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七界战仙 > 第543章 人皇剑的线索
    “铿锵。 ”

    大猿皇一手掷下半毁长刀,震得地面又是猛烈摇晃,随即他席地而坐,巨大的身影开始收拢,转化为人形。

    位居高等境界的妖兽,自身早已参悟透灵活变幻身形的法门,这并非某种玄奥的神术,而是自身的一种本能。

    “哗、”

    成千上万道光泽在虚空中收敛,消逝,大猿皇的形体也变成一位英武的中年男子。一头金色的长发,一双深邃如星辰般的瞳孔,眉宇高扬,带着一股油然而生的皇者气息。

    “坐吧。”一道沉稳中略带磁性的声音自大猿皇的口中发出,这种音质很特殊,竟给王峰一股如沐春风般的感触。

    王峰微微施礼,而后落座于大猿皇身侧。

    孔宣先前一直不闻不问,仿佛事不关己,当下却见事态放缓,他也施施然的落座于边侧。相同于大猿皇,孔宣虽然境界不复当年,但自身携带的一股王者气息,非常明显。

    “咦?”大猿皇深邃的眸子扫过孔宣,“一只鸟?”

    “你是大名孔雀王一脉的?”大猿皇思维因为常年镇封,思考速度非常迟缓,但沉默数个呼吸,还是大致猜出孔宣的来历。

    “本座就是孔宣,而非一脉,因为本座一人便是王族。”孔宣高傲说道。

    一人便是王族,这等阐述相当霸气,言语中的高傲,连猿族一脉的老皇者也不怵。事实上,以孔宣如此尊贵的身份,确实远高于猿族。

    天兽与妖兽,虽然一字之差,但在种族血统上具备压制性优势。当然,时过境迁,孔宣的境界还在恢复当中,可这并不影响他骨子里透出的傲气。

    “天兽啊。”大猿皇了然于心,如此说道。

    王峰诧异,眼神在两人间飘忽不定。

    “一头具备天兽血统的孔雀。”大猿皇咂咂嘴,笑道。

    王峰此时心神一凝,目光闪现不可思议的光泽,他虽心里早有猜测,但当下确实是第一次印证了孔宣的身份。

    天兽!

    即使不如当年巅峰,可毕竟是天兽,比之仅差半步便能跨入天兽序列的大猿皇,还要身份高贵。

    “看什么看?本座如此气质,你难道还看不出本座来历不寻常?”孔宣瞪了王峰一个白眼,言语中带着毫不收敛的嘲讽。

    王峰摇头,“看不出来。”

    “那说明你瞎。”孔宣没好气道。

    大猿皇捋顺额前的金色长发,随即再次看向王峰,“我饿了……”

    “……”王峰汗颜,这句话杀伤力太大,让他毫无准备,实在想不到一位霸气皇者竟然说出这句带着孩子气的话语。

    “你饿了关我啥事?我又不是你娘。”王峰心里如此想到。

    大猿皇无奈摇摇头,“你这孩子,有上等蛟龙肉,也不请我吃上两口?”

    王峰努力擦汗,他倒是忘记这茬,随即也不忌讳,自空间戒指抬出数丈蛟龙肉,摆放到大猿皇面前,示意对方享用。

    “懂事。”大猿皇客气的一巴掌拍向王峰,差点没将他拍到土中。

    “哧。”蕴含海量精血气息的蛟龙肉,被大猿皇一口吞下数丈,嘴角都是精气游走,看着相当怪异。这又让王峰一阵汗颜,这般吞食就是他也难以消化,这老家伙竟然一口就吞了下去。

    “我当年听说过你。”大猿皇客客气气的收下王峰抬上的蛟龙肉,弃王峰不顾。转头看向孔宣,热络的叙旧道,“孔宣,曾经是那人的坐骑,更一人封王,划下万里疆土。”

    王峰竖起耳朵听讲,不过信息太琐碎,他一时半会也难以弄清孔宣的具体来历。倒是下面几句话,让他兴趣大增。

    “你那位至尊红颜了?”大猿皇冲孔宣挤眉道。

    王峰好笑,“他还有红颜知己?”

    “可不是。”大猿皇哈哈笑道,“这事在当年可是传得沸沸扬扬,曾一度被传为佳话哦……”

    “说来听听。”王峰怂恿道。

    “你。”孔宣大怒,威严恫吓道,“斗战皇,你敢揭老子短?信不信本座镇压你?”

    “你境界有问题,我不怕你。”大猿皇笑眯眯的靠向王峰,继续道,“我跟你说啊,这家伙当年跑人家地盘抢女人,闹腾出弥天大祸。”

    “他那尾巴就是当年秃的。”

    “原来如此。”王峰兴趣大增。

    “前尘往事一场梦,哎。”孔宣长叹一口气,颇为无奈。

    王峰问,“到底怎么回事?”

