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环山是百年前的名字,现在早就更名外百断山。  .  这是一片被过度开垦的山岭地带,数以百计的山峦被挖掘一空,自上而下俯视,可以看到成片的山像是被拦腰斩断,百断山由此而得名。

    这片山岭近九成被齐家霸占,成为齐家的辖区,十数年来挖掘出不少的原版点金石,简单打磨就能当货币用。据传巨人城市面上大部分流通的都是齐家自百断山一带挖掘出来的点金石,足见当土一霸在巨人城的影响力。

    当下进山,其实很大程度上要影响齐家在百断山的格局。

    但一时间汇拢的人数太多,暂时没有有效的措施阻止这些修士进山。至于事端的魁首,那位老梆子在随手发了上千张真迹图谱后,消失的了无痕迹。

    王峰隐藏在人流中,粗略看了下,各路修士成分复杂,有喜好逍遥自在的散修,也有大势力出来的门徒。譬如铁剑宗,赵家等王峰见过的势力。

    “进山后不要轻易暴露身份,小心惹火上身。”王峰认真叮嘱道。

    二秃子翻了个白眼,“放心吧,本座知道如何应对。”

    两人一路上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便相继沉默,于暗中积蓄势力,以保持巅峰状态,也应付后面即将面临的大战。

    哗哗哗。

    百断山山峦稀疏,岔道无数,有数十条人为开辟的道路绵延而上,直达山峦核心地域。这些岔道基本是齐家修建的,用以方便运输,当下被各路修士挤满。

    人流前进的速度很慢,缓缓而上,主要还是人太多了。

    “哧。”

    也不知过去多久,一道极为刺耳的声音响起,随即本就缓慢的人流突然止步,像是被强行截断前路。

    嗤嗤嗤。

    而后又是一道赤光飞跃,自山高处斩落下来,引起一片哗然。

    “怎么回事?前面好似出现状况了?”一群人诧异,在原地低声议论,很嘈杂。

    王峰和二秃子相视一眼,暂未吱声。

    “齐家的人出面封锁道路了,不让我等进去。”这是前方带来的一条消息,一经传递,立马引起更为嘈杂的议论声。

    “齐家凭什么?这条路虽然经由齐家开辟,但仅是途径齐家的管制区,并未进入他家的掌控地,为何封锁?有这么霸道吗?”

    现场有修士不满,在此议论,神色变得越发愤慨。

    王峰研究过区域图,大致了解地形的布局,的确没有侵犯齐家区域,封锁前路显得很不合理,处事很极端。

    其实一想想,众人也明白齐家的根本意思。

    宝地落于齐家掌控地边缘地带,以齐家的秉性肯定要划归己有,不然无关人等染指。不过这次所图甚大,齐家未必能封锁所有人进入。

    所以在采取封锁的时候,沿用了两套标准,凡大势力派驻的人马皆可进入,至于其他一并阻挡在山外,不得进入,然则杀无赦。

    “道理?我齐家的命令就是道理,不想死都给我滚。”数十丈外的山巅地带,不断有剑光闪耀,并伴随齐家无比霸道的呵斥。

    “凭什么?你齐家处事太霸道了,毫无道理。”前方有修士怒斥,很不甘心的咆哮道。

    哧。

    一道剑光带起漫天血迹,自山巅绽放,无比血腥。

    这一幕让现场掀起哗然,场面似乎定格,陷入诡异的沉寂,想必也想不到齐家真的敢当众下手,一旦违背齐家的意愿,直接杀。

    “一群蝼蚁也敢进山跟我们抢宝物,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真是可笑。”齐家人大笑,不断出手,将最靠前的修士逼下山道,这才住手。

    紧随而来的一番呵斥,让山道汇集的修士感受到屈辱。

    “这齐家还真是麻烦。”二秃子传音王峰,问他如何解决。两人采用玄妙术法,秘密传音,外人难以听到。

    王峰蹙眉,“确实麻烦,而且这话说的我很不爽。”

    “所以?”二秃子挑眉,他现在是人体形态,面容清秀,这一挑眉不自觉的带起凌厉之势,整个人气质都为之一变。

    “杀过去。”王峰道。

    轰!

