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术被活捉,这不单单令齐家人雷霆大怒,连带了附近各大城池都震撼无比。而且消息的扩散面积,还在不断发展。

    作为年轻一辈最强者之一,齐天术年少成名,享受无尽荣耀。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谁敢不净重?

    只是谁也不想想到,这样的高手会成为他人阶下囚?

    “大魔神?这家伙到底是何来历?听闻也是年轻人,他真的有这么强?”

    东都无数座城池在讨论这样一位年轻人,满面狐疑的同时也感到不可思议。

    “据说是罪土之人。”有人道出至关重要的一条消息。

    此话一出,无尽的骇然声四起。

    须知,罪土上来的人,注定为奴,会被大家族掌控,成为其家族的一块磨刀石,供由家族后人备用。

    无论从哪个方面阐述,战奴都是没有身份没有尊严的奴隶。岂会在外面为非作歹,还闹出如此大的动静。

    可想而知,王峰对三千界造成的冲击究竟有多大。

    ……

    齐家在齐天术被擒走,立即展开营救,几乎彻夜不眠的调集各路高手入驻飓风城。

    并且经由齐家开出的巨大悬赏,务必要让王峰藏无可藏。

    飓风城虽然占地面积浩瀚,但现在齐家几乎将整座城池的修道者都动员起来。这个时候无异于在飓风城布下天罗地网。

    即使王峰藏的再深,也会被挖出来。

    这是飓风城绝大多数人最直观的看法。

    然而,事情却出乎预料。

    一连两日的密集搜捕,偌大的飓风城几乎被挖地三尺,王峰的踪迹依然不显。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无端消失。

    “这不可能,他一定在飓风城,给我继续搜查。”齐家长老得到这样的消息,雷霆大怒。

    齐家人不敢耽搁,只能闷着头彻查。

    这一次不但齐家出动,银剑宗带领铁剑宗的上千门徒也参与其中。

    “飓风城虽大,可当下都是我们的眼线,他不可能丝毫踪迹都没有?”银剑宗主事人苏剑嘀咕,面色很不好看。

    苏剑虽然与齐天术关系不好,且在某种层面他更希望齐天术当场战死,而非活擒。

    但王峰来历玄乎,战斗力狂暴,是一块可耗费大力气培育的天生战奴。

    这个时候苏剑的介入,并不是为齐家,而是要抢在齐家人前面,带走王峰。

    依照王峰这样经验丰富的天生战奴,作为大宗门之一的银剑宗,自然不会放过。

    此时听得苏剑言语,他身边一位中年人也是点头道,“这两天动员的力量至少将飓风城挖地三尺,大魔神根本无处可藏,难道他悄无声息离开了飓风城?”

    “这不可能。”另外一位扈从否认,“大魔神在齐家人之后进城,而此前齐家已经将这座城池围的水泄不通,并联手本土势力开动数套大阵,为的就是来一手瓮中捉鳖。”

    “他大魔神只要进飓风城,就不存在悄无声息离开的可能性。”

    中年人不解,反问,“那他究竟藏在哪里?”

    “这?”扈从迟疑,不解的看向一直沉默不言的苏剑。

    苏剑目光闪烁精光,那是他在快速思考,许久,他眉目凝重,道出四个字,“商氏钱庄。”

    四字一出,全场变色。

    许久,先前那位扈从才小心翼翼的思索道,“照公子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整个飓风城,唯一没有查探的地方便是这商家钱庄。”

    “但、这钱庄……”这人欲言又止,显然心有顾忌。

    作为三千界第一财阀商家,财富巨大到难以想象的地位。

    据传,商家虽然不是以培养修道者为目的的大宗门,但其惊人的财富能轻而易举的左右任何宗门的发展。

    多年前,甚至让一座素来与之不和的皇朝,土崩瓦解,彻底成为历史的烟云。

    源自这种惊人的财富累计,以及运用财富的骇人手段,商家地位素来超然。任何宗门势力都要给其面子,不敢招惹,除非鱼死网破。但即使如此,胜算的几率也不大。

    以商家的财富能力,可以让三千界的某些超级教派出手援助。

    正因为如此,商家分店遍布三千界,却从不受制于本土势力管辖。甚至可以从某个层面说,商家的超然地位已经凌驾于某些土生土长的势力。

    这也是飓风城,任何角落都被搜查,唯独商家钱庄不受干扰。连续两日大规模的搜索,独独漏掉商家钱庄,并不是没有道理。

    不是不想,更多的是不敢。

    “商家这等巨无霸的财富集团,为何会出手帮助一个初出道的后生?这不符合常理。”诸人变色过后,接连而来的是不解。

    苏剑叹息,“若真的被商家保护了,莫说齐家,连我银剑宗也不敢当众入庄搜人。”

