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鼠嗅觉冠绝天下,既然消失,必定有状况发生。

    “哧。”

    同一时间,老梆子十字掐诀,口诵经文,这是一种秒术,用以控制幽灵鼠,以免后者脱离控制,直接离开。

    王峰和二秃子沉默等待,不再发言。

    “轰。”

    只是突然间,一抹黑色光雾冲霄而上,浓郁的黑光呈雾状,携带着漫天的灰尘死气,给人一股沉闷的压抑感。太骇然了,令人不自觉的感到胸口发闷,神魂胀痛。

    那是齐天术一队附近发生的状况,漫天黑气被激发出来,于虚空中绽放,宛若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以至于方圆数百丈的都被蔓延。

    “哐当。”

    又是一道刺耳的沉闷声,黑色幽深的通道口突然飞出一条黑色的栈桥,衔接两端,像是连接两界的通天大道。但是这股黑色过于可怖,一时间无人敢动。

    “怎么回事?”庞统咆哮一声,深若闷钟,他算是现场几位有数的高手之一,一直在前方坐镇,当下发现状况,第一时间发问。而后他撑开一层光罩,准备登桥查探。

    嗖!

    一抹黑色尾光自幽深的通道飞纵而出,宛若毒蛇的信子,直接在虚空贯穿一条大腿粗线的孔洞,这才消逝。

    铛!

    下一刻,变故再生,有厚重奇异的脚步声自栈桥上传递出来,整座桥面开始不正常的颤动,有无尽黑光被莫名压制崩成碎片,块块决裂。

    这景象过于可怖,很多人神色凝重,表示不解。

    尤其是这股莫名压制力,令在场的各路人都不自觉的呼吸急促,很不自在。

    “好像有东西走出来了。”也不知谁低呼一声,突然神色煞白,莫名的一股压制力当场将他崩成血舞,连尸首都没留下。

    噗噗噗。

    现场开始有数十人接连毙命,有人耳鼻溢血被活活震死,有人被拦腰斩断,有人被一分为二,死状各异,极为惨烈。

    “不好,真有东西出来了。”齐天术撑开双目,射出两道精锐的眸光,沿着栈桥探视,只是才洞查内部数丈距离,就被硬生生的截断眸光。

    他整个人倒撤数十丈,一脸惊恐。

    随即,栈桥上走出一道巍峨如山,魁梧伟岸的身影,高达两丈,发丝凌乱,整个人带着一股霸道气势。

    这道身影很可怖,因为他虽然身材伟岸,但衣衫褴褛,非常陈腐破旧,像是经历了漫长岁月的侵蚀。并且全身血光淋淋,有几处格外明显的伤口。

    左肩骨有一道可怖的剑痕,直斩肉骨,森白的骨头在天日的照射下,散发阵阵奇异的光环。

    “法则的力量,这一剑直接斩断了他的精气神,以至于伤患无法恢复,永久存在。”庞统惊吸一口气,面色变得不自在,“显然是遭受到强敌攻击,留下了道伤。”

    然而这些都不算恐怖,最恐怖的是他的颅骨两侧的太阳穴。

    一柄银白色战枪从左边的太阳穴钉穿颅骨,枪头于右边太阳穴位置露出,正血淋淋的溅出血迹,像是刚刚被人一枪钉穿。

    “一枪钉穿两侧太阳穴,这样还不死?”先前最镇定的苏无名都神色惊恐起来,忍不住惊呼出声。

    两侧太阳穴与额骨处在同一位置,而额骨是神识宝地,这一枪很明显的扎穿额骨,触碰到了神识宝地。按照一般状况,神识宝地一旦遭受重击,大罗神仙也要战死。

    可偏偏这道伟岸身影步伐沉闷,气势雄健,竟然还是这般强大。这简直不可思议,现场诸多人都意识到这个可怕的想象,嘴巴撑得老大,久久合不上。

    “到底什么鬼,这不符合常理。”齐天术摇头,始终不愿意承认。

    此刻栈桥在发光,发亮,一股绵绵之力席卷向这道身影,身影正中心像是风暴眼,吸引八方风云。

    “果然是鬼王。”老梆子百忙中瞟了一眼,渍渍长叹,他算是整个现场最镇定的修士,一脸无惧,司空见惯。

    “桀桀桀。”

    倏然间,一声相当刺耳的厉啸自鬼王口腔发出,形成音浪,冲击向齐天术等四人。

    “不好,他要杀我们。”齐天术暴掠而起,先前逗留的位置当场被音浪震成废墟,成块的塌陷下来。

    嗖。

    鬼王光影一掠,自栈桥上飞出,强势的杀入这一队人马。

    “噗。”一位齐家修士躲避不及,当场被鬼王魁梧的身影撞成血泥,,漫天的血舞绽放,凄艳骇人,这人连闷哼声都来不及发出,直接战死。

    这一幕实在太恐怖了,那可是齐家一位长老,位居长生境四重天,因为在齐天术出声的刹那就撑开了法相。可最后还是连人带法相,一同被撞碎。

    “可恶。”齐天术爆吼一声,神色愤怒。

    嗖!

