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哧!”

    五重天战场外,一团浮光闪现,而后逐步放大,自中间走出一道身影,正是王峰。 他双目一放,射出两道璀璨的光束,转头看向五重天战场的内部。

    不经犹豫,他直接就跨了进去,再度入场。

    “这一战还没结束,再来。”王峰前脚进场,齐天术的声音就在身后咆哮而来,像是一层赤色浪潮席卷天地,震得诸人耳朵发鸣。

    同样的战场,同样的对手。

    王峰和齐天术再度对峙起来,要分出胜负。

    “这一次我齐天术不会让你轻易得胜。”齐天术一如既往的骄纵,像是一头骄傲的孔雀,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够了。”后方齐家长老呵斥,制止这一战。

    替死符已经失去效应,若是接下来再战,就要承担战死的结局。齐家长老不愿意面对这样的风险,毕竟刚才近距离观战后,发现王峰这个变数太影响局势,无法摸清具体底细。

    而且这一战没有承担风险的必要,有本族长老在场,无需过多耽搁时间。

    这次说话的齐家长老是另外一人,名齐怀义,在家族地位非常高,连齐天术都礼让三分,不敢造次。

    “为什么?”齐天术大吼,不肯放弃,“我要杀他血耻,恳请让我一战到底。”

    “这等宵小之辈让老夫出手对付即可,你刚才一战太耗神,后面歇息。”齐怀义一挥手,卷起一团光将齐天术递送到身后。

    “小的不够格,老的开始插手了?”王峰讥笑,知道这些观战的老家伙肯定要出手,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齐怀义面对王峰的嘲笑,不以为意,“老夫无需给你任何解释,受死吧。”

    “慢着。”铁剑宗长老眸光闪过一抹精芒,他摇头道,“这等宵小之辈,不用劳烦齐家出手,还是老夫来吧。”

    “我铁剑宗跟大魔神有点恩怨,此次正好带进铁剑宗慢慢审问。”铁剑宗的态度非常明显,要出手一战,劫下王峰,带进铁剑宗。

    齐怀义诧异,铁剑宗的态度太明显,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这等老辈人物,在判断局势后还是松了口。再者有铁剑宗出手,倒是免得齐家出现不必要的损失。

    “既然如此,你出手吧。”齐怀义点头默认。

    铁剑宗嘿嘿一笑,“多谢。”

    这两位长老在各自的势力方都是地位极高,一句话便能代表各自门派家族的意思。不过两人言语交谈下,全然不将王峰放在眼里,后者仿佛是货物,任由他们叫价买卖。

    “二位还真是有意思,真当自己是执掌他们性命的无敌人物?”王峰冷笑,面对各族长老压境,毫无惧怕的意思。

    “小贼,你已成为困兽,难不成还可以逃出去?老夫一只手就能擒拿你。”铁剑宗长老眸光闪烁丝丝寒气。

    “一只手?”王峰挑眉,“未免太托大了,当我好欺负?”

    外侧的人也看出双方的恩怨,都作鸟兽散,不敢靠的太近。但相对于叶清秋那一侧,神色变化没有太大的起伏。

    叶无殇更是央求道,“姐姐,这些人以大欺小,太可耻,你不出面?”

    叶清秋沉默,没有给出回复。

    当下情况复杂,贸然出手介入,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争。即使叶家家世不俗,但山高皇帝远,在外域与人发生冲突,自身优势并不明显。再说对方已经给过自己面子,再坚持就要承担撕破脸的风险。

    叶无殇一张脸耷拉下去,颇为无奈。

    “小子,没人能救得了你,乖乖跟我进铁剑宗吧,嘿嘿。”铁剑宗长老冷笑,兀自走向王峰,准备动手。

    这是一位长老级人物,漫长的岁月沉淀,实力早已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远不是齐天术这等年轻翘楚可以比拟。

    王峰正面交锋的话,所占据的优势不大。

    “卑微的蝼蚁。”铁剑宗长老大手一挥,祭出一柄赤色战枪,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当即扎向王峰。

    赤色战枪来势汹汹,在距离王峰数丈后,猛然爆出一道高大的身影,一把揽过战枪,自上而下刺向王峰的胸腔。

    这是化外分身的极致表现,并且绽放的分身之影能操控兵器,属于更高一等的境界造诣。保守估计,铁剑宗长老至少位居长生六重天。

    “铿锵。”

    王峰手持人皇剑,一剑飞斩而去,将战枪击的偏移轨迹,但后者一枪祭出的攻击力太狂暴。王峰持剑的右臂被震得发麻发酥。

    这还是强健肉身支撑后的结果,若是换做一般人,一枪就能被震碎四肢百骸。

    “束手就擒吧。”铁剑宗长老冷笑一声,持枪走向王峰,“没人能救得了你。”

    “是吗?本座倒是要瞧瞧,谁敢碰他!”

