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勇面带疑惑,颇为不解。

    斗战皇和孔宣的口气一个比一个骄纵,都是自称一域横扫的人物,没有半点的谦虚姿态。

    若是按照孔宣先前斩杀齐怀义的速度,齐勇或许还有警惕心,但斗战皇这突然冒出来的人物,让他很不喜,主要在对方的态度上。

    “呵呵。”苏尘冷笑,瞳孔深处还是一如既往的轻蔑。

    其实也不怪他如此姿态,毕竟带来的老辈人物太多,足足十五人的阵容,谁敢小觑?在场的基本是齐家,以及铁剑宗的顶峰战力。

    “到底谁找死,现在讨论为时过早吧?”苏尘道。

    斗战皇气极反笑,而后猛然向前踏出一步,黄金长发飘舞,噼里啪啦的闪现出电芒,太耀眼了,像是绝世战神复苏。

    轰。

    不远处,一座山岳被生生震塌,化成粉末。这完全是经受不住斗战皇全身爆发出的气息,被余波牵连,自行崩裂。

    这一幕太震撼了,以至于现场绝大多数人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

    “你……”苏尘面色一变,阴森瞳孔闪现妖光,警惕的仔细打量斗战皇,再也不敢如先前那般轻敌。

    “现在才重视我二人,是不是有点晚了?”斗战皇大喝一声,率先出动。

    他左手持刀,右手持盾牌,像是一位横扫战场的武将,磅礴的气血之力简直要崩塌现场,令此地蒙上一股恐怖的阴影。

    “你找死。”苏尘作为铁剑宗一脉地位尊高的老辈人物,自然要做出对策。

    他祭出一枚古符,一丢入空中,符文闪动,在虚空迅速重组,交织,竟然牵连出恐怖的波动。那些波动近乎实质化,像涟漪般扩散向四面八方。

    而位居正中间位置的斗战皇更是被全线压制。

    “哧。”

    斗战皇一刀刚猛霸道的劈斩落下,当即精准的砍在古符上,旋即牵一发而动全身,所有在虚空交织的余波瞬息一收缩,像是细线般扭曲。

    而后余波越来越密集,像是一条条细线,要钳制住斗战皇的一刀。

    “这是我宗的古符,拥有困天锁地之威能,我看你如何破除我的防御。”苏尘一笑,眼神骄纵,颇为自傲。

    “嗤嗤嗤。”

    沉默间,古符持续不断的释放威能,开始像一场绵延不绝的细雨倾泻而下,带起阵阵琐碎不止的声潮。

    “苏兄修为果然不同凡响,一招克敌,厉害,实在是厉害。”齐家有老辈人物奉承苏尘,夸赞他是天纵人物,极为厉害。

    苏尘哈哈大笑,十指牵引古符,言语中的傲意更明显,“各位无需出手,老夫一人足可镇压此獠。”

    “是吗?”斗战皇双目突然绽出璀璨的金光,太绚丽了,像是一轮神日悬挂,冲出成千上万道惊艳的光。

    “砰。”

    一刹那,目光大盛,竟然硬生生的将古符震穿,后者猛烈摇摆,瞬息破碎。这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不等苏尘进行防御,斗战皇一步冲出,眨眼出现在苏尘面前。

    “你这样的二流货色,太弱了。”斗战皇一掌抓拢,扫向苏尘。

    苏尘大怒,“你放肆。”

    “砰。”

    斗战皇懒得啰嗦,一掌探出,横扫无敌,任何的防御都难以抵挡他的进击姿态。苏尘在说出三个字后,突然瞳孔收缩,却见一双如蒲扇般的大掌牵住自己的喉结。

    下一刻,一道雄浑的伟力撞入四肢百骸,苏尘被悬浮起来。

    那完全是斗战皇凭借一手之力,将苏尘提了起来。因为力度太大,苏尘面部通红,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怎么会这样?”齐家,铁剑宗等长老大惊,先前还占据优势的苏尘,竟然这么快就被对方生擒了。

    这简直难以想象。

    齐勇面色微变,咄咄逼人道,“阁下是要撕破脸?”

    “撕破脸?”孔宣出言反斥,“都说了你们不配,来再多人没用。”

    “你、”齐勇大怒,不忿对方的态度,自己毕竟是巨人城一代的霸主家族,谁见到自己不是礼让三分,何时被人无视过?

    轰!

    齐勇一步晃动,直接动手,但他的目标不是孔宣,而是斗战皇,他要解救苏尘。毕竟是盟友,一旦被斩,损失太大。

    “啪。”

    斗战皇眼神露出一抹嘲讽之意,顺手一扇,就像是大人打发小孩子一般,非常轻描淡写的碾压掉齐勇的攻击。

    齐勇面色一变再变,终于察觉到对方与众不同之处。

    “阁下到底是何方高人?”齐勇原地返回,光秃秃的就是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斗战皇神态不变,就这样冷冰冰的盯着齐勇,也不说话。

    齐勇目光闪现惊骇之色,第一时间转身,“我们走。”

    “你,什么意思?”铁剑宗余下的几位长老既不解又不满,“我苏长老还在贼人手中,你要弃之不顾?”

