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性格固然如此,若是欺辱的事情都能承受,那就违背自己本心。 齐家这位中年人处事飞扬跋扈,嚣张无度,斩其手腕已经算很轻的处罚。

    “你,你等着。”中年人迅速止血,几番思索下不敢独自面对王峰。索性丢下几句话,要出去请动齐家外援入场。末了还不忘狠狠瞪视王峰一眼,那种怨毒憎恨,毫不掩饰。

    王峰面色依然保持微笑,在中年人转身即走的刹那,他食指一弹,一抹油然而生的金光飞纵,“还敢威胁我,命留下吧。”

    哧。

    金光飞动,将中年人的喉骨击穿,随着几滴血液的溅出,这位飞扬跋扈的中年人终究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呼呼。”现场压抑,很多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尤其是在见到凄艳血花越来越浓郁后,众人额头冷汗长流,不敢声张。

    先前负责提醒王峰下楼的店小二,更是以为自己看到了神仙,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动弹。

    王峰不管现场状况,他兀自巡视一眼,淡淡道,“告诉你们齐家主事人,我王峰就在飓风城,有能耐的出来擒我。”

    王峰一出,现场更是如同炸开锅。

    “你是大魔神。”一位齐家人哆哆嗦嗦,下意识的倒撤几步,不敢过于接近。

    时至今日,谁都知道大魔神三个字代表着什么,那代表着一位如神如魔的年轻人,以奇迹般的不败战绩,迅速在东都一代崛起。

    无论与齐家的恩怨,还是铁剑宗的瓜葛,都无法阻拦大魔神的崛起。

    齐家一代强者都难以成功折服此人,何况他们这些齐家小喽啰正面遭遇?不客气的说,他们能在知晓眼前的人便是大魔神后,不慌张出逃,都属于心性坚定了。

    “滚吧。”王峰挥挥手,不想继续发难这些没用威胁的小人物,转身登楼,留下一整片嗔目结舌的众人。

    许久,一位齐家人醒悟过来,“赶紧将消息递送出去,让大长老他们确认此人是否真的是大魔神。”

    随着这些人的退场,楼阁安宁,再无任何风波。但所有人都明白,这仅仅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场更大的波澜在缓缓酝酿。

    今夜注定血流成河。

    王峰登入二楼,走进屋舍,沿着窗侧凝视离去的齐家人。约莫数个呼吸,王峰身影一闪,飘然离去。

    齐家联手银剑宗拉开大网捕捉自己,这样被动躲避终究不是办法。

    王峰索性反将一军,先故意暴露自己的行踪,吸引绝大部分的高手出动。而他趁此离开,去寻找齐天术的落身地。

    不错,他要擒贼先擒王,主动围捕齐天术。

    今日齐天术召唤骨镜失败,自身遭受反噬,虽不至于影响根本,但肯定不会大动干戈的出现在飓风城的某条街道。

    “哧。”

    王峰悄无声息的潜入夜色,运用神虚三十六变的玄妙神术,遮蔽踪迹,迎着齐家大部人马,逆向的位置搜寻而去。

    “嗤嗤嗤。”

    丝丝缕缕的神识之光自王峰的额骨位置探出,覆盖在附近的每个角落,以此定位齐天术最可能落身的地方。

    唰。

    一刻后,王峰目光收拢,看向附近一座最豪华的酒楼。

    ……

    齐天术今日在飓风城遭受重创,心情极度郁闷。。一张脸自离开城头就黑着,让齐家的各大长老不敢吱声,深怕再次招惹了这位小祖宗。

    由此,今夜的搜捕由本族长老全权把关,没有贸然打扰他。

    酒楼三层,齐天术一左一右搂抱两位姿色不俗的美人,一边饮酒一边满足心中的邪欲。若是仔细看,会发现锦绣豪华的玉桌下,更匍匐着一位同样姿色艳丽的女子。正小嘴殷虹的某一物件。

    “嘶嘶。”

    齐天术心神所感,一股丹田之火越发膨胀,他一把揽过左手侧的美人,恶狠狠的推向玉桌底下,“一个人不够,你也替本公子泄泄火。”

    “待我解决那大魔神,定会接你们回我齐家,当那可爱骄人的金丝雀。”齐天术邪笑,本就明朗俊逸的相貌,又多了一股风流之气。

    “吱……”

    突然,一股微风吹动门楣,引来异样的声响。

    “都说了不要打扰本公子雅兴,找死吗?”齐天术大怒,一拍玉桌,言辞呵斥道。然而门楣还是被缓缓推开,并未因为他的呵斥而中止。

    齐天术正在享受天人之乐,被人无端打扰,肝火正旺,他蹭的就要站起。却引来一道熟悉的嗤笑,“你齐家人在外面打生打死,你却在这里享受,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啊。”

    “是你。”齐天术神色骤寒,他对这声音太熟悉了,即使对方容貌已改,还是一口爆出名字,“大魔神。”

    逐步醒悟的齐天术,在先前刹那的心态失衡后,保持镇定,“你竟然敢出现在我面前,今天别想走了。”

    “谁说我要走了。”王峰双手附后,看似面容和煦,却在陡然间杀意绽放,宛若汪洋沸腾,要翻江倒海。

    “轰。”

    王峰隔空探出一掌,拍击向齐天术,率先出手。

    “你。”猝不及防的齐天术幡然顿悟,而后勃然大怒,“你是来杀我?未免太托大了?当我齐天术是何人?”

