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商氏钱庄的突然介入,以至于齐家在飓风城的各种力量无法全线展开。对于王峰的大搜捕出现尴尬的状况。

    时下,飓风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就在商氏钱庄,却没人敢光明正大的去要人。

    即使齐家动用了副家主这样的拥有尊贵地位的大人物,也没有成功。

    时局僵持,齐家只能从其他的渠道对付王峰。

    这样的举措是无奈之举,侧面也印证了商家这等庞然大物在三千界所拥有的惊人影响力。

    同样因为齐家放弃搜捕,原本限定的五日期限提前,于第四天早晨出发。

    商家这次送离王峰并未动用超级传送阵,一来过于显眼再则耗费太惊人,激活大阵全靠点金石支撑,而且动辄数百千万的投入,需求量很大。

    须知,这样的超级传送阵,一次性能递送过万修道者横渡虚空。所以每次启动传送阵,必然集齐合适的人数。

    如果仅仅因为王峰一人,就去动员超级传送者,明显是在浪费。再者,这种大型传送阵,一旦启动,必然引起浩瀚的波动。若是被有心人就此推演出目的地,甚至能中途截杀。

    按照王峰和齐家的不死结,后者差的就是这个机会。

    所以,商行海考虑到这一层面的关系,调动自己的师兄,护送王峰进东都。

    传递工具是一种灵舟。

    通体泛着白色如雾霭般的光泽,那是录刻的玄妙铭文,用以稳固灵舟的结构。并且铭文加持后的灵舟,在速度上也有一定的提升。

    外形似剑,不过两丈长度,内部凿空,供由修道者驾驶。

    相对于普通的舟,这种灵舟不是走水路,而是御空远遁。

    “速度如何?”王峰还是首次看见这种东西,不免好奇,同时也关心它的整体性能。

    老梆子翻了个白眼,感觉王峰这样的问题很无聊,索性懒得回答。

    “老丈,此去一别,不知来年何日再相见,勿念。”王峰一脸笑嘻嘻的看着不远处的商行海,难以割舍道。

    商行海龇牙,额头生出三根黑线,“你这样的祸胎,还是以后别见的好,滚吧。”

    “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王峰摇头,示意老梆子可以启程。

    “师弟,师兄我也准备在东都多待一些时日,没什么事不要打扰老夫。”老梆子离别前,叮嘱商行海道。

    “没事少挖点坟。”这是商行海给出的嘱托,很认真很诚恳。引得王峰一阵翻白眼,心道这真是一对奇葩师兄弟。

    “轰。”

    老梆子五指点动,操控铭文,却见灵舟两侧,天幕开裂,虚空扭曲。随即一道巨大的冲力贯穿云霄,扎入苍穹。

    王峰猝不及防,猛然遭受到一股激烈神魂撞击,差点决裂。

    “嗤嗤嗤。”

    许久,王峰才稳定心神,忍不住观望向四周。

    他发现四周的空间呈现扭曲状,像是一团棉絮杂糅在一起,伴随而至的还有成片的细雨。

    白如羊脂,坠落无声,可直接穿过两人的肉体。

    “时光碎雨。”王峰震撼,这是时空经由超级法力的碾压,无法保证原有状态,被撞击成雨珠的状态。

    此乃一种无视空间的玄妙力量。

    据传,位居超级境界的大人物,能缩地成寸,几十万里路程对他而言就是一步的距离。与当前发生的状况,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种灵舟,你从哪里得到的?”王峰询问老梆子。

    灵舟破空,可轻易碾碎时空,无视距离,令他很震撼。若是有此灵舟,往后天下之大,谁人能截住自己?

    不过他更好奇的是,老梆子从哪里得到的?

    “我自己做的。”千算万算,王峰没算到老梆子的回答竟然是这样一句话。

    王峰翻白眼,“就凭你?”

    原本是想刺激老梆子,让他一时着急说漏嘴,不料后者熟视无睹,一脸鄙夷的瞪视王峰。

    王峰无奈,再问,“按照现在的速度,能多久抵达东都?”

