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无殇满脸杀气,原本稚嫩脸呈现一种扭曲的表情。

    哧。

    一道轻微的波动在他的掌心炸响,而后他的袖袍无风而动,扬起巨大的风暴,随后全场气氛都在骤变。像是阳春三月忽然遭遇塞外隆冬,连空气都带着刺骨的寒意。

    “袖里乾坤,杀。”

    一声厉哧,叶无殇全身气质大变,宛若一位谪仙,他一展袖袍,风云自他的袖袍中飞窜出来,要镇压二秃子。

    这是一种奇妙的法术,一经打出,整座鱼香阁似乎都进入寒冬,扑面而来的寒意,非常刺骨。

    “吼。”二秃子龇牙,瞬息消失。

    轰。

    一道袖袍自高空镇压而下,沿着二秃子遁走的踪迹追击而去,袖袍所到之处,虚空炸裂,霞光飞窜。

    哧。

    二秃子踪迹暴露,被袖袍逼出真身,他在虚空踏动数步,迎头撞击。

    “果然玄妙。”王峰微微自语,对这位少年刮目相看,如此年幼就展现这么强的实力,确实有自负的资格。不过他更相信二秃子的实力。所以并不担忧二秃子的处境。

    “镇压。”叶无殇怒啸一声,袖袍反转,直接套进二秃子的身子。随即虚空一晃动,二秃子连带虚空同步消失。

    “我镇死你。”

    叶无殇冷笑连连,旋即双手下压,一股莫名之力卷进袖袍,封住袖口。此战非常迅捷,叶无殇同队的数人也是点头,似乎很满意前者所展现出来的实力。

    “一只狗也想翻天了,今天我非宰了你不可。”叶无殇五指掐杀诀,要在外面震死二秃子。

    哧。

    突然间,一道锋利的声响砰然而动,叶无殇的袖袍诡异的开出一道裂隙,而后持续蔓延,迅速扩大。紧接着是一股极为浓郁的杀气,发出灼热的光,像是岩浆爆发,非常刺眼。

    刹那间让此地光线大变,很多人都感到双目刺痛,不敢直视这道光。

    “无殇快放手,这狗不对劲。”叶无殇后座一位年轻男子爆吼,刚欲起身出手,炫目的光当场炸裂,瞬息截断叶无殇的袖袍。

    “哧。”

    二秃子踪迹再现,并以极为刁钻的角度扑向叶无殇的颈脖。

    叶无殇神色大变,伸手就挡,哐当一声,他整只手臂遭受难以想象的重力撞击,当场脱臼。随即连退数十步,张嘴咳出一口黑色的血。

    “住手,不要欺人太甚。”叶无殇身后一位中年男子大吼一声,制止双方继续颤抖。

    王峰冷笑,“连我的战犬都打不过,也敢大言不惭的说一只手镇压?”

    他对这些成年人自然没有好脸色,先前叶无殇口出狂言,这些人无动于衷,现在眼见有危险,这才制止。还张嘴就来一句欺人太甚,似乎错在他们。

    听闻这句话,叶无殇和中年人面色微变,颇为尴尬。

    “无殇毕竟年幼,你一个年轻人放任自己的战犬行杀人之事,难道不是欺人太甚吗?”中年人镇静片刻,如此说道。

    先前他们过于托大,原本以为双方最多战个平局,没想到竟然差点惹来杀生之祸,令他们很愤怒,要兴师问罪。

    王峰摇头,继续道,“既然知道他年幼,还放任他口出狂言,肆无忌惮的羞辱他人,请问这就是你们对一个孩子的教育?嗯?”

    中年人面色一变再变,找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叶无殇先前自负的言语和举动,现场有目共睹,当下要说对方欺人太甚,确实没有道理。

    “少年人,回家多练几年,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王峰微笑,示意二秃子回来,然后继续饮酒,完全将对面数人晾在那里,不再搭理。

    “你。”叶无殇毕竟年轻气盛,不知道克制,他怒吼道,“你竟敢羞辱我,我……”

    “你什么你?”二秃子瞪眼,“本座不咬死你算客气,再纠缠不清,别怪本座发飙。”

    中年男子再也克制不住,冷声道,“阁下任由自己的战犬兴风作浪,未免过于以大欺小吧?先前我无殇确实言语不妥,但阁下的作风也太过了。”

    “我作为他的叔长,要为无殇讨要公道。”

    “嗯?”王峰眸光一扫,很是恼烦,看样子这帮人是要纠缠不清到底。

    嗖。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道清风登堂入室,而后迅速消失,再转眼原地多了一条人影,修长唯美。

    这是一位女子,年龄大致与王峰相仿。她面容美艳,五官精致,不过双目中的冷艳之意令人不敢靠近,有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

