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王峰已经看出,孔宣无论还是气质,实力都发生巨大的变化。 尤其是当下的状态,真的有股睥睨天下的无敌之姿。

    齐怀义兴许能拿家族势力压迫一般人,但类似于孔宣这等不喜欢将道理的至强者,根本就招架不住。

    “轰。”

    不过瞬息,天宇燃气一道烈焰,那是孔宣撑开浩瀚羽翼爆出的绝世光芒,当即就将齐怀义的双臂斩断。须知齐怀义位居长生境六重天,乃齐家此些年培养出来的老辈高手,竟然不敌孔宣一招。

    “你……”齐怀义仰天大怒,无奈之下自行兵解,斩断肉身,脱离五重天战场。

    所谓兵解,便是斩灭肉躯,仅留下神识遁走。毕竟位居高等境界的修士,只要神识尚在,组建肉躯并非难事。齐怀义心知不是孔宣的对手,长时间僵持只会让自己陷入无穷无尽的麻烦当中。

    不过兵解属于无奈之举,虽然后期能完善的组建肉身,但普遍具备后遗症,轻则实力大减,重则遭受反噬。

    “没意思,这么快就逃了。”孔宣摇摇头,自虚空沉降,落于王峰身侧。随即他目光一凝,看向四侧的各路高手,“还有谁不服,上来打一架吧。本座静极思动,正好需要几个够分量的高手练练招。”

    这句话说的不痛不痒,却令现场的人打气都不敢出。

    “我们走吧。”王峰建议道。

    大战落到现在这个局面,已经没有继续僵持下去的意义。再者孔宣再强,毕竟现场还有数位长老,若是激起众怒,很难脱困。

    孔宣虽强,尚未到横推全场的地步。

    “竟然没人敢打,真是无敌当世寂寞如雪啊。”孔宣双手附后,如此言语,让现场一众高手尤其是老辈人物咬牙切齿。

    这货看起来风姿绰约,玉树临风,一张嘴却如此令人憎恨。

    王峰也是无语,且看孔宣一席锦袍,双鬓乌发微舞,一双剑眉更是为其本人添加一抹写意风流。奈何言语轻挑,自高自傲。

    “小子,你这是什么眼神?”孔宣看王峰眼神不对劲,龇牙道,“难道本座仪容绝世,无论谈吐还是气质都将你迷得神魂颠倒?”

    “想想也对,类似本座这等样貌中正,连女子都会嫉妒的绝世美男子,值得你这样的眼神奉承。”孔宣背附双手在原地踱步,一转眼看到叶清秋,顿时嬉皮笑脸道,“叶妞,你是不是也被本座迷得神魂颠倒?”

    叶清秋神色漠然,没有太大变化。

    孔宣自知无趣,不再多言。

    “走吧,都知道你容颜绝世。”王峰无奈,一揽手将孔宣拉走。

    沿途,王峰上下打量孔宣,渍渍称奇,这货虽然先前表现的非常自恋,但卖相确实不俗。尤其是剑眉朗目,十足的美男子。

    “你实力恢复了?”王峰询问。

    孔宣摇头,他淡淡道,“本座当年号称打遍同期无敌手,岂会这点修为?说这句话还早。”

    “这么说曾经的你比现在还要?”王峰咂咂嘴,嘀咕道,“看来以后追上你,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要走。”

    “追上本座?”孔宣仰天大笑,“小子,不是本座瞧不起你,本座当年一域封王,横推无敌,超越本座?做梦没醒吧?”

    王峰笑,“这不是要竖立个超越的榜样,人生也好有期待。”

    “倒也是。”孔宣点头,然后目光一立,他沉声道,“本座刚才感到几缕异常的波动,应该有人带来了杀伤力极强的法器,小心为妙。”

    言归正传,王峰也变得神色凝重,“后面怎么办?”

    孔宣抬头看了看头顶上峰的浩瀚古树,轻声解释道,“这种树来历不简单,称之为树棺,你知道为什么吗?”

    “树棺?”王峰没兴趣思索孔宣的见识广博,他对树棺这个词产生莫大兴趣,“你别卖关子,继续说。”

    “上面有棺材。”孔宣朝上点了点头。

    王峰神色一变,“墓场?”

    “算不上墓场。”孔宣摇头,继续解释道,“树棺是活人墓,并非真正的死人墓场。”

    “昔年有大能人物寿元将尽之际,为争得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剑走偏锋,采用活祭的方式将自己的一道分身埋葬。用百年甚至千年漫长岁月,温养分身,以达到最巅峰的状态。至于真身依然行走天地间,甚至在某个地方沉默等待分身的成长。”

    “一旦分身成长到超越真身的地步,它会自斩真身,完成最后一步的脱胎换骨。自此分身会取代宿主。”

    王峰不解,“这么做,有何意义?”