    “齐勇,你临阵脱逃,枉为大丈夫。”铁剑宗呵斥。

    齐勇急匆匆的丢下一句话,“齐某心有余而力不足,实在是招惹的人太强了,抱歉。”

    他脚步一晃,直接消失,竟然走的相当干净利落。

    王峰心神一凝,也是惊诧不已,他早已料到斗战皇境界不俗,但没想到会这么强,竟然吓得齐勇不敢战,直接退走。

    不过他很可惜斗战皇没有继续出手留下齐勇,若是一战全灭,那才大快人心。

    “此地不宜沾染过多的杀戮,不然会唤醒幽冥花的魔性,到时候即使不正面接触,也能造成大患。”孔宣看穿王峰所想,如此说道。

    “原来如此。”王峰点头,算是了解。

    “可恶。”铁剑宗却见齐家的人真的全走了,开始怒斥,完全没预料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一时间进退两难。

    “放下我宗长老,饶你不死。”

    “不要自误,速度放人,不然我铁剑宗要你生不如死。”

    铁剑宗的长老一方面不敢开战,一方面又不想示弱,只能站在原地怒斥,要施压斗战皇放下苏尘长老。这是大宗门大世家的一贯作风,试图不战而屈人之兵,以背后的显赫来历震慑对方。

    奈何他们选择错了人。

    斗战皇摇摇头,提着苏尘离场。

    “你要做什么?”苏尘面色微变,预感事情不妙。

    斗战皇不理睬,他看了看孔宣,“要不我们将计就计,也试试?”

    孔宣思量,而后道,“无妨,试试再说。”

    “反正是他们先挑衅我等,杀了也没负罪感,动手吧。”孔宣补充道。

    王峰汗颜,这是将计就计,要践行齐勇先前的建议,拿苏尘当肉垫,覆盖住幽冥花,寻求机缘开启悬棺。

    “不要,不要。”苏尘吓坏了,如果真的这么干,岂不是要自己去死吗?这怎么能行?

    苏尘哀嚎两句,看斗战皇神色不变,更慌了,“求求你放过我,我铁剑宗愿意付出代价,只求你放我。”

    “你快放人。”铁剑宗各大长老坐不住了,要出手。

    孔宣厉喝一声,双臂撑开,背后腾起一道巨大的神魔影,令整个空间都镇封起来,将铁剑宗长老都阻截在外。

    “扔过去。”孔宣提醒。

    斗战皇不耽搁,五指发力,横空掷飞苏尘,精准的覆盖在其中一口悬浮的棺材上,随即联合孔宣,同步出手。

    一人巨翼横空碾压,一人大掌滔天,皆轰击过去,爆发出的威力足可震塌九天十地,太浩瀚了,宛若一片海水沸腾起来。

    “咔哧。”

    久经岁月洗礼的棺材突然咔哧一声,而后露出一角,有无穷无尽的黑气喷涌出来。很浓郁,像是一滩黑色染料。

    “轰。”

    刹那间,悬棺爆裂,其中一口遭受猛烈的撞击,竟然真的脱离幽冥花的掌控,被震下槽口,轰的一声滚落下来。

    悬棺滚动,黑气如染料肆意倾泻,一个眨眼就将地面填满,粘稠的散发幽冷的光。

    “这是尸油,不是黑气。”王峰发傻,他知道自己先前判断错误,这根本不是黑色气体,而是尸体上腐化的油水。

    斗战皇,孔宣都露出异色,就此查探。

    当下一口失去幽冥花守护的棺材,已经没有任何的潜在威胁,所以他们压力大减,可以近距离查看。不过为避免意外,还是设下一层防御,掌控棺材。

    “本座来开吧。”

    孔宣主动,并从自身拘禁下一枚羽翼,化成骨刀,沿着棺材缝隙开辟。

    “咔咔咔。”

    一阵刺耳,怪异的呼啦声响动,全都是棺材板自行发出,持续不断,似乎要击断众人的神识。

    这种大人物沉睡的棺材,都是取材上等的檀木,坚固如石,并布下层层防御,为的就是阻截后人打扰。

    “轰。”孔宣用羽翼化成的骨刀同样锋利无双,任由檀木坚固,随后还是被崩开,巨大的棺材盖被撬下来。

    下一刻,成千上万道妖光自棺材中爆射出来,刺目耀眼,带着难以言喻的死气,笼罩全场。而后数人探头观望,竟然相继引来层层不绝的倒吸凉气声。

    “怎么会这样?”王峰诧异,叶清秋,苏无名也不解。乃至斗战皇,孔宣都陷入沉默。

    空棺!

    一口没有承载任何物体的空置棺材,这令众人大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