攻击性多强大,都必须从最次等的战场一步步攀升,从而进入更高阶的战场。若是想进入甲等战场,需要百战百胜。

    “哒哒哒。”

    众人点头评足间,二秃子慢悠悠的晃荡进斗兽场,他全身毛发明艳,一双如铜铃般的大眼更是散发出慵懒的目光。

    那是藐视,绝对的藐视,是对斒斓豹这种低阶妖兽发自内心的藐视。

    不单单如此,面对斒斓豹来者不善的目光,二秃子全程无视,他在斗兽场慢悠悠的晃动,闲庭信步,非常自在。

    “这狗真够大的啊,炖一锅够吃好几天咯,哈哈。”

    “别说,个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气势嘛,勉勉强强有斒斓豹的一半。”

    相较于对斒斓豹的点评,众人对二秃子的评价简直可以忽略不计。王峰懒得理睬这些,慵懒的靠在观战席位,等待战局的开始。

    “砰。”

    一束精锐的光泽砰的直上云霄,然后自上而下辐射,倒扣住整座斗兽场。这是用来封锁斗兽场的余波,以免外散出去伤及观战席的客户。

    不过相对于甲等战场,这里的光泽明显黯淡,想来是根据参战方的实力而界定。举办方根本就不认为这一战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所以在这方面的布防很松散,很大程度上就是走一个程序。

    “嗷呜。”

    斗兽场一封,斒斓豹眸子中的战意化为浓浓的杀意,它在原地踏步,蹄下的卷起一阵风,非常震撼。这等妖兽生来拥有迅捷的速度,尤其擅长突袭,一旦被盯着,瞬间就会丧命。

    “小样。”二秃子不屑的嘀咕一声,依然慢悠悠的晃荡,全程无惧。

    “吼。”

    斒斓豹气势,一步跨出,将近十丈。凝滞于虚空的身子越来越模糊,那是他的速度在加快,如同一道箭矢冲击过去,要将二秃子撞成一滩烂泥。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五丈,三丈,两丈。

    “汪。”

    刹那间,二秃子一声犬吠,迎头撞击向斒斓豹,采取肉搏,最为纯粹的肉搏。

    “轰。”二者撞击一处,瞬间卷起漫天的沙尘,像是两堵墙对轰,爆出层层涟漪,在虚空铺展开来。

    哧。

    斒斓爆的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在虚空连续载了数个跟头。

    “竟然第一手就输了。”一群人惊骇,先前那么大的冲击,竟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下一刻,二秃子慢悠悠的走出浮卷的沙尘爆中,他的眸子依然寻常无奇,自开场到第一击落定,根本就没将斒斓豹放在心上。

    “吼。”斒斓豹爬起身,不甘心的怒吼,再度发起冲锋。

    二秃子眸光一扫,终于化成两团锋锐之光,他稍稍一动,刹那间原地消失,连运行轨迹都没有,就这般消失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速度。”所有人变色,眉头凝重起来。

    轰。

    一道巨大的轰鸣,尚未反应过来的斒斓豹遭受一击,连续被撞出三十丈,一头栽进沙土里,根骨炸裂,浑身染血。

    “啵啵啵。”

    封印整座斗兽场的光束也随之微微颤动,而后摇摆不止,像是要开裂般。

    嗖。

    二秃子身影一收,化为一道光,凌空踏落,巨大的冲击力震得虚空颤抖,一度发生扭曲。这一幕太惊骇了,全是速度带起来的强大的毁灭力。

    “咔哧。”

    漫天光束突然一抖,如蜘蛛网般开裂,一抹极为霸烈的气息自内部逸散出来。

    “天啊,冲击力太强,封印不住,这到底是一头什么狗。”

    “这一击,差点让上空的封印奔溃,战斗力竟然比乙等区域的灵兽还强,这还是一头狗吗?”举办方的人变色,迅速加持封印之力,以免斗兽场荡为灰烬。

    这一下子,整座观战席都沉寂,不是因为光束的突然开裂而惊吓到失神,而是被二秃子超强的战斗力所惊骇,事先根本想不到一只狗会强到如此地步,简直颠覆他们的人生观。

    却见二秃子凌空一步落下,当场击中斒斓豹的头部,后者根骨再此炸裂,如柱般的血迹冲霄而上,全身都跟着剧烈的颤抖。

    “噗。”这头被给予厚望的斒斓豹,轰的一声载落,再也无法起身。

    静,死一般的寂静。

    自开始到结束,统计不过三招,天生气血蓬勃的斒斓豹直接战死,连反咬对方一口的机会都没有。再看二秃子,全程摇头晃脑,似乎对对手的战斗力不满意。

    “吼。”

    二秃子一声厉啸,漫天光束炸裂,强大的余波席卷全场,似乎在向各路看不起他的修士示威。这一闹,举办方都一阵傻眼,倒吸凉气。

    “这么快就赢了,这真的是一头天生战犬啊。”

    “好霸道的力量,真强。”

    一群修士叹息,看向二秃子的目光都一变再变,颇为震惊。

    至于另外一侧的王峰和吴德,则是哈哈大笑,“三百万就这么轻易到手了,这比抢钱还有钱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