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世间罕见,又称神之花。

    据传这种花生长于阳光最暴烈的核心区域,自开花便承受超越人体极限的炙热温度,其内表存在的阳之力更是霸烈到无法阐述。

    听闻一滴太阳花内部的青汁,便能蒸发一座海洋,足见其恐怖程度。

    再者这东西因为太罕见,温度超出人体极限,纵使机缘下得见,也难以带走。因为没有任何器皿,空间宝器能承载太阳花,只怕还没接触,就会被外放的阳之力蒸发为一团气。

    “竟然如此恐怖。”

    王峰咂舌,这确实令人震撼,比之幽冥花,太阳花才是真正的举世难寻。

    “幽冥花繁盛到如此程度,实为罕见,这趟征程受到的阻力,只怕已经超出我等的承受范围。”孔宣颇为无奈道。

    幽冥花太棘手,何况已经盛开到了一定程度,其覆盖面积早已笼罩悬棺,将后者锁死。若想开棺,必须要走幽冥花一关。

    如此一来,基本宣告,破解无望。

    “哒哒哒。”

    诸人沉默间,外界陡然传来琐碎的脚步声,甚至还有数道强大的气息波动在弥漫,令人不自觉的有股压迫感。

    孔宣和斗战皇相视一眼,各自收敛气息。这不是惧怕来者,事实上两人更强。之所以这么做,还是源于自身考虑,遮掩身份以免引来不必要的围观。

    他们这等高人超脱世俗外,不愿与其他人有过多牵连,除非对方找死,无端招惹他们。

    “九重阁,果然在此。”一道中正醇厚的声音响起。而后身影一收一放,原地重合,一位身穿月白长袍的英武男子傲然站立在现场。

    他很英武,观其年龄不过四十好几,一双精湛的眼神烈烈有光,像是一只猎鹰的双瞳。他月白长袍上秀有徽章,源自齐家。

    “齐家的人。”王峰诧异,随即发现问题。

    这位看似年轻的强者,给人压迫的气势随着他呼吸的起伏,给人越发窒息的感触,仿佛要将整个空间都震踏。王峰虽然境界稍弱,但也能看出,这位强者比之齐怀义还要强。

    随即他灵光一闪,发现问题所在。

    这位强者,仅是给人感官上很年轻,实际年龄比齐怀义还要长。之所以容颜不老,气息沉稳蓬勃,是因为他境界过于高深,能够轻而易举的完成返老还童,将自己的状态稳固在黄金岁月。

    一呼一吸,沉稳有力,这种修为已经达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

    王峰甚至怀疑,这人是不是齐家长老。

    而且齐家此次出动的老人物,竟然达到了数十人,齐平一线的站在他身后,唯他马首是瞻。也许是先前在外界损失了齐怀义,引发齐家大震荡,一下子出动了这么多老辈人物。

    数十人形成一股不弱的战力。

    不过齐家人进入后,并未第一时间复仇,而是将目标锁定在十口悬浮的棺材上。这等家族出来的人,自然一眼便能看出轻重缓急。复仇可以慢慢谈,但稀缺神宝向来可遇不可得,抓住匆忙一闪的机缘谋得巨宝,才是他们最关注的要点。

    同样的铁剑宗也出动了一股不弱的战力,都是上了一定年岁的人物,不属于年轻一代。

    王峰甚至看到一位发须皆白,瞳孔外凸,双臂过膝的怪人。也许是感悟到王峰在打量他,这位怪人扫了王峰一眼,顿时给后者一股如坐针毡的悚然,心里都毛了。

    “幽冥锁石棺!”

    “那是幽冥花,阴寒至极的邪祟之花,竟然长了这么大一株,完整的覆盖了十口棺材。”

    毕竟是老谋深算的大人物,自然也能认识幽冥花,发现之后顿感棘手。以至于原本气势勃勃的队伍一下子就泄了气,很多人心里发毛,在打退堂鼓,不敢出手。

    齐家领头人,也就是月袍长袍的英武男子,齐勇。

    他目光一闪,转向铁剑宗一脉的怪人,“苏尘,你我先前有契约,要联手开棺,现在怎么办?”