    王峰懒得啰嗦,上来就转动几大神术,重击向齐天术。

    “咔哧。”

    齐天术着手备战,不见慌乱。不得不说这位年轻骄子,果然有过人之处,面对突然而至的袭杀,并未惊慌失措。

    他双手十指挥散三位妹女子,而后腾空跃起,反攻向王峰。这片彻底彻底崩盘,原本装潢豪奢的雅间,经由两大强者的对轰瞬间遍地狼藉。

    “来的正好,免得我到处找你。”齐天术冷笑,当即祭出一柄金色印方,一丢手撞击向王峰。

    轰。

    印方遁空,在行经一段距离后,瞬间壮大,眨眼就如同一座金山砸过来,覆盖王峰的头顶。试图生生镇压王峰。

    这块印方仅有莫名法力,不但能极速放大,更被灌输超出本身承载的伟力,惶惶如实质化的金山重压。以至于两侧的虚空都扭曲,呈现崩裂的迹象。

    “轰。”

    王峰五指成拳,猛然撞击过去。他肉身无敌,一拳重击引动金山颤动,成千上万道金色光屑坠落,伴随而至的还有刺耳的嗡鸣。

    “你真以为自己肉身无敌?这是我族某位长老祭炼的神宝,拥有镇压天下邪祟的功能,量你大罗神仙转世,也难逃被镇压的下场。”齐天术冷笑,张嘴呵斥,“镇压。”

    轰。

    印方再次拓展,倏然放大,比之先前至少扩充了一倍的覆盖面积。在王峰的头顶降下丝丝缕缕的气息,试图锁定位置,一次性镇住王峰。

    “变。”

    王峰动用神虚三十六变,身化万千,于原地消逝。

    轰轰轰。

    金山镇压而下,一下子覆盖了整座楼阁,而齐天术一跃而上,站在山巅之上,俯瞰楼阁。他气定神闲,眼神凌厉,犹如一位战神临尘,天下苍生莫不臣服。

    “你不是号称天纵之资,战无不胜吗?怎么现在不敢出来了?”齐天术仰天大笑,语气轻蔑。

    轰。

    王峰一拳重击,仿似拥有开山崩月之伟力,令整座金山不规则的颤动,好像下一刻就要脱离齐天术的掌控。

    不过这块印方实在太玄妙,诡异。

    王峰感觉自己速度变幻,有外力干扰他的攻击力度。

    “此战不能持久,不然会引来齐家人围堵。”王峰忖思,抽出人皇剑,惶惶剑威如神日降临,一下子就将夜空照亮。

    铿锵。

    一剑出,神鬼泣。

    嗤嗤嗤!

    看似无坚不摧,无物不镇的金山突然被开出一道裂隙,那是剑辉亦是剑势,而后缝隙在金山上游走,速度越来越快,似乎在解体金山。

    “你。”齐天术眼神烈烈的看向王峰掌心的人皇剑,有忌惮有觊觎。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祭出最强法器,这是要速战速决。

    “哧。”王峰又是一剑挥出,这一次剑芒指向齐天术,试图猎杀罪魁祸首。

    “轰。”

    齐天术身影消失,不敢硬撼这一剑。

    王峰一剑祭出,再食指按下额骨,那里瞬间发光,并伴随有一道璀璨的神纹绽放。

    “神识攻击,又是这招,能不能来点新鲜的?”齐天术面色微变,他感觉自己遭到一股攻击,还没来得急避开。先前一剑扫出的剑辉,陡然变成两道。

    一剑斩金山,一剑斩自身。

    “一式两剑?”齐天术大惊失色,这太意外了,王峰先前一剑暗藏虚剑,看似一剑实则两剑。并且分工明确,目标精准。

    哧。

    一抹剑光划过齐天术的右臂,仅是一个照面,他就被切断一臂,漫天血液隔着金色剑辉绽放。

    “你耍诈。”齐天术大怒,不满咆哮。他再次吃亏在大意上,令其心头怨恨倍生,感觉面子都丢的干干净净了。

    “铿锵。”

    王峰面不改色,默然收剑,而后迅速接近齐天术,一拳宛若攻城锤,重击齐天术。

    “轰。”齐天术胸腔巨震,整个身子如断线的风筝,一头砸在金山上,说不出的狼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