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乎孔宣的至尊红颜,其实并无太多细节,何况王峰先前一问,更大程度是想缓和当下的紧张气氛。

    不过一些琐碎信息的累加,倒是让王峰对孔宣当年的作为刮目相看。只身一人叫板秋水剑谷,纵观百年来,仅他一位。

    最后斗战皇再次提及那人,看口风,似乎是孔宣的主人,统一用那人代称。

    王峰先前觉得斗战皇刻意隐瞒,后来才了解,之所以不提及真名,是怕引来不好的劫罚。据传修为达到盖世通天的人物,一身道果可与天地契合,凡世间有人提及,必会牵连天地异象。

    这一点连斗战皇都不敢贸然提及,想来这是更高境界的巅峰强者。

    “你的主上现在在何方?”王峰认真询问孔宣。

    孔宣摇头,故意岔开这个话题,“不要多问了,那种境界的人不是我等可追寻,纵使我隶属他坐下的法王,也没有资格知晓。”

    按照孔宣的透露,自己的主人来历显赫,境界更是深不可测,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孔宣也仅是他名义上的法王,并非终年相伴。

    “当年你那事是怎么平息的?”斗战皇询问。

    当年孔宣年轻气盛,恃宠而骄,强行攻入秋水剑谷,最后闯下弥天大祸,险些牵引剑谷谷主的那一剑。不过奇怪的是,那件事沸沸扬扬传遍五大区后,同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平息。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孔宣笑,“是主上化成一道分身,带我离开了秋水剑谷。”

    孔宣回忆,然后继续道,“主人应该是许诺了秋水剑谷某些好处,亦或者达成某些条件,反正最后本座是安然离开了。”

    “所以你的主上并未真正的出现?”王峰询问。

    “那家伙一觉都能睡成千上万年,鬼知道他在哪。”孔宣揶揄道。

    王峰汗颜,一梦万千载,这是什么古怪的人物?而且连名字都不能提及,只能用其他称呼代替,实在是诡异。

    “虽然平安离开了秋水剑谷,但与她自此生生世世不得相见,本座其实还是输了。”孔宣少有的为情所困,眉宇间尽是不甘心。

    王峰拍拍他的肩膀,“等你境界精进,一步封皇,再去秋水剑谷,何人能阻?”

    “一步封皇?太难了。”孔宣苦笑。

    这话提及后,连斗战皇都陷入沉默,他虽然没名义上带有一个皇字,但其实是自身一脉给予他的尊称。这是身份的象征,却并非境界上的显化。

    位极人道巅峰,凌驾于万万亿苍生之上的人道皇者,岂能那般容易踏入。

    纵观人类绚烂的发展史,真正青史留名,于岁月长河中闯下不世传奇的人物,皆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须知,这可是十万年,百万年,甚至更为遥远的时间积淀,才寥寥几人。

    况且,当世唯一无限接近于人皇境的,仅有数人,公开的则仅有秋水剑谷的谷主一位。

    “有那老家伙压着,本座一辈子都难出头。”孔宣笑意落寞,似乎提及另外的秘辛。

    王峰想要询问,被孔宣打断,直接不客气的一句话说道,“等你达到那个境界就会明白,现在向你解释,你也不懂。”

    王峰龇牙,虽然不甘,但也没有继续咨询下去。

    “当务之急是进九重阁,去探查探查。”孔宣起身,然后掌心卷起一道浮光,将始终封困于外面的叶清秋,叶无殇,苏无名牵引进来。

    叶清秋一如既往的神色淡漠,连话都很少说,在见到斗战皇后,也仅是眼皮微抖,并未多言。

    苏无名倒是相对客气,“这位是?”

    “一介腐朽老者罢了。”斗战皇摆摆手,不想多语。

    王峰也不想多言,示意各位前进。

    因为斗战皇的存在,令他们路程加快,直达九重天。毕竟这位老皇者曾被镇封于此地,比较熟悉这里的格局构造。

    九重阁是一块石室,外部构造简单,只是弥漫的黑色大雾封闭现场,近乎达到伸手不见五指。

    “铛。”

    莫名的声音自现场产生,顿时引起整个石室的共鸣,竟然无法定位出声源的起源地。这相当诡异,令人心里不安。

    “当年你被镇封的时候,一点都不知道被谁干得?”孔宣询问斗战皇,希望借此破解一丝半缕的信息。

    斗战皇摇头,“那一正在僻静地闭关,突然被镇封,神识被掌控,肉身更是封进石壁,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这条信息让众人遗憾,不过再转念一想,连斗战皇这样的人物都能被镇封,想必出手之人更为强大。

