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人皇剑未必就不是出自秋水剑谷。”斗战皇突然一句话,让现场陷入沉默。

    先前,王峰在得知秋水剑谷的一些传闻后,隐隐约约的猜测人皇剑或许与剑谷有关系。三千界虽然疆域浩大,但跻身顶级豪门,威压五大地域的宗门,只有那么几个,秋水剑谷便是其一。

    而秋水剑谷是实至名归的第一剑道世家,其下后人生而练剑,一世与剑相伴,直至终老。若问天下剑道,谁能铸造出一柄绝世皇剑,非秋水剑谷莫属。

    余下的剑道宗门亦或者剑道翘楚,实在没有那个能力去打造一柄皇者之剑。毕竟这种堪称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剑,满足条件的不单单仅限于个人在剑道一途的造诣,其需要的材料资源也不是一般宗门能支撑住。

    更为关键的是,铸造绝世剑还牵扯到剑器与人的因果联系,这种玄妙的因果牵连,必然倾向于那种自出生就开始摸剑的奇才。

    纵观天下,唯有秋水剑谷达到一系列要求。

    “可否递剑一观?”斗战皇郑重的向王峰恳请道。

    王峰看了孔宣一眼,有点犹豫,毕竟这柄剑太惊世骇俗,就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过心思斗转间,王峰还是选择相信斗战皇的光明磊落。

    归根结底,他还是很想破解人皇剑的来历之迷。

    “铿锵。”

    王峰一抖手,皇剑出鞘,落于掌心。

    所谓剑鞘,并非人皇剑实质化的剑鞘,而是本剑自身携带的一股剑辉演化而成。虽然很虚幻,但近乎于实质,达到肉眼可见的程度,每每出剑,铿锵作鸣,宛若剑出鞘。

    这股形似剑鞘的剑辉,自王峰首次接触人皇剑的时候便已经存在,不过随着双方联系的加深,这种感官更加明显,尤其是在继承一抹不灭战意之后。

    虽无鞘,胜似有鞘。

    “好霸烈的剑道气息。”斗战皇自王峰手中接过人皇剑,接触后,陡然震起的一抹剑光,眨眼便斩裂虚空,宛若一剑斩两界,以至于虚空泾渭分明,自中间形成的一道缝隙,相当明显,神似一条河。

    孔宣长吸一口气,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过人皇剑,但每每遇见,每每震撼。

    “哧。”斗战皇五指划过剑仞,紫色剑辉炫目闪耀,并拉出一道沉闷的争鸣,犹如万里沙场厮杀于耳侧。

    “有点残缺,不完整。”

    这等境界的高人,自然能在接触后,发现人皇剑看似无往不利的形态下,隐藏的弊端,亦或者说瑕疵。

    “确实不全,类似本座现在的状态。不过令本座不解的是,这种残缺,其实不是后天遭受撞击而形成,是……”孔宣适可而止,下文留给斗战皇。

    斗战皇眼神凝重,吐露出两字,“天残。”

    “天残?!”王峰重复,而后目色闪现无比凝重的光泽,“天生残缺!”

    所谓天生残缺,顾名思义便是自成形的那一刻,就注定残缺不全,少了一种或几种组成材料。这种材料可以是铸造剑器的原始器材,也有可能是原始剑意。器材好理解,而原始剑意则无法具体用言语阐述。

    因为这种东西,很玄乎,乃第一任剑主凭借自身剑术造诣,嫁接于剑器的一种意识形体。

    “难道缺了原始剑意?”王峰认真询问,毕竟人皇剑现有的剑意,是前几天在五爪蛟龙的身上继承的,不属于第一代剑主认可的那种剑意。

    不曾想,斗战皇和孔宣同时摇头,“有原始剑意,排除这种可能。”

    王峰细细思索,也许是自身境界太低,无法感受到那股原始剑意,所以本能的认为不存在。斗战皇境界高超,能更深层次的捕捉到原始剑意。

    这么说,他无法发挥人皇剑巅峰威力,便是境界太低无法捕捉原始剑意,从而导致剑意难以启动,直至威力大减。

    “这种人皇剑其实缺的是剑主!”斗战皇一锤定音,无比肯定道。

    这句话直接将王峰和孔宣震住,无法理解斗战皇这句话的意思。

    “剑已成,人却葬身天地。”斗战皇长叹一口气,郑重的看向孔宣,“你还记不记得秋水剑谷上一任谷主?也就是剑谷老谷主的生父?”

    “他不是失踪了吗?”孔宣诧异,随后神色闪现一抹惊悸,“不会吧?难道真的是他?”