    她身材修长,明眸皓齿,美目虽然过于冷淡,可冷淡之下的那股迷离风情,真的令人过目不忘。

    尤其是在一席紫色华服的衬托下,散发一抹魅惑的气息。

    王峰微微一愣,嘴角呢喃,“紫衣……”

    曾经一梦,让他对紫衣特别敏感,刹那失神后,他微笑摇头,暗怪自己实在过于神经大条,多虑了。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叶无殇却见紫衣挡在面前,神色一喜,然后迅速摆出一副大受委屈的模样,右手挽着紫衣女子的胳膊一阵晃荡,“这贼人羞辱我,还打了我一顿。”

    紫衣女子冷淡回视叶无殇,不言不语。

    叶无殇缩缩脖子,声音顿时低了下去,“好嘛,是我不对,先挑衅人家。可我毕竟是小孩子,再有错,也算情有可原。但他们竟然要杀我。”

    “你可就只有我这唯一的一位弟弟,要是被人杀了,你不伤心死?”

    叶无殇眸光狡黠,一边认错,一边大打苦情牌,顺势将矛头指向王峰,试图让这位紫衣女子动手,为自己出气。

    “叶野,怎么回事?”一道略显孤傲清冷的声音转向中年男子。这位叫做叶野的中年男子诚实道出事情原委,不敢一丝隐瞒。

    叶无殇头耷拉着,全然没有先前的自负,桀骜,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低头不敢正视紫衣女子。

    “回头再找你算账,这些年越发嚣张了,殊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紫衣女子一声呵斥,然后看向叶野,“还有你们,放纵无殇,不作为,回头一并处罚。”

    叶野欲言又止,终究不敢多说,沉默不语。

    “小女子叶清秋,先前的事情多有得罪。”本名为叶清秋的紫衣女子抱拳转向王峰,语气诚恳,“是无殇不懂尊重,冒犯了阁下,实在是抱歉。”

    王峰却见对方如此知书达理,展颜一笑,“没事,小孩子要多管管,不然迟早要吃大亏。”

    “嗯。”叶清秋点点头,承认道,“自当如此。”

    “不过……”她声线一拉,欲言又止。

    王峰面色微变,心想这是先礼后兵啊,女人,果然不好招惹。

    果不其然,叶清秋眸光一闪,继续道,“不过阁下出手过于严重,作为无殇的姐姐,自然要为弟弟讨一个公道。”

    原本耷拉头的叶无殇嘿嘿一笑,宠溺的蹭蹭叶清秋的藕臂,“还是姐姐最好……”

    “然后?”王峰恼火,这是要开打的节奏啊。

    “想必阁下也是一位高手,不然谈何能调。教出如此霸烈的战犬。”叶清秋跨前一步,全身寒气闪纵,“小女子正式向你挑战,希望给我一个面子。”

    二秃子龇牙,不满道,“本座功参造化,昔年独霸一方,岂是什么人都能调。教出来的?美女,你说话要讲事实。”

    叶清秋不理睬二秃子的怒吼,冷眸对峙王峰,其目的不言而喻。

    王峰犯难,“不打不行?”

    叶清秋摇头,一言不发。

    “那换个地方?”王峰知道这一战是逃不掉的,索性另选战场,以免在巨人城闹的波动太大,被有心人针对。

    叶清秋伸手,“请。”

    “我去去就来。”王峰示意二秃子和吴德先走,他单独去会会叶清秋。

    “小子,不能看对方是女子就手软啊。”二秃子一脸正经的叮嘱道,“我看这妞很强,你要小心。”

    嗖。

    王峰身影一展,原地消失。

    “回客栈,我去去就来。”叶清秋留下一句话,紧随其后。两道身影如箭矢,一前一后,相继消失。余下的双方人马恶狠狠的瞪视一番,各自散去。

    塞外寒风如鼓,盘旋而起。

    王峰先过城池,再过数十里沙漠,才堪堪落定身影。随即一道破空声紧随而至,叶清秋一席紫衣于寒风下摇摆,绝世独立,风姿无双。

    “当之无愧的绝色美人啊。”王峰暗自嘀咕,有点不忍辣手摧花。

    哧。

    叶清秋一言不发,于王峰十丈外落定身影,随即眸光绽放猎猎精光,自上而下扫视王峰,接下来幽幽一语让王峰面色惊诧,“你果然是大魔神。”

    “你怎么知道?”王峰吓了一跳,他借用神虚三十六变撤换样貌,连气质都发生变化,外人根本就看不清自己的本貌,叶清秋竟然一眼看出。

    除非对方有特殊法术,能洞穿自己的伪装。

    一念至此,王峰面色凝重,“这女子不好对付啊,怎么好端端了就招惹了这么个人。”

    铿锵。

    叶清秋回归先前冷漠本质,一剑祭出,暴掠向王峰,身姿漂移不定,像是一柄离弦之剑,迅速斩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