    不过孔宣对此持怀疑态度,“也有可能被人联手针对了。能只身镇封当年处于黄金岁月的你,在当时本座没听闻过谁能做到。”

    当年斗战皇正值当打之年,属于一身精气神最巅峰的黄金年龄,最后竟然被莫名镇封,消失了无尽岁月。这样的惊天大动荡,事后消息被封锁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显然是经过严谨的计划,才能迅速运作下来。极有可能各方都参与进去。

    “管他是谁,现在我脱困,势要掀了他的活人墓。”斗战皇一捋黄金长发,无比霸气道。

    他出自猿族,周身气血比常人雄健数倍,尤其是在这种愤怒下发声,震得整个空间都在动荡,似要崩裂。

    “哗哗哗。”

    兴许是斗战皇愤怒的声音过于浩瀚,竟然生生的震开弥天黑雾,自虚空裂开数道缝隙,露出本貌。不过得见本貌后,接连而至的是阵阵倒吸凉气声。

    这座看似空荡的石室,竟然容纳有十口棺材,并非齐整的摆放在地面,而是在内部石壁上凿开十个断层,放置棺材。

    “悬棺。”孔宣龇牙,神色有点凝重。

    悬棺是一种摆放棺材的手段,不落于地,不燃于天,而是悬置半空,断裂天和地。

    因为年岁久远,十口棺材的外层布满黑色藤蔓,像是麻绳,由一根主脉绵延十个方位,将所有棺材连为一体,密不透风的包裹在里面。

    藤蔓粗若手腕,统一黝黑,正冷飕飕的发出诡异的妖光,宛若鬼火于万里平原闪现,无端给人一种毛孔悚然的感触。

    覆盖面积太广阔了,像是一方草原,密布高山平原,目之所及,都是黑色的藤蔓缓缓相扰,杂糅其中。

    “十口棺材,有何预示?”孔宣和斗战皇思索,想要印证这一幕的背后秘辛。至于叶清秋,王峰等人开始四侧游走,原地打探这里的环境。

    相较于十口棺材,那黑色的藤蔓更是阴森诡异,竟然开有成百上千朵黑花。这种花很怪异,足有巴掌大,细细观摩,像是撑开笑容的鬼面。

    “什么鬼东西?”叶无殇嘀咕,伸手就摘,好不忌惮。

    “别动。”叶清秋突然轻呵一声,祭出另外一柄飞剑,要斩断叶无殇和黑花的接触。惊闻一阵铿锵声,黑色花朵猛然撑开阴森笑容,一口吞下飞剑。

    “哧。”

    一滴滴妖光像是油炸的星子,在原地爆闪,竟然硬生生的将整柄剑腐蚀的干干净净,连半点废屑都不存留。这一幕让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须知,出自执天教的叶清秋可不会携带普通的兵器,竟然还是这般轻而易举的被吞噬。很大程度上,叶清秋比现场的任何人都错愕不及,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诡异状况。

    叶无殇大气不敢出,最后还是被强行镇定的叶清秋拉出一段距离。

    “这是?”斗战皇靠近,眼皮子抖动,非常不置信,“这是生于极寒之地的幽冥花,具备超强的腐蚀性。”

    “怎么会被种植在这里,我的天。”

    他抬头一瞧,发现先前动静太大,牵连整株枝脉,以至于数之不尽的幽冥花绽放,一朵接连一朵,说不出的诡异。

    “幽冥锁悬棺,生者不可近。”孔宣低呼,神色能凝重,这说明活人墓的原有主人不愿意生者接近,用一整株幽冥花封锁石棺,保棺位不被打扰。

    “这花有什么来历?”王峰询问。

    “这是腐蚀之花,据传可熔灭仙金神器,诡异至极。”孔宣继续道,“一旦被沾染,即使能迅速自斩,断绝肌肤与它的联系,但花中携带的腐蚀之力,依然能让沾染者在往后无尽的岁月,遭受难以想象的痛楚。”

    斗战皇默默点头,示意在场的人速退,因为事情的诡异程度超出他们的判断,不得不重新布排计划,以免无端遭受损失。

    “难道就没有东西能克制幽冥花?”王峰质询,他本人认为世间万物相克,不存在一物降服所有,达到万法不侵的程度。因为这样才能保证天地大势的平衡。

    孔宣可斗战皇对视一眼,而后才道,“有确实有,但那东西比幽冥花更难看见,物种稀缺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本座都怀疑,世间是否真的还有那种花存在。”

    “是什么?”王峰不想绕弯子,直接询问。

    孔宣一口报出,“太阳花,拥有阳之力,可洗涤幽冥花的邪性,全方位镇压这邪祟。”

    太阳花?!

    王峰忖思,原地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