    “骗过天道轮回,活出第二世。”孔宣神色镇定道。

    王峰面色微变,他虽然见识没有孔宣广博,但对方只言片语间的解释,他大致也明白一些。总而言之,这是逆天之举,违背纲常,有干天和。

    常言道,生死由天,是人世间最正常的事件。无论你生前多么强大,一旦寿元耗尽,必然逃不过岁月的摧残,终究化为一坯黄土,生前荣耀传奇,也会随之落幕。

    但总有那么一批人,不甘人生就此落幕,采用逆天举措,争取活出第二世,第三世,甚至更久。为的就是长留天地间,不愿死去。

    “这等逆天之举向来罕见,成功的几率也微乎其微,当年本座遇到几位,不过都失败了。”孔宣摇摇头,继续道,“没想到今日又遇到一棵树棺。”

    王峰和孔宣面面相觑,都有点震撼于心。

    “树棺伴有莫大机缘,毕竟是超级人物埋葬分身的地方,不会太寒碜。”叶清秋一面走来,示意身后的苏无名拿出先前得到的珠子,天命珠。

    “这颗宝珠是开启第九重楼阁的钥匙。”叶清秋兀自上前,丢出这样一句话。

    树棺共分九重,每一重都坐立于参天枝桠间,按照古人一贯的作风,九是极数,必然是存放棺材的真正场地。

    王峰惊诧,难怪先前各路高手交战,重心全部放在天命珠上,原来大有来头。

    不过当下数人正在第三重楼阁,距离第九还差了很长一段路程,加上五重天战场的禁制消逝,换言之谁都能进场。于此地耽搁的时间越长,越危险。

    “我们先上吧。”苏无名建议道。

    叶清秋,苏无名,王峰,加上一个不知深浅的孔宣,属于非常强大的实力阵容。连铁剑宗,赵家等一众长老都不敢肆意招惹。

    众人相视一眼,开始前进。

    哗哗哗。

    相对于中规中矩的前景,第四重天是一方恢宏瑰丽的山洞,打穿部分枝桠,绵延朝上。这幅场景太令人震撼了,自上峰的一根粗壮枝桠上扬起白皙如玉石般的瀑布,一重重喧嚣不止的坠落,泛起阵阵浪潮,像是一片海扎根于参天古树中。

    与此同时,这个地方神芒滔滔,霞光飞溅,将这个地方渲染的更加迷人。

    “哧。”王峰伸手一揽拒绝部分浪花,发觉触体冰寒,宛若千年寒冰倾覆在掌心,竟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结成一层霜花。

    “温度超出极限,这地方阴寒无比。”王峰断言道。

    随即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山洞中间的一块巨石,不偏不倚正好拦住去路。这座巨石高两丈有余,经由浪潮的不断洗礼,表面非常光滑圆润。

    “击碎它。”苏无名建议。

    王峰摇头,他匆忙一瞬看发觉端倪,待他双目撑开后,更是发现一抹霞光在内部游走,闪烁的光泽非常璀璨,宛若仙金。

    “难道有点金石?”王峰动用万古点金手,五指按在巨石表面,随即灌入一丝气力,在捕捉在探查。这是一门专用于定位点金石的神术,能精准的判断出这块巨石的来历和内部构造。

    嗡。

    巨石传来一声震荡,那声音像是两块精钢撞击到一处,震耳欲聋,以至于王峰五指都在发酥,发麻。

    “咔哧。”不等王峰继续探查,又是一道裂隙自内部炸开,并在下一刻流出金色的液体,非常怪异。

    随即裂隙密布整块巨石,宛若一层蜘蛛网覆盖在上面,有些指甲盖大小,有些粗若手腕,全部由内而外,密集绽放。

    前后数个呼吸,全部都是裂隙开出后的刺耳声,像蜂鸣。

    “呲。”王峰按住巨石的五指也开始感受到一抹不寻常的气息波动,刚欲回撤,突然一缕金色寒光自巨石中外放,璀璨炫目,神似域外仙光。

    嗖。

    王峰如临大敌,迅速转动步伐脱离原地,这一抹寒芒失去目标,斩入虚空,崩塌了至少十丈距离的空间。

    “这……”数人变色,这一抹寒芒太骇人,无论是攻击力度还是速度都远超一般人承受的范围,若先前不是王峰而是换做其他人,早被灭的神识皆毁。

    铛。

    寒芒斩入虚空后,震塌这片空间,偌大的巨石整体崩碎,炸响四面八方。那种炸裂的声音中,似乎蕴含有无数铁器争鸣的波动。

    “你们看,那里面有东西走出来了。”叶无殇大叫一声,然后瞠目结舌的不知如何言语,“那是?”

    嘶嘶。

    下一瞬,全场森寒,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