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剑统计拥有三式。 受制于自身境界差距,王峰只能完整无缺的扫出前两式,最后一式剑招始终不得要领。

    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前两式上深入了解,深入剖析。

    刚才一式两剑,便是他新近临摹的方式,能有效的蒙蔽敌人,取到出人预料的战果。

    兴许是齐天术过于自恃高傲,原本战力持平的状态,在王峰一剑卸下他臂膀的刹那,瞬间土崩瓦解。王峰当即补进的一拳,真的像是沙场征战用以攻破城门的巨型铁锤,砸的他神魂动荡,胸腔塌陷。

    “咔哧。”

    齐天术后背撞击进金山,前后胸都遭到难以估量的打击。又因为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他前胸至少断了五根肋骨。

    “吼。”齐天术低沉着头,默默擦去嘴角溢出的血迹。

    这一刻他真的怒了,恨不得将王峰抽筋拔骨。他作为东都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之一,数次吃瘪在王峰手中,简直是奇耻大辱。

    当然他从不认为这是自身实力的不足,而是过于大意,一开始就轻敌导致。

    “你让我怒了。”齐天术低吼,一双眸子血红,泛着阴冷的光泽。

    王峰眼神无恙,古井无波,非常宁静。

    若是换在五重天,王峰自然要小心应对齐天术的攻击,但当下跻身伪四重天的高手,已经最大限度的拉短两人的境界差距。

    这个时候,只要战斗力稍微丰富一点,出手狠辣果决一点,越级屠杀绝非难事。当初在凡界,王峰几乎所有战绩都是越级反杀,这令他战斗经验相当精湛。

    类似这种常年游走死亡边缘的浴血成长,远不是齐天术这等出自大世家,几乎从温室里成长起来的所谓骄子。

    “轰。”

    沉默片刻,对面的齐天术身体巨震,周身泛起成千上万缕潋滟的光泽。这是他在用玄妙术法,修补先前被王峰重创的肉身。

    速度很快,片刻就生死人肉白骨,原本缺失的右臂重新续接,相比刚才并未差异。

    “我要杀了你。”齐天术怒声咆哮,一步跨出三十丈,当头一脚就踩落,目标精准锁定王峰的天灵盖。

    “哧。”

    虚空崩裂,乱木飞天。

    一瞬间而已,齐天术右脚跺裂虚空,漫天的烟尘都被这只所向披靡的右脚覆盖,仿佛要一脚踏裂山河。

    这是又一种神术,崩云脚。

    源自三千界昔年一位大能研悟的神术,相传参悟至巅峰境界,能一脚踏灭十万里山河,杀伤力巨大无匹。于百年前被齐家某位长老意外得到完整秘诀,成为齐家的数套神术中的一种。

    而且齐家曾出现一位绝顶人物,在修炼崩云脚后,凭借自身不俗的天赋,加以修改更正,弥补不足之处。使得崩云脚的攻击力再度增强。

    直至这一代,齐天术继承崩云脚成套秘诀,耗费数十年领悟,融汇贯通,成为他至强神术之一。

    据传十年前,齐天术曾经凭借崩云脚一举扫荡了三位年轻高手的围攻,自此一战成名,成功登入潜龙榜。

    凡此种种阐述,皆彰显出崩云脚的不俗之处。

    “哧。”

    齐天术脚下生光,封锁九天十地,一鼓作气倾泻而下,势不可挡。

    王峰瞳孔收敛,本能的预感到这一脚来势汹汹。他不敢耽搁,反手持剑,盖在头顶位置。随着真气导入剑体,人皇剑的辉芒逐步攀升,形如一轮天日空降人世间。

    “砰。”

    一脚踏金剑。

    山河失色,楼阁踏裂。

    两侧成片的建筑物经受不住激荡而出的余波牵连,宛若燃烧后的灰烬,寸寸断裂。这太恐怖了,似乎在经历灭世后的悲凉景象,无数的楼阁建筑,坍塌,腐朽,消逝。

    “砰。”

    一声巨浪般的震响,王峰双臂虎口发酥,一不留神被齐天术压落虚空,直线坠下。等他两脚接触地面的刹那,石板开裂,土地下沉。

    “好惊人的伟力。”王峰暗自嘀咕,崩云脚果然非同凡响,若非人皇剑抵消大半威力,以他肉身之强都无法破解这种如黑云笼罩心头的沉重威压。

    “你不死,我心难安,大魔神,乖乖镇压吧。”齐天术目色狰狞,随后左脚高高抬起,如巨灵神般猛然堕落。

    仅一个呼吸,王峰遭受的威压骤然翻倍。

    一整柄人皇剑瞬息弯曲,呈现一种诡异的状态。

    “咔哧。”

    王峰双脚驻足的地方,更是被这股威压震的成片断裂,自高空俯视,这里成为沦陷地带,下沉至少十寸。

    这一战过于惊世骇俗,不断撞击而出的绚丽光泽照亮夜空,并且牵连出的战斗波动,辐射整个飓风城,以至于夜晚不再宁静,各路高手闻风而至,被惊动。

    “不好,是天术在大战。”

