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秋并非一人,叶无殇等叶家数人也跟进,迅速入场。 相对于风姿无双,气质外露的齐天术,叶清秋气息内敛,高冷的不太像话。

    “听闻先前大魔神宰了我齐家一堆人马,别让我找到他。”齐天术环视四方,淡淡一语,随后双目射出精粹的神芒,似乎在探查什么。

    王峰心中了然,齐天术是在找他。

    “大哥。”齐朗也现身了,跟在齐天术的身后,全然就是一个听话的小跟班,一扫先前在斗兽场的霸道和桀骜。

    轰。

    一抹光晕在虚空炸裂,携带巨大的奔雷之势,无尽的光晕在速度的加持下,化为光雨,一片一片的坠落。

    “庞统。”

    不等这道光晕的身影划归宁寂,又是一道极为霸烈的指光贯穿日月,杀向光晕,要斩前面的人。指光杀意如海,被灌输进玄妙法力,是终极大杀招。

    “轰。”

    两股身影在虚空经历片刻的停滞,突然撞击在一处,绽放无量神光,全部冲霄而上,像是一柄柄绝世大剑贯穿进天宇,要将天道崩碎。

    杀势太霸烈了,当头一击就将方圆数十丈的山岭夷为平地。

    “法相天地。”王峰眉头凝重,他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劲,因为爆发的光幕太耀眼太璀璨,是两人撑开了法相,展开最强一战。

    “啾。”

    一只九头猎鸟呼啸而过,数次羽翼闪动,就崩碎了百丈虚空,令它们成片断裂,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塌方。随后猎鸟横空而过,要将携带漫天光晕的男子镇杀。

    这太恐怖了,简直要毁天灭地。

    “莫要以为我怕你,哼。”

    “吼。”再一刻,一头宏达无边的战兽仰天怒啸,一吼啸日月,似乎要吼断山川江河。它迅速拦截下九头鸟的攻击,双方打了个平手。

    王峰和二秃子相顾无言,心中颇为震撼。当下发生的这一幕是撑开法相天地后的极致景象,前后两头战兽隶属交战两人的法相。

    法相天地是长生境四重天才能展现的手段,一旦进阶成功,可凝聚法相协助本体作战。不过法相凝聚的方式层出不穷,有人就地取材直接凭空造就另外一个自己,也有人汲取战兽的强大精气神,填补进肉胎化为自身法相。

    相对于前者,后者是采取外力助长法相成形,非常艰难。

    因为凝聚战兽法相,需要汲取战兽精气神,换言之需要一头真正的战兽,将其屠戮然后截取它的道果占为己有。此乃逆天之举,一旦成功,等于同时具备战兽得天独厚的气血之力,战斗力可激增数十倍,相当恐怖。

    “这种法相对一般修士而言就是奢望,光是战兽的资源就需要耗费一番心神,这两人要么出自顶级宗门,要么出自顶级家族,其背后的底蕴本就深厚,可支撑他们走这一条路。”二秃子低声解析道。

    王峰点头,表示了解,凝聚战兽法相需要真正的战兽加入,光是这一条要求将让九成的修士挡在门外。须知战兽又称之为天兽,乃超越灵兽的高级种族。

    “天兽历来罕见,他们背后的种族竟然不惜牺牲战兽,为他们凝聚此等逆天法相,真拼。”王峰咂咂嘴,心里震撼莫名,这两人虽然尚在长生境四重天,但因为战兽法相的加持,战斗力保守估计能血拼五重甚至六重的高手。

    “未必是真正的生长自野外的战兽。”二秃子摇头,沉声道,“也许是战兽后裔,乃战兽的后代,因为母系的强大,令它们自出生后血液就远超灵兽。只不过在尚未全面觉醒后,就被屠戮掉,成为凝聚法相的材料之一。”

    王峰沉思,这未必不是一种方式,但总而言之,这种法相很逆天。

    “轰轰轰。”

    两大强者连面容都为显露,就在广袤的山岭大打出手,震撼了一众修士。

    “庞统,苏无名!”便在关键时刻,齐天术自语一声,神色布满浓郁的战意,似乎也想参与这一战。

    “这两人都是年轻一辈的高手,源自两大顶级宗门最强的年轻高手,向来不对头,势要压制对方一筹。”叶清秋也如此说道,不过相对于齐天术,她的表情很漠然,似乎很不关心。

    “小子,这就是你以后竞争的对象啊。那些巨人城的所谓年轻翘楚不过是跳梁小丑,当下的几人才是真正的年轻天骄。”二秃子点指四人,分别是齐天术,叶清秋,以及大打出手的庞统,苏无名。

