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剑,斩出绝世风采。

    这一剑,惊世骇俗,无量神光咆哮奔涌,宛若一条全由剑气组成的滔滔大河,空降人世间。

    这一剑,自城中斩出城端,击溃五彩神光,令其遭受重创。

    “噗。”屹立于城端,本该拥有犀利锋芒的齐天术,遭受反噬,一股精血仰天喷出,拉出凄艳的弧线。踉踉跄跄数个步伐,齐天术险些栽倒。

    幸好被其本家长老出手护住,并就势梳理经脉,以免创伤过重,伤及根本。

    “这太逆天了,大魔神竟然敢在光明正大的情况下出剑,这气魄很胆识……”

    当然诸人震惊的不是王峰出杀伐果断,而是造成的影响,作为年轻一辈的翘楚,齐天术熟识各大神术,苏剑亦是如此。

    谁曾想,两人都被这一剑完败。

    兴许有运气成分,苏剑过于轻敌,齐天术受困于骨镜,从而导致王峰趁虚而入。但不可否认的是,王峰实力超绝,能在些微优势的情况下,迅速锁定胜局。

    总而言之,相对于齐天术,苏剑。作为新一代的后起之秀,王峰的未来发展潜力,不可限量。

    尤其是众目睽睽之下的征战,过于震撼人心。即使此战落幕,各路修道者依旧沉湎于先前的心悸当中,久久不可自拔。

    “铿锵。”

    人皇剑入鞘,消逝无踪。

    下一刻,苏剑腾空而起,巡视飓风城,在捕捉王峰的位置。奈何后者展现神虚三十六变,于刹那改变气质,无迹可寻。除非骨镜再生,逼出王峰的伪装。

    “果然有资格让铁剑宗捉襟见肘,我苏剑这一趟没白来。”苏剑冷呵一声,转身离去。他并未与齐天术再见面。同是出自大世家大宗门的弟子,从某种层面,都属同辈争锋者。

    加之同为年轻辈的桀骜之徒,向来自恃身份高贵,而且对方还是自己未来的竞争对手。即使经由齐家和铁剑宗的联盟,也没舒缓两人的紧张关系。

    他们素来不和,注定一生相争。

    这等关系类似苏无名与庞统。

    “苏剑。”齐天术并未让苏剑成功离开,他沉声道,“这个人是我的,不管你银剑宗出于何种目的。大魔神只能我来杀。”

    “呵呵。”苏剑冷笑,不予理会。

    “你若插手,往后一世为敌,莫要自误。”齐天术恫吓道。

    苏剑背对齐天术,缓慢消失,走过一段距离,他升起右手比出大拇指,倒悬而下,点动三下,渐而道,“你不行……”

    “你。”齐天术爆怒,若非先前重创,他真要出手。

    相隔五里外,商氏钱庄。

    商行海袖袍微舞,一双老而精湛的眸子,沉默凝视空中的一抹金色剑虹。那是王峰刚才斩出的霸天一剑,虽隔五里,却令商行海身临其境。

    “此子,剑术有成,不简单呐。”商行海自语,袖袍中的右手腾出,双目微凝,一封谍报瞬息化为灰烬,“看看他未来的发展吧。权当是商家送给你的一份人情。”

    他掌心化为灰烬的谍报,是他亲自书写,准备交于银剑宗。其上书有商家钱庄与王峰的交易,以及五天后碰头的细节。

    先前王峰离去,商行海便准备高价兜售消息,以赚取更多的金钱,可代价是王峰。

    换言之,若非王峰刚才一剑斩出绝世风采,临时让商行海改变想法,这个点商行海已经出卖了他。

    “奉为命令,今日我在钱庄接见贵客的消息,不得走漏。”商行海一甩袖袍,径直离开,他要去着手准备王峰离开的行程。

    城中一处茶楼,王峰悄无声息的住进来。

    距离商家兑现的期限还有五日,这五天王峰要躲避银剑宗和齐家挖地三尺式的搜捕,可谓风波不止。

    尤其在刚才为打碎齐天术的针对,贸然出手,已经令各路高手闻风而动,加紧对飓风城的搜捕。

    “真是麻烦。”王峰嘀咕,进入屋舍,闭目休憩。

    而今王峰的修为位居长生境三重天,处于凝神状态。先前开出一道神纹,再加上几场大战恶战,精气神早已饱满。

    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进阶四重天。这也是他能横战五重天高手的原因所在。因为严格来说,王峰抵达伪四重天,就差那临门一脚。

    “四重天又称之法相天地,需要凝聚庞大法相。一旦突破不能迅速凝聚出法相,会遭受反噬。不仅会自堕境界,更会伤及根本。而我还没选择好走哪一条路……”王峰自言,这也是他迟迟不进四重天的原因。

