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重天一战结束,王峰迅速离场,在巨人城耽搁不过数息,直接离开。如此短暂的停留时间,还是被人针对,看来在五重天就被盯住。

    “不是齐家便是铁剑宗。”王峰嘀咕,猜测是齐家的人。

    至于铁剑宗一脉,领军人物苏尘被杀,余下的长老失去主心骨,土崩瓦解,本就不具备威胁。排除其一,仅余齐家。

    “齐家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啊。”王峰龇牙,也没时间去思索齐家为何能寻到他,当务之急是摆脱追踪人。

    按照王峰的猜测,这位追踪人应该是齐家的主心骨,并携带有特殊符文,能燃烧后迅速加剧飞行速度。

    “小友,如此着急离开,是不是心虚啊?”经由一道声音的传递,追踪人越发的靠近王峰,其卓越的速度,几个呼吸就缩短了两人的差距。

    王峰神色不改,一路前行。

    “轰。”

    奈何数个呼吸后,一道雷霆大掌拍击而落,前路被截。

    一位身穿灰袍的老者迎着虚空走出,冷飕飕的盯向王峰,“你这小子跑的还真快,老人家我差点没追上。”

    王峰不给好脸色,“齐家的人又想做什么?”

    “你不笨啊。”灰袍老者目中闪现一抹杀意,继续道,“奉家主的命令,要带你回齐家一趟。识趣的,跟我走吧,免得老人家我出手。”

    “我还有事,让开。”王峰否决。

    “你要我用强?”灰袍老者脸色冷了下来,言辞不善的说道。

    王峰沉默以待,他知道齐家不会善罢甘休,但没想到齐家出动速度这么快。

    双方交谈无果,直接动手。

    “哧。”

    王峰当场祭出人皇剑,一剑出,山河变色,成千上万道剑光如九天银河倾泻,瞬息将灰袍老者笼罩。

    “雕虫小技。”灰袍老者原地爆吼,身后撑开一道巨大的身影,与本我联手,以双人之力合战王峰。

    这是化为分身的极致展现,处于长生五重天才能撑开。

    “哧。”

    然而人皇剑的威势太浩瀚,一剑击溃巨大身影,当场将其头颅斩裂,随即剑气绞杀,三下五除二就灭了灰袍老者的化为分身。

    “这剑……”灰袍老者变色,一张老脸布满惶恐,沉默数息,转身就走。

    王峰冷笑,“想跑?有那么容易吗?”

    “刚才不是威风凛凛,怎么这么快就败下阵来?”

    王峰向来奉行斩草除根,他运转速度,拦截灰袍老者,要灭之。以他为今的实力,横杀高出自己两个境界的强者,已经不算难事。除非对方有保命法器。

    事实证明,这位灰袍老者托大,完全低估王峰的实力。

    “老朽先前失言,还请小友见谅。”灰袍老者苦不堪言,作为齐家速度最快的长老,他主动请缨,要在外城斩杀王峰。

    不料才交手,就发现事情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加上先前追击的时候燃烧掉符文,这个时候再逃,已经没有助长速度提升的秘符。

    “太晚了。”王峰冷笑,不给对方机会。

    “哧。”

    一剑横空过,漫天血水被剑气绞杀,在虚空绽放,如雨水倾盆。灰袍老者肉身被一剑斩杀,速度非常快,像是被闪电击中,瞬间化为乌有。

    “滋。”漫天血雨倾盆而落,随即一团光束冲出,要逃窜。整个不过巴掌大小,散发璀璨的光,相当耀眼。

    王峰知道这是剥离肉身后的神识,毕竟以灰袍老者这个等级的强者,在遭受不可抗拒的打击后,能瞬息剥离出神识,以防止元神寂灭。

    只要神识尚在,肉身可重塑。

    “早就盯准了你。”王峰冷笑,再次祭出人皇剑。

    一剑裂斩虚空,卷起浪潮般的巨大剑气,追击灰袍老者的神识,要将其彻底击杀。

    “不要。”灰袍老者惶恐大吼,这一次是真的被吓到,一旦神识被斩,纵使大罗神仙出手,也难以拯救他的性命。

    “太晚了。”王峰持剑,不予机会。

    “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消息,作为等价交换,求你放我一命。”灰袍老者匆忙出声,生怕枉死王峰之手。

    “嗯?”王峰五指并拢,收回人皇剑,再一掌拍击过去,将灰袍老者如掌心大的神识擒拿在手中,“若是敢骗我,分分钟要你的命。”

    “不敢,不敢。”灰袍老者的神识发音,显得很惶恐很不安。

    “快说。”王峰恫吓。

    “我齐家今日奉家主之命,已经遣送出数十位高手,其中一部分提前进入飓风城,要拦截下你。”灰袍老者出声道。

    王峰蹙眉,问道,“堵我做什么?”