    齐家高手第一时间发现崩云脚的迹象,猜测是齐天术在动手。

    “长老,那大魔神偷袭齐少主,两人在交战了。”一声惊呼令数十里外的街道,人声嘈杂,随即是纷乱的破空声。

    “去支援少主,擒拿大魔神。”这是齐家人在传递消息,先前放出的人马全部回笼,朝着齐天术征战的地方奔涌。

    同一时间,银剑宗的人也出现了。

    ……

    当下王峰原本速战速决,以擒王计策挟持走齐天术,但当下局势瞬变,齐天术展现的神术过于惊世骇俗,令他举步维艰。

    尤其是人皇剑都崩的弯曲,似乎真的被牵制住。

    “咦?”突然间,王峰目光一立,发现人皇剑形成变化,不等他反应,一抹剑辉陡然腾空,带起难以言喻的攻伐力。

    那是一招非常古怪的行剑方式,王峰看不懂。

    “难道是第三式?”王峰惊骇。

    哧。

    人皇剑光芒璀璨,如域外仙光撞破星空,跌落尘世间,随即锋芒无匹的剑辉逆转而起。一剑就刺裂了齐天术的脚底。

    “啊……”齐天术大骇,面色发白,他知道王峰在反击,即使右脚底遭到至强一击也不敢错失机遇。他强忍痛意,操控崩云脚镇压王峰。

    然而王峰先前一剑虽然没有中止他的进攻决心,可终究影响了他的精气神,使得威力稍稍减缓。

    “就在此时。”

    王峰目光陡然收敛,一拳打穿虚空,高高轰出。此一拳对准齐天术的左脚,目的很明确,要卸掉他的攻伐。

    “轰。”

    天地巨震,神光大作。

    王峰凭借肉身之力,虽不至于打穿齐天术的左脚,却带着巨大反冲力,将他的左脚击向高空。后者高高抬起,无法成功碾压王峰。

    “杀。”王峰发丝飘舞,双目凌厉,一拳神力滔滔而出,在取得初步战果后,动用神虚三十六变分解肉身。

    下一刻,他凭空消失。

    “给我滚出来,不要做缩头乌龟。”齐天术错失目标,极为震怒,对着亮如白昼的夜空就是一阵咆哮。

    铿锵。

    最先回应他的是人皇剑,一剑出,神鬼哭。

    绝世剑威斩裂齐天术的周身防御,随即一道熟悉的身影倏然出现。速度太快了,恍若电芒一瞬,稍纵即逝。

    “啪叽。”

    齐天术眼见王峰出现,不可能坐以待毙,他双掌合力,拍击向王峰。

    然而生死战斗,一丁点的粗心大意都会导致难以收拾的惨剧。齐天术千算万算,却算漏了在差距不明显的状况下,王峰近战无敌。

    “噗嗤。”王峰一拳对轰齐天术两掌,直接打穿,带出漫天血迹,神似一场星空夜雨,洋洋洒洒的坠落下来。

    “啊……”

    齐天术吃痛,不等他反应,王峰一把抖出苍天战刀,横斩向他的喉骨。

    “你敢。”齐天术咆哮,眼神示威。

    王峰不予理会,一刀砍中齐天术的喉骨,切出一条血线。

    “嗖。”

    王峰初步得手,再度消失,但这一次不是避而不战,而是五指擒拿,承载着漫天金光的如钩五指,牢牢的掐住齐天术的额骨。

    额骨,神识宝地,一旦被敌人近身攻击,后果不堪设想。何况是王峰五指紧贴,等于抓住了齐天术的命门。

    齐天术,被活擒。

    “你再敢动,我让你立刻上黄泉。”王峰眼神凌厉,终于道出开战后说出的第一句话,声音不大,全场可闻。

    齐天术双目一瞪,很快被王峰微动的五指震慑住,命门遭制,他实在不敢造次。

    “我的天,齐天术被活擒了。”

    “这战斗力太变态,这么恶劣的局势下还能反败为胜,活捉了齐天术,大魔神太狠了。”

    许久,无数隐藏在黑暗中的眸光闪动,再三确认这一战的最终战局后,引起阵阵如潮水般的倒吸凉气声。两位年轻一辈,各大神术祭出,打出堪称波澜壮阔的一战,可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这一战影响太大了,偌大的飓风城,陡然陷入一阵死寂。

    “齐家天骄,不过如此。”许久,王峰一声肆意大笑,在城池上空盘旋。

    再一刻,齐家人联手银剑宗赶赴现场,还没来得急动手,所有人都呆了。一个个老辈人物吹胡子瞪眼,一度以为自己眼睛花看错了。

    “少主!”

    “天术!”

    齐家人反应过来,都在大吼,还不忘恫吓,“放了天术,饶你不死,不然齐家人要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