    若是按照以往,他会中规中矩,以自身肉体凝聚法相。但自从见到苏无名,庞统乃至齐天术展现的妖兽法相后,心态隐隐动摇。

    妖兽天生气血磅礴,一旦注入法相,会几倍甚至十倍的促使操控者战斗力飙升。这种飙升,非常见效,达到立竿见影的地步。

    王峰若是也想走这一步,等于需要寻找合适的妖兽,拘禁其精血,注入肉身,从而凝聚法相。当然这是他初始的计策,而追根究底,他要寻找的天兽。

    不然先前在五重天捕获的五爪蛟龙,足可支撑他塑造法相。

    “先等待一段时间,若是没有契合的天兽,还得从自身出发。”王峰毕竟肉身强悍,如果后期能得到某种熬炼筋骨的神术,加上他本就特殊的体质。直接挖掘肉身,以凡躯塑造法相,同样能达到可怖的效果。

    “砰砰砰。”

    正在王峰认真思考未来的发展路线时,房门传来重重的敲击声,声声交替,显得非常急促。

    王峰蹙眉,而后起身开门,发现是店家小二,他不解,“有事?”

    “齐家的人在查房,还请客官下楼一趟。”店家小二面有难色,抱歉的说道。

    “齐家的人动作还真快,这么快就搜到了附近一带。”王峰小声嘀咕,但还是不解的问道,“既然是查房,应该有求于我等,为何要我们亲自下楼?他们不会主动上门探查?”

    “这……”店家小二被问住,直愣愣的站在原地。

    “所有人都给老子滚出来,再耽搁,别怪老子对你们不客气。”楼下,一位声线粗粝的男子爆喝。口气相当骄纵,带着命令的口吻。

    一声呵斥后,果然有无数的客人惊慌失措的下楼,不敢无端得罪齐家人。

    虽说齐家扎根巨人城,但未必无法影响到飓风城。

    王峰无奈摇头,自知身份敏感,不能过于锋芒毕露,只能从大流,以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他跨过门槛,装作慌乱的奔下楼。

    此时楼下已经汇集不少的客人,王峰虽然速度不慢,但也是最后一位入场。

    齐家中年人目光一扫,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最后五人,跪下答话。”

    这是必要的手段,先立威,摆出一定的震慑力,而后再慢慢查询,如此一来满座楼阁的人肯定不敢胡乱言语,藏私半句。

    王峰摸摸鼻子,他不单是最后五人,更是最后一人。

    “最后五人,都给我速速跪下。”齐家中年人又是一声爆呵,声若钟鼓,轰隆作响。

    砰砰砰。

    其中有三人抵制不住中年男子强大的威势,轰的跪落下来。再耽搁数下,又有一人服软,砰的跪下。

    “就剩你了。”中年男子走近王峰,瞪视道。王峰最后一个下来,目标非常明显,根本不需要回忆,一眼就知。

    王峰抚摸下巴,他虽然选择避其锋芒,但不至于为了安稳,连做人最基本的底线和人格都弃之不顾。有人要伺机辱他,不出手简直对不起自己一贯杀伐果断的风格,即使对方并不知晓自己就是他们要找的大魔神。

    “你要我跪?”王峰挑眉,神色冷漠。

    “难不成要我帮你?”中年男子粗犷的大手互相摩擦,神色阴厉,比王峰更为冷漠。

    王峰微笑,“我赌你不敢。”

    “是吗?”

    粗犷男子大手一扬,沉沉的拍击向王峰,并暗中蓄力,要一举震断王峰的肩骨,给眼前这位不知局势的年轻人一个教训。

    但下一刻,突然状态大变。

    他眼前的年轻人身上突然泛现一抹金光,犹如斩天之刃,从他的身体冲出,然而齐根斩断中年男子的手腕。

    速度非常快,神似电芒一闪,稍纵即逝。附近数十位修道者甚至都不知道王峰是如何出手的,皆愣在原地。

    “啊……”中年男子吃痛,握着断腕,一脸慌张加神色苍白,“你,你敢伤我?”

    “我还敢杀你,要不要再试一下?”王峰龇牙,露出一嘴灿烂的白牙,但看在外人眼里,十足的令人恐怖。

    中年男子愣住,一脸煞气,“你可知我是齐家人,奉命办事,你这么做是与齐家为敌!”

    “你敢让我跪,我就敢让你死,我不管你是谁家的人,替谁办事。”王峰保持先前微笑的姿态,“不信,你大可再试一次。”

    王峰一席话说的缓慢有序,条理清晰,令在场陷入沉默。负责主事的中年男子更是一度不敢再出手。

    他真觉得王峰会杀他。

    “这家伙到底是谁,敢如此动手,不怕引来齐家强烈的反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