    铁剑宗双膝过臂的怪人,也就是苏尘,他咂咂嘴,显然也没有料想到事情会如此棘手,一时间无法给出有建设性的意见。

    至于斗战皇和孔宣,一直冷眼旁观,保持事不关己的态度。王峰靠后,与叶清秋,苏无名等年轻一辈站在一起。离斗战皇和孔宣丈许距离。

    “幽冥花的腐蚀性独步天下,什么东西招惹上去都难以抵抗,分分钟就要被消融。即使我等有至宝,联手轰击也很难支撑太长的时间。”一位老辈人物如此说道。

    这也是绝大多数人心里发毛,不敢直视幽冥花的根本所在。

    “也不是这样。”齐勇摇摇头,忽然笑了,很绚烂,齐整发白的牙齿闪现晶莹的光,可却无端给人一股阴森的感触。

    “老宗主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再次有人客气的询问道。

    王峰了然,心里嘀咕,知晓这位果然是齐家的宗主,乃一族之长。不过不是现任,而是上一任族长,是一位活过了漫长岁月的强势人物。

    齐勇唇红齿白,桀桀而笑,随后越发刺耳,“我们的目的是开棺,不是针对幽冥花。你们过度的将关注点放在幽冥上,反倒抛弃了我们来此的目的。”

    “只要不正面接触到幽冥花,自然能开棺。”

    “那怎能行?这不现实。”有人当场质疑,不断摇头。

    苏尘起先也是不解,随即了然于心,忍不住会心笑了起来,“说难也难,说难也不难。幽冥花腐蚀能力独步天下,但腐蚀速度总需要一点时间,而这点时间我们把握得当,便能成事。”

    “请细说。”

    齐勇抚摸额头,淡淡道,“丢个人覆盖在悬棺之上,以人体为媒介压住幽冥花,借此发力于人体上,震开棺材即可。”

    “这一种叫隔山打牛,借力打力。”

    众人思索,这种可行性并非一事无成,甚至有很大的建设性。因为众人之所以觉得幽冥花棘手,就是害怕被花朵接触,沾染下不详之祸。

    毕竟一掌落定必须要接触棺材,而棺材表层覆盖有幽冥花,这个时候只要再进行二次覆盖,就能解决不正面接触幽冥花的麻烦。虽然时效有限,至少能成事。

    可,这种做法太残忍,基本就是用人命争取时间,完成震开棺材的使命。

    “白白葬送性命,这做法太……”有人摇头,觉得太残忍,有违人道,何况他们也不肯自己人就这样白白上去送死。

    “葬送自己人莫说你们不答应,就是老夫也难以痛下决心,不过若是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有何不可?”齐勇淡然道。

    此话一说完,他目光转动,落向王峰。

    王峰心神微紧,明白齐勇的意思,竟然要拿自己的性命填堵棺材,简直可恶。

    “你就是大魔神?”齐勇道,“不但在外面杀了我齐家一队人,更是唆使他人杀了齐怀义?”

    王峰不卑不亢,“正是。”

    双方一番言谈,大致明白齐勇要做什么,不过大部分保持幸灾乐祸的神色,没有半点怜悯,像是看待一只蝼蚁般,很蔑视。

    “既然没有异议,你不觉得该给我齐家一个交代?”齐勇大袖一挥,双手附后,像是一位年轻的帝王俯视王峰,眼神轻蔑至极。

    王峰冷笑,“你齐家自己找死,怪得到我?”

    “放肆,你是什么身份?我齐家什么身份?你的贱命也配得上我齐家的人杰?”齐家有长老出声呵斥,警告王峰说话客气点。

    齐勇伸手示意对方闭嘴,继续道,“我给你,以及你的朋友们一个机会,自己上去,免得老夫出手。”

    “上去?”王峰故意装傻道。

    “自然是当那人体肉垫,如此才能洗脱你和自己的朋友对我齐家犯下的不敬之罪。”齐家人解释道,其口气非常强势,不容半点质疑。

    苏无名,叶无殇龇牙,认为对方在挑衅。

    这个时候,一直保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孔宣不镇定了,包括斗战皇也怒了,“阁下强人所难,有辱高手风范。”

    这是斗战皇说的,指责齐勇过于嚣张。

    “我知道你们两个很强,也一直在关注。”齐勇依然保持淡然的神色,他双手附后,灿烂微笑,“但我这边加起来有十五位长老人物,你二人能抵抗的住?”

    苏尘上前一步,助阵齐勇,开始以势压人,严厉警告斗战皇和孔宣小心行事,不要误了自己。

    不想这句话,直接引得斗战皇哈哈大笑,“想我当年横扫一域的时候,还真没看过有谁敢指着我的鼻子,说这话……”

    “嘿,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活越糊涂了。”

    斗战皇是漫长岁月前扬名立万的人物,自然有资格称呼齐勇一句年轻人。

    齐勇面色微敛,双目阴沉,“看阁下的意思,是要反抗到底,不惜撕破脸了?”

    “去你大爷的,就凭你一个二流世家,也配跟我们说撕破脸?”孔宣很不爽的说道,一点不给人家面子。

    王峰乐了,知晓下面有戏看了。

    他拍拍孔宣的肩膀,“狠狠揍他们,不用给我面子,照死里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