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都上了年纪的老人物,大眼瞪小眼,颇为滑稽。

    齐随云想从商行海眼神中看出事情是否有转机,商行海则一味的装傻充愣,几番询问只有一句,我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自然就不可能呆在钱庄。

    商行海认为自己表示的已经足够清晰。

    齐随云面上表现的云淡风轻,可心里早就骂开了。当下整个飓风城都知道,王峰就在你钱庄。

    你竟然睁眼说瞎话,说的如此轻描淡写。

    奈何商家话不明说,但本意,齐随云只要一揣测就明白。若是再多嘴,指不定要惹出祸端。

    这种位居三千界无数年的巨无霸,以齐家的能力暂时不敢冒犯。

    “既然如此,老夫这就告辞了。”齐随云知道接下来也问不出什么,只能灰溜溜的离去。

    至于外侧等待消息的人,在见到齐随云孤身一人返回后,十足震撼。开始思考王峰和商氏钱庄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交易。以至于商家如此冠冕堂皇的保他。

    ……

    “小子,老丈这次可被你坑了一把。”钱庄后院,商行海一边抚摸刚刚入手的血珊瑚,一边愤愤不平的看着无所事事的王峰。

    王峰笑,“你不也得到不少的好处吗?血珊瑚如此珍惜,齐家为试探你是否会出卖我,贱卖于你,还嫌赚的不够多?”

    “切。”商行海翻了个白眼,“这次飓风城都知道是我钱庄在保你,已经引起各方猜忌。虽然不至于为钱庄带来麻烦,可终究影响名声。你还是早早滚蛋吧。”

    “嘿嘿。”王峰笑,“这还要看老丈的动作。毕竟我钱支付过了,你如果不如约送我离开飓风城,我就赖在钱庄不走咯。”

    “反正这里百花争艳风景好,适合养生。”王峰取笑道。

    商行海瞪了王峰一眼,换了个话题,并兴趣很盛,“你真的将齐天术活捉了?”

    “那天晚上你不是听见了吗?”王峰龇牙。

    “额。”商行海愣住,“你把他封印在空间戒指里?”

    “难不成我还要准备一座皇宫为他居住?阶下囚哪来那么多的选择余地。”王峰不屑道。

    商行海抚摸尾指,“你胆子真肥啊。齐天术可是齐家未来的中兴人物,你抓了他,齐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钱庄保的了你一时,却保不了你一世。一旦你离开飓风城,齐家人肯定要追过去。你的未来状况,不明朗啊。”商行海也不知是真还是假的担忧道。

    王峰无所谓,“所以齐天术暂时不放,做我的保命底牌。”

    “你要一直扣押齐天术?”商行海愣住,这岂不是随身带了个定时炸弹?

    “等我实力能够横推齐家无所畏惧的时候,再考虑是杀还是放。目前没那个打算。”王峰开诚布公道。

    “那恐怕很难。”商行海摇头,不相信。

    王峰翻了个白眼,不过提及齐家,他索性多了解了解齐家,“这一家族到底是如何兴起的?巨人城都快成为他一家的自留地了。”

    “不简单呐。”商行海点点头,沉声道,“齐家一开始只是三流家族,并不显眼。奈何这一族有大气运,曾经培养出了一位绝世人物。”

    “那人自边荒小城出发,一路成长,最后硬生生的横推五大区同辈高手。最终得到执天教的垂青,成为宗教的一位护法,位居高位。”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齐家由此龙兴,逐步发展为大势力。”

    王峰震惊,他还是第一次听闻这等消息,面色不宁静,“齐家有人在执天教位居要职?”

    “嗯。”商行海点点头,“而且正值巅峰岁月,尚未离逝。”

    “这……”王峰愣神,齐家背后有如此通天人物,自己抓了齐天术,若是引来这等超级高手,岂不是分分钟就要被灭?

    他在考虑要不要放了齐天术,以免惹来大祸。

    “这个你倒是放心。”商行海似乎看出王峰心有所想,“那人是执天教护法,负责总教的安防。一年绝大部时间都在执天教,极少出世。”

    “再说,这点事情就引动大人物出场,那齐家也太弱了,以后别想在三千界立足了。”

    王峰了然,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考虑,除非灭门之祸,不然绝不出世。于这一点,相对而言仅是远忧,不算近虑。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王峰点点头,觉得还是随身携带齐天术比较好。指不定哪天就要排上用场。