    便在这时,一道如雷霆炸裂的声音在场地响起,而后一团冲天光芒直拔霄汉。这团火黑中带着炽烈的绿色,一道道井然有序,像是一柄柄倒插苍穹的羽箭。

    “轰。”

    黑绿色的羽翼铿锵作响,宛若天剑出鞘,绽放耀眼的光,逼的四方的人都不敢睁开眼,生怕长时间对峙后诱发双目爆盲。

    “二秃子。”王峰嘀咕,虽然在听到本座二字后,心里已经确定出来者。但在见到二秃子后,还是深深震撼了一把。

    因为漫天羽翼中站着一道身影,非常年轻,尤其是一双璀璨的眸子撑开炫目的光,像是两轮天日悬挂在里面。

    年轻的身影,乌黑的秀发,一席锦袍加上油然而发的澎湃的气血之力,就简简单单的站在那里,却给人一股沉重的压迫感。似乎来者是一尊年轻的帝王,巡视天下苍生,见者臣服。

    “你是谁?”铁剑宗面色微变,但还是忍不住询问道。

    年轻气势炙盛,霸烈的二秃子仅仅是巡视一眼,就让铁剑宗长老神魂刺痛,仿佛要炸开般。这种状况非常可怖,铁剑宗长老似乎下一刻就要跪伏下来。

    “本座姓孔名宣。”二秃子双手附后,气势暴涨,简单的一句话压的铁剑宗长老步步倒退,如临大敌。

    至于齐家,赵家,甚至叶清秋等几位年轻高手,也都震撼无言,实在无法想象这眼前的人到底有多强。似乎仅凭一缕气势,就能镇杀全场。

    叶无殇先前也是疑惑,在看到年轻身后背后那副巨大的孔雀展翅光幕后,惊呼出声,“是秃子哥……”

    “那只狗?”叶清秋嘀咕,颇为意外。

    孔宣看了一眼叶清秋,并未多言,而是目光灼灼的扫向铁剑宗长老,“我听你刚才口气骄纵,要带我朋友入铁剑宗?”

    “这……”铁剑宗长老神色紧张,张嘴欲言又不知从何说起,孔宣的压迫太骇人了,令他心神不稳。

    “哧。”孔宣一挥手,卷起道道骇人的风暴,当即震得铁剑宗长老双膝跪地,容颜瞬息苍白。

    这一幕看的现场各路高手心肝俱裂,紧张不已。那可是一位长生境六重天的高手,竟然被一只手就镇压了。

    王峰也眼神陡变,看向孔宣的目光也随之变化。

    “得罪本座的朋友,当杀。”孔宣冷呵一声,起手一抓将那柄赤色战枪擒在掌心,稍稍用力,战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穿铁剑宗长老的胸腔。

    “噗。”

    漫天血迹绽放,将赤色战枪渲染的更加惊艳,血光淋淋,腥味扑鼻。

    “哧。”随即一道炸裂声,一位长生境六重天的高手就这般活生生的战死在众人面前,连反手一次的能力都没有,死的非常干脆。

    “这……”

    “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强的有点离谱。”

    一群人紧张的大气不敢出,生怕得罪这尊杀神,引来不必要的杀身之祸。很多人识趣的闭嘴,沉默。

    “阁下到底是何方高人,这般滥杀无辜,未免过于以大欺小了吧?”齐怀义最终还是出声呵斥,很不忿的说道。

    “你在跟我讲道理?”孔宣转头看向齐怀义。

    齐怀义面露冷色,气势不减,“不错,铁剑宗长老并未作出过激的动作,你抬手就杀人,太过了。”

    “照你的意思,尔等先前针对我朋友,就没有过?”孔宣反唇相讥,驳斥齐怀义。

    齐怀义果然是老辈人物,面对孔宣的质问,口气还是那般咄咄逼人,“那是因为他有必死的理由。小小年纪,心性歹毒,残酷冷血,当杀。”

    “呵。”孔宣冷笑,“扣帽子的本事还真不错,可惜本座向来不喜欢讲道理。”

    “一切道理都在拳头上,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孔宣一拳轰击,直接就打向齐怀义,根本就不给对方的反应的机会。

    这等处事手段让所有人都意料不及。

    “你……”齐怀义大怒,“你这是在跟我整个齐家作对。”

    “齐家很厉害?”孔宣大笑,“信不信本座连你齐家一起拆了?”

    这句话说得酣畅淋漓,根本无惧齐家在巨人城的影响力,令现场的人一度失神。这行事风格果真与王峰相仿,连废话都懒得说,直接动手。

    “这老头太烦人,灭了吧。”王峰不痛不痒道。

    孔宣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