    这是实话,也是最客观的道理。

    商家并非一般家族,其百千年如一日的抛洒出去的海量财富,为其家族笼络了无法想象的资源力量。

    一旦招惹了这样的巨无霸,别说银剑宗,就是金剑宗都要出面道歉,以缓和事态。

    “这怎么办?由着那大魔神在眼皮子底下活蹦乱跳?”旁边人不解,觉得事情开始棘手起来。

    苏剑摇摇头,忽然自嘲一笑,“被抓的是齐天术,最先着急的是齐家人,我们瞎操什么心?”

    “当下最大的可能性便是王峰躲在商家钱庄,既然如此,外派出去的人全部调回来,选择静观其变。”苏剑继续道,“我就不信大魔神能一辈子躲在商家钱庄,总有出来的一天。”

    事已至此,苏剑只能放弃。

    至于齐家,几乎在同一时刻猜到了这种可能性。

    “商家横插一脚,到底为何?”齐家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大吼,面部阵青阵白,极为触怒。

    他是齐家的副家主齐随云,也是齐勇的弟弟。在很多突发状况下,齐随云的态度便是一整个齐家的态度。

    齐随云惊闻齐天术被活捉,彻夜就赶赴飓风城,要亲手逮捕王峰。

    奈何,随着局势的发展,所有的线索引向一个连他都不敢擅自得罪的超级财阀。

    商姓一字,于三千界等同于禁忌。

    “家主,现在怎么办?难不成要带人强闯商家钱庄?解救少主?”一位年岁稍弱的长老,不确定道。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立马让齐随云火冒三丈,“你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跟商家硬碰,你有几个胆子敢这么干?”

    这位长老被一阵痛骂,面色顿时萎靡下来,不敢多嘴。

    “飓风城已经被搜遍了,只剩商家没搜,答应已经水落石出。”齐随云默语,眉头凝重,“且不管商家为何要帮助大魔神,但事已至此,总要做出行动。”

    “不然天术多一日被擒,就多一份危险,这种风险我族无法承担。”

    齐随云自言自语,在迅速的思考对策,不敢坐以待毙。毕竟齐天术是齐家有史以来最富天赋的顶梁柱,若是平白遇害,对整个家族都是莫大的损失。

    一番权衡,齐随云决定亲自出马。

    并且为表诚意,齐随云派人提前向商家预约,以免突然造访显得突兀,令商行海反感。

    第三天清晨,齐随云一身隆重装扮,前往商家钱庄。至于飓风城绝大部分势力以及银剑宗,也在紧张的等待时局的变化。

    “老夫齐家副家主随云,拜见商老先生。”齐随云入驻商氏钱庄后,容貌姿态都表现的很客气。

    商行海撇了他一眼,淡淡道,“不知齐家家主造访钱庄所为何事?我钱庄是做买卖的,希望齐家能有令老夫感兴趣的东西。”

    齐随云目的是打探王峰的消息,但不能空手而去,所以在跟家族商定后,带出了一株珍稀灵药做交易,以表现自己的诚意。

    听得商行海发问,齐随云抖手奉上珍稀灵药。

    毕竟商氏钱庄仅是广义上的总称,旗下还分开有拍卖所,以及交易所。而且钱庄每日最大的成交量,就在交易方面。典卖珍稀灵药,可谓对症下药。

    “血珊瑚?”商行海一双精湛的眸子,瞬间发光,“这可是绝世至宝,世间存量不超过三位数。你齐家真愿意出手?”

    齐随云肉疼,这种珍稀灵药送出一株就少一株啊。但齐天术的安危更令人担忧,不得不忍痛割爱。

    “权当卖商家一个人情。”齐随云笑笑,态度认真。

    “按照目前市场价,一个亿罢。”商行海报出价格,然后示意负责人提钱。

    齐随云不易察觉的翻翻白眼,沉吸数口气,这才试探性的问道,“在下有一事询问,还请先生释惑?”

    “嗯?”商行海兴许是做成一笔生意,眉目爽朗,很是开心,他摆摆手笑道,“问吧,老夫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呵呵。”齐随云尴尬的笑笑,“请问贵庄可有一位叫做大魔神的人?若在贵庄,还请先生将此人交给在下。”

    “大魔神?”商行海装傻,“不认识。”

    齐随云差点被噎住,来之前准备的数套言辞还来不及详细说完,就被商行海打断。

    “我……”齐随云尴尬。

    商行海龇牙,“我真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