    “他当年大闹秋水剑谷,试图带走自己的至尊红颜,要相知相伴,逍遥天下。熟料那女子身份太显赫,竟然惊动了秋水剑谷的老谷主,差点被剑谷谷主祭出那一剑。”

    “谷主?那一剑?”王峰思维敏捷,捕捉到这句话的与众不同之处。

    大猿皇和孔宣面色同时一变,似乎心有忌讳,沉默良久,两人才继续言谈。不过大猿皇再次将视线移向孔宣,他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无比郑重,“我被镇封太久,与外界基本断了联系,你说秋水剑谷的谷主,那一剑出没?”

    “本座当年差点引出那一剑,不过剑谷谷主最后还是克制住了,至于近些年,本座倒是没有听闻。那一剑,应该还在温养,他不敢出。”孔宣的回答同样沉稳,神色都为之凝重。

    “猜到如此。”斗战皇叹气。

    王峰询问,“你们这些话到底什么意思?”

    “那是求死一剑,也是晋升皇者的一剑,秋水剑谷终究摆脱不了当年的宿命。”孔宣摇摇头,似乎在为剑谷谷主感到可惜,同样的表情也浮现在斗战皇脸上。

    “一剑出,可为人道巅峰的皇者,更会带来必死之祸,想必剑谷的谷主也是心有顾忌,不敢贸然走那一步。”

    王峰沉默,静等下文。

    “一剑出,万鬼哭,可为人皇,更易引来不详之祸。”斗战皇默念道。

    “人皇?”王峰嘀咕,很是不解。

    “那是超越至尊的超级存在。”孔宣看了王峰一眼,继续道,“人皇意为人道巅峰的皇者,是更高一阶的境界,十重至尊圆满,便能跻身人皇境。”

    “那我的人皇剑?”王峰质疑道。

    “你有人皇剑?”这下子轮到斗战皇神色震撼,一脸不解的看着王峰。

    孔宣打圆场道,“他的人皇剑来历不明,也许与剑谷有关系,也许跟剑谷没关系。”

    王峰听得一头雾水,但关系人皇剑的来历,他不得不认真听讲,哪怕心中疑云密布,他也不敢轻易打断斗战皇和孔宣交谈。

    “秋水剑谷万载前得罪一位大能人物,被降下诅咒,但凡后世出现有望跻身人皇境的超级天才,便会出手扼杀,断其宗门家业。”孔宣沉声道,“这也是秋水剑谷的老谷主一身境界超凡脱俗,千年前便已十重至尊大圆满,却始终不敢祭出那一剑。”

    “那一剑是助他进阶人皇境的福剑?”王峰震撼道。

    孔宣点头,没有否认。

    “秋水剑谷素有家传祖训,后世之人不得进阶人皇境,否则身死道消,化为天地枯骨,更会引来灭门之祸。”斗战皇补充道。

    王峰不解,“你们说秋水剑谷是万载前得罪了某位大能,按照常理,那位大能应该早已身死,如何能够左右剑谷后世人的境界提升?这不符合常理。”

    “问题就在这。”孔宣轻叹,继续道,“那位大能修为盖世通天,死后降下血咒,并于万载前埋下一剑,直指秋水剑谷。”

    “一旦秋水剑谷有后世人要晋升人皇境,这一剑就会启动,直到斩杀目标。这也导致秋水剑谷屹立三千界万载岁月,始终走不出一位人皇。更可悲的是,剑谷曾有数位有可能成就人皇的谷主,因忌惮引来灭门之祸,最后抱憾老死。”

    “当今的剑谷老谷主,只怕也会落得个遗憾老死的解决。”

    王峰听得此处,面色震撼到无法形容,“自过去斩向未来的一剑?”

    万载前埋下的一剑,可解决万载后的是是非非,这需要修为逆天到何等地步,才能无视时间,空间的阻力。

    这简直是逆乱阴阳,穿越时空的惊天一剑。

    “难道没有破解之法?秋水剑谷就这样生生世世被永恒压制,不得解脱?这也太悲剧了吧。”王峰心悸道。

    “是非常悲剧。”孔宣瞪了王峰一眼,加重语气道。

    斗战皇也心有遗憾道,“若是没有这种压制,剑谷早已超脱世俗,成为三千界第一宗门,无人可撼动。因为那种地方出来的后人,简直堪称逆天奇才,甚至有抱剑而生的绝世妖孽。”

    “抱剑而生?”王峰对这些未知的东西太感兴趣,对于这种只记录于传说的秘闻,颇为震撼。

    至于所谓的抱剑而生,听说是一出身就携带有胎剑,是婴儿的本命剑。这是一种体质,称为先天剑体,剑道天赋天下无双,基本自出生就注定要在剑道一途大放异彩。

    “先天剑体。”孔宣重复道,“这种剑体只有剑谷才会出现,剑谷老谷主便是先天剑体,数千年的岁月积淀,他早已在剑道一途无敌。”

    “可惜万载前的血咒,让他无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就人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