    “暂时不知,只是奉家主的命令。”灰袍老者回复,继续道,“而且家主命人临摹出你的画像,并且开出巨额悬赏缉拿你。”

    “我族天术正在飓风城等你。”

    王峰沉默,齐家的运作速度超出他的预期。而且看齐家的手段,貌似并不知晓他的行进轨迹,而是广撒网,要中途堵截他。

    当下遇到的灰袍老者只是误打误撞,碰巧相逢。

    “看来还是要转换一下容颜,不然太容易辨认了。”王峰抚摸下巴,他现在是真实容貌,尚未改变。路途中被齐家人辨认出,也不算太难。

    不过灰袍老者的一句话让他心头凝重,他道,“我族有特殊秘法,能洞悉你的真容真貌。你这样做没用的。”

    “你齐家还真准备要跟我不死不休啊。”王峰冷着脸道。

    王峰仅仅是杀了齐家一队人,竟然闹出这么大的风波,以至于整个齐家闻风而动,将其推到风口浪尖。尤其是听闻齐天术正在飓风城,让他心头更冷。

    “既然你找死,我陪你。”王峰龇牙,以他为今的实力未必不能灭杀齐天术。这位齐家年轻一辈的天骄,必须死。

    “现在你可以放过我了吧?”灰袍老者见王峰神色阴晴不定,越发惶恐。

    “放你?”王峰笑,五指发力,一股沛然伟力挤压灰袍老者的神识,要将其一把捏成碎骨。

    “你……”灰袍老者大惊,喝骂道,“你这是不讲道义,明明你已经答应了我。”

    “道义?比你齐家好一点。”

    哧。

    五指成锋,当即捏碎灰袍老者的神识,彻底将其元神寂灭,化成一抹尘埃。随后,王峰站在原地,思考对策。

    飓风城有超级传送阵,他需要传送阵送自己进入东都,若是临时改变计策,又需要绕路。以他当下的紧迫时间,容不得多考虑。

    飓风城成为唯一的选择。

    至于齐家的阻扰,他自然要化解,并且齐天术一定要杀。

    “就去飓风城。”

    王峰迎风而起,宛若一道雷霆闪电,瞬息消逝。

    飓风城,东都的一座大都城,虽然繁华程度远不及东都,但也不弱。在一整个东都,至少能排前十位置。

    据传这座城池走出过一位天纵人物,在往后的岁月一路横扫,成功进入名门大教,一时间传为佳话。

    路途上,王峰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并遇到了齐家数位强者,不多话,直接开杀。

    “贼人王峰,奉家主之命,带你回族,还不束手就擒。”飓风城十里外,一位年轻的齐家子嗣截住王峰,并语气骄纵,像是看待蝼蚁一般看待王峰。

    这位齐家子嗣容貌稚嫩,手持一剑,站在五丈外,对峙王峰。

    “你太弱了。”王峰摇头,对于这样的年轻人拦截自己,颇为意外。

    “放肆。”年轻人呵斥,语气骄傲道,“我乃齐家年轻一辈的天纵人物,你敢无视于我?还不快快跪伏于我面前,兴许能饶你一命。”

    “天纵人物?比之齐天术如何?”王峰挑眉。

    “那是我兄长。”年轻人桀骜道,“除我兄长外,谁是我的对手?”

    “小屁孩。”王峰面色一冷,他连齐天术都敢一战,何惧这突然冒头的齐家年轻人,“你想死,我不拦你。”

    “哐当。”

    王峰提出苍天战刀,右臂一震,刀芒显化,犹如一柄斩天神器,凌空劈斩向年轻人。这一刀威势太浩瀚,以至于方圆数百丈都遭受刀气牵连,不安颤动。

    “峰弟,快让开,你不是他的对手。”一道犹如雷霆般的声音炸响,那是有人借助音波功示警,劝阻齐家的这位年轻人迅速离开,不要贸然对敌。

    王峰对这道声音并不陌生,正是大敌齐天术。

    可惜一切都晚了。

    刀锋所到之处,摧枯拉朽,无坚不摧。纵使齐家的这位年轻人展现不俗的天赋,加以抵抗,依然难逃一死。

    “啊,天术哥哥,快来救救我。”一道惶恐的声音接连而起,随即慢慢变弱,直至消逝全无。

    “哧。”

    一簇血迹绽放天际,洋洋洒洒,凄艳冷酷。

    轰轰轰。

    破空声阵阵,飓风城中惊现一道神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迫近城外。奈何等齐天术到场,唯有凝视场边的血迹发呆。

    王峰一刀劈斩齐家年轻人,飘然而去,并未正面相逢齐天术。

    “大魔神,别让我抓到你,不然要你不得好死。”齐天术仰天爆吼,浑身冲开漫天杀气,如袅袅炊烟在身侧旋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