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哗哗。”流水潺潺,声潮不止,这是一方水帘洞,湿漉的寒气在洞中流散,整个空间都变得超市,阴暗。

    唰

    三道身影一收,穿过水帘,进入洞口。

    竹皇剧烈震惊,想要摆脱控制,奈何禁锢力实在太强,他即使化身为成千上缕紫气,已然被点点光束禁锢,逃脱不得。

    “娘希匹的,真是倒了血霉,啊,我不甘心啊。”竹皇仰天大吼,声线悲壮而惊恐,充满了不甘心的情绪。

    王峰目路凝重神色,下一刻他撑开神魔体,并就此打出至尊散手,骐骥摆脱禁锢,但得到的结果于竹皇一致。

    相伴一侧的叶清秋也出现同样的状况,她淡漠的神色越发冷寒,一柄秀剑横空舞动,想要离开。

    “我们似乎被困住了。”王峰面色微变,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番状况,超出他控制的能力,竟然毫无反手之力。

    “轰。”

    水帘洞击起一道赤色的浪潮,随即出现一张祭台,台面光洁如玉,空无一物。再然后是漫天的铭文在闪动,凝聚。似乎有东西要现世。

    “都怪你们,没事追大爷我作甚,现在我们都要死了。”竹皇呵斥道。

    王峰道,“这是什么地方?如何才能出去?”

    “出不去。”竹皇修长的枝干在虚空摆动,很无奈,垂头丧气。

    叶清秋轻吸一口气,一张脸布满森冷寒气,随后她十指掐诀,通天霞光在她的掌心凝聚,汇拢。然后一起打向虚空,要击碎赤色浪潮。

    这些凝聚的霞光携带莫名符号,有寂灭之力,攻击力相当强。一经打出,成片虚空都在颤抖,有崩塌的迹象。

    奈何赤色浪潮仅仅是摆动三下,便将虚空重新稳固下来,并且迅速缝补坍塌的虚空,最后更是冲出一道赤色匹练。瞬息击中叶清秋,令其嘴角溢血。

    “你没事吧?”王峰惊恐,匆忙出声。

    叶清秋摇摇头,缓慢的擦拭掉嘴角的猩红血丝。

    “这地方很邪乎,你越攻击受到的反制力越强,不想死就消停点。”竹皇轻悠悠的补充一句道。

    轰轰轰!

    水帘洞在巨震,前方空无一物的祭台也冲出浓郁的赤光,随即化成一道道红色丝线,像海藻在海底漂浮,非常密集,令人惊恐。

    “噗嗤。”成千上万道赤光飞卷而来,将叶清秋和王峰裹挟,载着两人飞遁向祭台。竹皇则被推送到更远的距离,与他们失去联系。

    “这是要做什么?”

    王峰惊诧,使出浑身力道,要摆脱禁锢,努力数次还不成功。

    “哧”

    一道赤艳如殷虹血迹的细线洞穿叶清秋的右肩,不但穿透力强,速度更是快到极致。

    “咳咳咳。”叶清秋干咳一声,忽然瞳孔涣散,双目迷离,面部的越加潮红,仿佛一瞬息气质大变。整个人带着一股妖冶的感觉。

    “砰。”

    下一刻王峰也发生变化,他在被一道红色细线洞穿掌心后,体中气力开始翻江倒海,兀自紊乱起来。向上级体中有一股洪荒之力不受控制,要自行冲击出来。

    这非常震撼,王峰第一次遇到体中力量不受控制的局面,一时间惊慌失措,不知如何应对。

    “嗖。”王峰目光一扫,看向叶清秋,发现对方潮红的面部红彤彤,双唇更是艳红无比,充满魅惑。

    王峰一慌神,控制不知本心,竟然伸手抚摸向叶清秋冷艳的面部。

    “你做什么?”叶清秋轻呵,顿时让王峰全身震动,而后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一脸的尴尬。

    但下一刻,他目色怪异,非常疑惑,照理说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根本不会做出这等亵渎他人的举措。

    “固守本心,不要失神,切记。”叶清秋又是一声呵斥,面色郑重道,且五指并拢斩向红线,要切开双方的联系。

    王峰反问,“你知道这是什么?”

    “呼。”叶清秋殷虹薄唇叹出一口气,无奈道,“这是姻缘线,是,更是惑人心神的剧毒。若是心神失守,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会发生什么?”王峰不解。

    叶清秋瞪了他一眼,无可奈何道,“因缘线又叫合欢散,是春……”

    叶清秋欲言又止,面部闪现一抹羞涩,然后是迅速翻腾的杀气,一时间气质大变,时而魅惑如绝世尤物,时而杀意狂泻,冰冷如刀。

    “春。”王峰嘀咕一句,然后神色变的极为怪异,“这到底是谁干得?竟然在这里放春,药……难怪我刚才差点控制不住,要把你。”

    “你再废话,我立马杀了你。”叶清秋恫吓道。

    王峰哭丧着脸,“我也中毒了,刚才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不必多说。”叶清秋喝止王峰继续言语,撇头观望向祭台,似乎在尝试寻找破解的办法。当下两人被红线承载的毒素侵蚀,如果不能迅速破解,都后面越发不得控制。

    这一点,叶清秋无论如何也不会妥协。

    王峰屏息凝神,也在控制体中如瀚海般滚动的气力,要令它们平息下来,不得继续作乱。

    哧!