    王峰默默点头,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被唤醒战斗意志,他发誓一定要超越这些人,成为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在这三千界扬名立万,打下不世伟业。

    “咔哧。”

    十丈外,一处山峦决裂,庞统和苏无名双双后撤,不再交手。随着裹挟在两人面部的光辉散去,他们的容貌也渐渐清晰。

    苏无名白袍如雪,剑眉凌厉,生的端正伟岸,十足一个富家公子的仪态。另外一人庞统则是披肩散发,神情邪魅,整个人有一股挥之不去的野性。

    这两人的气质形象有明显的差异,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很强。

    “今天有大事要办,回头再战个痛快。”庞统双拳一挥,袖袍无风自动,为他整个人添加了一抹霸道气息。

    苏无名笑而不语,没有回复。

    “一二三四,来了四个很强的小娃娃啊。”老梆子醉醺醺的依靠在一棵大树上,眼神迷离,还是先前的状态。

    “位置应该就在此地,先清场,让无关人等滚蛋。”齐天术出于礼节,向苏无名三人微微点头,然后大袍一挥,命令自己的随从开始清场,要将附近的无名之辈轰到封锁范围以外。

    苏无名,庞统,叶清秋三人无异议。

    “又是他1妈1的清场,这些人做事真霸道。”二秃子怒斥一句,神色不满,他随即示意王峰,希冀后者拿出决策性的建议。

    只是不等王峰回复,老梆子拍拍屁股起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正好脱离齐天术封锁的范围。

    王峰和二秃子对视一眼,决定跟在老梆子后面。这家伙是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应该知道一些不可告人的秘辛。兴许跟在他后面能得到意料之外的结果。

    老梆子踉踉跄跄的走在前面,并不反对两人的跟进。

    “轰。”

    三人刚刚离开,齐天术一队就已经动手了,按照图谱标注的位置,霸道出手。

    其中一人大掌落定,漫天赤光炸裂,直接将一块山岭掀翻,露出一条黑色幽深的通道口,正幽幽的散寒风,像是被打开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王峰不关心,沉默跟在老梆子后面。

    “老头,精准位置应该在齐天术那边,你这是去哪?”二秃子故意问道。

    老梆子笑而不语,自袖袍中掏出一个笼子,笼子里面禁锢有一只贼眉鼠眼的老鼠,全身毛发皆白,像是一团白雪。

    王峰起初还奇怪,而后不确定道,“这是幽灵鼠?”

    “哟,小家伙眼力不错。”老梆子点点头,默认道。

    幽灵鼠,鼠类的一种,个头很小通体发白,常年生存于阴暗之地。这类鼠嗅觉的灵敏度堪称冠绝天下,比超级高手的神识还要敏锐,能轻易预知危险。

    据传某些家族有幽灵鼠王,强大到了可预知未来,洞彻天机的地步。不过幽灵鼠向来罕见,此些年又受到一些掘墓人的追捧,已经很少见。

    “十数年前这地方发生过一次异常的地震,致使整个地壳运动,一些原本固定不变的位置发生了变化。”老梆子神秘兮兮道,“宝地的真正位置其实在十年前就变更过一次,所以当下需要幽灵鼠从新勘探一遍。”

    “我甚至怀疑,当年的地震其实是宝地内部发生巨变,从而导致位置走动。”

    二秃子抱着胳膊,笑眯眯道,“按照你的意思,齐天术那一队人岂不是在做无用功?浪费精力罢了?”

    “哎。”老梆子摇摇头,神神叨叨道,“我跟你说啊,那位置虽然不是宝地,但东西肯定有。”

    “有什么东西?”王峰不解,既然位置偏移,难道还藏有东西?

    老梆子掩嘴轻笑,“那里有大粽子……”

    “粽子?”王峰诧异,疑惑不解,“什么鬼?”

    “对勒,就是鬼。”老梆子嘿嘿贼笑,一脸的幸灾乐祸,“里面有鬼王坐镇,是负责镇守墓地的守墓人,百年沉寂放他出来练练手也不错。”

    王峰和二秃子脸色僵硬,一下子明白老梆子这又是要坑人。

    随即回味先前一句话,王峰伸手道,“你刚才提到一个词,墓地,难道这是一处墓场?是某位高人死后葬身的道场?”

    “什么墓地?我说了吗?你们别瞎猜。”老梆子东张西望,极力否认,干枯的掌心在虚空不断晃动,在否认王峰的猜测。

    随即他打开笼子,释放幽灵鼠,指引它进入四方探查。幽灵鼠四下游走两圈,突然一个猛子扎下,钻入地面,消失不见。

    “有状况了。”王峰看着这一幕,神色收敛,不再纠缠那些细枝末节,沉默等待幽灵鼠反馈消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