    王峰一头雾水,不明就理,好在两人不藏私,细细解释开来。

    “老谷主生父是上一任剑谷谷主,其剑术造诣同样惊世骇俗,曾一剑贯穿南北两区十万里疆域,于十万里斩杀了一位宿敌。”斗战皇念及此事,依然不忘崇拜道,“那一剑还不是真剑,是由其指尖推演出的一缕剑意。”

    “可惜如此风流的人物,最后失踪了。”孔宣叹气,“剑谷曾动用十大宗门联手寻找,都没有半点消息。”

    “他失踪也许是想走那最后一步。”斗战皇大胆说出,开始将猜测接引到老谷主生父那边,“若是我猜测不错,他成功了,也失败了。”

    “此话何解?”王峰不解。

    孔宣大致明白,直接向其解释,“成功晋升人皇境,但同时也激活血咒,无奈之下将一身道果嫁接给人皇剑。”

    “剑成人死,承前启后,在人皇剑从普通剑器成为皇剑的刹那,老谷主生父以死谢罪,避免血咒祸及秋水剑谷,毕竟血咒对人不对剑。从而也导致,剑成的同时失去剑主,人皇剑最终天残,成为无主的绝世剑。”

    斗战皇抚摸人皇剑,心有感慨道,“剑与主,首次交接的刹那阴阳相隔,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孩童在见到父亲第一眼的刹那,同时失去父亲。”

    “甚至都来不及好好感受彼此的温度。”

    一言落毕,三人心有感慨,唏嘘不已。

    虽然当下还不能论证这种猜测的准确性,但已经最大程度的接近人皇剑成形的真相。甚至从某种层面考虑,这就是事实。

    “真相如何,剑谷老谷主看一眼便知。”斗战皇说道。

    不过此剑认主王峰,虽然不知道是何等原因,可当初在凡界首次遇见的时候,二者就恍似心有灵犀。

    孔宣看向王峰,没有说话。

    人皇剑举世难寻,因为严格来说,这种剑器一身承载的威力,其实是老谷主生父拥有的,只是被承接到剑器本身。换言之,一整个三千界,也许仅此一柄。

    这是绝世剑,也记载了秋水剑谷上任谷主曾经盛极一时的辉煌人生史。

    “你拿好。”斗战皇观完人皇剑,郑重的递还给王峰。

    王峰认真接剑,纳入空间戒指,这才道,“我自出道便渴望屹立人道巅峰,成为无上人物,这柄剑为今于我确实大有益处,甚至是最强王牌,是我护住身家性命的宝贝。”

    “但想屹立人道巅峰,注定要走斩道一途,抉择出属于自己的大道。”王峰笑,“我选择的不是剑道,待我斩道,必奉还人皇剑,入阁秋水剑谷。”

    斩道,是修士的门槛,也是修炼历程的一次重新抉择。

    纵观大千世界,几十万载的历史,但凡风流人物,必会抉择出属于自己的大道。而斩道分两种,一种斩本我,一种斩外果。

    斩本我,从自身出发,斩情斩欲亦或者斩灭肉体凡胎,可不管怎么说,都是从自身下手,不牵连外界任何事物。

    斩外果才是牵连外界因果,有人选剑,称为剑道,有人择刀,是为刀道。自此延伸,自然有枪道,戟道,凡此种种,都与外界产生因果联系。

    王峰虽然还没选择出今后的大道,但至少能确定,无关外果,会从自身出发。

    如此一来,等境界提升到一定地步,人皇剑并非不可剥离。虽然拱手递还确实心有不甘,甚至可惜,但终究不会对自身产生影响。

    也许还能与秋水剑谷结一段善缘。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曾经感受过人皇剑遇到自己时,那种激动与迷茫。

    “我会送你回家。”王峰心有感慨,言语道。

    “如此年幼便拥有这般大气魄,难能可贵。”斗战皇拍拍王峰的肩膀,相信他有这种大气魄,舍得让人皇剑回家。

    孔宣也是微微点头,认可王峰的做法。

    王峰笑,“既然人皇剑来历摸清楚了,那就再谈谈孔宣的那位至尊红颜吧,我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

    “你……”孔宣脸色瞬间变了,忍不住龇牙道,“臭小子,你诚心损我是吧?”

    王峰装无辜,“哪里,我是真的感兴趣。”

    “你滚,本座不想与你说话。”孔宣发飙,恨不得一巴掌将王峰拍进土里,来个倒插葱。

    王峰摇摇头,故作叹息道,“你说我以后若是拿人皇剑,请求剑谷老谷主成全孔宣和那位至尊红颜的姻缘,有没有可能?”

    斗战皇揶揄,“这个还真有可能。”

    “你早说嘛,本座岂是那种小鸡肚肠,不通情达理的人?”孔宣面色立马就变了,勾搭王峰的肩膀,显得异常熟络,“其实本座那位至尊红颜呐,她是这样子滴”

    斗战皇,“……”

    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