    奈何,一道红线穿过他的胸骨,再此击溃他好不容易继续起来的气力,一时间王峰体中潮汐乱动,冲击向神识,非常刺痛。

    “啊。”王峰一声大吼,两颗瞳孔迅速变得火红,极为妖邪,“我控制不住了。”

    随后他双手如蒲扇,径直的抓拢向叶清秋华丽的紫袍,要粗暴的撕毁它们,得见紫袍下完美的胴体。

    “铿锵!”叶清秋五指点动,秀剑凌空与王峰视线齐平,散发森冷杀意,“你敢再进一步,我立马杀了你。”

    “嗤嗤嗤。”王峰牙口打颤,极力控制自己,但因为控制的太狠,双目开始渗血,那是殷虹色的血迹,相当恐怖,两道血色痕迹就这般光秃秃的挂在脸上。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叶清秋看向祭坛,双目突然闪现一抹决绝之色,她五指点动,竟然要自裁。

    这句话是对着祭台而说,并非针对王峰,毕竟后者也中毒,被那股妖邪之力侵蚀,自身压制的非常痛苦。

    “铛。”

    只是刚才蓄积的力道已经是强弩之末,叶清秋逐渐迷离的双目无不证明,她也控制不住了。随着秀剑浑然无力的坠落,叶清秋流下两行热泪。

    哧。

    一道拇指粗细的红线,沿着她的右臂擦过,顿时将华丽的紫袍一裂两半,迷人的藕臂,白皙的肌肤,再无衣物遮拦。

    哧哧。

    又是接连两道细线切割向叶清秋的华丽紫袍,随着衣物尽毁,一具迷人的胴体在光辉隐现。

    饱满的曲线,修长高挑的身材,白如羊脂玉的肌肤,以及那一缕乌黑秀发,随意的在锁骨间飘飘转转。

    王峰喉咙干涩,微微蠕动,随即视线落向锁骨下,那波澜壮阔的双峰,盈盈如玉,粉嫩羞人。

    “不,我不能趁虚而出。”王峰双手前伸,想要粗暴的抓拢,旋即他全身一震,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下一刻,他做出决定,一掌反手击杀向自己的额骨。

    “哧。”

    奈何一道红线瞬息而入,控制住他的手腕,劲力全失。当下两人已经是深种,浑身疲软,无法调转全身真元之力。

    若想保命,只能就犯。但这种做法,等于是毁叶清秋的身家清白,对于这种出身大世家的女子而言,等于在抹杀她。

    先前叶清秋宁愿自裁也不就犯的作风,就能说明问题。

    “啵。”

    一缕香气四溢的秀发浮光王峰的鼻翼,而后薄唇亲启,迅速的覆盖在他的唇间。入口酥香,吐气如兰,一条柔软的舌头顶入王峰的口腔,传来阵阵迷人的芳香。

    “吼。”王峰低吼,双手环抱,一把拥叶清秋入怀,报以强烈的回应。事已至此,任何的坚持和抗拒都是徒劳,即使他们不愿与,因缘线的从中搅乱,也会让他们心神失守,最初凡间最欢愉的事情。

    嗤嗤嗤。

    光辉摇曳,王峰全身长袍尽裂,转而是一具粗犷雄健的肉身,通体古铜色,充满力量感。随后他双手高高上扬,托起叶清秋修长的身体,肆意缠绵。

    “嗯哼。”叶清秋嘤咛一声,双手勾住王峰的脖子,柔软的舌头他的鼻翼,双唇,发丝,眉梢。

    “我要进去了。”王峰颠鸾倒凤间,后股一挺,悍然的进击,叶清秋浑身一震,清丽绝艳的面容隐现一抹痛苦之色,而后化为浓浓的满足。

    她双手搂住王峰,秀发后扬,长长舒气。

    叶清秋呢喃,“痛……”

    然而嘴上虽然这么说,身体还是很诚实,她强烈回应王峰的动作,两腿加紧王峰的腰腹,缓缓前后蠕动,疯狂而歇斯底。

    “慢一点,再慢一点。”叶清秋吐气如兰,五指拂过王峰坚毅的脸颊,目中羞涩尽失,一时间风情万种,迷倒千世浮华。

    王峰顺手一挥,漫天红线编织成一道悬空床,他将叶清秋放置在上面,开始自上而下,用舌尖游走于叶清秋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一寸一寸,缓慢而温情。

    叶清秋十指抚摸王峰的胸腔,双目微闭,呢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