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深沉寂的通道绵伸向远方,太黑寂了,偶尔闪现一两抹精锐光辉的亮光,在拉出一束孱弱的尾光后,迅速寂灭,宛若草原上的萤火之光。

    王峰知道那是四大高手撑开极致速度后,沿着虚空擦出的火花,几个位面的闪纵,已经消失在百丈外。

    四人离去不过时刻,王峰前脚跟进,而更后方的人马也在蠢蠢欲动,携带大规模的人流朝着栈桥逼近。因为视线缘故,后方燃烧起熊熊烈火,绵延如一条火龙。

    “走快点。”老梆子嘀咕两声,脚步一捻,像是一道箭矢冲出去,速度奔袭向远方。先前幽灵鼠失去联系,让老梆子面色不自在,他不敢长期逗留于黑暗之处,急需转换战场。

    “轰。”

    许久,一条银白色的大浪潮自天穹砸落,携带巨大的声响,将虚空都压制的扭曲,呈现极不规则状态。

    这条浪潮像是一道屏障,阻断两界,在空荡荡的通道尽头发出咆哮不绝的音浪。王峰吸气,身体瞬息一掠,整个人像是巨大的铁剑,直接穿过浪潮,遁入另外一面。

    “嗖。”

    一缕光束亘古长存,于九万丈苍空上悬挂,爆发出惊世大芒光。

    王峰抬头查探,发现那是一轮金日,通体黄金色,连边缘位置都散发浓郁的金色光辉。太惊艳了,堪称神迹。

    “什么鬼地方?”二秃子落身于王峰身侧,神色微微凝重,疑惑不解。老梆子也迅速接近,四方勘察一番后,目光凝视向十丈外。

    那里有先前进驻的四大年轻高手,正眉头紧蹙的观望一座石碑。石碑上有金色符文闪动,于虚空晃动后自行排列,形成一方文字。

    “五重天战场?”王峰发现一角文字,标注有五重天。随即他凝神瞩目,在一番细细观摩后,大致了解了。

    前方有一道人为设立的界中界,昔年有盖世强者注入大批量的奇珍异宝,绝世兵器。不过这界中界最初的意思是砥砺后人,需进入此界参战,但有限制,修为必须在五重天之下。

    超出五重天的修士,不得进入。

    按照石碑的注解,内部空间扭曲,虚幻,甚至还圈养有早期投入的灵兽,危险系数非常高,需要足够稳定的战斗力才能进去一战,不然会被清除出来。

    “进不进?”齐天术嘀咕一声,看向两侧的庞统,苏无名以及叶清秋,毕竟是同辈最强者,需要询问一下彼此的意思。

    “为何不进?”庞统最先表态,他一步踏入,直接穿过石碑,然后消失不见。

    哧!

    褐色石碑陡然冲开一道光束,逼入虚空十数丈,绽放绚烂的光泽,随即石碑上显化两个字,庞统。

    “哧。”

    又是一道光束冲霄而上,苏无名风姿翩翩,带着一股自信,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下。齐天术,叶清秋同步进入,他们的名字也显化在石碑上。

    随即是叶无殇,以及数位年轻有为的强者,同样成功进入。

    嗤嗤嗤!

    不断有光束冲霄而上,虚空不断绽放灿烂的光辉,夺目而绚丽。

    “铛。”

    不过现场也有意外发生,一位年轻的齐家修士在家族长老的怂恿下,准备进入,只是刚接触石碑,当即被一道光震飞出去,全身染血,非常狼狈。

    “噗。”这年轻人张嘴就是一口黑血,胸前塌方,竟然是一道光硬生生的震断,足见先前一击对他的严重影响。

    “什么情况?”齐家长老诧异,眸光闪烁不定。

    “界中界既然有上限,自然也有下限,我看这年轻人实力太差,被拒绝入内了。”一位年长的老人解释道。

    这句话得到一致的认可,令原本大批量准备进入的修士止步,开始思考各自实力,不敢贸然进驻。

    “我们也进吧。”王峰点点头,轻声提醒。

    “我先来。”老梆子怪叫一声,最先印证,刹那间十道光辉横向飞溅而出,撞击向老梆子,要将他拒绝在外。

    这一幕非常震撼,比齐家那位年轻修士遭受的攻击还要强,近乎十倍之力。

    “这老头也被拒绝了?”二秃子嘀咕,发现事情不对劲,他道,“是超出长生五重天被拒绝,还是修为太低被拒绝?”

    王峰没好气的瞪眼,“你看着老梆子像是境界太低被攻击吗?”

    “确实不像。”二秃子默认王峰的解释,随即笑道,“这老梆子太鬼,总感觉在身边迟早要坑我们,不让进也好,我两个可以安心进入一战。”

    不过下一刻,老梆子祭出一道奇异的口诀,竟然凌空化解掉十道冲击肉身的光辉,隔空消失。

    王峰傻眼,“这样也行?”