    毕竟齐天术命门掌控在自己手上,若是触怒,一掌杀了,对谁都是莫大的损失。

    “等会你会见到一人,由他带你离开飓风城。”商行海示意王峰继续落座。

    王峰点点头,他原本以为见到的会是某位大能人物,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老熟识。

    那位曾经在巨人城,凭借一张宝图就坑走自己百万点金石的老梆子。虽然当下服饰工整,并没有先前那般落魄。可王峰还是一眼认出。

    “是你这个老梆子。”王峰龇牙,蹭的站前,摩拳擦掌的走向老梆子,要揍他。

    “嘿,是你这个小子啊。”老梆子一双眸子转动,泛出狡黠的光。他也不客气,施施然的落座,看着王峰。

    王峰不可能真的动手,他瞪了对方一眼,“坑我一百万的事情,迟早找你算账。”

    “公平交易,童叟无欺,怎能说是坑勒?”老梆子晃动手指,言道非也非也,摆明不想认账。

    商行海似乎很诧异两人认识,不过并无明显的神色起伏。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话,“当初让你去巨人城一代探查地形,后来究竟怎么回事?”

    看情况,应该是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后的再次见面,有些事情要详谈。

    “这得问他。”老梆子指了指王峰,愤愤不平道,“这小子带了一只鸟,然后把五行天打沉了。害的老子什么东西都没查到,差点被埋进去了。”

    王峰狐疑,看双方的口风,似乎与五重天战场有关。

    不过双方先后进入五重天战场,后面再无相逢,直至五重天崩盘,彻底成为禁忌之地。也正是这样,后面有关神秘脸皮的事情,只有仅限的数人心知肚明。其中不包括老梆子。

    商行海没冷落王峰,虽然知晓双方熟悉,还是不忘记介绍,他指了指老梆子,“这是我师兄。”

    “师兄?”王峰瞪眼,他实在没想到老梆子这等不靠谱的人物,会是商行海这等位高权重的人物的师兄,颇为意外。

    “怎么?看着不像?”老梆子翻白眼。

    “确实不像。”王峰龇牙,他对老梆子没好感,语气也没对商行海那般尊重。好在老梆子也不在乎,始终和王峰大眼瞪小眼,不亦乐乎。

    “话说,你小子后面究竟发现了什么?”老梆子神色一敛,少有的郑重道。

    王峰左右看看,开诚布公道,“事情到这个地步,我也不卖关子,毕竟答应过商老先生。我在树棺最顶层,发现了十口悬棺。”

    “当时在场的还有铁剑宗,齐家一众。”

    “棺材里面有什么?”老梆子急切道。

    王峰摇头,“有幽冥花缩住十口棺材,根本没办法全部翻开。我最后联手那只鸟,也才百般艰难的震开其中一口。”

    王峰故意隐去斗战皇,因为没必要过多透露。

    “有一张神秘脸皮出世了。”王峰继续道。

    “仙尸?”商行海眸色一变,看向王峰,等待后者确认。

    王峰点头,“这就是我要卖给你的消息,按照当时的迹象认证,八九不离十。何况还有九口棺材尚未启开,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发掘了。”

    老梆子搓手,有点遗憾的看向商行海,道,“可惜老夫没碰到,不然肯定能再次确认。更不会落得无功而返,白白浪费了你的邀请。”

    “五重天已经成为禁忌之地,当下不宜开掘,有危险。”商行海摇头,然后道,“不过既然位置确定,我再想办法。”

    “如今这一片区域算是安定,你替我送这位后生去东都。”商行海恳请道。

    “他?”老梆子撇了王峰一眼,“去东都这种事,也要老夫护送?怎么滴,这小子难不成身上藏有大秘?”

    “他活捉了齐天术,要一并带走。”商行海按住眉心道。

    “啥?”老梆子一个趔趄差点栽倒,不确定道,“可是齐家那位年轻天骄?多年前就位居潜龙榜前百的高手?”

    商行海点头,并未否认。

    “牛,你牛,你真牛。”老梆子朝王峰竖起大拇指,笑道,“你连齐天术都敢活捉,也不怕齐家老祖宗出世,一巴掌拍死你。”

    王峰耸耸肩,无所谓道,“一不小心就抓住了,索性带在身边,当保命底牌。”

    “师兄,明日你带他离开飓风城,这小子多呆一日,就让我不安宁,赶紧让他滚蛋。”商行海很头疼王峰,留下一句话,独自离开。

    仅留下王峰和老梆子大眼瞪小眼。

    “看什么看,没看过老夫这么风流倜傥的人物?”老梆子恬不知耻道。

    王峰嘲讽,“我在想你坑我的一百万,什么时候还我。”

    “……”,老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