    “三个时辰最多了。”老梆子这次没藏私,如实说道。三个时辰,这样的速度比之超级传送阵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峰长舒一口气,远离飓风城的是是非非,终究是一件好事。

    “老梆子,你是高手吗?”兴许是闲极无聊,王峰看了一眼老梆子,询问道。

    “那是自然。”

    “有多高?”王峰再问。

    老梆子摸摸鼻子,淡然道,“反正很高很高,大概有三层楼那么高吧。”

    “不信。”王峰翻白眼,始终觉得这老头子很不靠谱。十句话至少有十一句话是假的。

    果不其然,沿途老梆子开始发挥自己的本性,建议王峰该如何处置齐天术。

    “一个大活人被你抓着也是抓着,何不送出去换点资源?”老梆子建议道。

    “什么意思?”王峰警惕,感觉这老头子不在打好主意。

    “齐天术作为年轻一代的翘楚,可不仅仅于巨人城威风显赫,东都同样拥有盛威。”老梆子道,“他在多年前就被执天教某位大人物看中,有意向拉拢进入执天总教。不过当年年岁太小,尚不成熟,又不能破例。”

    “那位大人物只能将其收为门外弟子,等年龄足够了,再进执天总教。按照今年的状况,齐天术应该会参加竞选,这在东都众所周知。甚至有传言,东都五枚执天令,就有一枚被亲自许诺给他。”

    “一旦竞选开启,齐天术会特例拿到一枚,至于有没有修道者敢抢他的令牌,就不知道咯。”

    老梆子幽幽一叹,“谁想到这小子被你活捉了,哈哈。只怕你还没到东都,声名就传开了。兴许很多人都在议论你。”

    王峰对这个不感兴趣,他问道,“既然你说齐天术在东都声威显赫,我活捉他不是还有麻烦吗?”

    “所以要你尽快出手,换点资源。”老梆子建议道。

    王峰质疑,“那岂不是放虎归山?”

    “没让你出手给执天教。”老梆子拉近王峰,故意低声道,“你可以跟补天道门做生意。”

    “补天道?”王峰不解,“那是什么?”

    “天下三大超级宗派之一,其地位影响力完全不弱于执天教。”老梆子解释道,“何况补天道和执天教是死对头。”

    “你将齐天术卖给补天道,既赚了一笔,又省去了麻烦。”

    王峰蹙眉,“可行?”

    “有什么不可行?补天道和执天教是死对头,你帮他们解决对手门下的一位杰出弟子,人家欢迎还来不及勒。”老梆子继续怂恿。

    王峰其实也有点动心,随即转念一想,叶清秋就在执天教。若真的这么干,一旦东窗事发,岂不是将自己推向了叶清秋的对立面。

    齐天术只能自己杀,绝不可串谋他人,联手作案。何况这个他人,还是执天教的死敌。

    “这事再商量,先不急。”王峰一锤定音道。

    “啥?”老梆子汗颜,“老夫说了一大堆唾沫,你连个屁都没哼一声。”

    “当初活捉齐天术的勇气去哪了?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么大的一笔横财,你竟然坐视不理,简直可恶啊。”老梆子吧啦吧啦一大堆,恨其不争。

    王峰瞪眼,“老子准备参加竞选。”

    “你要抢执天令?”

    “不然我来东都喝西北风?”王峰龇牙,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老家伙,一路上也忒烦人了。

    老梆子沉默数吸,忍不住朝王峰竖起大拇指,“你牛,真牛。”

    “执天令东都仅有五枚,你想抢,按照现在的实力,无异于找死。希望你死的时候,不要太惨。”老梆子缩缩脖子,干脆不说话了。

    王峰也懒得多言,闭目休憩。

    “嗖。”

    灵舟破空而行,不断缩短距离。两侧飞溅的时光碎雨,宛若樱花飘舞,莫名的多了一种美感。

    “轰。”

    不知何时,灵舟突然传来一阵颤动,整体不稳,有成片的铭文消逝,伴随而至的还有可怖的碎裂声。仿佛整座灵舟遭受攻击,要整体崩盘。

    这种突然的变故来的太猝不及防。

    “怎么回事?”王峰一下子弹起,疑惑道,“难道被人截道了?”

    “不是的。”老梆子摇头,“我们进入了禁空领域。”

    “禁止空中飞行?”王峰更是不解,“以灵舟这样的超级速度,什么样的法阵能成功拦截灵舟?”

    “一般的法阵自然无法做到。”老梆子嘿嘿一笑,让王峰不自觉的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里是禁忌之地,天然形成禁空场域,无论境界多高,来了这里都无法飞行。”

    “额?”王峰翻白眼,“不是说去东都吗?”

    虽然不知道究竟抵达了什么地方,但光是禁忌二字,就足以令人心惊胆寒。

    “是啊,东都的禁忌之地呗。”老梆子擦擦手,示意王峰与自己降落,并就势收起灵舟。一切都显得那么轻车熟路。

    “你丫的是不是一开始就准备来这里?”王峰质问道。

    老梆子回头一笑,淡然潇洒道,“你这年轻娃娃,总是这么聪明,很对老夫的胃口啊。”

    “你,你?”王峰脸色青白,破空大骂,“你这老不死的又坑我……。”