    “先进吧。”二秃子一步跨出,直接消失。

    王峰也跟进,他隔空穿过石碑,带起一道冲霄光柱,在虚空绽放,而后名字显化在石碑上,是为王峰两字。

    幸好王峰进入三千界一直以大魔神自称,极少有人知晓他的本名,王峰二字并未引起多大的影响。

    余下的各方也有修士进入,但外围剩余的修士更多,除却实力不够的,还有数十位超过长生境五重天的强者。

    其中有齐家长老,铁剑宗长老,赵家长老,都是年老一辈的高人,被拒绝入内。

    “看看这些人在里面能有得到什么机缘,我们就不进去竞争咯。”赵家一位长老心态很开朗,被阻止入内也不会心,反倒就地盘坐,寂静等待。

    “也是。”铁剑宗一位笑笑,也坐了下来。

    轰!

    王峰闯过石碑,惊见空间扭曲,漫天的时光碎雨飘舞,随即被传递到一块茂密的森林,四方静寂,方圆十丈了无人迹。

    “看来人群都被有意的打散了。”王峰嘀咕,知道无法联手二秃子,索性独自战斗。而后他腾空而起,观摩内部环境,刚扫视一边,神容瞬间凝固,变得很不自在。

    这里竟然真的是一方扭曲的空间。

    他的头顶之上不是高天,而是楼阁,倒放在天上,顶楼垂直于地面,显得非常怪异。沿着边缘地带飞行一段距离,发现两侧的森林,山川也接连发生变化。

    整体像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被纳入一口透明的杯子里面,所有东西都呈现不规则状态。

    “先去远处看看。”王峰撑开神识,开始覆盖方圆数十丈区域,他在捕捉其他修士的波动,看能否定位出人流量较大的地带。

    “嗖。”

    突然间,一道惊艳尾光闪纵,在天际如一团熊熊烈火燃烧。光辉璀璨,夺目绚丽,且带有漫天的杀意。

    那是一柄长矛破空而起,当即将天上一座楼阁震塌下来。

    高达数十丈的楼阁,像是一颗熟透的果子,自天宇坠落而下,将下边的地面都砸的开裂,巨大的裂隙声震荡不绝。

    “这……”王峰无语,他明白这是有人出手了,但方式显得太粗暴了,直接将倒挂的楼阁震下来。虽说不地道,但效果不错。况且这需要极为精准的速度和爆发力,实力不到一定水准,很难奏效。

    侧面也可以看出,这位出手的人非常强。

    嗖嗖嗖。

    连续数道身影从各地飞窜而起,朝着坠落的楼阁席卷而去,速度如光,片刻不停留。

    “哧。”

    王峰转动神魔九步,身影原地消失,很快就落身于坠落的楼阁附近。此地已经汇拢各路高手,或三五成群,或独自一人。

    全部目光烈烈的关注着眼前残破的楼阁,想要进去实地查探一番。

    “谁敢动?我杀了他。”便在这时,一道魁梧的身影提着一柄长矛踱步而入,他整个人气血很充足,像是一头猛兽,震慑全场。

    随即全场沉默,知晓来人很强,而这座楼阁就是他先前震落。

    “道友,在这五重天战场的任何机缘大家都有资格一起平分,既然都看见了,你一人独享有点不符道义吧?”有年轻人言语一声,神色自在的说道。这句话看似平淡无奇,暗地里的危险意思很明显,尤其是他后面一句话,有诛心之举,“你如此霸道,不怕引起众怒吗?”

    王峰轻微一叹,看样子这是要截胡,试图抢夺他人战果。然而下一刻,局势陡然变化,令在场的人措手不及。

    “哼,没想到还真有人找死。”这位持矛的男子冷哼一声,抬手就启动长矛,一下子扎向人群,要钉死先前出言威胁的年轻修士。

    “你。”年轻修士被这突然扎过来的一矛逼得容颜大怒,“你太嚣张了。”

    “去死。”

    持矛男子漫天狂发倒竖,双臂撑开万钧之力,提着一杆长矛大力挥舞,似乎要将天地都崩穿。年轻修士坚持数招,便被一矛钉穿额骨,连人带神识当场崩灭,道死身消。

    “嘶嘶。”现场有抑制不住的倒吸凉气声,全被这气吞长河的一枪震撼,几个呼吸间,很多人都放弃进攻。

    铛。

    这位持矛男子收回长矛,再度冷哼一声,然后径直走进残破的楼阁,并在外面撑起一道光幕用以防御,以免外人趁其不备,暗中进楼阁。

    “我等还是散吧,这家伙不好惹。”有修士幽幽一叹,转身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