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简易装扮,从不同渠道进入飓风城,自此与齐天术错开,尚未正面接触。

    毕竟当下飓风城安排有齐家各路高手,若是在城外掀起惊天大战,必将引来强敌围攻,这于他计策不符。

    他与齐天术必有一战,但不在当下,无需操之过急。

    飓风城,占地几万里,沿边群山绵延而起,绿色草木犹如一片汪洋,而城池就驻扎在漫天的绿海中间。

    微风一起,有莫名花香飘入天宇,沁人心神。

    王峰进入城池后,没有急着采取任何措施,而是开始着手打探飓风城内部构造,以及派系分布。毕竟一座规模不弱的城池,必有大势力扎根。

    “这里竟然是铁剑宗的地盘。”

    约莫半刻后,王峰得到这样的消息,不免傻眼。他与铁剑宗的恩怨完全不弱于齐家,甚至在五重天猎杀了苏尘。

    先前吴德解释飓风城时并未详细花,王峰没也多问,直到得到当下的消息后,他才倍感无语。

    “才出虎穴又入狼窝吗?”王峰坐在一出酒楼,无奈自嘲。若不是飓风城有超级传送阵,他才懒得进入此地。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无需过多纠结。

    当下正是午饭时分,围坐的修道之人比比皆是,一时间嘈杂声四起,都在热情的交流时下最火热的讯息。

    “你们知道吗?大魔神来飓风城了,就在不久前,一刀劈杀了齐峰,连人带神识,全部覆灭。”

    不得不说这座都城的讯息传递速度非常快,这才堪堪进城,消息就传开,比王峰进驻的速度还要快。

    王峰猜测,那齐峰便是被自己在城外一刀劈斩的齐家年轻人。

    相对于齐天术,齐峰的实力对自身而言,太弱,不具备任何的威胁力。

    但飓风城的人却不这么想,所以在得到这样的讯息后,大体上都很震惊,甚至一度嗔目结舌。酝酿许久,才舒缓心头的震撼之情。

    “齐峰竟然被那人一刀斩了,这家伙未免太强了吧。齐峰号称齐天术之下,年轻辈的后起之秀,乃齐天术的胞弟,现在被杀,牵连的影响太大了。”

    “那是当然,齐天术在城外发飙,扬言要将大魔神碎死万段。”

    一群修士七嘴八舌,都在猜测事情事态最后的发展,虽然意见不同,但普遍都认为,当下的飓风城将要不平静一段时间。

    王峰低头品酒,笑而不语。

    不过下面的一番话,让王峰面色不宁静,甚至隐隐不安。

    “据传铁剑宗也在找大魔神,而且与齐家联手颁发通缉令,要抓他。”

    “是的,今早铁剑宗有消息传递出宗,说王峰是罪土之人。而且已经判定清楚,不是猜测,而是证据确凿。”

    罪土二字一出,现场沉默,随即引起阵阵倒吸凉气声,很多人神色先是惶恐不安,而后抹过浓浓的心悸。

    罪土是三千界对凡界的蔑称,而此些年凡界虽然有天纵人物,突然界壁阻碍,成功进入三千界,但九成必将沦落为战奴。这几乎是三千界公开的态度,凡界的人物再惊艳才绝,因为出生地的限制,注定低三千界一头。

    “他难道是哪个大世家跑出来的战奴?”

    罪土之人入界必成战奴,当下的人这般猜测,也是有一定的事实根据,并非一味的无故臆测。

    “一介战奴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这不可能吧?”现场有修道者不敢认同这样的猜测,认为王峰擅进入三千界,脱离某些大世家招安为奴的掌控。

    “暂时不清楚,反正排除铁剑宗和齐家,已然有很多大势力对大魔神产生浓厚的兴趣,想收编为奴。”

    这句话的潜在意义非常明显,若王峰真的是无主之物,必然有心怀不轨的修道者出手擒拿,供由门下弟子或族人操练。

    “这下子事情有的闹了,如此强悍的潜在战奴还真是首次见到,也难怪那些人会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

    王峰面色一变再变,按照现场的讨论,铁剑宗彻底撕破脸皮,将自己的身份来历公之于众,成功的陷自己于众矢之的。

    换言之,几乎将自己推到了天下为敌的地步。

    一两个世家的阻挠,围堵,他并未放在心上,相反对自己的修道历程还大有裨益,越战越勇。但当下是各路潜在的势力,隐现围捕自己的迹象。

    一时间,王峰未来在三千界的路,越发艰难。

    “铁剑宗。”王峰五指捏紧,目中闪现杀气。

    耽搁数息,王峰离开酒楼,毕竟截取的信息已经很完善。他还要着手汇集点金石,以备借用超级传送阵之需。

    沿途王峰果然看到各大街道,张贴有自己的通缉令,悬赏经由铁剑宗和齐家的联手介入,一路飙升。总悬赏金已经突破一千万点金石。

    这等数量的金额悬赏,已经堪称天文数字,而且要求仅是提供线索,无需参与围捕。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王峰在飓风城得到一条难能可贵的消息,此地有商家的钱庄,而且规模不小,同时兼职一座超级拍卖场。

    “兑换一亿点金石,足可助我离开飓风城,但……”王峰犯难,他如今已然成为众矢之的,若是这般贸然的进入商家钱庄,会不会被出卖?