    刹那间,山道炸开一团金色光峦,王峰在无人差距的情况下,撑开神魔体,漫天金光将他遮拢,掩盖面容,无人看清本貌。

    随即他一步步登山,每踏一步,山道微颤。

    “有人出手了,要跟齐家正面干了。”

    “嘿,汇拢如此多的修士,齐家真以为都是蝼蚁?总会出现几位强者,为我等扫清障碍。”

    山道中,密集的修士兴奋,彼此交头接耳,以期待这道宏达的影子破开僵局,扫清齐家设定的防御。

    “你是谁?”齐家有人呵斥,声线带着一如既往的桀骜,毕竟是大世家出来的人,总有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不想死就滚。”王峰步步紧逼,让齐家人先是面色一变,而后持续冷笑,“你可知我们是谁?在这巨人城还真没几个敢得罪我齐家。”

    “你不怕死吗?”为首一位齐家的中年男子厉声呵斥道。

    “轰。”

    王峰直接一掌覆盖,镇杀向齐家修士,要一举扫清障碍,为众人破开一条路。这样既解决了自己的麻烦,又能借助大批量的人流隐藏行踪。

    “你。”齐家修士色变,而后立即出声,“快,放开大阵,反杀了他。”

    砰。

    虚空绽放一簇赤色虹光,随即以点成线,以线成面,迅速覆盖出一张大网,轰杀向王峰。赤色天网在虚空结光,不断爆发啪啪声,非常刺耳厚重。

    “这是齐家用来禁锢山域稳定性的大阵,平日里以稳定为主,只有遇到危机,才会展现攻击性的一面。”有修士暗中解释,神色凝重。

    这等大阵汲养于山岭十数年,几乎与天地契合,一经撑开,便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杀意,宛若一片海喷涌过来。

    然而下一刻,众人直接呆了。

    “轰轰轰。”

    王峰大掌如云,正面攻击,漫天的金色光辉演化成一轮天日,当场就撕裂的赤色天网,随即掌心一掠,当头就探了进去。

    “这,好恐怖的毁灭力。”齐家人变色,他们被赤色天网罩住,本就被排除在攻击范围之外,但这一掌撕裂天网,抓向了他们。根本就无视天网的恐怖杀伤力,直接碾压。

    先前的出言的齐家中年人更是面色煞白,他在瞬息想到一个人,令他全身冰寒,如坠冰窖。

    “你,你是大魔神?”这位中年人喃喃自语,神色布满惊恐,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他极力否认自己的想法,但事实就是事实,他真的碰上了大魔神。

    “什么?大魔神?他真的是大魔神?”

    “我的天,沉寂半个多月,大魔神终于显露踪迹了,这战斗力,也太狂暴了。”

    山道一群修士兴奋,忍不住惊呼,心中更是惊骇不已。城中早就传闻大魔神年岁虽轻,但战斗力癫狂霸道,很多成名之辈都栽在他手中。

    如今得见,传闻果然非虚。

    “哧。”

    王峰不言不语,他掌心闪动,转瞬就切割下这位中年修士的头颅,连带神识都没击溃。这一幕过于惊骇,以至于齐家众多修士自信心崩溃,不敢再战。

    “轰轰轰。”

    下一刻,他五指收敛成刀,一片金光扫杀下,将齐家人全灭,漫天血迹炸裂,刺鼻腥味冲霄而上,布满整个山峦。

    砰砰砰。

    王峰剿灭齐家修士后,再拍击落下,当下将山道的阻碍全部清除,然后他身影一掠,迅速进山。二秃子后方眸光一纵,相继进入。

    余下的各路修士先是愣神,而后如潮水般喷涌,鱼贯而入。

    “大魔神进山了。”

    “前方传来消息,大魔神显露踪迹,带着大部人流进入百断山。”

    一条条消息不胫而走,迅速在百断山各个范围传播,引起各路高手关注。

    “大魔神?!你终于忍不住露头了。”最先反应的是铁剑宗数位长老,他们出现在巨人城本就是为王峰,奈何后者沉寂半月,一直无法捕捉到他的踪迹。当下惊闻这条消息,当场就暴动,而后数道身影掠向高空,巡视八方,锁定王峰的位置。

    “大魔神,你纳命来。”铁剑宗数长老杀意滔滔,愤怒咆哮。

    同样出现兴趣的还有赵家人,赵诗音赵勾皆在此行,前者艳美的脸颊浮现一抹红晕,喃喃自语,“他也来了。”

    赵勾抬头瞄了瞄赵诗音,无奈摇头。

    赵诗音羞涩的低下头,嘀咕道,“他救过我……”

    “我知道。”赵勾回了一声,拍拍赵诗音的肩膀,示意她跟紧自己。

    “这人不好惹啊,听说将齐家阻拦的一队人马全灭了。”

    “神龙见首不见尾,沉寂半个月突然显踪于百断山,看样子也是冲着藏宝地来的。”

    前期进驻的修士一阵惊叹后,突然发现一道金色光柱宛若雷电般突袭进山峦核心地,速度快到不可想象。

    “果然来了。”诸人得见一尾金光闪耀,知道那是王峰逼近这片区域,无不退让数步,让他穿行而过。

    哧!

    刹那间,一道银光飞剑凌空斩向金光,要截道。

    “竟然有人敢出手拦大魔神,好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