    又是黑影闪动,鬼王出手,一群人如临大敌,直接撤退,根本就不敢打。随着不断绽放的血迹,至少有九位长生四重天的修士被屠戮,尸骨无存,死的那是相当干脆。

    “何方怪胎,休要放肆。”

    一抹神虹自天外飞窜,点指向鬼王魁梧的身影,后者一阵闪动,出现瞬息的停滞。

    “族长。”齐天术大喜,神色为之一松。

    王峰诧异,来人竟然是齐家当代家主,一位超级高手,他在危急时刻出手震慑鬼王,以免后者滥杀齐家长老。

    “我来困住他,你进墓地。”齐家族长爆和,当即卷起一道光幕,将鬼王吞噬,而后光幕卷动,直接将鬼王拖到了百丈外的虚空上,暂时离开栈桥。

    齐天术沉息一口气,也不犹豫,沿着栈桥当场消失。庞统,苏无名,叶清秋同步起身,随栈桥离开,进入幽深墓地。

    “都进去了。”王峰嘀咕一声,匆忙看向老梆子,惊奇的发现他脸色越发苍白,很病态,仿佛一瞬间老了数十岁。

    “噗。”不等王峰询问,老梆子张嘴咳出一口黑血。

    王峰惊呼,“怎么回事?”

    老梆子一手快速按住胸口,阵阵霞光在他胸口位置闪烁,随后他的脸色才渐渐好转,情绪算是稳定下来。

    “幽灵鼠失去联系,应该出现意外了。”老梆子狠狠咬牙,脸色少有的凝重。

    二秃子深感麻烦了,他问道,“那怎么办?”

    “只能跟着栈桥进去。”老梆子无奈道。

    “额。”二秃子龇牙,“你不是说那里很恐怖了,进去岂不是找死。”

    “进去搏一搏,兴许有机会直达墓室。”老梆子前面带路,一步晃动数丈,全然没有了先前的醉态,想必也预感到事情麻烦,不敢懈怠。

    王峰不犹豫,前后脚跟进。

    二秃子喝骂一声,也随之进入。

    “嗤嗤嗤。”

    幽深通道蜿蜒曲折,内部潮湿异常,像是一方真正的炼狱之地,伸手不见五指。王峰双目一凝,积蓄足够的能量才能看到前方十丈。

    “滋滋滋。”

    老梆子也撑开双目,发出锋锐的光泽,不过他两只眼睛很反常,一阴一阳,兀自旋转。他左眼有月亮浮动,深邃暗沉。右眼则是一轮天日高悬,爆出炫目神光,熊熊燃烧。

    月为阴,日为阳,是为一阴一阳。

    “阴阳眼,可洞析虚妄,看穿一切虚幻景象。”二秃子怪叫一声,神色变得不自在,“你这老家伙是不是知道什么?”

    “嘿嘿。”老梆子撑开阴阳眼后,嗖嗖扫穿百丈距离,将幽深暗道照射的恍若白昼,明亮无比。他吸气道,“大魔神,孔雀王嘛,知道知道。”

    “你……”王峰也吓了一跳,果然还是二秃子思维反应最快,一看到阴阳眼就能猜出自己的身份早就暴露了。

    这老梆子先前神魂颠倒,醉醺醺的状态是佯装的。

    “老王八蛋,既然身份被你看穿,有些事情是该解决了。”王峰龇牙咧嘴道,“我被你坑了一百万,你怎么解决?”

    “嘿。”老梆子挠挠头,“我这不是同意让你们跟着我嘛,这一百万就权当向导费。”

    “向你大爷。”二秃子也怒吼,“有你这么坑人的吗?”

    “哎呀,别墨迹了,再不进什么宝贝都找不到了。”老梆子岔开话题,脚底抹油,直接向前走。

    王峰无奈,不过想想,双方没有特别大的恩怨,其实合作也未必不可,他当即摆摆手,严重警告道,“你后面再敢坑我,我挖你祖坟。”

    “喲,你也好这一口?”老梆子哈哈笑道。

    王峰不解,这原本是气话,怎么听在老梆子耳中,像是赞赏的话,“什么意思?”

    “他是掘墓人,专挖人家祖坟。”二秃子翻白眼,他一开始就在怀疑,毕竟幽灵鼠很难控制,一般只有掘墓人才能掌控,原因是掘墓人常年游走墓地,身上沾染死气,这种死气幽灵鼠向来喜好亲近。

    这是双方唯一共同之处,有利于掘墓人驯养幽灵鼠。

    当下印证,二秃子的猜测果真没错。

    “先进去吧,别耽搁了。”王峰也懒得废话,示意老梆子走在前面,毕竟他拥有阴阳眼,在阴暗地有很大的优势。

    “走咯。”

    老梆子呼啸一声,前方引路。

    王峰,二秃子后续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