    毕竟借条上书友自己的本名,一旦拿出,必然要接受钱庄的盘问。一般的理由肯定搪塞不过去,毕竟一个亿的金额兑换,谁会相信本人不到场?

    “如果时间身份暴露的事情拖延一天,我也不至于如此。”王峰叹气,恨时运不济,进入两难的境地。

    一番沉默思索,下定决心,“富贵险中求,干了。”

    商家钱庄位居飓风城最豪华的地段,装扮豪奢,占地更是动辄数千里,能同时容纳两万人共同交易。至于旗下控制的超级拍卖所,更是人流攒动,生生不息。

    王峰入阁后,倍感头疼,此地太大了,根本不知如何下手。一番复杂的流程,他才见到钱庄的主事人,一位年岁颇高的老人。

    这位老人随主姓,名行海,全名商行海。

    “你找老夫何事?”商行海揉捏发白的胡须,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半闭不闭,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丝毫的情绪。

    按照商行海如今在钱庄的地位,一般人轻易不可见,若非大事,他几乎不出门。

    “我要兑换一些东西。”王峰开诚布公,直接道出来历,“我叫王峰,也就是外界疯传的大魔神。鄙人手中有贵钱庄少主商靖仇的一份借条。”

    “哧。”

    商行海一双处事不惊的眸子,在听得大魔神三字后,猛然炸开,迅速凝视向王峰。起先惊疑不定,而后逐步收敛,归于平静。

    “后生好气魄,当下飓风城对于进行地毯式的围捕,你竟然来我钱庄,而且上来就点明身份,不见半点胆怯。果真够大气魄。”商行海微笑,如此说道。

    王峰摆摆手,“我要兑换贵钱庄少主的借条,我要一个亿的点金石,急用。”

    王峰尤其在急用两字上,加重语气,用以表示事态紧急,不容耽搁。

    商行海也不啰嗦,“拿来。”

    王峰自空间戒指取出借条,交由商行海,而后沉默等待。是成与否,就看商行海的态度。

    “字迹无误,数额清晰,还有少主的印鉴。”商行海五指在字迹上游走,而后吩咐旁侧的一位管事,“去提一亿点金石,现在就备。”

    王峰始终神色无恙,没有半点变化。

    商行海吩咐完后,再次打量王峰,沉声道,“老夫很好奇,你要这一亿点金石作何?这等批量的点金石,定然要做大事。”

    “我要离开飓风城,进入东都,时下只能花钱买路,从超级传送阵离开。”王峰言简意赅道。

    商行海食指漫无目的的敲击桌面,等王峰一言落毕,他才摇头,带出一条对王峰而言很严重的消息,“你可知超级传送阵是谁家掌控?”

    “这?”王峰神色一变,有股不好的预感。

    “铁剑宗。”

    “草。”王峰无语,看来当初离开巨人城太匆忙,竟然忘记向吴德索要更多的细节,这简直一头撞到坑里,羊入虎穴。

    商行海沉默不语,就这样看着王峰。

    王峰神色阴晴不定,时下的状况对他而言,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前辈,可有妙计?”

    “有。”商行海点头,不过他明显话中有话,“不过我商家是做生意的,向来收益为主要。你想离开,老夫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金额方面……”

    王峰龇牙,“一个亿我不要了,你送我离开飓风城。”

    “按照后生现在遇到的麻烦,一个亿可不够哦。”商行海无愧为商人,深谙坐地起价,知晓王峰着急离开,直接开高价。

    “前辈真是奸诈啊。”王峰龇牙,遇到这种生意人着实头疼,“你还要什么?”

    “五爪蛟龙。”商行海说道。

    王峰意外,五爪蛟龙还真可以出手,不过他有点顾忌,“熟的可以吗?”

    “噗。”商行海差点一口茶水喷出,“蛟龙精以及皮囊可有多余?”

    商家一直想淬炼神弓,虽然商靖仇已经成功配齐材料,但这种东西向来多多益善,商行海如此目的也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